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销魂慾女的超短裙
销魂慾女的超短裙
高中的时候,我就有了性的冲动,到了大学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但我是一个腼腆的男孩子,没有女朋友,而且总感觉到女同学不够性感,所以只能靠色情小说或对着杂志上女明星的画像偷偷的自慰,真他妈不过瘾……大三的时候,从外地调来了一位英语老师,是位外语特级教师,据说是由我校教导主任亲自请来帮助提高我们班外语成绩的。 她老公也是一位某地的大学教研室主任,为人老实,原先是我们学校教导主任的老部下。 这位女老师叫刘灿,虽然已过四十岁了,但却不曾有小孩,而且是个标准的美女(少妇),时常穿着得体的套装,衬托出饱满的胸部。 我们班的男生时常暗暗的拿他来打枪,而我也幻想着从她的後面用我未经人事的肉棍狠狠的操她的骚逼。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又到了最後一节外语补习科的时间,刘灿来到了我们的文字教室。 今天她看上去气色特别好(像是中午洗过澡),而且穿的特别性感: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半透明的丝质衬衫,虽然套着一件浅蓝色闪光的紧身洋装,但仍掩饰不了她那硕大的呼之欲出的乳房。 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丝质短裙,裙子下摆在膝盖以上,而且一侧开叉至大腿根部。 美腿上裹着长至大腿根部的肉色透明丝袜,还有那双漂亮的黑色高跟鞋……一想到这里,我的肉棒就硬了起来,狠不得当场就把她干翻……时间过的太快了,还没等我意淫完,已经下课了。 我望着刘灿的背影,肉棒肿胀难忍。 我决定今天作出「划时代」的行动……晚上六点多了,秋日的天边泛起了晚霞。 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回家了,我望见方老师办公室的台灯还亮着。 刘灿一定在批该作业,因为平时刘灿一个人住,一个月只回一趟家和丈夫团聚。 於是我故意拿了一些英语试题,去了刘灿的办公室……门是关着的,连窗帘也拉上了,这符合刘灿的习惯。 我刚鼓起勇气,打算敲门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小声说话声。 我感觉好奇怪,正巧有一个窗户的角落没有拉上。 於是我便对着窗逢望了进去。 「天那」我大吃一惊,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背後抱着刘灿,一手脱着老师的洋装,一手从老师短裙的开叉处往里探……「tmd,那个老头原来是教导主任」,我的脑袋一下子哄的一阵发晕,当我正想冲进去「救」我的老师的时候,听到了刘灿的声音:「主任,不要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啊。」 声音听起来很嗲。 「呵呵,你老公不在,主任我作为上级总应该关心关心你这个美人的喽,呵呵……」主任把老师的洋装扔在椅子上,隔着丝质衬衫揉起了老师的乳房来,另一只手把短裙撩之腰部,露出老师雪白的丰臀来……「不要了,要被人家看见的了。」 老师并无反抗之意,反而配合的扭起了身子来。 「你,怕什麽,别人都回去吃周末饭了。主任知道你也肯定」饿「了,特地来喂喂你的逼,呵呵……」「主任您好坏了,明知道人家老公不在还欺负人家的……」「呵呵……就酸你老公在我也不怕,你老公还不是靠我给他撑腰……呵呵,小美人,要不是我千方百计的把你调过来的,主任我怎麽能这麽容易来温暖你的逼呢?……」「主任,不要说了啦,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啦……」老师继续买骚。 「呵呵,小美人,别不好意思呀」,你看你看,淫水都已经泛滥了,还不好意思,真是个小骚逼……「主任揉得越发起劲了,老师的淫水沾满了黑色透明的丝质蕾丝边小亵裤,而且顺着大腿根部流了下来,把主任的手都给弄湿了。」 真实个大骚包,看你平时很严肃的样子,以为很难搞到手,想不到你这麽听话,今天,主任我可要好好的『奖励奖励』你的骚逼了……主任的兽性大发,很本不是平时的主任,老师也屈服於主任的淫威之下,变成了一个十足的臭婊子。 主任把老师转过来,抱到了沙发,让老师背靠沙发,然後迅速拖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又黑又长的大肉棒呼的以下弹了出来,足足有二十公分长。 老师吓了一跳,」主任,您的好大好长哦……「其实老师不喜欢黑色的肉棒,因为这表明主任玩过的女人不止几个,而且既难看又不卫生。」 您的……这麽大,人家的妹妹这麽小,怎麽吃的消啊?人家还没有被其他的男人……「老师假装纯洁的用双手去掩饰自己的私处。主任听了更加吭奋了,大肉棒也张得发紫。」 别怕,我的美人……呵呵,大肉棒干小嫩逼才叫舒服呢!想不到你这个骚逼居然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干过,今天我要把你的逼操翻天,到时候你叫爽都来不及…… 「说着,主任就往老师的身上眼压了上去,当然主任的双手肯定不会闲着,一边撩着丝质衬衫,一边把老师亵裤的低档向大腿的一侧拉开……老师粉红色的流淌着淫水的小穴一览无移的呈现出来。托主任的福,我终於看到了我多年来渴望而不可操的嫩穴--老师的骚穴。」 哦,你这荡穴边上的毛这麽整齐、漂亮,是不是每天梳理的呀,逼芯这麽粉,这麽嫩,保养的这麽好,又想去勾引男人啊……呵呵,那就让我这跟的大肉棒先享用享用再说……「主任的话越讲越下流。」 不要啊,人家会怕疼的……噢……「主任才不管勒,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老师的私处,而且尽根到底,要不是老师小穴里泛滥的淫水的滋润,肯定会把老师疼的晕过去。」 妈的,想不到你被你老公干了这麽多年,逼还是这麽紧,呵呵,好舒服啊……你老公真是个软包,连自己老婆的逼都搞不定……告诉我,你老公是不是很差……呵呵,早知道,当年你俩结婚以前,就应该由主任我来给你开苞。 亏我还一直教我这个老部下怎麽干女人,咳……幸好现在也不晚,逼芯还嫩,又嫩又骚,呵呵……「主任不管老师的死活,用力蛮干,只求自爽,而且根根尽底。」 噢,噢,主任,妹妹受不了了,主任……人家小穴要被您干穿了,噢……「老师疼的求饶。主任好像良心发现似的,满了下来。」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比你那软不垃圾的老公强多了吧……呵呵,告诉主任,我们在干什麽……主任,您饶了我吧,人家不好意思说吗!「主任又蛮干了起来。」 噢,主任在关心我……噢……,不对。 噢,主任在我的上面……不对「主任还是一个劲的狠插。」 主任在和我造爱吗!……造爱?,你这个臭婊子,背着老公让我干还这麽斯文,骚货,应该这样说『主任用大鸡把操我的小骚穴,我的逼好喜欢让男人操,我是个大骚逼……』「老师完全放弃了自尊,反正已经被操了,一个也是操,十个也是操……」主任用大鸡把操我的小骚穴,我的骚逼好喜欢让男人操,我是个大骚逼……「老师应声说。主任的兽慾得到了彻底的满足」,tmd,老子操过的女人也不少,连处女都有,就是不如你这个浪穴来得爽,逼这麽紧,操松你,操死你……你这个臭婊子,大骚逼,这麽喜欢让人操,……贱逼,你这个烂逼,荡穴我要操死你,把你的嫩逼操起茧,让你再犯贱,让你再买骚…… 主任发疯似的冲刺,在噢的一声後,瘫倒在老师的身上,不知有多少肮脏的精液注入了老师的子宫深处。 这时的老师承受的不仅仅是主任猪一样的身体。 事後主任得意的扔给刘灿三千元,作为操逼的奖励。 老师也迫於淫威更迫於寂寞,常常和主任私混,主任在以後和老师的性交时,也不像第一次那样「狠」了,在傍晚的校园里时常能够听到他们作爱时发出的欢愉声和交媾声,而这声音只有主任、刘灿、和我三个人才能听道。 一个月过後,主任因为要参加「国家教育培训」,到北京去学习一年。 陪老师作爱的任务自然也就有我承担了下来。 在主任去北京两个礼拜後的星期五下午,我故意准备了一些英语难题去办公室找刘灿,但刘灿却推托有事,说如果我有空,晚上到她的寝室找它。 我心里高兴得不得了,机会终於到了。 我先洗了个澡,特别是把自己的肉棒洗的乾乾净净,还从药店里买了一小瓶印度神油,第一次跟女性作爱,我害怕自己太冲动,而且我一定不能输给经验丰富的主任,否则,我以後就再也操不到老师的嫩逼了。 六点半了,我急急赶往老师的住所。 老师的门是开着的,她正在坐在写字台旁改作业。」 刘灿「我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顺便把门带上。」 哦,你来了,快过来坐……「刘灿招呼我坐到沙发上。」 坐过来呀!刘灿拍拍身边的空位置,好像看出了我的羞涩。 太兴奋了,第一次和自己早思幕想的美女老师挨的这麽近。 老师一头短法,发根微微向外翘起。 穿着一件银灰色的闪光丝质衬衫,薄薄的、紧紧的裹住了两个硕大的充满诱惑的乳房,衬衫里面只能遮住半个乳房的真丝胸罩清晰可见。 老师的下面穿着一条同样质料的同色短裙,坐在沙发上,裙子包得特别紧特别短,裙子的开叉处几乎都能看到内裤的吊带了,美腿上穿着淡灰色透明长袜,足上一双银灰色的高根鞋,好像一副要出去会客的打扮。」 老师,您要出去……「我急了,难道今天要泡汤了。可能是由於太近的原因,老师的手指碰到了我的肉棒。」 呀,你这个小鬼……「老师故意惊叫起来。我突然感觉到太失礼,脑袋一阵头晕,双手急忙摀住肉棒。」 对不起,老师,实在对不起……尽歪想,不可以这样的,老师可是很严肃的哟……「老师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老师,对不起,您实在是太美太性感,每当你和教导主任在一起作爱的时候,我就……「我感觉自己说漏嘴了。」 什麽,「老师一下子变得很紧张」,难道,你都看到了。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会说出去的……「在老师的一再追问下,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老师毕竟是有过经历的女人,懂得怎麽应付,何况面对一个对自己爱的发狂的二十几岁的大学生,要堵住他的嘴还不容易,大不了跟他干一会,何况自己老牛吃嫩草--稳赚。」 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师也就不再瞒你了,老师也不想这样,老师有难处……这可是老师和你之间的秘密噢,既然你这麽爱老师,只要你替老师保守这个秘密,老师什麽条件都答应你。 「老师很认真恳求道。」 老师,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保守秘密……老师,您的内裤是什麽样的「我开始前进道。」 想要看吗,想要,你自己来拿嘛……老师慢慢的半躺在沙发上。 我开始不客气了,蹲在了老师分开的两腿中间,一手向上卷老师的短裙,一手抚摩起老师裹着透明丝袜的美腿。 这可是我第一次这麽近的接触女人,那种紧张又刺激的感觉是很难以形容的。 终於看到老师的内裤了,正是我蒙昧以求的那种式样(每每看到老师的凉衣架上挂着一条使我,不,使很多男人联想翩翩的小亵裤):前端是一层搂空的蕾丝薄纱,其余部分都是用真丝作成的,纯白亮光的,滑滑的手感,穿在老师身上,又纯又骚。 我隔着亵裤,揉起老师的幼穴来,另一只手向上游离,穿进衬衫,揉起了美乳来。」 噢,不要这样,老师痒死了……「老师扭动着身体,配合着我运动。不一会儿,老师的淫水便湿透了亵裤,把我的手指都弄的黏黏的。」 老师,能不能让我看看您的逼,「我得寸进尺。」 小色鬼,摸了人家还不够啊……「我毫不客气的把亵裤的抵裆拉向一边,老师沾满爱液的骚穴出现在我的面前。」 老师,您的毛剃光了,……老师,您的逼好粉哦……逼好香哦「我开始语无伦次。」 都怪主任这个老变态的,把人家的毛都给剃乾净了,还说人家买骚……老师,我能舔您的逼吗,老师的逼又嫩又粉,汁又多又好闻,一定很好吃的。 老师的小妹妹是用来……的,不能舔的,那里不乾净……不要再叫我老师了,叫我姐姐好吗?「老师的逼肯定没有被人舔过,那些粗人只知道蛮干,怎麽知道」品玉吹萧「的乐趣呢?於是我决定让老师尝尝前所未有的快感,(这可是我从书本上学来的哟!)我一边舔着老师的肉芽,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抠着老师的嫩穴。还不时一轻一重的揉着乳房。」 噢,噢,……好舒服啊,噢,嗯,嗯,姐姐要死了,快,快进来呀,噢……「老师两眼泛春,怎麽抵得住我的三面夹击,哭着喊着要大肉棒的安慰。虽然这时的我也狠不得马上捅一捅老师的骚穴,但为了彻底的征服老师,我还是默默无闻的舔着。」 噢,噢,姐姐不行了,姐姐痒死了,……噢,不要折磨姐姐了,噢,快操姐姐的逼,快,姐姐要丢了,丢了,噢,噢……「伴随着一阵快乐至极点的叫春声,老师的骚穴里喷出了一股浓浓的带有女性骚味的爱液,我用嘴堵住了这股清泉,不肯浪费一滴。」 恩,嗯,小色鬼,作的比大人还厉害,姐姐被你舔死了,好好棒啊。「我却还一刻不停的舔着甘露。真想不到,未经人道的我只靠嘴巴,就能把一个美艳绝伦的少妇玩得泄了身。」 老婆,你还要吗,我的大肉棒涨死了,让它也来亲亲你的逼吧。 不要了了,刚让人家丢了身,又来要人家的……不玩了了。 「老师撒娇道。我才管不了那麽多,飞快的脱得一丝不挂,随後拿出了神油,在大鸡把上喷了几下,顿时觉得麻木的想铁棍一样。」 哇,你坏死了,用起了这个,肉棒这麽大这麽红,要干死人家啊,人家的小穴……不来了了……「我不由分说的抬起了老师的双腿,先用龟头沾了沾老师阴部的爱液,然後噗呲一下植入了老师的幼穴。好紧啊,虽然老师的浪穴不知被主任操了多少回了,但由於没有生育过,还是觉得其紧无比。」 老婆,你的逼真厉害,好紧好湿哦,怪不得主任干你百干不厌……真是『逼中极品』「我也学着书上日本人对女人『名器』的赞誉来赞扬老师。」 小老公,你的鸡把好大好烫哟,好充实哦,把我的小穴塞的满满的,快,快『穴我的呕逼』。「老师浪叫到。我时而九浅一深,时而左磨右钻,插得老师叫翻了天。」 噢,噢,要死了……小老公,你好棒啊,鸡把好厉害啊……,快,快,老公,操我的逼,操死我了。 插穿我……噢,噢……好老公,我的逼要被你干翻了,噢,噢,好老公我又要丢了……噢,噢……要丢了,又要丢了……干我,操我,噢,噢……「而我也淫语连篇」老婆,你好美啊,你的乳房好大哦,好性感哦……你的逼好嫩好紧啊,操起来好舒服啊……爽死我了……我要的你奶子,我要你的骚逼,我要你的浪穴……操死你,操你,干翻你…… 我努力了五六百下。终於把老师又一次「送上了天」,可由於神油的作用,我还是极其威猛,像老师这样的浪穴,我一次干她个三五个不在话下。 於是我想到了一种更刺激的方法,开老师的後庭花。 我把疲惫不堪的老师翻了过来,提起的她雪白丰满的臀部,然後把那湿透了的银白色真丝小亵裤的两根吊带解开,老师的菊门正对着我。」 好美的雏菊「我不禁赞叹到」,我的好老婆,让我玩一下你的菊花,好吗?老公,人家快被你搞死了吗,不要了啦……老婆,你的菊门又小又美,一定没被男人干过吧?让老公我来给你开苞吧。 「老师无力的扭动着下体,想挣脱,但越扭动,菊门越诱人,我干她的慾望更强。我用力按住老师的臀部,先用老师浪穴里残留的爱液润了润菊花,然後,龟头抵住菊门,轻轻的钻了进去。」 老婆,不要怕,我会轻轻的……日本人可是最爱玩操菊,放松点……「但即便这样,老师还是疼得乱扭,却无形之中配合了我的抽动。」 老师,您的後庭真紧,菊花真嫩,比荡穴还要舒服,老师,您真好,让我玩逼,还让我锄菊……「这时的老师也没有原先的疼痛了」,老公,你好会玩哦,人家都快被你搞死了,快点呀,快点,抱紧我……「老师好像妓女一样,扭动着身体,放声叫起春来。到了该冲刺的时候了,我可不管老师了,我双手按住老师的肥臀,用劲全力,拚命抽送着」,老师,您好紧啊,……您的菊好嫩啊,我好舒服啊……我要您,我要您的骚逼,我要您的浪穴……操死你,操你,干翻你……嗷…… 我突然间精门一松,像黄河绝堤般的一泻千里,滚滚浊精涌向老师的菊蕊,一直喷到了直肠,足足有三十秒钟。 这时的老师也凭着最後一股力气,第三次丢了身。 我疲惫的压在了象死人一样的老师身上,很久很久……从那时起,我便成了老师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每每到了周末,都要和老师死去活来的交媾一番。 一年後的夏天,训导主任回来了,我也在考上了上海的一所研究所。 教导主任还是向以前那样的和刘灿通奸,而刘灿在我一年多的调教下也变成了一位性爱高手,让强悍的教导主任连连叫怕,不久就升了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