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难忘的经历,但可不是每个人都有令你回味无穷的女人、都有美好的性经验,那是一种难忘的感觉。 2000年的春天,我回到了故乡,在这个大都市里办完了我要办的一切应酬,省完了亲,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人群里。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位大姐姐,去年才认识,一见面就吸引了我,那时她刚从英国回来,是姐姐的朋友,托我接待她,我被她的美貌和性感所吸引,她的性格又非常开放,说话总是挑逗我,可当时由於腼腆,尽管很想上她,可只是嘴上乱说一些黄色笑话,就是不敢和她亲近,只是趁她喝醉时亲了亲脸。 临走时,她说:我是令她很心动的男人,可惜我叫她大姐。 几个月没见,她憔悴了一些,我们在一个饭馆坐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互相倾吐思念之情。最後她喝多了,看得出来,她生活虽然很富裕,可感情生活很不快乐,不知道性生活如何? 我送她回家(她老公经常不在),进了门,她一头扎在床上不动了。我心里突突乱跳,想帮她脱衣服睡觉,可她奋力推开我,叫我走,我亲了亲她的嘴唇,满怀遗憾地走了。 第二天,我刚睡醒,她就打电话过来,问昨天晚上发生了什麽事?我没好气地说:“什麽都发生了。”她在电话里大声的笑,声音很淫荡。她说明天她要去太原出差,我心里一动,我明天要去太原亲戚家,我说:“我也要去。”她笑着说,她只呆半天就走,到时再联络。 我误了火车,一路上想着那天晚上的事,忍住没打电话给她。我先到了亲戚家,几年没见了,大家问长问短,我心里有些酸楚,亲戚一家人留我吃饭。这时手机响了,是她打来的,我说:“你怎麽还没回去吗?”她说:“我要见你一面才走,在博物馆广场等我。” 我怦然心动,气全消了,找了个藉口,跑到大街上,坐上的士真奔博物馆。下了车,远远地见她在广场中央,高佻的身材、高高隆起的胸部、一双含情的大眼睛、白皙的脖颈,我冲过去,拉住她的手,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我们喝了一会咖啡,天色渐渐黑了,她说要回去了,我送她到车站,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语。到了车站,只有夜里3:00的票,我说:“怎麽办?要不先到我住的地方休息一会。”她点点头,顺从地跟我走。 我哥在太原有一套房子没人住,我来时拿了钥匙。好不容易才找到房子的地点,一打开门,房间布置得很漂亮,看来经常有亲戚来打扫。我说:“你睡那间房,我睡对面那间。”她说:“好吧,我会跑过去的。” 我躺在床上,但一直睡不着,不知道自己想干什麽,也许只是沈醉在一种期待、一种幻想里。过了一会,我快睡着,她悄然进到我的房间,说她睡不着,我说:“那就躺在我床上。”她说:“你不许碰我。”我说:“不会的,我就只抱你一下。” 她上了床,我抱着她,虽然隔着衣服,但仍感觉到她身体的柔软。我慢慢抚摩她,亲吻她的耳垂和脖子,她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彼此的亲昵。我试探着解开她的上衣,她轻轻挣扎了一下,就任我解开上衣,露出红色的胸罩,半个乳房快要掉出来。我抚摸她的乳房,用手指轻轻按着乳头,乳头开始变硬,她发出轻微的喘息。 渐渐地,我的手伸向她的腰间,解她的皮带,她用力拉住我的手,不让我动作,我耳语道:“我只想看一下。”挣扎了一会,裤子终於被我脱下来。 夜色里她的两条美丽的长腿细腻光润,我从大腿吻到小腿,用力揉捏,她轻轻呻吟。我的胆子大起来,去脱她的粉红色内裤,她态度坚决地制止了我,我转而进攻她的上三路,四唇相接,舌头绞在一起,又大力吮吸她的乳头,她开始不断呻吟、大声喘息。 乘机,我又摸到了腰间去脱她的内裤,并保证不会侵犯她,她屈服了。我终於看到了她的神秘三角地带、茂密的黑森林,红色的缝隙很紧,流出一点点白色的液体,看来很久没有和男人做爱了。 我用鼻子闻了一下,味道很清爽,我试着用舌头舔舔她的阴唇,感觉到她的颤栗,我逐渐用力舔她的阴部,舌头深入到阴道里面,她开始大声呻吟。我开始冲动,想进入她的身体,可她一边呻吟,一边说不要让我进入,我差一点脱掉自己的裤子,可我是个讲信誉的男人,忍着火没有干进去(事後我想,我内心深处是怕今後会带来麻烦)。 後来我累了,躺在床上,握着她的两只雪白的乳房睡着了。由於喝了酒,我的小弟弟那一夜虽然挺了一晚上,可并没有派上用场。 第二天清晨,我们赶到火车站,买好了车票後,在候车室有些难舍难分。她说:“其实,昨天晚上有一刻我已经彻底投降了,你要是强行进入,我也会依了你。” 我一听,立刻跳了起来,说:“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她嘴上说好,可我们两个都没有动,毕竟我们都是很理智的人。 快要上火车了,她亲了我一下,转身走了。 回来的路上我很困,有些失落感,是因为性慾没有得到满足吗?还是爱上了她?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一开始就不应该叫她姐姐的,害得两个人都顾虑重重,最後害了我的小弟弟。可後来事情的发展竟然有了奇妙的变化…… 回到了我工作的城市,我时时刻刻想着她,我们每天用电话联系,简直像恋的情人。她总是说不会和我再见面了,因为怕一发不可收拾,毁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因为我们都很自爱。 我说,我就後悔那天晚上没有上了她,下次一定要办了她。她大声笑着说,不会让我得逞的。 我说:“什麽时候还来我住的城市?”她说:“看缘份了。” 过了一个月,我已经被身边的事情搞得狼狈不堪,工作压力大、感情又不如意,只有每周末去踢球寻找一些快乐。 一天中午,她打来电话,说晚上要飞去深圳,让我去接她。我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说:“是真的吧?” 晚上,我开车到了机场,在侯机楼等了很久,飞机终於到了,她出现了,穿着一身便装和波鞋。我的表情很平静,像接待一般客人一样和她打招呼。在车上她说:“你好像不欢迎我来似的?”我笑了笑,突然抓住她的手,她说:“你小心开车,高速路耶。”她的脸上却露出陶醉的神情。 她这次来是参加一个展览会,只獃一星期,每天都要在展场。我说:“我每天给你送饭吧。”她说:“那是最起码的。” 第二天早晨,阳光明媚,我去接她,沿着海滨公路飞弛,天空湛蓝,音响里放着童安格的老歌。她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裙,乳房快要冲出来,化了淡妆,皮肤还是那麽光滑细腻。我加大油门,一路上景色宜人,身边有美女相伴,心想:有此快乐,夫复何求! 中午我去送饭给她,周围的好色男人们一脸嫉妒地看着我。 下午,我又去接她,我们吃完饭,一路兜风,我开到了海边的开发区,这里是新区,道路很整齐漂亮,就是没有人烟。我把车停在路边,我们跳过公路边的栏杆,来到河边,这里很静,只听到汽车的呼啸。她看着我,对一步一步的安排好像一点都不反对。 我抱起她,开始热烈地亲吻,手穿过胸罩,捏到了乳头,她没有抗拒,还主动摸我的小弟弟。我亢奋起来,这时突然传来人声,我们两个都一惊,我爬上河堤,看见有几个开摩托车的走过来,我有些紧张,拉着她赶紧上了车。 我把车开到小区的深处,这里除了过路的车辆没有人,我把车停在一个最黑的路边,关了车灯,开始猛烈地吻她,她喘道:“我们到後座去吧!” 我一阵狂喜,一到了後座,便粗鲁地剥下她的衣服,两只雪白的乳房就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不客气的用嘴咬住,她嘴里呻吟着:“依得、依得……”不知是什麽意思?後来问她,是日语“痛”的意思。 我的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她的裤子,把手伸到内裤里。她的下边已经湿了,我用中指轻抚着她的阴蒂,她一阵娇喘,可能那是她的敏感带。我的中指开始探到洞里去,里面潮水泛滥,淹没了我的小鱼,我开始加快动作,她呻吟声不断,催我快一点,我乾脆把两个指头都伸进去了,力量也越来越大。 她醉眼朦胧,用玉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把我早已暴怒的小弟弟攥在手里,一会又用她的樱桃小口含住了小弟弟,并用舌头舔着。我有些控制不住,吼道:“我要进入你的身体!”可在这关键时候,她又开始不配合我,车里又太窄,始终找不着炮位,最後我还是放弃了,小弟弟也软了下来,我的慾火也渐渐熄灭。 我问她:“你到高潮了吗?”她摇摇头:“还早呢!”我说:“要不要我继续帮你?”她说:“算了吧。” 我们开车往回走,我一路上不说话,她一直侧脸看着我,幽幽地说:“我想在我们之间留一点空间,这样你才不会忘记我。” 我说:“我忘不了你的,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人,我会终生难忘。” 她说:“不管你说的真话假话,我都很开心。”一边说着,她的手便伸了过来,开始拉开我的拉链,把小弟弟从裤子里拖了出来,同时又低声说:“小心开车。” 我的小弟弟在她的抚摩下立刻变硬,我握住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不敢有丝毫大意。她又突然伏在我的腿上,用樱桃小口含住了我的小弟弟,并开始上下吮吸。我舒服极了,她一边吮一边舔,并故意地呻吟。我很兴奋,可我的注意力在前方,小弟弟硬了很久也不肯发射投降。 我在滨海路上饶了两圈,小弟弟还是昂首挺胸,她说:“哇!你怎麽那麽坚强?” 我说:“我平时都很快的,是你调教得好。” 她说:“你怎麽谢我?” 我说:“今後你想如何就如何,我一生都忘不了你。” 她笑道:“想不想出来?” 我喘着粗气:“想,当然想……想啦,快救救我吧!” 她突然打开她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这是我的润肤油,我给你擦一下,让你知道什麽是真正的享受。” 我的心跳个不停,把车速放慢,沿着路边缓缓的开着。她把油涂在我的小弟弟周围,从大腿开始直到小弟弟不停地抚摩着,又用嘴不断舔着龟头,我感到下身十分滑腻,又特别舒服畅快……她的动作开始加快,而且时快时慢。 突然,一股热流传遍我全身,我开始大声叫喊,小弟弟喷射而出,喷满了她的脸上。我的脚同时踩住了刹车,车噶然而止,终於完成了我的这次神仙之旅。 後来,我们发生了一些误会,她伤心地离开了我的城市,临行前告诉我说:“我这次来,带来了从没穿过的性感内衣,看来是没有机会穿了。” 我後悔不已,但期待着下次和她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