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09、女学生记
09、女学生记
那几年我在东北某农村当乡村教师,我教的是初中数学,在我教的一个班里有个叫丽丽的女学生。这女孩长着高挑匀称的身材,红苹果似的脸蛋甜甜的,眼睛似乎总是含笑,一副很招人喜爱的小模样!她当时17岁,也许是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的缘故,她的身体发育的早,年纪不大的她已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了。 她学习并不太好,对我的课也不感兴趣,混日子而已。突然有段时间,她开始对我的课重视起来了,不但上课时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放学后也磨蹭着不走,等学校的人都走光了,她才到办公室找我,要我给她辅导讲题。 一天放学后,她拿一道很简单的代数题来问我,我给她讲后让她去作,一会儿她又来找我,我一看,错得很可笑,我耐心地又讲一遍,最后对她说,你要是再作不对就该打你的屁股了!没想到这丫头听了后脸涮的一下就红了,然后用嘴咬着手里的练习本,用她那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漂了我一眼,迅速转身跑了。 这小姑娘的眼神潦得我心里一阵乱跳,害得我开始胡思乱想┅。几分锺后,她拿着本子再次来到办公室,这时整个学校除了我们两人外,已无任何人。我接过她的本一看,错得更可笑! 这时我的心有了点底,於是假装生气地说,这回要真的打你屁股了,否则你记不住!说着,我顺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把在黑板上画图用的木尺,朝她的屁股上打了几下。 这时,她的脸涨得更红了,可眼睛依然含笑,似乎一脸的渴望,这下子我的胆子更大了。我说这样打不行,要扒掉你的裤子打!於是伸手解她束腰的布条,由於裤腰较肥,所以解开腰带后,她的裤子一下子就掉到脚面,露出了少女的屁股!原来她没穿内裤。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一个妙龄女孩的屁股呀,激动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她那浑圆、鲜嫩的屁股太吸引人了,简直就是件美妙的艺术品。 我得寸进尺地用手推她的后背,命她趴在桌上!她竟顺从地弯下身子,把上半身趴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我迫不及待地蹲下,用手扒开她的屁股,看少女的肛门。小丫头的肛门是淡褐色,细密、匀称的皱折呈放射性排列,肛门口旁边的顔色是粉红色,那里的肉非常细腻,在灯光照射下显得非常鲜亮。我用鼻子闻了边一下,没有异味,只有少女特有的一种很好闻的体味,看样子她是洗过肛门,这在那个年月,在农村是很难得的。 接着我想抠她的肛门,我用右手食指沾了点唾液,往她的肛门里插,很紧,她也叫疼,但仍老老实实边地趴着,我继续插,经过多次反复,终於把我的手指全部插入了小丫头的肛门深处。感觉里面热乎乎的,边能触摸到她肛门里面动脉的跳动,而且她的肛门口很紧,牢牢地套着我的手指。 她这时不断地使劲收缩肛门,把我的手指勒得好疼,我用另只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命她放松!没想到她轻轻地笑出了声,哈,原来她是故意的! 从那以后,我知道这女孩有强烈的被虐倾向,而且喜欢被虐肛门。凡有机会我就玩玩她,每次我们都玩得很开心,她很渴望我能变着花样玩她,可惜条件所限,无法放开手脚地玩。 机会终於来了,放暑假时,她的父母要带其弟妹回山东老家探亲,因她家有猪、鸡、鸭需要有人照顾,所以她要留在家里。我们商定把我们的游戏场所改在她家。 爲了迎接好日子的到来,我特意找了几件玩具,到时能痛快地玩。我找到一个大号注射器、几根玻璃试管、小木尺、几根小黄瓜、橡胶管子等等。她妈走后当天晚上,我带着那些东西到了她家,她也正焦急地等我。见面后紧紧拥抱,疯狂亲吻,再命她自己脱光衣服,我是第一次放心大胆地欣赏这个小姑娘全裸体的样子。我让她跪趴在炕头上,屁股向着我,游戏开始。 我要给她灌肠,我让她把头抵在炕上,用两手扒开自己的屁股,我觉得这样表示她心甘情愿地让我玩,还要让她把脸尽量扭向我,能让我看到她的表情,这样更增加刺激,她开始不肯,有些难爲情,在我一再坚持下,她顺从了。我给她灌了几针管水后,用根小黄瓜塞入了她的肛门,她轻轻地呻吟着,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我观察她的脸,小姑娘闭着眼,脸蛋儿红扑扑的,满脸的幸福和满足而且渴望,我要打她屁股玩,让她平趴在床上,用木尺一下一下的打,清脆的打屁股声再加上女孩的轻声“唉呀”声真像一曲美妙的乐曲,那板子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每打一下,她屁股上的肉就哆嗦一下,很美丽动人。 我每打一下就问一声疼不疼?她总说不疼。没打几下,她突然求饶,她说大哥饶命,丽丽要拉屎,憋不住了!我赶紧找来便桶,帮她拨出塞在她肛门里的小黄瓜,稀屎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泻而出┅。 我又想出一个主意,想看她光屁股跳舞的样子,就拿另一根小黄瓜,找一根细铁丝,在一头弯个小圈,用根红绸围巾穿进去拴好,另一头插入黄瓜,用豆油充分润滑她的屁眼后,把黄瓜塞入里面,仅露红围巾在外面。命她跳扭屁股舞,她有点不愿意,只胡乱扭了几下就不肯再动了,我假装生气,命她趴在炕上,再用木板打她屁股,我不断加大力度,仍然打一下问一句疼不疼? 她还是倔强地说不疼。后来小丫头的屁股已经被打得通红,而且有几道鼓起的板印,我有点不忍了,只是要她喊疼求饶,我就不会打了,可她偏不!我再问她疼吗?她不再出声,只是用摇头代替回答,我板着她脸一看,她满眼含泪,紧紧咬着嘴唇。我知道真打重了,吓得我赶紧扔掉板子,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屁股,用舌头轻舔┅。她突然爬起来搂着我抽泣起来,我也抱紧她连说道歉的话,可她呜咽着说,我情愿让老师这样弄我,这是我渴望已久的!我真的很快乐┅我总想窥测小姑娘肛门深处是什麽样子,苦於找不到肛门扩张器,那天我突发奇想,要用醋精给她灌肠后,她的肛门会怎样?我知道醋对肠道会有刺激,要谨慎小心,我用小针管吸了一点被称爲醋精的白醋,注射进她的肛门,很快她就叫里面很烧,肛门下坠,有强烈便意。由於刚用水灌过肠,所以肠里没有什麽东西可拉,只是拉出一些粘乎乎、滑溜溜的肠液。 我命她跪趴在炕上,让我检查她的肛门,呀!小丫头的肛门呈打开的样子,肛门口就像被看不见的扩张器撑着,裂开一个圆圆的孔,直肠里面一览无馀,简直看得我呆呆的,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把舌头插入她的肛门拼命舔着,她也激动得直喘粗气,不停地扭着屁股,快乐地哼哼着┅。 我还想出另一个法子玩小姑娘的肛门,我在给她充分灌肠后,用胶皮管插入她的肛门深处,然后用嘴含着管子另一头往里面吹气,边吹气边变换角度把长长的管子往她肛门更深的地方插,有时能插入半米多深!十分刺激,只是她会不断放屁,她对此极不情愿,十分难爲情!甚至反抗。我又想出个好办法,掌握好时机,把管本子放入盛水的盆里,这样,从她肛门里排出的气体会进入水里,冲起一串串气泡,很好玩。她也接受了这个玩法。 经过几次“磨合”我和丽丽在一起游戏时已能很好地相互配合了,每次我们两人都能得到极大满足。这小丫头最可贵的是,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丰满而苗条,具有被虐潜质,更重要的是她对我是那麽的信任,无论我想出什麽鬼点子,她都毫不犹豫地、心甘情愿地、非常顺从地让我玩!除了极个别的点子,她都能积极配合我,既使不小心弄疼了她,她也从不抱怨,一般情况下都是默默地尽量忍耐。 我曾问她哪种游戏最让她感到舒服和刺激,她说都好!她屁眼深处的玩法,只是往里面吹气她不喜欢。她说自己光着屁股跪趴着,还要自己用手奋力扒着自己的屁股,被男老师把一根管子深深的插入自己屁眼里那次;长的一大段,尤其是管子与肠壁磨擦,感觉着管子从屁眼往肠子里一点点深入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让她兴奋得几乎不能自已┅。 听了她的意见,我决定不往里吹气,看看能否把管子往她肛门里插很深。我先找来有关医学方面的书,找到做肠镜检查的内容,里面介绍了插肠镜的具体方法,说明只要方法得当,可以把胶管从肛门插入体内很长。於是我在丽丽身上实践,我给她灌完肠后,把插管的方法仔细讲给她听,她听了非常兴奋,乖乖按我的要求侧卧在床上,双腿弯曲,我把那根2米长、手指粗的橡胶管抹了一些香油,然后就徐徐插入了小姑娘的屁眼里,当管子进入15厘米时就插不动了,我把管子不断变换往里插的方向,并用手按她的小腹部,管子终於又往里走了。我观察小丫头的表情,她微闭双眼,轻声哼唧着,一副陶醉的样子。我插到20多厘米时,管子又不动了,我问她是否继续?她娇声娇气地说,求求老师了,请老师把这根管子都插进小妹的屁眼里才好!我接着用那个办法慢慢来,结果再次转过了肠里的第二个弯道,继续深入。我用手都可以摸到她小肚子里面的管子。一直插进去60多厘米,按按她的肚子,管子头已经接近她的肚脐了,管子再次插不动了,小丫头还在叫着往里插!往里插!可我却不敢了,万一弄出问题来,怎麽得了! 我命她改成跪趴的姿势,看着小姑娘从屁眼伸出的管子在外边晃荡着,想象着有半米多长的管子插入了这小丫头的屁眼深处,真是爽死了!她也扭着屁股极兴奋的样子。我往外拨管子的时候,她说也极舒服,我轻轻地、慢慢地往外拨,兴奋得她几乎要晕过去。 其实丽丽最可爱的地方还在於她常常帮我想办法如何玩她。有一次我想把几条手绢塞入她的屁眼里面玩,就买了几条小孩用的、很薄、很小的手绢,急忙赶到她家,跟她一说,她很感兴趣,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爬上炕,我把5条手绢角对角打好扣,连成长长一条,用筷子顶着手绢一点点往她的屁眼里塞,结果很困难。她翻身坐起来对我说,要是能找到一根粗塑胶管插进我的屁眼里,把屁眼撑开就好弄了。嘿!这小丫头真聪明。我赶紧去找,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一根直径2厘米的塑胶管,其中一头有些收口,而且边缘非常光滑,另一头是略有广口,简直太合适了!丽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见我拿着管子回来,急忙摆好姿势。 我把收口的那头插入小姑娘的屁眼,插到最深,小姑娘的屁眼已被撑开,我把沾了水的手绢放进管子另一头,用筷子一点点往里捅,结果非常顺利。其实手绢是布质的,它不会像管子一样有弹性,能弯曲,可以插入肠道深处,它只能堆积在直肠内,好在直肠里有一定粗细,可以容纳一些东西。当手绢往里塞不动时,说明里面那段直肠已经满了,我就把管子往外退一点接着塞,直到把管子完全退出体外,这时5条手绢仅剩下一个头儿,也就是说小丫头的整个直肠里面直到肛门口全都塞满了手绢。再看她的屁眼,太精彩了!她的肛门括约肌已不起作用,肛门口被一团手绢撑着像塞满布的张开的小孩嘴,小姑娘那圆圆的、张开的肛门口十分的可爱和有趣!我倒退几步欣赏她现在的样子,真是精美绝仑! 长得如此美丽动人少女,一丝不挂地光着屁股跪趴在那里,圆滚滚的屁股擡得高高的,深深的、弯弯的屁股沟,小小的屁眼张着嘴,里面满满塞着一团布,外面露着一点布头┅。小丫头还自己用手使劲扒着自己的屁股。 她的皮肤虽不很白,却相当光滑而细嫩,修长的双腿、小巧的脚丫,凹凸有致的腰身,真是太美妙了!我问她的感觉,她说觉得屁眼里面有胀胀的、塞满了东西的感觉,有点不舒服。我说要不要停止游戏?她坚决地说“不”她说快乐大於痛苦,她情愿让我在她的屁眼里玩任何游戏。听了她的话我很感动。我让她改成躺着,把双腿举起,自己用手抱着,我拿了面镜子放到她屁股前面,让她从镜中看自己屁眼的样子。她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脸已羞得通红,然后跪起来狠劲抱着我亲吻。这个游戏让她十分满意,她渴望我不断想出新花样来折磨她的小屁眼,越是怪,越是刺激,她就越兴奋! 我找来一根又短又粗的青香蕉去找丽丽,她一看就明白我要干什麽了。小姑娘面带难色地说,大哥,这东西太粗了,而且表皮那麽粗糙,会把小妹的屁眼弄坏的!不过┅,如果大哥一定要这样玩,我┅我也愿意!看着小姑娘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心里一动,连忙紧紧抱着她说,傻丫头,我怎麽会舍得伤害你!我要扒掉香蕉皮才玩呢。听我说完,她马上兴奋起来,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她忙不叠地把香蕉剥了皮递给我,迅速地脱光衣服趴好,催着我快点开始。虽然我们已经玩过好几次了,可我总觉得好像还缺少点什麽,我突然想起,尽管以前几次玩时花样不少,可没有很好体现出征服和被征服,强制和被强制的意思,如果再加上这些内容,才是名符其实的虐,才更有味道,才更刺激!我找来绳子、一块黑布和一条乾净的毛巾等等。当我把想法跟小丫头一说,她马上翻过身子坐在炕上,双手双脚都举起,来了个“四蹄朝天”表示赞成。 这个调皮的小丫头!我用绳子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用黑布蒙住她的双眼,把毛巾塞进了她的嘴里。我和她商定,在玩的过程中,万一她感觉疼得受不了时,只要她使劲摇头,我就会立即停止。双手被绑在身后的小姑娘仍然是跪趴在炕上,屁股尽可能地擡得高高的,充分把肛门暴露出来,便於我动手。 我还是稳紮稳打地先给她灌了肠,排泄时让她仍保持跪趴的姿势,我拿着便盆在她的屁股下面接着,小丫头可能事先没有想到这一点,所以使劲摇头,拼命收缩屁眼,不肯拉。我知道她的意思,毕竟是个女孩子,当着一个大男人的面拉屎有点不好意思,前两次给她灌完肠后,她都是自己拿便盆到隔壁房间去拉的。 所以我不理她,并用手使劲按住她,直到她实在憋不住了,才扑哧一下拉出来┅。 灌完了肠,再给她屁眼里沫了油才开始“正戏”我想这小姑娘的肛门还是够紧的,剥了皮的香蕉硬度肯定不够,恐怕不等插入她的屁眼就被折断了。不过这点难不倒我,我找来上次给她往屁眼里塞手绢时用过的那根塑胶管,把香蕉放进去,把塑胶管深深插入她的屁眼里面,再用筷子从管子另一头插进去顶往香蕉,轻轻把管子退出来,好!非常成功!就这样,整根香蕉就留在了小姑娘的屁眼里面。 这时丽丽也显得兴奋异常而浑身乱扭。我说游戏还没完呢,我要求她要把香蕉一点点拉出来,而且要每拉出一寸时就使劲收缩屁眼,用自己肛门括约肌的力量夹断香蕉,直到把整根香蕉全都夹断成一段、一段的排出体外,我会把它们统统吃掉!听完我的话,小丫头更兴奋了! 其实这事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很努力地往下使劲拉,香蕉也慢慢挤开了小丫头的肛门口,逐渐露出头。可能是因爲她肛门里面被抹了很多油,剥了皮的香蕉沾上油也变得滑溜溜的缘故,所以它一露头就无法控制了,无论小姑娘如何使劲收缩屁眼也无济於事,它很快就滑出体外,我不得不重新插入。第二次有了经验,等香蕉露出她肛门外一寸长时,就用手挡住,使其不能继续往外滑,然后命她收缩肛门。这香蕉也够硬的,小丫头用屁眼夹了半天劲拍打着她的屁股给她加油,我还用开玩笑的方式鼓励她说,想起我第一次把手指插入她的屁眼儿里玩时,她收缩屁眼儿的劲儿那麽大,肛门口的环形括约肌又那麽硬,好像是快要长出牙来的小孩牙床,差点没把我的手指“咬”断!所以用她如此厉害的“武器”夹断这香蕉根本不会成问题。她也更加努力地收缩着她那少女的迷人可爱的小屁眼。终於夹断了第一段!我立即吃掉了它,让她继续┅。事后我问她的感受,她十分心满意足地说,香蕉插进屁眼儿里很舒服:里面凉凉的、痒痒的。她还说,小妹的屁眼能让像大哥这样的男人如此随心所欲、变着花样地玩弄、折磨是小妹求之不得的,我打心里渴望能让大哥想出更多的办法来使劲玩弄小妹的屁股眼! 越奇越好!越狠越好!我在被污辱中和被征服中得到极大乐趣和享受。真是难得这小姑娘能如此“深明大义”太难得了。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看女孩子肛门被扩张开的样子,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光着屁股趴在那儿,肛门口大大的张开成个圆圆的肉红色的洞洞,可以看到她里面很深的肠道,这该有多麽刺激!我看过丽丽的这个样子,一次是用醋给她灌肠的那次,另一次是给她往屁眼塞满了手绢的那次,但总觉得还不过瘾,想找到更好的办法来。一次我拿了一捆筷子作实验,一方面想用筷子扩张她的肛门,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她的肛门里究竟能容下多少根筷子。我仍命她采用跪趴式,先给她往屁眼里插入了根筷子,然后我的左、右手分别各拿2根,用力往两别分,果然把小姑娘的肛门分成个大洞!多麽漂亮的女孩子肛门哪,肛管和直肠里面的肉是鲜嫩的粉红色,娇艳欲滴,我都看不够。 下一个节目该继续插筷子了。这回我要慢慢享受玩弄小姑娘的屁眼儿的乐趣。 我搬了把椅子坐在丽丽的屁股后面,把那把筷子放在她屁股下面,左手不断抚摸着她那光溜溜的屁股,右手拿着筷子一点点往她的肛门深处插,插进一根再插一根,一边还不断告诉她已经插了几根,插进去了多深。小丫头此时更是陶醉的“死去活来”一声接一声的从嗓子眼儿里哼着,似乎是多麽美好的享受 了能多插几根,也爲了不伤她的肛门口和里面的肠壁,我从第5根筷子开始,是从其他几根筷子中间往里捅的,等於是从筷子中间的缝隙往里挤,这样是使贴着肛门口和肠壁的筷子能均匀地往四边扩张,既使多插几根也能较安全。我一根、一根慢慢地插着,充分欣赏这美丽女孩的裸体,享受着给漂亮姑娘虐肛的快感。已经插入十几根筷子了,小丫头的屁眼也被撑得圆溜溜的了,而且越插越费劲了,我看到小丫头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知道快到她能忍受的极限了,可她偏偏仍不摇头表示求饶,真没办法。我最后又拿起一根筷子往里插去,已经相当紧了,我悠着劲儿把筷子往里边顶,经过努力,这根筷子被我硬挤了进去,这次小姑娘的肛门的确是被扩张到了极限,因爲她肛门四周的皱折都被撑平了,她那被一大把筷子撑得溜溜圆的、怒张着“嘴”的环型肛门口红亮红亮的,紧紧含着那一大把筷子,如果硬要不顾一切地再插进去一根的话,非把这小丫头的肛门撑裂不可!这把筷子合起来直径足有3厘米多,如果换一根同样粗的棍子直接往里面插恐怕还插不进去呢,真是难爲小姑娘了。我都有点纳闷儿?这丫头怎麽就能忍受得了呢? 我很喜欢她现在这样的姿势和样子:光着屁股蹶在炕上,肛门里塞满筷子的样子。我让她保持这种姿势不变,让我多玩赏一会儿,小丫头自然是巴不得,爲表示她的诚心,特意把屁股蹶得更高,我用左手抚摸小姑娘的屁股蛋,右手不停地转动插在她肛门里的筷子,没想到她再次哼哼起来。因爲这些筷子是下圆上方的竹筷子,从圆头儿插入,而且筷子插入的很深,上部方形的一段也进入了她的肛门里,我怕方形筷子的梭角会刮伤小姑娘的直肠,尤其是紧包着筷子的肛门口,所以我只转动插在中间的,而不敢贸然转动紧帖她肛门口的那些。转了一会儿,小丫头反应热烈,於是我又蠢蠢欲动,想给她更大刺激。 我用小的空眼药瓶吸了些香油,转圈顺着她的肛门滴了一些,让香油慢慢渗入她的肛门,起到增加润滑的作用,然后试着转动紧贴她肛门口的那些筷子,结果效果更好!小丫头一声接一声地从她的嗓子深处传出更奇怪的那种浪叫。我一边转筷子,一边想和她聊天,就拿出塞在她嘴里的毛巾。我问她究竟爲什麽这麽喜欢被虐待屁眼?现在到底有什麽感觉?怎麽个舒服法? 她边哼唧着,边断断续续的答。她说她也说不清楚爲什麽喜欢这样,就是从小时就开始,从心底深处有种渴望,渴望自己的屁眼被人捅,潜意识里觉得那样会舒服。长大了更渴望被男人玩那里,心里总是盼着能被男人狠狠地玩屁眼儿才过瘾!她说自己渴望被征服,自己在男人面前顺从地被折磨和虐待会感到快乐和满足,当然是在绝对安全的前提下。 她说她记得自己最早感觉被捅屁眼好玩是在大约5、6岁的时候,她爸带她到公社医院看病,一个男医生给她在肛门里试体温。开始她不明白是怎麽回事,惊恐的大哭大闹,她被父亲扒掉裤子强摁在腿上,男医生把一根玻璃的肛式体温计插了进去,她觉得并不痛苦,还有点儿好玩,就很快安静下来。后来不久又因过年吃的太多撑着了,到医院被灌了一次肠,从此,她就老也忘不了这两件事,甚至喜欢上了这些!只是多年来没有机会,而且觉得这事特别丑,见不得人,好像这世界上就自己一人有这怪念头,所以就拼命忍着,没想到碰到了大哥哥你! 她还说当我转动筷子时,她肛门里,以至直肠都麻酥酥的,像有微微电流通过,整个五脏六腑都跟着颤抖,那个舒服劲儿不会形容!还有精神上的满足就更甭提了,光想着自己一个女孩子这样一丝不挂地摆成这种姿势,被大哥哥如此玩弄这些不能让别人随便看的地方,就浑身发热,就有一种激情,一种强烈的被屈辱感和无可奈何的无助。可这种屈辱和无助,以至痛又莫名其妙地被自己渴望着、需要着。真没想到,这小女孩竟有如此高的悟性! 当然上面的一些话不是她的原话,是我经过整理的。但她的话里的确含有这些意思,只是她不会准确表达。 最后我问她今天玩得怎样,她光着屁股跪在我面前,用含笑的眼睛幽幽地忽闪着我说,太过瘾了!谢谢我的好大哥哥,小妹有礼了,说着,这小丫头竟给我磕了三个头,弄得我不知所措。 这时丽丽的肛门已经被我开发的很有长进了,开始时给她往肛门里插棍子时,只要棍子一拨出来,她的肛门立即合拢,而现在就不一样了,当用较粗的东西在她肛门里反复抽插后,她的肛门会张开一段时间才慢慢合起来,这正是我喜欢的。 那次往丽丽肛门里面塞鸽子蛋的玩法不成功,这让我耿耿於怀,我非要想出个好办法来,因爲我想看到一颗颗蛋形的东西,或球体塞入小姑娘的屁眼儿里面,再一颗颗被拉出来,就像小母鸡下蛋一样,肯定很有意思! 我发现有一种包装中药丸的小塑胶球很合适,这种塑胶球是两个半圆球扣在一起的,直径大约2厘米,取出面的中药丸,重新把它们扣好,又成一个完整的小球。我找来十几个小球,把每个小球用胶粘好,使它不会再成两半,然后把球两端用针紮孔,再用细绳把它们连成一串,做了个土造的拉珠,我做了二串,每串8个球。好了!这下子又有玩丽丽屁眼儿的新花样了! 我仍命小姑娘光屁股跪趴着,我喜欢她用这种姿势,这一方面是因爲便於在她的肛门处“操作”另一个是,像这样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姑娘用这样的姿势趴在我面前,而且那麽顺从地让我肆无忌惮地任意玩弄、甚至是虐待她的肛门,这本身对我就是个极大的刺激和享受。我也没忘了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因爲上次玩给她屁眼儿里插香蕉时就是把她绑起来玩的,她挺喜欢,感觉不错。不过我不愿意堵她的嘴,因爲有时我希望这样,边玩她边和她说话。当然有时也可以堵,要看玩的内容来定。 我仍然坐在她屁股后面,先静静地仔细欣赏着被捆绑着的少女裸体,细细地看她那光滑的屁股,深深、弯弯的屁股沟,微微突起的尾椎骨,以及她的脊背。 浅褐色的小屁眼儿轻轻蠕动着,仿佛在招唤我快点动手!她圆圆的小屁眼与屁股沟里面的结合部位是那样的美妙,那样完美!那地方的肌肤又是那麽的鲜嫩和柔软,用手指头去抠弄少女的那个部位的感觉是热热的、细细的、嫩嫩的,特别好玩。真要感谢造物主的神奇与伟大!我正在出神的遐想,小丫头等不及了,不断扭动着屁股催我。 我拿起一串球,一粒一粒的塞入小姑娘的肛门,每当一颗小球顶开她的肛门口,慢慢进入里面时,她都快乐的呻吟一声,小球进入一半时,好像这小丫头的肛门里面有吸力,一下子就被吞没,她的屁眼儿也迅速合拢,十分的好玩。 就这样,我一颗、一颗地慢慢塞,直到把整整一串8颗小球全都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门里面,只把一根长长的线绳留在她的肛门外边吊着。我问她还要不要继续,我说还有8颗球球预备着呢!如果你不舒服,只要你求饶,我可以不塞那串小球。小丫头立即把屁股擡得更高,使劲扭着屁股嚷嚷,我要!我要!好大哥哥,求求你,小妹愿意让你继续往我的屁眼儿里面塞,使劲塞!狠狠塞!把小妹妹的屁眼里塞满小球,塞死我!┅。这小丫头,真有意思。 我想小球是用软绳子连结的,它在丽丽的肠道里可以向任何方向滚动,是有可能像橡胶管子一样,转过乙状结肠的弯道进入更深的肠道里的。我用手指插入小姑娘的肛门,把最外面的球往里推了一下,居然不用费力也推进了一点。8个小球连结起来至少有16厘米多,说明我的想法是对的,最里面的球肯定已经拐了弯,进入了更深的地方。 我拿起第二串小球接着往丽丽的肛门里面塞,又塞入3个球以后,速度开始变慢,要用手指顶着球用点力气才能塞入。我问小丫头什麽感觉,她说当我用力往她的肛门里面顶小球的时候,由於球与球之间力的传递,把她的整副肠子都给牵动了,一种麻酥酥的快感,像过电一样!她怕我停下来不再往里塞,带着哭腔地连连恳求我继续给她往里塞。只要没危险,我又何尝不愿意尽兴地玩她呢? 最后,我把第二串小球也全部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门里面,加上第一串,总共16颗小球被我塞进去,长度至少有35厘米左右。 看着留在小姑娘的屁眼儿外面的两根线绳,想着这麽漂亮的小姑娘,被我往她的屁眼儿里塞入了那麽多球,自己也激动得不行。我把捆绑在她手上的绳子解开,命她改成平躺的姿势,双脚踩炕、双腿曲起来,呈M型,还把一个大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我用手在她的小肚子上按、摸,检查那两串被塞入她肠道里的小球位置及分布状况。最里面的小球果然通过了她的乙状结肠,进入了她更深的肠道里面。因爲直肠的长度不过6、7厘米左右,最长也不会超过15厘米,再往深处就是乙状结肠、下结肠、结肠。 从肛门口到结肠与大肠的连接处总长度应在30┅40厘米,这两串珠子总长度有30多厘米,所以估计第一串小球的第一个球至少已经顶到了小姑娘的结肠里面。 从小姑娘小肚子上可以摸到那些小球在她的肠道里一个挨着一个,顺着她肠道的弯曲排列,像条盘旋上升的山间羊肠小道。往外拉小球时,小丫头更是兴奋得欲死欲仙。我非常喜欢看小球从她的屁眼儿里面往外被拉出来的样子,白色的球从小姑娘粉红色的肛门里面慢慢顶开肛门口露出了头,在小球往四周的挤压下,她的肛门口渐渐扩大,肛门口环型的括约肌紧紧抱着球,其景绝对可爱!当球体一半挤过她的肛门口时,在小姑娘不自觉地收缩肛门的情况下,就会迅速滑出体外,她的肛门口也会立刻合拢,我再接着往外拉下一个球。那天用这个玩法,一个球、一个球的塞进小姑娘的屁眼儿里,再一个球、一个球从她的屁眼儿里拉出来,不断反复,足足玩了她二个多小时。 自从丽丽的家人去探亲以来,我和丽丽在一起已经玩了7、8次虐肛的游戏了,大家玩的很开心、很愉快,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小丫头时常盼着我去,更渴望我能不断想出更新奇、更刺激的玩法。可是小小的屁眼儿里还能玩出多少花样呢?无非是灌肠、扩张肛门、往屁眼儿里插管子、塞异物┅等等。尽管我们仍乐此不疲的反复玩着,可总忘不了小姑娘那期待的眼神,她期待着我能不断有新的“发明创造”我恐怕也是“江郎才尽”了,几天也没想出个新花样。其实我也发明了好几种方法了,比如往小姑娘肛门深处插管子,楞插进去半米多长,换一般人还不敢呢!把香蕉塞入小姑娘的肛门里,还有往小姑娘肛门里灌油炒面等等。可是,不管怎麽说,我总要不能辜负丫头对我的这份信任和情义吧?於是我苦思苦想。 一天,我在学校附近的小树林散步,见到地上有很多昆虫爬来爬去,我突然灵机一动,有了!我何不抓只大一点的昆虫,迫使它钻入小姑娘的肛门里边,这一定相当有趣。我想丽丽可能会由於害怕而拒绝,但我会迫使她顺从,这样才有“虐”的味道,才更富刺激性。当然,我更想到了安全问题,对这麽好的小姑娘,我是绝对不能做伤害她的事的。我考虑只要那种昆虫没有毒就行,其他都不是问题。我蹲在地上细细找,发现了一种8条腿的大甲壳虫很合适,於是抓了几个放在一个小玻璃瓶里,其中最大的一只足有3厘米多长。我拿着虫子到丽丽家一说,小姑娘吓得坚决反对!不肯脱衣服,可怜巴巴地求我说,除了这个,无论大哥哥想怎麽玩弄小妹妹的屁眼儿,无论把小妹的屁眼儿弄得多麽疼,多麽不舒服,小妹都绝无怨言┅。我搂着她边亲她,边哄她,不厌其烦地告她这种玩法绝对安全,那小虫子无毒,又不会咬人,既使它能咬人,它的嘴儿那麽小,就是在你的屁眼儿里咬上一口,也当是让它给你的屁眼儿里挠痒痒了┅。我的话一下子把小姑娘逗乐了。我一看有门,就赶紧亲自动手给她脱衣服,这回她没动,任我扒光了她的衣服。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有把握的,我分析小丫头开始反对,仅是一般女孩子都害怕虫子的心理在作怪,由於这丫头有极强的喜欢被虐肛的意识和欲望,所以她内心深处肯定还是想试一试的,只要我采取的方法得当,即连哄带强迫,她最终肯定会顺从的。 我去做准备工作,而她却光着屁股坐在那儿,不肯趴好。我不理她,忙着我的事。我先找来一点蜂蜜,用水稀释了一点,抽进一个小号注射器里备用,我准备把这点蜂蜜水灌进小姑娘的肛门深处,目的是能吸引虫子能往她肛门深处爬;然后找来前两次给她往屁眼儿里塞手绢和香蕉时用过的塑胶管;最后从瓶子里拿出最大的、最活跃的那只甲壳虫,用根长线绳拴在它的身上,准备好给小姑娘灌肠的水和大号注射器,好,一切就绪。 在我准备的过程中,小丫头坐在那儿一声不吭,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从她的眼神看到的是既有一点恐惧,也有一点渴望。我看她还没有趴下的意思,就走过去扭住她的胳膊迫使她跪上炕头,擡起了屁股,然后再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她倒是没有反抗,我先给她灌了几遍肠,再把蜂蜜灌进了她的肛门里 了能吸引虫子能爬进去更深一些,所以我想蜂蜜也最好能尽可能灌的深一些,而且不能灌得太多,以免往外流,影响效果 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把那个手指粗的小号注射器全都捅进了小姑娘的肛门深处,仅露个推杆在外,然后猛地用力把蜂蜜水灌了进去。正当我要进行下一步,小丫头翻身坐起,再次哀求我放弃,一副小可怜的模样。我假装严厉地扭住她的胳膊,再次迫使她趴好,她还不断扭屁股反抗,我使劲地打了她屁股一下,她捆得再牢一些,让她动不了。 由於她的手已被绑在背后了,所以爲了舒服些,她不得不把头顶在炕上。我用条绳子把她的两条折起来的小腿、大腿和腰捆在一起,使她根本直不起身子,只能高高的擡着屁股跪趴在那里 了效果更好,我把从前用过的那根粗塑胶管截短了,把它插进小姑娘肛门里时,不能插得太深,一进肛门口,把她的肛门撑开个洞就行了,好让虫子爬进肛门口就能进入她的直肠,如果虫子只是在管子里爬那有什麽意思呀?插好管子后,我把鼻子凑近管子闻了一下,小姑娘的肛门深处还真的传出淡淡的蜂蜜的甜香味。就要到了这游戏的最关键时刻了,我拿着虫子正准备往管子里送,发现小姑娘好像真的很紧张,屁股不断发抖,小屁眼儿不像往常玩她时那麽放松,而是缩得紧紧的。我赶忙不断安抚她,用手轻按她的屁眼四周,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我把那个3厘米多长的大甲壳虫放进管子里,往里吹了口气,这虫子真的往小姑娘肛门深处爬进去了,我忙用一个强力手电筒照着,仔细观察。那虫子爬的很慢,刚爬进她的直肠,就听小丫头尖叫了一声,吓了我一跳!忙问究竟,小姑娘叫着,屁眼儿里痒!麻麻的、酥酥的、太好玩了!太刺激了!太舒服了!┅。那虫子在小丫头的直肠里爬爬、停停,它一停,我就冲管子吹口气,虫子就继续爬,直到看不见,它拐弯进了结肠了?只见拴在虫子身上的那根线绳仍在虫子带动下不断往小姑娘的肛门里边走,使露在她肛门外边的绳子越来越短,说明虫子继续往更深的肠道里爬。我问小丫头虫子爬到哪儿了?她异常兴奋地把头扭向左侧,用嘴使劲往自己小肚子的左下部努着说,都爬到这儿了! 说完她又蜘缝着眼,进入到她陶醉的世界,充分享受着这个离奇的游戏给她带来的乐趣和快感去了。从露出小丫头体外的一段绳子的长短估计,虫子至少爬进她肛门深处近30厘米,然后绳子不动了,我连忙拉绳把虫子拽了出来。小丫头不依不饶地闹着还要玩,结果没几次,那虫子不动了,被折腾死了,换只虫子接着玩,那天可把小丫头美坏了。 这个游戏完事以后,我把绳子给她解开,丽丽死死用手拉住我,哀求着不让我走,她仍光着屁股,一本正经地跪在我面前,一脸诚恳地恳求我再“加演”一场打屁股!她说,我的好大哥哥,小妹妹刚才真的错了,万不该在不了解情况时就随便拒绝大哥哥的要求,事实证明大哥哥是对的。现在小妹妹请求大哥哥给予小妹严厉惩罚!我笑问,什麽惩罚?她说请狠狠打小妹一顿屁股板子。我说好哇,她就四肢着地的爬着去找专门用来打她屁股用了板子,也不知从哪儿还翻出一个晾得干透了的小葫芦,我想是她家房后葫芦架上结的,晾乾了用来观赏的。只见她拿着这两样东西又爬回来跪好,把板子双手捧过头顶,恭恭敬敬地递到我的手里说,请大哥哥打小妹100大板,要狠狠打!不要顾及我的反应,小妹妹要自己数着,如果数错了,情愿加倍受罚! 然后她自己很费力地把小葫芦较粗的那个球体塞入了肛门,她的肛门口卡在葫芦的细腰处,外面还露着葫芦的另半边,样子看起来很好笑。 当她在炕上趴好后,我开始“行刑”可能因爲刚才的游戏玩得挺过瘾,加上丽丽又那麽可爱,所以自己那天好像有点忘乎所以,手上的劲儿比往常大了许多,当打到70多板子的时候,发觉小姑娘的数数声带了哭腔,甚至有点变了调儿,我住手仔细一看,妈呀!小丫头那光滑、肥嫩的屁股已被我打得通红,一道道的鼓起来的板子印布满了她的整个屁股。我捧起她的头一看,她泪流满面,我马上一边用手轻轻抚摸她那被打得滚烫的屁股,一边劝她不要再让我打了。她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泣不成声地爬起来抱着我说,小妹妹犯了错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请大哥哥无论如何也要把剩下的20多板子给小妹打完,我是心甘情愿的,我会永远记住这顿板子的,如果下次小妹再犯错,请大哥还这样责打小妹。说完她又重新趴好,看这架势,不打完她这100屁股板子她还真不干,我只好接着打,当然后面的20多板子我就不会再用力打了。 那天我们俩人都玩得相当开心。不过,当我走时,小丫头坚持要穿上衣服送我出门,我看她坐在炕上穿衣服时,屁股一碰炕面疼得她恣牙裂嘴的样子,心里一阵疼。可小丫头却冲我作了一个鬼脸说,小妹妹乐意! 我在办公室里整理东西时,找到几枝写大字用的旧毛笔,我立即来了精神,这又是一个新花样!如果把丽丽的肛门扩张开,把这些毛笔插入她的肛门,拂她的肛门口及直肠深处她会是什麽样子?想到这儿,我迫不及待地拿了好几支大、中、小号狼毫毛笔。 丽丽听完我的想法,两眼直放光!我提出这次玩儿要换个方式,把她捆绑起来,再吊到房梁上玩。她连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她家房子的火炕上面正好就是一根木头的横梁。我把光着屁股的小丫头的两手、两脚分别绑好,再用一根长绳的一端把捆好的双手双脚再并拢捆好,将长绳另一端绕过房梁,我用力往下拉绳,一丝不挂的小姑娘终於被“四蹄朝天”地吊起来了。 我把绳子固定好,她被吊起来的身体离炕面有半米左右,屁股对着里站在炕沿前面地上的我,这样正好方便玩她。 我是第一次欣赏美丽的女孩子被光屁股吊起来的样子,的确别有风味,也更增加了游戏的刺激性。我观察小姑娘的表情,她的眼睛里所流露出来的也是期盼、由於新奇而兴奋,以及对我的信任。今天我是策划好了的,要把游戏提高一个“档次”所以我把她的嘴用毛巾堵了起来,眼也用布蒙住。蒙住她的眼睛也很刺激,因爲她看不见,完全不知道我会怎麽玩她,手里正拿着哪件工具,是否会痛或不舒服,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精神总是处於又渴望,又紧张的状态,我一动她,她马上就会浑身绷着劲儿,游戏的第一个内容仍然是灌肠。我今天想给她多灌几次肠,把玩灌肠的质量再提高一步,体现虐的味道。 所以这次我准备了一大盆加了些醋精的白开水。另外我也想仔细观察女孩子排泄时的样子,和男人会有不同吗?以前虽也给丽丽灌过几次肠,可并没有特别关注她排泄时的样子。 当我给她灌进了好几大针管水后,她就开始剧烈扭动身体,弄得她的身体就像荡秋千一样在空中摆来摆去,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声音,肚子里也叽哩咕噜地叫,肛门用力往里面收缩着,她是快憋不住了。我用根小黄瓜头儿塞入她的肛门,再用竹板抽打她的屁股,欣赏着小姑娘的狼狈样子,感觉很爽。一会儿,就见她出了一身细细的汗液,浑身在微微打抖,我知道已经到“火候”了,不能让她再憋了,我把便盆放在她屁股下边的地上,拨出塞在她肛门里的黄瓜,就听扑哧哧一声响亮的声音,小丫头的排泄物从她的肛门里喷射出来,“射程”足有1米有馀! 更可气的是,都洒在便盆外边了,害得我不得不赶紧擦洗,我再看小丫头,整个脸,包括耳根子和脖子都羞得通红。等我收拾乾净后,先“赏”了她一顿屁股板子!以此来惩罚她。 接着又用清水灌了几遍肠。看来不管是多麽漂亮的女孩子,哪怕是貌若仙女,哪怕是身份高贵的贵夫人,都不过是凡胎肉体,她们还不是和男人一样的需要排泄,而且排泄的样子似乎也没什麽不同。 灌完了肠,我把过去玩过的东西都搬出来,想尝尝把小丫头吊起来玩这些东西的样子。我往她肛门里插了筷子、玻璃试管、蜡烛、自制的拉珠、从她家菜地刚摘的顶花带刺的鲜嫩黄瓜、上次用过的那个小葫芦、她家撖饺子皮用的细撖面杖、小灯泡、不锈钢勺子把儿等等。其中把蜡烛插进她肛门时,还特意把露在她肛门外的蜡烛芯点燃也十分有趣,后来看到滴下的蜡烛油又给了我新的啓发。 我用手试了一下,虽然感觉刚滴下的蜡烛油有点烫,但绝不会烫伤人。於是把点着火的蜡烛从她肛门里拨出来,用一只手往上推着她的屁股,让她的头朝着下面,而肛门朝向房顶,再把蜡烛举起来,让滚热的蜡烛油滴到小姑娘的肛门上,烫她的肛门玩。每当蜡油滴到她的肛门上,她都会拼命收缩一下肛门,十分有趣,等到她的整个肛门都被凝固的蜡烛油“封死”以后,我逗她说,小死丫头!爲惩罚你刚才拉在外面。不许你的屁眼儿有任何东西出入!然后我把她肛门上的蜡烛油一点点抠掉,继续用滚热的蜡烛油对准她肛门正中间的那个可爱的小眼眼儿滴下去┅……后来我又用那根粗塑胶管插入小姑娘肛门,把她的肛门扩张开,把蜡烛油滴入她的肛门深处┅。最后才玩新花样,我把以前用过多次的那个粗塑胶管插入小姑娘肛门,使她的肛门口张开,拿一支毛笔插入她肛门深处,用毛笔的软毛轻刷她的直肠,我时而从里往外地拂,时而转圈的刷,这时小丫头的表现近似“疯狂”喉咙里叫出的声音像是声嘶力竭,身体扭动得更剧烈,头拼命的摆,垂下的两条小辫子像拨浪鼓一样。我知道她肯定是因爲肛门里奇痒才这样的,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所以不去理她,接着玩。 后来,我问她这个花样如何?她手舞足蹈地说,太妙了!当时痒的真受不了,好像快要痒死了!可是又刺激得不行,过后又想再玩,又怕再玩,那滋味简直爽得死去活来,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一次去生産队老木匠家串门,看到他家墙上挂着一件很陈旧的古怪东西,老木匠告我,那是件老式的木工用手摇钻,用来在木头上钻眼儿用的,现在有了电钻、钻床,这东西就用不上了,可放在家里没用,扔了又可惜,唉┅。听了老木匠的话,我立刻来了精神,这不又是一件玩丽丽肛门的玩具吗?用它在小丫头的屁眼儿上“钻眼儿”玩呀!我张口管老木匠要,老木匠说你要有用就拿走吧!我一听,欣喜若狂,拿起来就往外跑。 这种手摇钻的构造是这样的,钻架子头部有个卡子,是用来卡住钻头的,还有一把用竹片做的,很像古代打仗用的拉弓射箭的弓子。弓弦是用皮绳做的,连结在钻架子上边,与钻架上的一些皮绳绞在一起,弓弦与钻架成十字形。当把钻头垂直顶在木板上时,用力左右拉扯钻弓,在皮绳带动下,钻头就能快速转动,在木板上钻出眼儿来。 我找了一根圆头的,有玻璃试管那麽粗,20来厘米长,表面非常光滑的塑胶棍子,把它卡牢在钻架前面的卡子上,这台在小姑娘屁眼儿上“钻眼儿”的机器就改装完毕了,剩下的就是具体实践了。 我把这法子跟小丫头念叨了一遍,她竟二话没说,立即脱光自己的衣服候着。 这次我不想捆绑她,因爲我觉得是否要捆绑本起来玩,要看游戏的具体内容,有的内容不捆也很有意思,捆与不捆属不同的风味,各有千秋。 我仍命光着屁股的她跪趴着,并强调让她自己扒开自己的屁股,把头抵在炕上,使脸尽量扭向我。像往常一样,给小姑娘灌肠、润滑。不过今天的润滑要特别注意,爲了防止“钻头”在小丫头肛门里快速转时会伤到她,我把不少香油灌进了她的肛门深处,以至不断有一股股的香油从小姑娘的肛门里慢慢流出来。好! 一切准备就续。 我把“钻头”插入小姑娘的肛门里,一插“到底”开始慢慢拉扯钻弓,就见插在小丫头肛门里的塑胶棍子开始旋转。这时观察小丫头的脸,她微闭双眼,脸上一种怪异的表情,嘴里忽高忽低地哼唧着,一副满足相!随着我用力拉扯钻弓,“钻头”的转速越来越快,眼见着快速旋转的“钻头”把小姑娘的屁眼儿搅弄得一跳一跳的不断哆嗦,小丫头的屁眼儿也频繁收缩,而且她还不断双臀内吸,使她屁股沟也不断往里边合拢,兴奋得浑身都绷着劲儿,喘气声也越来越粗。突然她爆发出一阵咯咯的欢笑声,大声叫绝。当我更使劲儿拉扯钻弓时,小丫头又大叫“烫!屁眼儿里面烫!” 我又赶紧把速度降下来。 用这个方法玩了一会儿后,我猛然想起上次用毛笔在她的肛门里刷着玩时,她那欲死欲仙的样子,就打算也试试。我找来一支中号狼毫笔换到手摇钻的钻卡上卡好,同样把以前用过多次的粗塑胶管插入姑娘肛门,再把毛笔头儿插入她的肛门。因爲我的一只手还要拿着钻,另一只手还要拉扯钻弓,又怕塑胶管滑出她的肛门外,我就命小丫头自己用手扶住。她听话的把头抵在炕上,略往左侧拧着身子,左手伸向她自己的肛门,扶住插入她肛门里的塑胶管,这样一来她的脸也就更朝向了我。我开始拉扯钻弓,毛笔旋转起来,这回是毛笔前面的软毛在小姑娘的直肠深处刷,转圈拂她的直肠壁,这回小丫头简直要疯了一样,头撞在炕上咚咚响,一边喘着粗气,嘴里用一种奇怪的声调妈呀、妈呀的叫着,浑身剧烈地扭动着,有几次直翻白眼儿,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姿势并没变,手也在牢牢地扶着插进她屁眼儿里的塑胶管。 我问她的感觉如何?她说用塑胶棍子“钻”她的屁眼儿时,里面热乎乎的,“钻头”磨擦肠壁和肛门口的滋味不会用语言形容,反正妙不可言!肠里过电的感觉也比其他玩法更强烈。就是不能速度太快,否则丽丽屁眼儿里面感觉烫。用毛笔“钻”她的屁眼儿时,她说痒得要死,比以前任何一种玩法都痒得多,是无法忍受的那种痒,想象着立即有人用把锋利的尖刀插入自己的屁眼儿使劲搅弄那奇痒的肛门口和直肠才过瘾!简直舒服得快死过去了!又好玩,又可怕!可是怕过、强忍奇痒过后是更强烈的渴望! 我有一个远房表哥在县医院当肛肠科医生,一次闲聊时他告诉我,有一种专门用在肛门、直肠手术的麻醉药,把这种麻醉药按穴位注射进病人的肛门处,当麻醉药发生作用后,病人的肛门括约肌就会暂时麻尥、松懈,以至肛门口会自己慢慢张开,张开的程度比用任何专业的肛门扩张器都大得多,而且这种麻醉药的作用还比较持久,能使肛门口张开的时间达2个小时,且对人体没什麽副作用。 有了这种麻醉药使我作起手术来十分方便。 我听了后喜出望外,马上要表哥给我弄一支。起初他不肯,可经不住我死磨硬泡,勉强答应了,但一再嘱咐我不能乱来,万一出了事不许说是他给的药┅。 我发誓赌咒后,他才极不情愿地拿给我一瓶药和几支一次性注射器及消毒棉等,又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注意事项、注射部位等。 我认真谘询了表哥,也经过慎重分折,确认没有危险。但是我想,丽丽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她可能会对往她的肛门里边打针有恐惧感,会死活反对的。所以我打算用些特殊性的手段。我把这些东西放在一个纸口袋里,藏在我的衣兜中。 已有3、4天没和她一起玩了,一到她家,她正热切地盼着我去。一见面,小丫头就迫不及待地问我今天有什麽新花样?我笑答“保密!” 小丫头一听更兴奋了,恨不得立即开始。小姑娘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自己的衣服,问我怎麽玩儿?我说今天要把你像上次一样捆好吊起来再告诉你,她催我快点开始。我很麻利地把她吊起来弄好,从纸口袋里拿出注射器,这下子小丫头傻了眼,忽闪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恐惧地死死盯着我手里拿着的注射器。嘴里带着哭腔地苦苦哀求,好心的大哥哥,不要啊!不要说往丽丽的屁眼儿里面打针,就是平常有病往屁股上打针都怕呢!饶了小妹妹一命吧,求求了┅。我打了她屁股一下说,谁要你命了?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嘛。今天我非要这样玩你!看你敢不让?反正现在你也没办法了。 丽丽是被吊在炕沿上边的房梁上的,高度离炕面半米高,爲了防止给她肛门里打针时她会乱动,弄不好会把针扭断的,那样就危险了。我用一条四腿板凳放在她脊背下面,重新调正吊绳,使她脊背放在板凳上,再用另一根绳子把她和板凳绑在一起,这样她就动不了了。给她灌了几次肠后,我把麻药吸入针管,用酒精棉给她的肛门消毒,按表哥教的办法,用红药水在她的肛门正中心划了个十字,待会儿要在十字形的四个头部注射。再看小姑娘,由於惊吓而浑身发抖,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哭得泣不成声了。我看着很心疼,可又舍不得就此罢休,而且这种强制性的做法也激起了我的进一步的征服欲!狠狠心!接着干!爲了更刺激,我把她的眼蒙了,嘴堵了,这会更增加她的恐惧感。 第一针打在小姑娘肛门正中的上部,肛门与屁股沟结合的地方;第二针打在与第一针垂直的下部,第三针打在左面,第四针打在右面。表哥曾嘱我,针与针之间的距离要均匀效果才好,在肛门上画十字就是爲了这个目的。照表哥的说法是,把女孩子圆圆的肛门当作是手表的表盘,打针的四个部位就是上午9点(左)、下午3点(右)、中午12点(上)、下午6点(下)当我把针刺入小姑娘肛门上的嫩肉时,小姑娘的全身都会绷紧,屁眼儿剧烈地收缩着,喉咙里发出类似哭叫的声音。看着小丫头受罪的样子,我有种负罪感,几次想放弃,可又欲罢不能,只好再次狠心。 四针都打完了,我坐在她屁股后面观察她肛门的变化。几分锺后,她的肛门开始放松,不是那样紧缩着了,肛门口渐渐裂开了个小口,但是仍然看不到直肠里面,因爲紧靠肛门口里面还有一圈环型的括约肌,在医学上被称爲内括约肌。 表哥曾告诉我,要让整个肛门口都“张着嘴”还要给内括约肌也注射这种麻药才行。我重新准备好注射器,按照四个点的位置,给丽丽肛门口里面的红色的肛管上也打了4针。又过了几分锺,丽丽的肛门口完全张开了,就像个张着的小孩嘴,里面红肜肜的直肠肠道暴露无遗,让人看着十分的可爱和赏心悦目。我想趁机安抚一下小丫头,就把蒙眼布和嘴里的毛巾拿掉,我帮她擦掉脸上的鼻涕和眼泪,边亲吻着她的额头边说,你看!针不是都打完了吗?你不是也“挺”过来了吗?你就成全你大哥一次嘛,好妹子!我就是想看看像你这麽漂亮的小姑娘肛门深处是什麽样子的?你的小屁眼儿裂着嘴儿的样子可招人喜欢了!你这次要是听话,等完事后,你想怎麽惩罚大哥,大哥也承全你,你想怎样就怎样┅。小丫头已停止哭泣,只是眼里仍饱含泪水,不时还抽哒几声,似乎委曲得很。在我哄劝之下,她终於破涕爲笑,答应配合我玩下边的游戏。 再看小姑娘的肛门,口张得又大了些!以前虽给她做过几次扩肛,可大都借助工具,一是不可能扩张很大,二是工具插在肛门里有些碍事,不便更仔细的观察;只有那次给丽丽用白醋灌肠,她的肛门是自己张开的,可远没有这次张开的程度大。 简直就是奇迹!最后,当药力完全发挥作用时,小姑娘的肛门竟裂开了像小孩吃饭用的小碗那麽大的一个红肜肜的大肉洞洞!我用尺子量了一下,小姑娘“怒张”着的肛门口直径接近6厘米!不要说什麽皱折不见了,就是肛门口环型括约肌那圈略带卷边的厚肉沿儿也变得薄薄的一圈了!圆圆的肛门口及肛门口内侧上的淡紫色毛细血管都清晰可见,连她的肛管和与肛管连接的直肠下段似乎都翻出来了,与“怒张”着的环型肛门口内括约肌和外括约肌都混在了一起,分不清界限了!这才叫极限! 如果要再用什麽更粗的东西硬往她肛门里插,那就不是肛门口被撕裂的问题了,而是连接肛门和屁股沟的接合部都要被撑裂了! 爲了看得更清楚,看得更深,我用手电筒照着往“洞口”里面窥去。经过仔细观察小丫头张开的巨大屁股洞里边,我发现她那狭长的粉红色肉管子里面似乎“曲径通幽”透着一种神秘。据说人的肠子至少有2、3米以上,而且是九曲十八弯,不知这小丫头的肠子能有多长?会有多少道弯儿?能否把管子插进她肠道的尽头?真是个永远的谜!对於我来说,我总觉得年轻女孩子的肛门深处有一种神秘感。想象着这个貌若天仙般的妙龄少女被我如此“残酷”地玩弄屁眼儿,心里阵阵得意。我想,如果用器械式的肛门扩张器根本不可能把小丫头的肛门扩张到那麽大,如果那样,小姑娘还不痛得像杀猪样的嚎叫?而且她的肛门也早就被撑裂了!再说,我也舍不得那样做,我应该对得起丽丽,人总要有良心的。看来这种麻醉药还真神奇。 我问小丫头什麽感觉?她说什麽感觉也没有,好像屁眼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只是觉得心里有时一阵痒痒的。我想这是女孩子被异性玩弄时都会有的感觉,是她们渴望被异性玩弄的生理反应,是她们体内的雌性荷尔蒙起作用。面对小姑娘如此美丽的屁股洞,我总不该无所作爲吧?我突然又萌生出一个更古怪的念头:何不把她大大的张着“口”的屁股洞当真当成一个盛装食物的小碗呢?我忙找来一碗小丫头早饭时吃剩的稠稠的大米粥,并重新调正了她的吊姿,把捆她脚的绳子吊得再高些,使她的肩部放在板凳上,而屁股朝天,这样能避免灌入她屁眼里的东西流出来。我用一把小勺往她那洞开的肛门里面盛米粥。我想大米粥那麽稠,肯定不会流进更深的地方去,只能存在她的直肠到肛门口这段肠子里。大约灌进去多半碗,小丫头的肛门就满了,大米粥已漫过了她的肛门口。我找来一勺白糖洒在粥上,用小勺插入她的肛门里搅了搅,再一勺勺往外弄。 往屁眼里灌粥的游戏玩腻了,我找来一个60度的普通卡口灯泡,在卡口处拴一条绳子后往她的肛门里面塞,灯泡的最粗处略比小姑娘张开的肛门口粗一点,我担心会有问题,就小心地往里使劲,没想到她的肛门口到这时仍有弹性,说明还有一点潜力,最后还真的把整个灯泡都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门里面。拿出灯泡后,接着又把一个像小孩胳膊般粗的手电筒也捅进了小丫头的肛门里。还找来一个煮熟的鹅蛋也塞进了她的肛门里,不过这次不怕弄不出来,我可以轻易把两个手指伸进去把蛋抠出来。 玩了一阵子以后,小姑娘肠子里有反应了,一股股粘乎乎、滑溜溜的肠液混合着灌进去的香油流出来。 换了几样东西玩了一通,觉得没劲,忽然想把自己一只手都插入小姑娘的肛门里能否行?我把整只右手都沾上香油,把右手三指并拢后插入,很顺利,再试五指,我把手并成锥形慢慢往里边插,到了中间时有些费力,我的手已进入她肛门里近一半,然后缓缓转动我的手,再拨出来,再塞进去,不断反复,最后终於把整个手塞入!看着自己那麽大的一个拳头都被小丫头的肛门“吞没”她的肛门口紧包在我的手腕上,心种说不清楚的畅快感。小丫头肛门深处热乎乎的,直肠里边不够“宽敞”我的手指只能在里边紧拢在一起,保持锥形的样子。里边的肉相当滑嫩,尤如婴儿的肌肤,且富弹性,转动手臂,能搅得她肚子里的肠子都随着动,很有趣。 那年月不懂什麽拳交,事后很爲自己的胆大包天而后怕。现在知道了,一般人的肛门经过训练,都可容纳下拳头。事后我也问过丽丽这次玩得如何?她说大哥哥喜欢玩就好,只是开始给丽丽屁眼里打针时真的很害怕!这是第一次知道屁眼上还能打针?小丫头最后还说,当肛门被麻醉后,无论我怎麽弄她都很舒服的!只是把比较长的东西插入她肛门很深的地方,顶到她的直肠尽头时会有感觉,似乎麻醉的范围仅限於直肠下半段及肛管和肛门口。小丫头对这次游戏的总结是,更主要突出精神上的享受和满足,因爲这次的屈辱性、强制性、离奇性比以前任何一次都突出,光想到大哥哥的整个手掌都塞入了小妹妹的屁股眼儿里,就能让我兴奋不已。 在和丽丽玩虐肛游戏时,爲了营造成一种气氛,增加乐趣和刺激,突出虐和强制、被强制的意思,常常整一些“场景”或是把玩她的一些内容逼她自己说出来也很刺激。一般情况,女孩子可以让你任意玩弄,却羞於用自己的嘴说出具体字眼。如果能训练的女孩能毫不犹疑地说出那些内容也有不少乐趣。经过几次硬逼着小姑娘说,逐渐地她也就无所谓了,甚至有时会说出更“狠”、更“解恨”的话。我们制造的“场景”是这样的,比如,我会坐在椅子上假装在办公室办公,小姑娘拿着作业本被我叫进办公室。 我明知故问:“今天的作业错了几道?” 小姑娘低头:“对不起,都错了。” 我大喝一声“你个死丫头,给我跪下!” 小丫头哆嗦了一下后乖乖跪下。 我接着问:“怎麽办?” “请老师惩罚丽丽!” “如何惩罚?” “打丽丽的屁股!” “怎麽打?” “扒光丽丽的衣服用竹板子打!” “打多少?” “100大板,丽丽会自己数着,数错了就请老师加倍打,直到把丽丽的屁股打烂!” “还怎麽惩罚?” “用绳子把丽丽绑好吊起来!给丽丽灌肠,灌很多很多水,再用东西堵住丽丽的屁眼儿,不许丽丽拉屎!还可以把很多烫烫的蜡烛油灌进丽丽的屁眼儿里面!” “还有呢?” “扩张丽丽的屁眼儿,把丽丽的屁眼儿撑裂!” “接着说!” “用长长的管子插入丽丽的屁眼儿,把管子从丽丽的屁眼儿插进去,再从丽丽的嘴里穿出来!” “继续说!” “丽丽平时最怕蛇,他们男生拿蛇吓唬过我,把我吓哭过好几次!爲了严厉惩罚丽丽,请老师去抓一条又长又粗的菜蛇,迫它钻入丽丽的屁眼儿里面!” “还有什麽花样都一块儿说出来!别像挤牙膏似的一点点往外挤!” “丽丽平时最怕吃麻辣的东西,请老师找来最辣、最麻的四川麻辣将灌入丽丽的屁眼儿里!用小竹尺打丽丽的屁眼儿,把丽丽的屁眼儿打肿!肿得张不开口儿、拉不出屎!用打气筒往丽丽的屁眼儿里打气,把丽丽的肚子胀爆!还把俺爸焊接半导体零件用的电烙铁捅进丽丽的屁眼儿,然后通电,把电烙铁烧红,烫熟丽丽的屁眼儿!还把电线塞入丽丽的屁眼儿,电击丽丽的屁眼儿!还把一个过年放的大爆竹塞入丽丽屁眼儿,点燃爆竹,把丽丽的屁股眼儿炸得稀巴烂!┅”“够了!越说越没边了!刚才的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是,丽丽心甘情愿!” “还用我亲自动手扒你的衣服吗?” “除了给丽丽用刑时要麻烦老师,脱光衣服,摆好姿势丽丽自己会!” 从丽丽开始羞於啓口说,到后来竟能信口开河,怎麽刺激怎麽说,怎麽过瘾怎麽说,这变化也的确有点惊人。我懂得她的心理,每次游戏开始之前,她都急切地盼望快点开始,这是她强烈渴望自己能被男人虐肛的欲念在起作用。她觉得自己说得越“狠”、越“残酷”、越“离谱”就越刺激,首先自己心理上和精神上就越满足,游戏开始后就越容易达到高潮。 当然她不会真的愿意受那种酷刑,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她就是认爲这麽瞎说好玩,有意思。另外,她说这些过分的话也是好了挑逗我、刺激我,让我能更尽心尽力地玩她。 ? ? 后记:可惜的是,好日子不长。后来,学校开学了,丽丽的父母也从山东老 家回来了,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如此肆无忌惮地玩了。其实,我比丽丽大10岁,我们是可以成爲师生恋,在一起虐着、恋着、爱着走过一生的,我们两人也都有这个意思。可是在那个年月,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们仅仅露出了一点点在一起谈恋爱的意思,就已闹得全公社都是满城风雨,学校不断给我施加压力,逼我尽快断绝与丽丽的关系,否则就把我调离教师队伍;丽丽的父母也因此而举家外迁。 临别时,丽丽哭得眼都肿了。从此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丽丽,后来我也回了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