都怪我生就的苍老丑陋,乾瘦矮小,45岁了,还找不到老婆,可我偏偏又是个多情的种子,时时刻刻专门想着女人的那个地方。要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女人,就会像被钩走神魂似的追着看,回到家还要握着那硬挺挺的玩艺,半夜不眠,拼命地胡思乱想。 今天无事,在自由市场闲逛,突然一个高大挺拔,光彩夺目的美躯闯进了我的眼帘,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个子少说也有一米七八、九,身穿一件美丽鲜艳,明艳照人的桃红色缎子旗袍,垂着两条垂到腿弯的长辫子,背着一个精巧的女用皮包,俏如娇花,柔如弱柳,实在是撩人心魄,夺人神魂。 我不顾一切地凑了过去,像蚊子喝血一样盯着她看,把这个娇羞的美娇娘盯得羞嗒嗒地低着头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 「苏嫚,苏嫚,快来呀苏嫚!」突然一个身穿金黄色旗袍的高个子美女一边叫着,一边从旁边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冲我瞪了一眼怒斥道:「看什麽看?老色鬼!」说着,一下拉着那个桃红女跑走了。 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那?,看着那两个美丽动人的背影,直到她们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晚上回到家,我手握着那个坚硬,滚烫,不老实的家夥,怎麽也不能入睡,那难耐的慾火简直要使我发狂。急得实在没办法,只好自我安慰,心说,想来老天也算对我不薄,今天我总算见到了天下第一的美女,而且知道了她的芳名叫苏嫚。 但是见到恐怕还不如不见到,见到她除了天天攥着这铁硬的家夥想得柔肠寸断又能怎麽样呢?像这样的绝世美女,别说是能够摸到一下,就是能够再见到她一面也势如登天啊! 唉,该着我有艳福,没过几天,我竟在电影院门前又见到了苏嫚小姐。是她那高大的美躯和她那鲜艳的桃红旗袍太引人注目了,离多远我就一眼看到了她。我不顾一切悄悄地凑了过去。苏嫚小姐很快就发现我向她靠近,也就悄悄地避开着我。我便悄悄地尾随过去。 苏嫚小姐发现我在有意跟着她,有点慌张,便加快了脚步。我也就加快步伐跟着她。她越来越快,我也越来越快。 出了电影院,穿过马路,进入僻静的小巷,苏嫚小姐竟拔腿跑了起来,我也撒腿跟在後面追,至于我爲什麽要追她,是不是真的要追上她,追上她又有什麽结果,我根本不去考虑。 苏嫚小姐飞快地奔跑着,长长的旗袍前後片剧烈摆动起来,那两条雪白娇嫩的大长腿露了出来。 出了小巷,前面房屋拆迁,大片房屋拆倒了,留下一片宽阔的开阔地,只有中间还残留两三间烂屋框子。 苏嫚小姐估计自己跑不过这块开阔地,便躲进了一间烂屋框?。 我来到那个屋框门口一看,只觉眼前一亮,顿时全身酥了。只见一个光彩夺目,神美凛凛的庞大美物,欲逃无路,万分恐惧,娇酥酥地站在那?,一动也不敢动,随着我一步步地逼近,吓得面色苍白,嘴唇发颤,连大气也不敢出。 我来到苏嫚小姐跟前,上下打量着这个神美凛凛的庞大美物,只见她高大挺拔,娇酥柔美,光彩夺目,明艳照人,胸前那对丰满的山丘,使她那艳美的胸脯过分的高耸膨隆,那滚圆丰满的屁股,鼓隆饱满的小肚子和那纤细柔美的酥腰,把她那高大挺拔的身体衬托得既丰满又苗条,既富态又娇俏,这哪?是个人间的女人,简直是个美丽神圣,艳威逼人的美神。要不是她已经吓酥骨了,我肯定连碰也不敢碰她一下。 既然苏嫚小姐害怕了,我胆子就大了起来。 我上去一把揪住她那两条垂到腿弯的,乌黑油亮的长辫子,照她那滚圆丰满的圆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隔着她那美丽鲜艳,明亮耀眼的缎子旗袍,我感觉到她那丰满的身体娇嫩柔软,肉哝哝地颤动着。 「啊……」苏嫚小姐大叫一声,然後大声喊叫说:「干麽打我?我又没惹你?」 我也不说话,「啪!啪!」又是两巴掌,又照苏嫚小姐那鼓隆隆,肉哝哝的小肚子「哐……哐……」两拳。 「啊……哎哟……哎哟,抓流氓!救命!」苏嫚小姐那高大的美躯暴跳着大声嚎叫起来。 「臊卖妣!我让你叫!」我又狠狠地一揪苏嫚小姐那两条乌黑油亮的长辫子,照她那圆圆的屁股,鼓鼓的小肚子,高耸的胸脯,没命地打起来。 苏嫚小姐顿时吓得不敢叫了。可我还是一个劲儿地打。 我抡起拳头,照苏嫚小姐那高耸的胸脯「啷……啷……」两拳,苏嫚小姐那高耸的胸脯就像个大音箱,随着发出了悦耳的振音。我又一手揪住苏嫚小姐那两条垂到腿弯的长辫子,一手拧着苏嫚小姐的胳膊,然後用膝部照她那美丽的屁股猛踢。又双手按着苏嫚小姐的头,让她躬着腰,然後踢她的腿裆. 「别打啦!求求你,别打啦,你想干什麽就干什麽!求求你,别打啦!」 我根本不理那一套,只顾拚命乱打。苏嫚小姐见叫也不行,求也不行,也就只好站那不动一动地由我打了。 我看她那丰满的屁股圆滚滚的,我就打几巴掌,看苏嫚小姐的小肚子鼓囊囊的,我就上去捅两拳,那高大挺拔,花花绿绿,娇酥柔美,神美凛凛的庞大美躯,我想打哪?就打哪?。 我又一把揪住苏嫚小姐那两条垂到腿弯的长辫子,然後双手把苏嫚小姐的头往下一按,苏嫚小姐就顺随地低下头,躬下腰,蹶起屁股。我把苏嫚小姐的头往腿旮旯?一骑,又用苏嫚小姐那两条乌黑油亮的长辫子,从腿旮旯?把苏嫚小姐的妣紧紧勒定,然後照苏嫚小姐那美丽丰满的圆屁股「啪!」「啪!」打了起来。 我打累了,站着喘了一阵粗气,伸出颤巍巍的手,照苏嫚小姐那美丽高耸的酥胸轻轻地一摸,「啊!」顿时一股电流传遍我的全身,我的全身顿时酥了。 苏嫚小姐那吓得苍白的脸「唰」地一下变得血红血红的,但她只啾了啾她那血红水玲,热烈滚烫的樱桃小嘴儿,一动没有动。 我又轻轻地揽着苏嫚小姐那纤美酥俏的杨柳细腰,把苏嫚小姐那光怪陆离的高大美躯一下搂进怀?。啊!我简直一下掉进了一个铺满鲜花的世界?,到处充满了美丽,酥软,温馨,甜蜜,酸醉和凉爽,就这一爽,今後纵被千刀万剐也绝不後悔了。 我搂着苏嫚小姐那庞大柔美的美躯,把我那乾瘦的老脸亲在苏嫚小姐那雪白鲜嫩,水玲娇美的大脸蛋上,用手尽情循摸苏嫚小姐那美丽宽阔的後背,纤细柔美的酥腰,光滑滚圆的屁股,和美丽酥胸上那隆起的山丘,我真的醉了。 苏嫚小姐闭上那对美目,耸起香肩,缓缓地摇着头,扭着屁股,喉咙?「吼……吼……」地发出了动情的呻吟。 我三下五去二先脱光自己的衣服,光着腚又把苏嫚小姐那光彩夺目的高大美躯搂进怀?尽情循摸起来。 我的手从苏嫚小姐那高耸的酥胸,向下循摸苏嫚小姐那饱满柔软的小肚子,然後从她那高高的旗袍开叉把双手插了进去。 我的手一下摸到了苏嫚小姐那娇嫩滑爽的脊背,顿时一阵冰凉的甜爽沁透心脾,向下一摸,屁股上穿着一个小小的裤头,我双手顺着苏嫚小姐那娇嫩光滑的脊背插进她的裤头,一下双双摸到了苏嫚小姐那对丰满酥嫩的大腚帮子,啊!那千般的柔嫩,万般的爽心就不用提了。 苏嫚小姐扭得更厉害了,呻吟的更厉害了。 我把苏嫚小姐的裤头蜕到她的大腿下面,「唰」地一下就掉到了脚跟。我又顺着苏嫚小姐那光滑的脊背向上一摸,摸到了苏嫚小姐的奶罩纽扣,我给她解开脱了下来,她的奶罩「唰」地一下又从旗袍?掉了下来。 我在她的旗袍?把手移向她那高耸的胸脯,果然在苏嫚小姐的胸脯上,摸到了一对肉哝哝的,柔嫩嫩的大咪咪,我双手尽情地在?面揉捏起来,我整个人简直都完全沈浸在一个五彩斑斓的梦幻世界中。 苏嫚小姐外表上看去好像还在穿着一件美丽鲜艳的缎子旗袍,实际上旗袍?面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白光腚,我的双手在?面尽情地揉摸,从她那对肉哝哝的大咪咪,娇嫩滑爽的脊背,纤细酥嫩的酥腰,到那对丰满胖嫩的大白腚帮子,尽情地揉摸,细细地品味。 我把手从她那酥柔饱满的小肚子向下一掏,通过一片毛茸茸的地带,她那神秘的腿旮旯?湿漉漉的早已经发了大水。 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慾火,也顾不得把她按倒,就掀起她的旗袍前片,把那早已硬得乌紫,勃然大怒的屌对在她那湿漉漉的嘴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小姐的妣?,啊!我顿时象掉进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中,千朵梨花,万朵桃红,五彩缤纷,万紫千红,一时间,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苏嫚小姐「啊!」地一声大叫,顿时象触电般的僵硬抽搐起来。只见她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着。 我这个人也他妈的太性急了,再是一辈子没尝过女人味儿,也不能不把苏嫚小姐放倒,就这麽直站着搂着苏嫚小姐那光彩夺目的高大美躯拷了起来。 我双手抱着苏嫚小姐那丰满圆胖的肥屁股,搂着苏嫚小姐那巍然屹立,美丽动人的庞大美躯,咬紧牙关,抽紧筋骨,狂呼怪叫地对着苏嫚小姐的腿旮旯猛挺肚子,用我那粗大的屌对着苏嫚小姐的妣?深处拚命地猛拷猛捅。 别看我个子生得又矮又小,可就是那个作恶的家夥又粗又大,像个面杖一样,直把个苏嫚小姐捅得柳眉紧皱,银牙紧咬,摇头晃脑,娇面涨红,挺肚子凹腰,怪叫挣紮。 苏嫚小姐竭力挺住我的疯狂攻击,可她那细俏高大的美躯,娇若嫩花,柔若垂柳,直被我捅得扭腰摆腚,七扭八歪,抽搐嚎叫着,眼看就挺不住了。 我便从苏嫚小姐的妣?把屌「噗嗤」一下拔了出来,又让苏嫚小姐双手扶地像个四条腿的母羊一样跪着趴下来,把苏嫚小姐的旗袍一下掀起来,「啊!」只觉眼前一股银光耀眼,顿时露出了苏嫚小姐那对雪白丰满,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大白帮子。 我顿时心花怒放,浑身在剧烈颤抖,奋不顾身地趴在苏嫚小姐那对雪白丰满,明亮耀眼的乳房上,抓起我那硬得乌紫,火热滚烫,像面杖一样的粗屌,对在苏嫚小姐那对雪白丰满的身体下面那个神秘的部位,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小姐的妣?。 「啊!」我顿时又掉进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幻世界中。 苏嫚小姐也「啊!」地一声,像触电般的抽搐狂叫起来。我抱着苏嫚小姐的屁股,像山羊爬羔一样,对着她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一会儿,我就累得两腿酸痛,再也支持不住了。我又从苏嫚小姐的妣?「噗嗤」一下拔出把屌,又「唰!」地一下脱掉了苏嫚小姐那美丽鲜艳的桃红色缎子旗袍,活脱脱地露出了苏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明亮炫目的身体。 我顿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美的冲激惊得呆若木鸡,那魂儿一下被掠了去,在那辽阔美丽的世界中悠悠荡漾着,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等我愕然返过神来,立刻把苏嫚小姐那美丽鲜艳的缎子旗袍往地上一铺,搂过苏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仰面朝天往上一放,猛扑上去,趴在苏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上,抓起我那象面杖一样的屌,对在苏嫚小姐腿旮旯正中那黑油油的嘴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小姐的妣?,拼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睡着拷完我又跪着拷,跪着拷完我又站着拷,站着拷完我又坐着拷,从前面拷完我又从後面拷,正着身子拷完我又侧着身子拷。变着花样拷完了,苏嫚小姐也喝饱了,她那雪白饱满的小肚子也让我给灌满了,我才停止战斗。 问她说:「你叫什麽名字?」 她说:「我叫苏嫚。」 「今年多大了?」 「十九岁。」 「那天那个穿黄旗袍的美女是谁?」 「她是我的妹妹苏娜。」 「她多大了?」 「十七岁,她可厉害了,谁也不敢动她一根毛。」 「你今後打算怎麽办?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娶我吧。」 我高兴地差点晕了过去,上去抱着苏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说:「你真的要当我的老婆吗?这个乳房真的是我的了吗?」 她羞嗒嗒地点着头说:「是的,你把它抱回家吧。」 (二)苏娜小姐又送上了门 当天我把苏嫚小姐,不,我的老婆带回家整整拷了一夜,以後苏嫚小姐天天到我家?来,我们拷完妣,就去街上卖准备结婚的东西。每当我们买好东西离开时,总会有人指着我们背後说:「你看那个老头那个丑样,竟能有这麽一个绝美的女儿!」 忙乎了几天,东西都买好了,苏嫚回家去等着我去娶她,我一个人在家?好不难熬。 我本来就是个多情的种子,自从得到了苏嫚,我的屌一会儿不插在苏嫚的妣?就没法活下去。 可就在我把攥着那个粗大滚烫的家夥耐不住煎熬的时候,苏娜小姐又送上了门来。 苏娜小姐知道她姐姐苏嫚嫁给了我,而且发现了苏嫚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知道我是用什麽残酷的手段把她搞到手的,特意是来找我算账,打抱不平的。 她「啷」一脚踹开门,指着我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流氓到底把我姐姐怎麽啦?她爲什麽会嫁给你个老色鬼的?你说!你说!你个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 我?头一看,只见她穿一条拖到地上的,雪白的长连衣裙,大胆袒露的胸脯上,那雪白丰满的大咪咪雪出一半,高耸的胸脯,长长的裙摆,衬托着那纤细的酥腰,使她那高大的美躯更加显得高大挺拔,美丽圣洁,艳威逼人,直让人骨酥筋软,心?发毛。我知道她的厉害,吓得直往?屋?躲。 「你说!你说!你个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她气势汹汹地追了进来,指着我的额头大骂:「你说!你说!我姐姐爲什麽会嫁给你个老色鬼?你个老流氓到底把她怎麽啦?」 我已经躲到了床上,再没地方躲了。可她还气势汹汹地向前逼进。 我突然壮起胆子来,心想:老虎不发威,把我当病猫! 我挺起腰杆,瞪起淫恶的眼睛,向她逼了过去。 她顿时吓得一怔,停住了脚步。我再向前逼进,她便瞪起了恐惧的大眼睛,向後退了。 她已经退到了墙跟前,见我还向前逼进,吓得嘴唇颤抖地说:「嗯,姐夫,你……你要干什麽?」 「干什麽?你不是要知道老子把你姐姐怎麽样了吗?!」我瞪大眼睛,继续向前逼进,恶狠狠地说。 「不,不,我不管你们的事了,你让我走吧。」她吓得毛骨耸然地说。 「走?!你这个臊卖妣!」我一把揪住苏娜小姐那两条垂到腿弯,乌黑油亮的长辫子,恶狠狠地说:「这个地方是你个臊卖妣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啊!」苏娜小姐吓得大叫一声,然後高度恐惧地歪着头,口中喃喃地说:「你……你……想怎样?」 「老子要让你个臊卖妣知道老子把你姐姐怎麽样了。」我又一把抓住苏娜小姐的雪白玉腕一下拧到背後,另一只手使劲揪着苏娜小姐的长辫子,恶狠狠地说。 「啊!」苏娜小姐又尖叫一声,被子拧得转过身去。就在她一转身的时候,看到了放在我屋子?的各种刑具,皮鞭、吊环、老虎凳……顿时吓得口唇发颤说:「那……那……那你就拷我的妣吧。快给我脱吧。」 「什麽?」我实际上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地问她的,可苏娜小姐以爲我是发火了,忙说:「好,我自己脱,我自己脱。」 苏娜小姐脱掉了她那件雪白雪白的长连衣裙,又脱掉了她的裤头和奶罩,顿时一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明亮炫目的白光腚巍然耸立在那?,高大巍峨,雪白细嫩,美丽圣洁,宛然是一尊神美凛凛的美神。 我顿时全身酥了,虽然也三下五去二地脱了光腚,可面对这艳威赫赫的美神,却不敢动手了。 只见苏娜小姐红着脸,羞嗒嗒地低着头站在那?,嫩花一样娇美的大脸蛋一羞红,更加美丽迷人,雪白的酥胸上过分夸张地突出了那对雪白丰满,高翘饱胀的大咪咪,纤细柔美的酥腰,雪白饱满的小肚子,宽大的臀肌和那长长的大白腿,钩出一个成熟少女特有的柔美线条,使这个明亮炫目的白光腚更加显得高大挺拔,柔美娇俏,富于性感。 那雪白饱满的小肚子下面,一片乌黑油亮的黑毛,在这雪白雪白的世界中显得格外醒目,黑毛下面,一个黝黑奇丑的竖嘴直让人心软肉酥,神魂飘荡。我一时手忙脚乱,真不知该从哪?下手了。 我咽了一口唾沫,诚惶诚恐地走过去,双手轻轻地托起苏娜小姐那对雪白娇嫩,肥胖丰满,高翘饱胀的大咪咪。 「啊!」肉哝哝的,滑溜溜的,顿时一阵娇柔酥嫩,甜美滑爽,我的全身顿时酥了。 我又轻轻揽着苏娜小姐那纤细柔美的酥腰,把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白光腚一下怀?,啊!今後纵被千刀万刮也绝不後悔了。 由于苏娜小姐也是和苏嫚小姐一样的1米78的巨型高个子,再加上她那个红色的高跟皮鞋的鞋跟足有七、八公分长,比我这1米53的小矮子高了半截,我抱着她那雪白高大的白光腚,脸正好嵌在苏娜小姐苏娜小姐那雪白丰满,滑爽柔嫩的的大咪咪中间,我一边紧紧搂着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乳房,用手尽情循摸苏娜小姐那雪白光洁的脊背和苏娜小姐那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一边用脸挤压拱触苏娜小姐那雪白丰满,高翘饱胀的大咪咪,用我那腌脏的厚嘴唇触吻苏娜小姐那红活火鲜的奶头,然後含进嘴?,像小孩吃奶一样拚命地吸吮着。 苏娜小姐也咪起美目,耸起香肩,酥软陶醉地扭着那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幸福而又痛苦地呻吟起来。 我用嘴触吻着苏娜小姐那雪白丰满,高翘饱胀的大咪咪,慢慢下移,一直触吻到苏娜小姐那雪白娇嫩,鼓鼓囊囊的小肚子,拍一拍,「膨……膨……膨……」象个皮球,弹一弹,「咚……咚……咚……」象熟透的西瓜。 我抠抠她的肚脐眼儿,又把我那乾瘦的老脸往苏娜小姐那雪白娇嫩,鼓鼓囊囊的小肚子上一贴,「啊!」这酥柔的一爽,他妈的就是给个皇帝也不换! 苏娜小姐扭得更加剧烈,呻吟得更加痛苦而幸福,她简直要疯了。 我的嘴继续下移,越过一片毛茸茸的黑毛,下面便是苏娜小姐那黝黑奇丑的竖嘴。我又蹲下来,双手捧着苏娜小姐那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仔细观赏苏娜小姐那黝黑奇丑的竖嘴。 只见那片黑毛下面,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正中竖直裂开一道缝,从?面伸出两片重合在一起的舌头,一股粘稠的白粘浆从?面渗了出来,使那黝黑奇丑的竖嘴更加腌脏粘腻,让人恶心欲吐。可就这个腌脏奇丑的玩艺儿才最动男人的心,最钩男人的魂儿。 「哎哟!哎哟!受不了啦,快点,快点拷我吧!快点拷我吧!」苏娜小姐狂扭着大叫起来。 我双手揭开苏娜小姐那两片重合在一起的黑舌头,把苏娜小姐的那两片妣片往两边一分,一下掰开苏娜小姐的妣,苏娜小姐的妣顿时张开了血盆大口。 我心?顿时一股酸醉的慾火一下冲上心头,我哪?还能控制得住?奋不顾身地抓起我铁硬滚烫的家夥,把那早已硬得乌紫的屌头对在苏娜小姐的血盆大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啊!随着一阵触电般的冲激震撼全身,我简直一下掉进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幻世界中,千朵梨花,万朵桃红,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彷佛到处充满了鲜花和蜜甜。 我只觉得全身麻莎莎的,痒酥酥的,甜蜜蜜的,酸溜溜的,温馨舒爽,如醉如痴,一时间我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苏娜小姐一边挺住我猛烈的攻击,一边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着。 她彷佛挺不住我猛烈的攻击,眼看就要瘫软下来,可我死死搂住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白光腚不让她瘫下去。 我双手抱着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乳房,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嗨!嗨!嗨!」地喝着号子,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着。 静静的房间?,只见我矮小的身躯,搂着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的身体拼命地猛拷着。 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的身体加上高跟鞋更加高大挺拔,再加上本来女的就显高,男的就显矮,把我这五短身材衬映的更加渺小,简直就像一个矮小的小狗在拷一个庞大的母驴。 我只觉得屌跟部聚集着一股幸福得让人发狂的酥痒,我不得不发狂般的要搔去这发狂般的酥痒,可要搔去这发狂般的酥痒,只有把屌完全捅进苏娜小姐的妣?,用苏娜小姐的妣来磨擦我的屌跟,所以我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拷啊! 捅啊!可我捅得越深,屌跟部的酥痒就越往後移,我的屌已经完全插进了苏娜小姐的妣?,而且苏娜小姐的妣已经被我的屌撑得大大的,连我的耻骨都已埋进了苏娜小姐的妣?,不但仍没搔到陈跟部的酥痒,而且撩得我更加奇痒难耐,欲仙欲狂。 那欲仙欲狂的酥痒,使我感到苏娜小姐的妣?深处是一个万般美妙,令人神往的神奇世界,我拼上老命也要把屌插到那美妙世界的尽处,尽情地领略享受寻万般美妙的幸福,可是我的老命几乎搭上了,可就是达不到那美妙的尽处。 我的屌本来是又粗又大,可此时却显得又细又小,苏娜小姐的妣?简直像个无底洞,我拼上老命也不能把屌再往苏娜小姐的妣?深处深入一丝一毫。可我又生来就是个倔种,不达到那美妙的尽处誓不罢休,我双手抱着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乳房,咬紧牙关,抽紧筋骨,狂喊蛮叫着,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 可就是怎麽也不能再深入一丝一毫。 突然,奇迹出现了,一股神秘不可抗拒的力量揪着我的屌,把我的屌拉长了脖子,屌终于向那神秘的世界?深入了一丝一毫,可就向那神秘的世界?深入了这麽一丝一毫,我彷佛在那无限美妙的世界中驰骋万?,那千般舒爽,万般美妙,无法形容。 我憋足劲儿,拼上老命也要保持屌的这种伸长状态,憋住!再憋住!我的脸已经像鸡下蛋一样红得发紫了,眼看再敝下去就要断气了,突然屌头猛一後缩,「唰!」地股热辣辣的白雄射进了苏娜小姐的妣?深处。 话说不及,那屌头在一种神秘力量的控制之下,迅速地一伸一缩起来,而且每一後缩就「噗嗤」一下把一股热辣辣的白雄射进苏娜小姐的妣?深处,简直像个猛烈开火的迫击炮一样,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深处狂轰滥炸起来。 苏娜小姐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紧筋骨,疯狂地嚎叫起来。 我也全身痉挛,抽得铁紧,嚎叫着疯狂地颤抖起来。 一阵暴风雨之後,我「噗嗤」一下从苏娜小姐的妣?拔出屌,「哗啦!」一股白粘水从苏娜小姐那张开的嘴?流了下来,淌了一地。我们两个抽得铁紧的身体猛一松弛,一下都瘫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地嚎喘起来。 我一下哪能满足?爬起来要再来拷苏娜小姐。 苏娜小姐忙向後躲闪着说:「不!不!姐夫,姐夫,别,别,要让我姐姐知道了怎麽办?要让我姐姐知道了怎麽办?」 「什麽?你个臊卖妣!」我一把揪住苏娜小姐那两条垂到腿弯的长辫子,用手指头「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捣猛捅起来。 「啊!」苏娜小姐大叫一声,顿时象触电一样,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样半蹲着身体,咬牙切齿,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喉头努力,拚命地挣紮起来。我狠狠地猛捣一阵子,猛一下拔出手,苏娜小姐那紧紧抽搐的身体突然猛一松弛,那对雪白丰满的特大号的乳房,一下踹在地上。 苏娜小姐吓得再也不敢动了。我把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白光腚推坐在床上,双手把她的腿往上一掀,苏娜小姐那雪白明亮,美丽庞大的身体顿时竖起两条大白腿,仰面朝天躺在床上。 我一下分开她的两条大白腿,敞开她那宽阔的腿旮旯,完全暴露出她那腌脏奇丑的臊妣,抓起我那硬得乌紫,还在一挺挺的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抱着苏娜小姐的两条大白腿,拼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我把苏娜小姐那雪白的拖地连衣裙铺在地上,让苏娜小姐在铺好的连衣裙上,把那雪白明亮,美丽庞大的身体拉开腿,敞开妣,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我坐在她的腿旮旯後面,?起她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搭在我的肩上,把屌安在苏娜小姐那腌脏黑丑,湿漉漉的竖嘴上,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双手撑着地,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我又让苏娜小姐双手扶地像个四条腿的母羊一样跪着趴下来,躬着腰,蹶起照苏娜小姐那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 我便趴在苏娜小姐那雪白光洁的脊背上,抓起我那硬得乌紫,火热滚烫屌,从苏娜小姐的腚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抱着苏娜小姐的屁股,象山羊爬羔一样猛拷猛捅起来。 我又让苏娜小姐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我倒过来趴在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白光腚上,把我那刚从苏娜小姐的妣?拔出来的湿漉漉的屌,插进苏娜小姐那血红水玲,热烈滚烫的樱桃小嘴儿?,一边拷苏娜小姐那血红水玲的樱桃小嘴儿,一边双手掰开苏娜小姐的妣,尽情地揪拽扭捏,抠掏捣戳,还用舌头舔。 我又把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白光腚抱上床,变着花样,翻来覆去地拷,又把她抱到外面的谢谢上,仰骑倒坐,翻来覆去,变着花样地拷,直到我把饱涨的慾火完全发泄到苏娜小姐那雪白饱满的小肚子?,累得全身瘫软如泥,才停下来,瘫在地上喘粗气。 我托起苏娜小姐那尖尖美丽的下巴问她:「感觉怎麽样?」 她说:「好爽,好刺激!无怪我姐姐被你拷完就嫁给了你。」 「那你打算怎麽办?」 「人家正要问你呢,你已经娶了我姐姐,那我怎麽办?」 「乾脆当我的情妇吧。」 「那让我姐姐知道了怎麽办?」 「没关系. 」 「好吧,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你得搂我睡呵?」 「那当然,那当然。」 「我今後天天来找你,你不能死沾着我姐姐不管我呵?」 「那当然,那当然。」 (三)老色鬼独占姐妹花 我和苏嫚结过婚,苏娜给她妈妈说怕她姐姐不习惯,陪她姐姐一段时间,姐妹俩都住在我家?。 爲了玩的方便,我们规定平常在家?一律都脱光,从外边回到家先脱光,只有要出去时,才穿好衣服再出去。 这姐妹俩配合得很好,谁先来到家谁先做饭,後来的就陪我玩。 吃完饭,我让苏嫚和苏娜都双手扶地像个四条腿的母羊一样跪着趴下来,蹶着那两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排在一起。 我先趴在苏娜那雪白光洁的脊背上,抓起那硬得乌紫,火热滚烫的屌,从苏娜的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的妣?,抱着苏娜的屁股,像山羊爬羔一样猛拷猛捅一阵,拔出屌我又趴在苏嫚的脊背上,从苏嫚的身体後面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的妣?,抱着苏嫚的屁股猛拷猛捅一阵,拔出屌我再去拷苏娜。 就这样,两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躬着腰,蹶着那两对雪白丰满的像刚剥光的巨大的鸡蛋白一样的特大号的乳房,像两个雪白庞大的母驴趴在那?,让我轮翻给她们爬羔。 我又让这两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仰面朝天躺在床沿上,竖直拉开两条雪白娇嫩的大白腿。 我上去抱着苏嫚的大白腿,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的妣?,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嫚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一阵,又上去抱着苏娜的大白腿,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的妣?,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娜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一阵,拔出屌我再去拷苏嫚。 就这样,两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像两个张开的巨大的剪刀摆在那?,让我对着她们的口?轮番猛拷。 我又让苏嫚和苏娜立正横排直站着,我先揽着苏嫚那雪白娇嫩的酥腰,把苏嫚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搂进怀?,把我那硬得乌紫的屌头对在苏嫚那湿漉漉的妣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的妣?,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嫚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苏嫚小姐也顿时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来。 猛拷猛捅一阵,我又揽着苏娜那雪白娇嫩的酥腰,把苏娜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搂进怀?,把我那硬得乌紫的屌头对在苏娜那湿漉漉的妣口上,猛一挺肚子,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的妣?,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娜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苏娜也顿时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来。 第二天,我带着这两个动人的美物去钓鱼,我一手揽着苏嫚小姐的杨柳细腰,一手拿着鱼杆钓鱼。 苏嫚小姐搂着我的脖子,用她那血红水玲,热烈滚烫的樱桃小嘴儿,殷勤娇媚地触吻着我乾瘦的老脸和腌脏的厚嘴唇。 苏娜小姐躺在我的怀?,一手抱着我的腰,一手插进我的腿裆,掏出我那又粗又大的家夥,又揪又拽,上下套弄,用她那血红血红,水玲玲的樱桃小嘴儿,触我那乌紫滚烫的屌头。 苏娜小姐又把我的屌头贴在她那雪白鲜嫩,微泛绯红,水玲娇美的大脸蛋上,轻轻地磨擦。 苏嫚小姐也凑过来,和苏娜小姐一起,用她那血红水玲,热烈滚烫的樱桃小嘴儿和她那雪白鲜嫩,水玲娇美的大脸蛋触吻磨擦我的屌。 我的屌竖在中间,两个娇嫩美丽的嘴脸围着亲吻。 苏娜小姐张开她那血红水玲,热烈滚烫的樱桃小嘴儿,把我的屌头含进嘴?,拚命地吸吮了一阵,苏嫚小姐又接过来,填进嘴?,拚命地吸漱起来。 苏娜小姐脱掉她旗袍?的裤头,撩起旗袍骑坐在我的腿旮旯上,把我的屌竖起来对在她那湿漉漉的妣口上,向下一坐,一下把我的屌吞了进去,整个身子套在我的屌上,抱着我咬紧牙关,狂呼怪叫地上下晃动着她那庞大的美躯。 我根本没法再钓鱼,便扔掉鱼杆. 带着这两个花花绿绿,美丽动人的庞大美物来到田野?。 我先把苏嫚小姐那美丽鲜艳的大花连衣裙脱下来铺在地上,向苏嫚小姐一招手,苏嫚小姐来到她那铺好的美丽鲜艳的大花连衣裙上,把那雪白明亮,美丽庞大的白光腚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拉开腿,敞开妣地睡好了。 我又把苏娜小姐那美丽鲜艳的金黄色缎子旗袍脱下来铺在地上,向苏娜小姐一招手,苏娜小姐又来到她那铺好的鲜艳的金黄色缎子旗袍上,把那雪白明亮,美丽庞大的身体仰面朝天往上一躺,拉开腿,敞开妣地睡好了。 我先扑在苏娜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上,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抱着苏娜小姐那两条拉开的大白腿上,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拔出屌,我又扑在苏嫚小姐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上,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嫚小姐的妣?,抱着苏嫚小姐那两条拉开的大白腿,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地对着苏嫚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这天我下班回来,苏嫚还没回到家,苏娜先到了家,正在围着一个美丽的花围裙在厨房?做饭。 我脱光,到苏娜小姐跟前蹲下来,掀开她的花围裙,又手掰开她的妣,用甜头舔了起来。 苏娜一边炒着锅?的菜,一边拉着腿,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起来。 等她炒完菜,我就站起来,掀起她的花围裙,把屌「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搂着苏娜小姐的杨柳细腰,咬紧牙关,抽紧筋骨,喝着号子,在厨房?直站着就对着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拷猛捅起来。 我们正扭合在一起狂呼怪叫,抽搐颤抖的时候,苏嫚回来了。她立刻又加入到我们的战斗中。 我便让苏娜继续做饭,把苏嫚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抱到外面客厅的谢谢上,变着花样拷起来。 做好饭,苏娜说饭太热要冷一冷再吃。我知道是她下面的竖嘴比上面的横嘴更饿,下面的竖嘴想先吃。 我顺手拿了一根火腿肠说:「这个不热,先吃这个吧。」 说着我就把火腿肠「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捣猛捅,苏娜小姐顿时象触电一样,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象狗拉屎一样半蹲着身体,咬牙切齿,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喉头努力,拚命地挣紮起来。 「我也吃,我也吃,给我一个火腿肠吃。」苏嫚挺着肚子把妣伸过来说。 我便把苏娜小姐的妣?的火腿肠猛一下拔出来,苏娜小姐那紧紧抽搐的身体突然猛一松弛,那对雪白丰满的特大号的乳房,一下踹在地上。 「给你吃!」说着我又把火腿肠「噗嗤」一下插进苏嫚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捣猛捅,苏嫚小姐顿时也像触电一样,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样半蹲着身体,咬牙切齿,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喉头努力,拚命地挣紮起来。 「我还要吃,我还要吃!」苏娜爬起来,又挺着肚子把妣伸过来说。 「给你吃!」说着我又拿了一根火腿肠「噗嗤」一下插进苏娜小姐的妣?,拚命地猛捣猛捅,苏娜小姐顿时又像触电一样,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样半蹲着身体,咬牙切齿,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喉头努力,拚命地挣紮起来。 我一手一个火腿肠,对着这两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拚命地猛捣猛捅,两个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像狗拉屎一样半蹲着身体,柳眉紧皱,银牙紧咬,娇面涨红,摇头晃脑,挺肚子凹腰,抽筋挺腿,幸福地怪叫,痛苦地呻吟着。 正在她们剧烈抽搐的时候,我猛一下拔出火腿肠,那两个紧紧抽搐的身体突然猛一松弛,两对雪白丰满的特大号的乳房,一起踹在地上。 「我吃你那活的火腿肠,我吃你那活的火腿肠。」 苏娜爬起来,让我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她骑在我的腿旮旯上,把我的屌竖起来对在她那湿漉漉的妣口上,向下一坐,一下把我的屌吞了进去,整个身子套在我的屌上,狂呼怪叫地上下晃动着她那雪白高大,美丽娇嫩的身体。 苏嫚双手把她的妣掰得大大的,骑在我的头上,把她那大大的血盆大口罩在我的嘴上,使劲地猛搓猛挺,我就把舌头伸得长长的,往苏嫚的妣?深处猛刺,两个美女的妣让我上下一起拷。 晚上睡觉,两个美女一边一个睡在我的身边,我想怎麽摸就怎麽摸,我想怎麽揉就怎麽揉,想抠哪?就抠哪?,想搂哪个就搂哪个。两个美女身上的所有窟窿我任意捣,任意戳。 我说:「我真是好艳福啊。」 苏娜小姐说:「世界上最美的两个美女都归你了,你当然好艳福了。」 我说:「你俩真能算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了吗?」 苏嫚说:「基本上可以这麽说了吧。你看看除了美娜小姐之外,还有哪个女人敢和我们相提并论呢?」 提到美娜小姐,我猛地全身酥了,美娜小姐才是世界上第一的美人儿呢。亚洲皇後杯一举夺冠,成了世界级超级美後,被五星级宾馆「春香楼」聘爲礼仪小姐,身价可高啦! 我花了三千块钱才请到她爲我结婚当伴娘。本来我以爲我的嫚嫚是世界上最美的美女,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人会比我的嫚嫚再美,所以才让美娜小姐当伴娘,意思是要和她比一比,到底谁才是世界超级美後? 可没想到美娜小姐一来,我的嫚嫚顿时闇然失色了,客人们都不再看我的新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美娜小姐吸引了过去,小夥子们都不来找我的新娘闹喜,都在逗引美娜小姐,谁要是能和她说上一句话,这辈子就算没有白活。 可是她可傲了,彷佛这个世界上就有她一个人似的,一整天不光没给一个人说上一句话,而且连看也没看任何人一眼,只有我因爲我是新郎,在我给她说话时她还冲我笑了一笑。 就这一笑,使我真正领教了真正的世界超级美後,直到现在,我一想到她那一笑就全身发酥,这样的美女别说能摸上一下,就是能再见她一眼这辈子也就没什麽可追求的了。 苏娜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指我的额头说:「你这个老色鬼,吃着碗?还看着锅?的!」 我说:「我要不吃着碗?还看着锅?的,你怎麽能睡在这??」 苏嫚说:「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儿,还想打美娜小姐那世界超级美後的主意。」 我知道我确实不敢打美娜小姐的主意,像我这个屌样的,连也不敢想,哪?还敢打美娜小姐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