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和邻居的老婆偷情
和邻居的老婆偷情
和邻居的老婆偷情 她是我邻居的老婆,她比大好几岁,虽然我们家和邻居他们家平时不大联系 ,但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她,也许是因为她真的是很漂亮,也许我经常听到 有时半夜来自他们屋发出的呻吟。 一直以为对她只是个幻想,但她真的来了,走进了我的生活。 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她已经三十三了,但她身上散发出要叫我咬她 的诱惑。 平时我只跟她在遇见的时候打声招呼,虽然之後我会有很多幻想,但这种情 况一直延续到我大学毕业。 我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经常会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可以下班,所以经常在我 公司附近的一家日本餐馆叫一份蛋包饭当作晚饭。 当然了,这家餐管也是我经常带网友来吃饭的场所,在这里,我已经记不起 说过多少甜言蜜语了。我对这家餐馆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但是,上个星期二,也就是APEC交通管制放长假的前一天晚上,我竟然 在这里遇上了她,她的卷发,她的身体,在这里竟然那麽动人。 我一时间竟然忘了给她打招呼! 她也看到了我,径直用她那个迷了我六年的笑容朝我走来。 她是来买衣服的,我们吃着,聊着,她不停的问我衣服好不好看,因为她说 女人的衣服总是穿给男人看的。说实话我不知道她的衣服好不好看,因为她的衣 服很露,没几块布,我甚至在她低头吃的时候可以看到她胸罩里红红的乳头,虽 然不是很清楚地看到,也虽然不大敢这麽看一个这麽熟悉的人,但这的确刺激着 我对她的向往。也很奇怪三十多岁的女人竟然还有红色的乳头! 我下面的东西硬了! 我们第一次聊得这麽多,说聊的这麽多是因为第一次聊家常俗事以外的东西 聊的这麽多,我发现她跟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喜好的东西也差不了多少,她也喜欢 下了班去蹦的,只是我喜欢去的是“真爱”,她喜欢去的是“罗杰” 我当时开了一句玩笑,说今天我们去跳舞好了,你老公不会管你吧。她竟然 说行,说今晚去啊,因为她老公去香港了,要一个礼拜才回来,今天刚走的,她 刚送她老公机场回来到淮海路买衣服的。 我们在新天地露天酒吧一直坐到十点半,她说想去“真爱”看看。到那已经 十一点半了。 正好是人最多的时候,很挤,我跟她说先喝点什麽吧,她说喝啤酒,其实我 不会喝酒,但她说了喝啤酒,我不喝,有点说不过去,于是叫了四瓶。 我已经觉得我的脸红了,因为我的脸很热,终于她忍不住要去跳了,她说她 受不了,不管人多不多,于是拉了我挤了进去,我第一次被她牵了手,碰到了她 的胳膊,很柔软,很暖。我很有欲望。 说实话,我很喜欢“真爱”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很长一 段时间,我是到这里来看女人的。她今天的穿着其实真的很适合这里的气氛,紧 身,低胸,显得很丰满,不过她本来就是一个很丰满的女人。 她在我面前开始跳起摇头舞,闭着眼睛,很节奏地摆她的长发。我很奇怪象 她这样的年纪竟然也喜欢跳摇头舞,我一直以为是活泼少女的专利,更惊讶于她 摇她的头时,她的双峰摇得比她的头发更有节奏。我不仅向她靠近了一步,不知 道是什麽原因,也许是想在不经意间碰到她的那个极具诱惑力的东西一下吧。 她摇得真的很疯狂,几近于疯狂,我有时也跳这种舞,但我最多跳五分钟, 我实在受不了那种眩晕的感觉,但她竟然跳了一支半,突然哈哈笑一下抱住了我, 我着实被她吓了一大跳,她疯笑着说她跳不动了,叫我扶一会她。我抱着她,有 点宠若受惊的感觉,我不是没抱过女人,只是她对我真是很特别,不是爱她,是 另外一种感觉,在高中的时候,我甚至觉得她算是我的长辈一类,但今天在这样 的场合,我竟然可以这样充分地抱着她,她的味道很让我眩晕,我的肩膀充分地 挤压到了她的左胸,觉得软软地一大片。温温的,很想咬它的感觉,但她可是我 的邻居,不是我在网上的小妹妹! 于是我抱着她,在吧台前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她在我肩上靠了会,觉得清醒了,于是一边嘲笑我这麽年轻还不如她,一边 又叫了两瓶JAZZ,说是渴了,也许我对她的性幻想想得太多的缘故,我竟然 一时不知道说什麽好!正好看到一个身材CLASS1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在跟老 外讨价还价,一个说要两千,一个自认为是中国通的说最多一千五。他们说得很 大声,大概那个女孩认为说的是英语,其他中国人听不大懂,而另一个觉得给自 己的同伴听到可以证明自己是个中国通。 我不由对着她嘲笑起那两个家夥,说鸡就是鸡,再怎麽漂亮,再怎麽档次高 她还是只鸡。她笑着说是,说你们男人喜欢啊,只要有两千块,就可以玩这个走 在大街上一般男人只能多看两眼的女孩,我说我再怎麽好色,也不会去碰鸡,不 是说她脏,也不是水说她贱,而是说自己会瞧不起自己,我就不相信我要落到想 女人要去找鸡的地步。她竟然觉得我这句话很有想法,问我想女人怎麽办,也许 是我们多喝了几杯的缘故,我和我的邻居竟然会聊得这个话题。我说我想女人我 会去搞一夜情也不会去找鸡,不知到她是有所感悟还是觉得和邻居小弟弟讨论这 个话题不大合适,她怔了一下,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 于是我们又挤进人群跳了起来。 音乐很好,是我最喜欢的一首的高,我跳得很兴奋,她也许是不大跳这种舞, 有点跟不上节奏,不知道哪来的冲动,我一下抱住了她,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 我的胸贴在她的胸前,带着她跳起这首节奏很慢太很重的舞,我在她的眼中看到 了一丝让我退缩的惊讶,但马上她取而代之的是迎合,于是我贴得她更紧,更有 节奏,看的出她跳得很有情趣,因为她用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後来我甚至 感到了我们的小腹正在摩擦,她的手指在我的屁股随着节奏轻轻地揉捏,我的小 腹着了火! 一点半的时候,我们决定回家,但在我们中间的气氛我明显感到和刚到这里 的时候不一样了,因为自从我们在跳完那支舞後,她的话明显少了。我很想说些 什麽,但什麽也说不出来。我们叫到了一辆在门口的出租车,司机竟然热情地为 我们介绍宾馆。我并不奇怪这里司机的热情,但毕竟是对我和我的邻居说这些, 不禁感到一丝尴尬,我说去虹口广灵路便不作声了,她也没说什麽,而且一路也 没怎麽说话,我觉得气氛不是很好。在快到家的时候,我叫司机停一下,我付了 钱,对她说我觉得刚才在里面有点闷,透透气,她微笑着点了头,其实她也知道, 怕被熟人看到不大好。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家的灯亮着,是她家的那支很可爱的橘黄色的壁灯, 灯光我觉得很诱人。我又不仅幻想起来。但我又能怎麽办呢? 轻手轻脚开门进了客厅,生怕吵醒了父母,打开壁灯,发现饭桌上有张纸条, 一看是父母留的,他们说长假去黄山旅游了。 想想我父母真的想小孩子一样,小孩子脾气,喜欢玩,而且喜欢临时决定。 我想我这几天乾吗麽。 洗完早照,打开电视,放的是有线台的“廊桥遗梦”,正好是男女主人公在 厨房里接吻,然後倒在床上,这部电视我看过,书也看过。一直觉得没什麽意思, 因为跟我的生活根本不搭界,但我看了竟然很兴奋,比平时偷偷看A片还兴奋, 我不仅把手拉开裤子,看看我的那位不自觉的兄弟,它红红地挺立着,桀骜不逊 的样子。 我又听到了隔壁她穿拖鞋的声音,我很难受,我突然萌生了打电话和她聊聊 的念头。 对着电话看了好半天,总觉得今天已经是很荒唐了,真的实在是拿不出勇气 拎电话,电视里那对老男女依旧在亲吻,很投入的样子,她的拖鞋声音依稀可以 听见,灯光觉得昏昏的,裤裆里那家夥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 我还是那起电话拨了她家的号码,因为我始终觉得男人想做一件事,想到就 要去做到,多想了反而不妙。她接到我的电话,并没觉得很惊奇,只是问我怎麽 还不睡?我说刚洗完照,觉得很清醒。我问她怎麽还不睡,她说她觉得有点饿, 在弄东西吃,我顺口接上说,我也饿死了,说爸爸妈妈今天不在家,家里什麽也 没得吃。她说到我家来吃点啊,但说完好象又觉得说错了什麽。我也楞了一下, 说好啊。 我是真的饿了,七点钟吃的一份蛋包饭,哪里又蹦又跳撑得到午夜两点钟啊。 她家就在对门,我随便套了条长裤,就过去了,走出我家门的时候,我总觉 得今夜可能会发生点什麽,她笑盈盈地开了门,我想做贼一样闪了进去,就是到 了她家里,说话也是比正常的时候少了几个分贝,怕被谁听见,其实这层楼,今 夜只有我们两个人。她家里我不是第一次去,她还养了只金巴狗,我讨厌那东西, 但那只狗其实对我挺好的,每次我回来,如果被它看到,它会在她家门框里摇头 晃尾地迎接我,比看到她丈夫还高兴,有时甚至会跳出来舔我的脚,不过我讨厌 狗,每当这个时候它总是被我一脚踢开。那只狗今天大概是累了,趴在地上半睁 着眼睛睡觉。 她一边笑着叫先坐一会,说马上就好,问我喜不喜欢吃这样那样,一边背对 着我在弄。我坐在她後面很欣赏地看着她,她也刚刚洗好澡,头发湿湿地,油亮 亮地很好看,还散发着沙宣加她的肉体混合的味道,她穿了件宽宽大大的男式汗 衫,很休闲的样子,大概她是准备穿着它睡觉的,下面套一条刚刚露出一截大腿 的白纱裙,里面可以看见剩下的半截大腿,但看不见她的三角裤,因为被她大大 的汗衫的边遮住了,这使我很有冲动把她的汗衫撩起来。她的腿很好看,白白地, 小腿肚很丰满,我想那里因该很有弹性,大腿依稀可以看见大腿肌的痕迹,但不 是很显露,脚上穿的是最近比较流行的可以穿着上接的有後跟的拖鞋,我以前很 讨厌女人穿这样的鞋,因为我觉得这种鞋是给懒女人穿的,但她穿的很好看,因 为她的脚很白,拖鞋的後跟也蛮高的,她那双好看的脚很突出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走路的时候,脚跟和鞋面一起一合,我竟然对她的脚很兴奋,很想我的那个东 西塞在她的脚底让她这样一起一合地踩,这样想着,我的单薄的裤子膨胀了起来。 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我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使我有点窘迫,我想起了初中时 在水上乐园玩的时候,看到好多穿着游泳衣的姑娘,竟然只能蹲在水里不敢出来。 所幸我是坐着的,不注意的话不大看得出那里的异样。她帮我煎了几块南瓜 饼,用牛奶冲了些麦片递给我,她只吃了些苹果,我说你怎麽饿的时候吃的下苹 果,她说习惯了,本来晚上是不大能吃东西的,今天实在是饿了。 我问她今天玩的怎麽样,她说很开心,以後再去。说着打开电视,电视放得 还是那个红杏出墙,她说她很喜欢看这部片子,看了好多遍了,她觉得那个女人 很幸福了,也许她跟着拍照的走反而不觉得会怎麽样?我说为什麽?她说那个女 人有了那一个礼拜,那她一生中心里都会有那个礼拜,可以随时很幸福地想起, 如果跟着那个怕照的老头走了,你觉得会一生都象他们在一起的那个礼拜一样快 乐吗?她的想法我觉得很奇怪,也许女人的大脑结构和男人不一样吧。 看着她说的时候,觉得她的眼神里有点异样,觉得她说得不是即时的有感而 发,是在心里面老早有了这些话,异样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渴望,当然,她的 渴望也许根本不会是我。因为我想我还不能做到像电视里的那个死老头子那麽有 魅力。也许是受到她眼神的鼓舞,我竟然不再为自己鼓起的下面感到尴尬,心里 竟产生了一种要显现的想法,我站起身,假装去洗一下吃了南瓜饼粘了油的手, 我看到了她略带惊讶的神色,因为我的小弟弟很神勇地顶着我的裤裆。她家厨房 的灯光是暗暗的,因为她做完南瓜饼就关了大灯,暗暗的灯光使我很惬意,觉得 可以藏掉好多东西,我在洗手,但没有肥皂,于是我问她要肥皂。 她弯下腰给我拿水池下面柜子里的“舒肤佳”,大概是肥皂用完了,她还是 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在拆大包的“舒肤佳”,她的头靠着我的小帐篷很近,头发和 身体散发着混合的诱人的气息,宽大的汗衫领子也很宽,粉色的颈脖,透着红的 耳垂,一条深深的乳沟,黑色的花边乳罩,仅仅是遮挡一下两粒红色乳头,她丰 满的屁股撅着,大腿被她这个姿势撑得很紧,有富弹性的样子。我感到我忍不住 了,我轻轻地晃动着身体,有意无意地用我的那个冲在前面的家夥,触碰着她的 头发,第一次,她没在意,她快要拆来那包肥皂了,第二次,第三次地碰她,她 停了下来,慢慢地?起头,其实我想我那时我因该害怕,但我没有,我用我的眼 睛直勾勾地看着她,身体仍然保持着晃动,好几个网友在餐厅吃饭的时候说我的 眼睛会放电,我自己并不知道,但我想那时我的眼睛可能真的放电了,因为我觉 得她的眼睛渐渐变得迷离起来,我上去抱住了她,并开始用嘴唇吻她的发根! 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前,嘴唇沾着她的发丝,啜着她红润的耳垂,本以为她 会抗拒,但她没有,只是用手想推开我放在她胸前的手,但结果是她更用力地把 我的手挤按在她的乳房上,我的手可以说是陷进去了,因为她的乳房的确很大, 我摸到了那颗乳头,开始在那里用手掌摩擦,手指收放着,想极力感受它的柔软, 她的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她更紧地抱住了我,紧地让我在她胸前的手 都快没法放,我抽出手,撩起那一直让我心跳的宽宽的汗衫,顺着她的背,一路 游走上去,她的背很光滑,很有质感,就象上好的宜兴紫砂的感觉,只是比它更 温暖,更柔软。我开始亲吻她的颈脖,雪白的皮肤,散发着牛奶的味道,颈上的 皮肤很柔软,我可以用嘴啜起,吸在嘴里,用舌头慢慢地品尝。 她的手臂在我胸前乱动着,不知道她想乾什麽,像是挣扎,像是想要搂住我, 眼睛闭着,仰着头,给我留了很大的空间吻她的脖子,但她的手的确妨碍着我的 动作,我从她的汗衫里抽出我的手臂,紧紧地环住了她,同时我的嘴唇变得更加 疯狂起来,一种征服的欲望燃烧了起来,她的手臂被直直地固定在我的胸前,双 手交叉着落在我的裤裆上,我隔着衣服咬住了她左胸的乳头,觉得硬硬的感觉, 但很不明晰,但她已经开始呻吟,我感到了她的动作,她的手开始隔着我的裤子 想要握住我的那根金茂大厦,但怎麽也握不住,因为裤子太滑,这使我不由微微 地挺动起来。她大概是受到了这个刺激的缘故,她开始用嘴亲我的耳朵,把热热 的舌头塞进我的耳洞,我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由于衣服的阻碍,我们都变得更加兴奋,开始疯狂起来。 她的房间就在厨房隔壁,那只狗还是蹲在房间门口,我想把她横抱起来,但 她有将近170,又很丰满,我怕我抱不动她。我松开了她,她收回了手,我发 现我裤裆上的拉练在不只不觉中已经被她拉开了。我拉着她的手,示意她到床上 去,她很顺从,她们家的房间我从没去过,一般只是在她们家客厅里朝里面张望, 今天我想主人一样,拉着她的手,在她的床边坐下,歪过身吻她的唇,她的唇很 厚,她很迎合地送上了她的舌头,我没敢很用力地吸,怕弄疼了她,只是在她舌 头周围饶来饶去,吸着她从舌头底下流出来的口水,她的舌头底下很软,是她嘴 里最温暖的地方,不由多舔了几下,我用我的舌头包住了她的舌头,她大概是很 惬意,开始玩弄起我下面的小弟弟起来。这使我整个小弟弟上的经统统暴了起来, 我开始脱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很容易脱,裙子也很容易,她的身体真的很白,甚至还透出了点红, 她实在是个保养得很好的女人,我甚至有了一种嫉妒的感觉,人性真的很复杂, 以前看“失乐园”,他们在最高潮的时候选择了死亡,最快乐和最痛苦相关地这 麽地紧密,就像我看到这麽无可挑剔的身体,我想到的是破坏和蹂躏,当然这只 是一种感觉而已。在我脱她的衣服的时候,她已经把我的外裤褪下了一半,我直 起身子把我体恤褪去,看到她正在微微朝着我笑,这种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 麽意思,也许在笑她自己,我也笑着,褪掉了半截裤子,她翻过身,反手解开了 乳罩,两腿一蜷拉下了红色的三角裤,但没有转过身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像 是在等我扑到她身上,我突然倒不高兴马上扑上去了,我觉得这种感觉很美妙, 我知道再过几分钟在她们的床上,又会响起我听了好多年的声音,只是换了男主 角;她蜷着双腿背对着我,雪白的屁股象一张可爱的脸在等待着我;屁股中间的 一条灰黑的缝一直通像我看不见的另外一面;房间门口的那条傻狗睁着大眼睛, 吐着舌头看着我们,这一切,都使我觉得很刺激,但我想慢慢享受这种刺激,我 开始用我的脚在她那双雪白粉嫩的脚心,脚踝上来回的磨蹭。 她很喜欢这种挑逗,嘴巴里咯咯地笑着,两只脚回应着,想夹住我的脚。最 後竟然被她夹住,本来可以挣脱的,但我不想,我用我的身体靠了上去,胸脯紧 贴上了她的背,她微微地开始发抖,我的双手环过去,揉捏着她硕大的乳房,手 指轻轻拨弄她的乳头,很真切的感觉,她显然觉得很舒服,因为她开始低低地呻 吟起来,我的那根澳大利亚红肠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拖动,偶尔碰到那条缝,她总 会重重呻吟一下,她的手握着我的手,一齐在她的乳房上揉动,我的动作越来越 大,我的胸,我的肚皮,我想把我每一寸皮肤都贴在她身上摩擦,我的小弟弟已 经开始在那条缝里漫无目的地抽动起来,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觉得我浑身的 经都开始酸酸地暴起,想要找到一个释放的感觉。 她禁不住开始扭动她的身体,看的出她很想增加在她屁股上的摩擦,这使我 更加地冲击,她叫着终于忍不住翻过来,一把把我死死搂住,躺在她的乳房上很 舒服,也许不该用舒服这个词表达,热乎乎地,可以看见被挤压後的形状,我没 有去吻她的嘴,直接咬住了她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把它卷住,嘴巴很想一 口把她一整只乳房完全吞进嘴里,但是徒劳,明知不可能,还是一次又一次努力 地张嘴去包含它,这使得她开始痛苦地抽搐,把我的头死死抱住,想要推开,推 了一半,又重新把我的头压进她温暖的前胸,她开始用另一只乳房来摩擦我的耳 朵,我想她很享受,我的手滑到了她的肚子上,轻轻抠着她的肚脐眼,她不知所 措地用她雪白柔软的像鱼肚皮下的那块肉一样的大腿内侧使劲地夹动着我的红红 的钢棍。 我们都开始了扭动,而且变得越来越有节奏,我的那个东西其实已经很湿了, 但都涂在了她的大腿上,她开始探下手抚弄我那个东西下面的大包裹,她觉得很 软,在那里揉动,但我很怕,生怕她一激动弄坏了里面的两颗樱桃小丸子,但是 感觉真的很好,好象钢棍向前冲的时候,感觉後面很有基础的样子。我的手摸索 着探到了她的底部,那真是一条水淋淋的沟壑,很热,比她身上什麽地方都热, 用手指捏住了一片外阴唇,滑腻腻的,热乎乎的,在手指间细细地捻拨,这使她 整个屁股不停地扭动,我也很兴奋,好象学会了四两拨千斤一样,这样弄了一会, 我用手指伸了进去,感觉很嫩滑的样子,我一直很小心地往上抠,怕指甲弄疼了 她,里面很热,我竟然联想到了冬天里的暖被窝。她没有乾什麽,只是不停地, 抑扬顿挫地呻吟,的确,她什麽也乾不了,只能享受。 手指一直往上,摸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她的呻吟声大得让我害怕,大概是 子宫吧,她真的很受刺激,放开了揉捏我小弟弟下面的大包,使劲握住了我的钢 棍,使劲地上下圈动,我被她这样一弄,连我都忍不住叫出声来,回头看一下, 那里青筋根根暴出,在她手掌里一瘪一暴地被她蹂躏,我终于受不了了,往上移 动身子,使钢炮放在她由于湿润而泛着红光的阴唇门口,我开始在那里顶撞,每 一次撞击,在龟头上总有酥酥麻麻的感觉,被她一把抓住,往她里面塞,嘴里含 糊不清地说进去进去。我的东西真的很硬了,硬得都开始朝上弯了。我觉得我要 进去了。 我本想一冲到底,我想任何男人在这个时候动作都差不多,只是我被她的股 盆架住,竟然没有感觉到底,小腹下的骨头竟被撞得隐隐生疼,她也觉得一丝诧 异,因为我因为疼而慢了下来,她好象觉得很不好意思,睁开眼睛说要不然坐到 我身上。我很欣然接受这个姿势,我私下认为这是个最经典的做爱姿势,当然只 是对于男性。她披头散发地翻上了我的小腹,手绕过去在她背後,撅起屁股,拿 起我那个东西,慢慢感觉着移到洞口,说来吧。我的一挺,和她屁股的一放几乎 是同时的,我和她同时大叫了一声,我的龟头狠狠撞在她的子宫壁上,当时我听 到那条蠢狗逃跑的声音,也许是被我和她的叫声吓着了。 我开始挺动,每一次都能撞击到她硬硬的子宫壁,对我来说,最刺激的是这 种撞击,而不是期盼的来自于里面的摩擦,因为她里面太滑了,摩擦实在太小, 她屁股的上下我的上下挺动很配合,渐渐很有节奏感,我想这时要是有的高音乐 的配合,那就更加有情趣了。我欣赏着她,长长乱乱的头发散挂在胸前,饱满的 乳房随着她的屁股有节奏地波动,我禁不住伸出手握住它们,细细品味,她的腰 和臀在灯光下呈现出性感完美的曲线,雪白的皮肤因为兴奋渗出了不少细小的汗 珠。小腹在不停地蠕动,我很兴奋,因为小腹里面有属于我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