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很久没连络的前女友突然赖我,几年前我们和平分手,慢慢的就没有连络了. 大概1年多前看到她FB的动态,说她决定回台中老家,我们还一起吃了饭帮她送行. 突然又连络让我又惊又喜的,就这样嘘寒问暖了一阵子,突然她说... 「我要结婚了」 对象是她现在公司的同事,然後又说了很多,只是说了什麽我都不太记得了, 反正聊了一阵子就各忙各的去了. 後来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一趟台中,预计要待2天, 因为一个人下去,一个人逛夜市又无聊,就在饭店滑手机看有没有台中的朋友可以碰面. 突然...就翻到前女友的电话,鼓起勇气打给她,结果没接... 正在庆幸她没接电话的时候,她突然回电了... 嘘寒问暖+说明来意之後,她答应要一起吃饭,刚好她的公司离我下榻的饭店不远, 约了一间她推荐的餐厅我就出发了,因为很近我就走过去,到餐厅时她说还在找车位叫我等一下, 此时其实心里很复杂,不知道该用什麽心情来面对她,就在不安时突然被她叫醒了. 「喂!死胖子~」 我看着她走过来,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现在开始化妆了,头发留长了,从T-shirt跟牛仔裤换成了套装,也穿上了以前怎麽求她都不愿意穿的黑色丝袜. 感觉气质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总算知道怎麽会有人愿意娶她~ 「你是在看三小?」 正当我在思考的时候又被她拉回现实,看来她的内在还是没变阿... 我们并没有很尴尬,反而是很愉快的进行了一次晚餐,甚至是要结帐时她还抢了帐单, (以前吃饭都是我在付钱) 我们在餐厅门口还聊了一下,当我不知道是该跟她道别还是续摊的时候,她突然问我能不能送她回家? 因为她喝了一点酒没办法骑车,我因为没喝酒所以没这个问题,想想也没什麽就答应了. 所以我们就走去我下榻的饭店,走一走突然发现她有点重心不稳,还差点去撞到路树, 此时才想起她酒量差,酒品也差...刚刚怎麽没想到阿... 没办法,只能扶着她走,然後就听她开始胡言乱语...不是才喝了几杯红酒吗?怎麽可以醉成这样... 好不容易回到饭店,把她架上车,突然想到我不知道她家住哪里... 就在我还在想要问谁时,突然听到... 「恶...恶...恶...咳...咳...恶...」 是,你没猜错,她吐了...而且还吐在我的裤子跟皮鞋上...阿... 倒楣...没吐到车上真的是万幸了... 我请饭店的人员来帮忙清理,然後就把我前女友抱回我房间了... 前面一直忘了说,我前女友叫小艾. 还没到房间在走廊上时小艾又说她想吐,於是我赶紧加快脚步,一冲进房间时我几乎是直接把她推进了厕所... 一阵呕吐声之後,终於又安静下来了. 我走进厕所时就看她趴在马桶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知觉,稍微看了一下,她身上似乎没有沾到呕吐物, 我就让她继续趴着我就去旁边洗澡了,顺便把沾到呕吐物的裤子也冲乾净. 洗完澡我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就看小艾在马桶上乾咳,她已经把外套脱了下来,正在解开衬衫的扣子. 「你在干嘛阿?!」我赶快冲过去阻止她. 「老公~~~帮我洗澡~~~」她边脱下衬衫边说. 「我不是你老公啦,穿上衣服.」我说. 「帮我洗澡嘛~」说完她就解开了胸罩. 一对好久不见的C乳就出现了在我眼前@@,然後她就躺在地上要把裙子(窄裙)脱掉, 可能是太醉,她没有把扣子解开就想把裙子脱掉,所以裙子根本就卡住脱不下来. 「老公~帮我脱裙子~」可能脱不下来他就放弃了. 我站在旁边却不知道该怎麽做,只能看着小艾躺在地上一直老公老公的叫. 想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乾脆把她抱到床上去休息算了,我把她公主抱起来就走出浴室, 小艾155公分,之前是45公斤,现在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很重... 把小艾丢在床上,我就从行李箱里拿了一件T-shirt要给她穿上,我才走到床边就被她一把抱住... 小艾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把嘴唇给贴上来了,还一直试图要把舌头往我嘴里送... 「不行!停下来!」我赶紧把她推开. 小艾一屁股坐到床上,用很疑惑的眼神问我为什麽? 「你这样我会想要啦...」我说. 她听了就露出了笑容,又在一次扑上来「想要就来做啊~」 说完就又把嘴唇贴上来,好吧~我也豁出去了!就迎合着她的嘴唇,然後开始舌吻, 然後用手把她的窄裙往上拉,屁股就跑出来了,隔着丝袜跟内裤,我用手指来回抚摸她小穴的位置, 小艾也开始发出了呻吟声,我在浴巾里的小兄弟也早就不安分的站起来了. 「我们上床吧」说完就让小艾躺上床,我跨在她身上继续亲吻她,左手一边玩弄她的奶头, 小艾开始扯我的浴巾,一松开就一把抓住我的老二然後也套弄着我的老二. 「好硬喔~」她一边亲我一边陶醉的说着. 「你要不要吃吃看?我洗乾净了~」以前她都不爱帮我口交,所以只能试探性的问问看. 小艾听了就换她跨在我身上,用69式的姿势帮我口交,我猜她现在也还是不爱口交这件事, 因为她的技术真的没什麽进步,可是还是舒服的啦! 既然她都让我舒服了,那我也要好好帮她服务才行,找到黑丝的接缝处,就学A片的情节把它扯开~~~ 然後内裤就露出来啦!粉红色的内裤,而且已经湿了一块了,我把内裤掀开,小穴穴就呈现在我面前了, 我用拇指抠了一下小豆豆,感觉小艾抖了一下,然後又继续吃我的老二. 「好吃吗?」说完就把食指慢慢滑进她的穴穴里. 「嗯...嗯...好吃...咸咸的...一直有水流出来...」 小艾的穴穴真的超湿的!手指完全被它浸湿了,我就用手指在小艾的穴穴来回进出, 就发现小艾的腰也开始扭动了,吃我老二的动作也越来越大,然後一阵抖动之後就停下来喘气. 「高潮罗?」根据之前的经验应该是高潮了. 「嗯...好爽喔...我还要...插...插插...」小艾躺在床上,自己把腿张开了. 这时我也越来越大胆,趴在小艾身上可是没有把老二插进去,一边舔她的耳朵一边用言语刺激她. 「要插哪里啊?用什麽插啊?」 「啊...用鸟鸟...插穴穴...插进来嘛...啊...」小艾一边呻吟着. 听了蛮开心的,我起身用老二在穴穴门口磨擦了两下,就慢慢的老二插进去了. 「嘶...老公...轻一点...痛痛...」 不得不承认在我交过的几任女朋友中,小艾的穴穴是最紧的!跟年纪无关,跟使用频率无关, 就算是处女都没有她紧,我在猜是不是她的穴穴天生就比较窄? 没有袋套的话有时候也会被拉到受伤(龟头下面连接包皮的那一条),所以要慢慢的进入, 还好小艾很容易湿,也喜欢被言语刺激,插没两下就不会痛了. 「好喜欢看你穿黑丝袜...啊...好性感喔...」我一边插小艾一边摸着她的腿. 小艾听了又在窃笑,把我上身推起来,然後就用右脚抹我的脸... 可能当下被性慾冲昏头了,我就学A片上的情节去闻,去吃她的脚... 还好不会很臭...还能忍耐,不过丝袜其实很乾,不像A片那样一舔就湿一块. 插了一阵子之後有点累了,就要求换姿势,换成女上男下的骑乘式~ 小艾一边扭动她的腰,一边用手玩弄我的奶头,她是第一个会玩我奶头的女朋友, 也是因为她我才开始喜欢被玩奶头,玩了一下之後她就趴下来用舌头舔我的奶头, 「啊...啊...好舒服...」我抚摸着小艾的头. 「变态...喜欢被我玩奶头...你是不是变态?」小艾咬着手指问我. 小艾轻轻的起身,又重重的坐下来,然後啪...啪...啪...的声音充斥在房间里. 「摸我的奶奶嘛...奶奶也想爽...我想要听你说色色的话...」说完就又躺到了床上. 既然女生都开口了,那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我打开了小艾的腿,又把老二插了进去,想着要用什麽话来刺激她,然後决定... 「你这个荡妇...都要结婚了还勾引我...是不是忘不了我的大鸟鸟啊?」我说. 「对阿...我很淫荡...用鸟鸟...来教训我...」 「我不只要教训你...我要用鸟鸟干死你...」 「干死我...把我的穴穴插坏...」小艾用双手把我还抱住. 「你说...我比较厉害还是你老公比较厉害...?」 「你...你比较厉害...最爱...你的鸟鸟...不要停啊...啊...」 「好爽喔...穴穴好紧...我想要射了...」 小艾突然又开始吻我,还用脚把我夹住,不让我把老二拔出来. 「射在里面就好了...要射很多喔...把穴穴射满...给我热热的精精...」 我们一边接吻,一边抽插小穴,小艾不时发出呻吟声,所以不同的声音一直环绕... 「嗯...嗯...啪啪啪...啊...啪啪啪...还要...啪啪啪...嗯...嗯...」 我真的忍不住了,快要射出来了,然後开始最後冲刺... 「啊...啊...啊...好爽...啊...啊...要被...要坏掉了...啊...啊...啊...」 「要...要射了...啊...啊...啊...」 一瞬间的快感冲上脑门,然後热热的精液就射进了小艾的穴穴里... 我们停下了动作,只剩下彼此的喘气声,怕压到小艾所以我还撑着上半身, 「射了好多喔...」小艾说,她还用手遮着脸. 我起身拔出了老二,几秒钟之後精液就从小艾的穴穴流了出来,我抽了一大堆卫生纸想帮小艾擦乾净, 她继续喘着气,脸看起来有点红,然後就接过卫生纸自己开始擦式,然後她拿起了我刚刚的浴巾就下床走去了厕所.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留下错愕的我在床上还搞不清楚现在是什麽情况. 听声音应该是在洗澡,我就默默的穿上衣服等她出来. 大概20分钟之後小艾从浴室走出来,衣服穿的整整齐齐,我们对看了一眼,她眼神就闪开了. 「对不起...吐在你裤子上...」 「没关系啦...洗洗就好了...」我很惊讶她居然还有印象 「那我...要回去了...」小艾还是不敢看我. 「我开车载你,晚了...而且你酒还没退吧.」我说 「嗯...」然後她弯腰要去检地上的包包. 「你的内裤呢?」她弯腰时我看到被我扯开的丝袜,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屁股,没有穿内裤. 她伸出右手然後打开,是刚刚她穿在身上的粉红色内裤. 「沾到你的精液...所以我脱下来洗了...」 因为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脱下她的内裤,所以精液流出来的时候去沾到了吧. 走去停车场的路上她一直都很小心,可能怕被发现丝袜被扯破又没穿内裤...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很安静,问她问题也不太回答,只有报路的时候才会主动开口, 送她到一个巷口她就说要下车了,说了再见之後头也不回的就跑走了. 再次留下一个错愕又搞不清楚状况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