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一如往常的拥挤不堪!山帆踌躇不前,「等一班吧!」心想,但人流不 允其做任何犹豫涌动着将他推入了车厢…… 「哎!哎!」山帆想要後退,可当他目光碰触到几位中年妇女抱怨的眼神时, 他放弃了徒劳的动作,算了!忍忍吧!山帆这样自我安慰…… 车厢闷热,空气浑浊,令人昏昏欲睡……身材不很高大的山帆索性缩回拉向 扶手的手臂,直接倚在他人身上。「这样倒也不费什麽力气」山帆闭起眼睛想稍 作休息,可刚合眼身边的人开始挤动起来,看来是有人到站了,瞅准一个空挡, 山帆迅速抢进,挤到了车厢中间,这里的乘客车程叫远,可以安心休息一会,山 帆正自得於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在这 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山帆不禁顺香望去…… 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挑染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褐色 收腰皮衣,内着白色紧身高领线衫,下身是褐色短皮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色丝 袜的秀腿,足蹬一双半高统靴子。身材高挑,秀丽。山帆情不自禁地望向女郎的 面庞,女郎长的非常清秀,眉长,眼细,鼻梁高挺,樱唇微翘,佩戴着一副黑色 细框眼镜,但奇怪的是,山帆觉得女郎脸上自有一股浓的化不开的媚态,也许是 因为眼下的小黑痔,也许是两颊的腮红,也许……正当山帆琢磨着,忽然不期接 触到了女郎的眼神,那是种很真挚,很亲切的眼神,似乎眼中含着一股温柔甜腻 的笑意,山帆羞涩的低下头,一个为经人事的少年与这样的眼神碰撞唯一的结果 就是尴尬的败退…… 出乎山帆的意料,尴尬的事情还在後头呢!地铁行经到了XXX 站,由於此为 人流大站,大量的上班一族涌进了车厢,大家前拥後挤,嘴中嚷嚷:「前面的往 里」,「往里进啊,後面人很多呢……」「往中间走啊……」山帆立刻感到了一 股大力将他猛力往前推动,於是他不能自主地贴在了前面那位女郎的身上,女郎 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往後退保持一段距离,无奈在这样的环境想自主行动无疑 难比登天,女郎也马上发现了这点,惟有将头略略偏转,尽量不至和山帆脸孔相 对,减少无谓的尴尬。 然而事与愿违正是现实生活的最大特性! 女郎的身体相当性感诱人,双峰高耸,坚铤而饱满,事实上山帆已经不用靠 视觉了,身体已经告诉他女郎的乳房非常具有弹性,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紧贴在 一起了,女郎非常高佻,几乎和山帆一般高,所以她的双乳正好被紧抵在山帆的 胸口,那两只大乳似乎不堪重负,极力想顶开对方的压迫,但无疑螳臂当车,无 奈地被压成两个扁圆的肉饼。山帆只觉胸前柔韧无比,更有一股软绵绵的弹力蕴 涵其中,令他感到遐意非常!而女郎两条修长的玉腿竟嵌入了山帆裆部,被山帆 牢牢夹住,不能动弹,山帆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肉感觉出了女郎美腿的浑圆,流畅, 而只着丝袜的部分更是肉感十足,这样的妙腿很多男人都会喜欢的吧!山帆心里 想到…… 男人和女人大腿的关系,很自然就会使人浮想翩翩的。他这一想不打紧,女 郎那边瞬时感到了对方生理上起了变化,粉脸「腾」地的一下红了起来。山帆也 异常难堪,下身在此时此地勃起,实在是很不合适。可人体是诚实而奇妙的,你 越是想隐藏,克制,它发作的越快:一刹那间,山帆的阴茎已经全然勃起,可能 是异性身体的美丽,阴茎较之平时独自自慰时粗壮许多,龟头冲破了包皮的阻隔, 直接顶在了内裤上,又酥又麻,而马眼处更是渗出了少许液体。女郎带点嗔怒地 看了看山帆,低声道:「你注意一点啊!」山帆不好意思地道:「对……对不… …起啊!」女郎看到山帆的窘样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又急忙抿住嘴,惟恐失态。 山帆眼见女郎一嗔一笑包含着万种风情,心中叹到:好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啊! 口中竟也喃喃道:「您真漂亮啊!」女郎俏脸一红,柔声道:「嗯!谢谢!」山 帆张口还想说什麽,但紧接着的事情阻止了他,原来车已到站,站在女郎旁边的 一位中年男士似乎突然想起什麽,奋力挤向车门,由於女郎双脚是插在山帆腿间 的,重心当然不稳,大力之下一个踉跄,倒在了山帆的怀里。女郎情急之下抱住 了山帆,这可要命了,山帆本已情难自禁,再加这麽一抱,他可忍不住了,趁势 手臂一探紧紧搂住女郎的纤腰,女郎为之一惊,本能地挣了挣,见没有效果,居 然没有再动,山帆心中不禁一荡,附在女郎耳边说道:「我可以摸摸你吗?」还 没等女郎反应,山帆已经开始行动了,手迅速插入了女郎的皮衣,置於女郎的腰 肢上,好温暖啊!山帆心想。於是,轻轻地抚摸起女郎的背部,用指间触碰着女 郎的脊柱沟,并顺着那流畅的凹陷径直向下,到达了丰韵,上翘的美臀。尽管手 隔着厚厚的皮裙,女郎臀部的曲线和手感仍然依稀可辨,但是山帆没有流连於此, 因为再向下滑动便是女郎的秀腿了。这里是整个身体最为暴露的地方:虽说着有 丝袜,但它的作用只是令大腿更有手感,柔顺,滑腻到极至。山帆贪婪与此地, 掌心向内弧度与浑圆的大腿内侧正好吻合,手掌前後移动,上下轻抚,并不时地 将指甲划过丝袜,这一流的触觉享受令山帆激动不已,而女郎竟然并没有阻止山 帆的进袭,任其施为。山帆一时更胆大了,手掌居然顺着大腿的内侧肌滑向了裙 内,直奔那幽谷之地…… 女郎一惊,她实在没有料到刚才还羞涩稚嫩的青年,在慾火的作用下,如此 胆大妄为。急忙握住他已经进入短裙的手,想阻止山帆的过分举动。可惜为时已 晚,山帆的指间已碰到了她的内核。一股电麻之感由手指与内核接触之处,直传 女郎的脊背,并迅速传遍全身,女郎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山帆明显感到了 女郎的颤抖,急忙传力左手,将她更紧的抱住,右手确没有丝毫停顿,以中指为 器,上下拍动女郎的阴缝;食指,无名指不停颤动刺激着两边的大阴唇。女郎轻 喘起来,微微道:「别……别……摸这……」「哎哟……」原来山帆的手指居然 探寻到了那颗要命的小肉块,他急忙以食指,拇指作拿捻状,轻轻揉搓起女郎的 阴蒂,中指,无名指也不懈怠,对阴唇进行着感官刺激,女郎被他这麽一弄,立 刻酥麻无力,春情大动,闭眼咬唇,颤抖不已,手臂却紧紧环住山帆。失去这个 依靠,恐怕会立时瘫软到地上,此时自己的大腿是半分力气也使用不出的……山 帆心里却暗暗得意,平时看的那些A 片动作居然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没有人注意这两个人正进行着的一切,就算有看到估摸着也是一对如胶似漆 的情侣,对这样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了。可谁又能料得到上车之前,双方原是一对 陌路人。 他们就这样紧紧依偎了几分钟。忽然,女郎身子一沉,幸好两人紧搂在一起, 山帆又及时托了一下,不然女郎真要跪倒在地了。原来,女郎在山帆的调弄下居 然已经泻了身子,一时全身乏力不堪,才要跪倒地上了。与此同时,山帆的右手 感到一阵烫热,女郎的热精水全部喷溅到他的掌心,并顺有手腕流进了袖口,山 帆满手粘热无比。而有趣的是女郎的阴缝居然随着泻身的出现微微张开了,山帆 的手指此时满是淫精,甚是顺滑,不带半点阻滞,竟由着张开的阴缝滑入了阴道, 虽然只是指间,但山帆立刻感到了女郎花蕾中的高温和柔软。 他开时缓慢的抽插。起先,刚泻了精的女郎没什麽感觉。可过了不久,女郎 又颤抖起来,而且比之刚才更甚,嘴中竟「呜呜」有声,鼻息浓重,媚眼如丝, 额头的几缕秀发亦散落下来,遮出了半只秀目。一时秒态横生,看得个山帆是意 乱情迷,目瞪口呆。手中抽插也更为卖力了,两指忽深忽浅,并夹有旋转的劲道, 捣的鸿沟之内浪潮汹涌,而勾弄阴道内壁手法更是绝妙消魂,直把女郎弄的个天 昏地暗,头晕目眩啊!手腕转动,指间拨插,旋转搔摸,挺进後退间带出春江之 水无限……正当山帆乐此不疲之时,女郎猛然紧抓其肩胛,轻呼娇喘声中,又达 浪潮之顶,并又泻出浓精一泡,再次丢身…… 山帆藉着淫水还在动作,可虚软无力的女郎却再不敢让山帆胡搞了,否则恐 怕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急忙低声呓语:「别……别……弄我……了……!」 「我帮……帮你把……」说完居然将纤纤玉手,放在了山帆的裆部,山帆被女郎 这一举动怔住了,只见,那只雪白的柔夷,灵巧地抚摩着自己的下裆,然後拉下 了门襟上的拉链,探入裤内,隔着内裤揉搓着他的阳具,山帆沉声道:「把它拿 出来」手上又开始了对女郎阴道的抽插,女郎连忙呻咛:「不……不要……我摸 ……摸……的……」迅速掏出了山帆的玉棒,以扣环状上下套弄起来,女郎一定 是有过性经验的,清楚每一部分的敏感程度;只见她忽而以拇指,食指轻轻揉搓 龟头,手掌虎口贴住冠状沟,掌心向内,缓缓转动阴茎;忽而扯动阴囊,手心向 上以蓄水状托捏睾丸;山帆一时之间被女郎耍的下体暴涨,玉茎悸动不止,急忙 紧紧搂住女郎的蜂腰,埋首女郎肩头,粗喘起来……女郎那边却感奇怪,心道: 看他刚才的熟练手法,原应是个性爱老手,哪料我如此一耍他便忍不住了,是个 雏鸟不成?呵呵!刚才如此玩我,看我怎麽还以颜色。心意已定,竟将山帆老二 拉出仔裤之外,夹在了自己的腿间,屁股前後耸动起来…… 想那大腿本就是青春女性最具活力,肉感之处,再加女郎着了丝绢的裤袜, 柔腻无比,而山帆龟头的滑精,更令运动无丝毫阻隔。虽无女体内的畅快,暖热, 但却别有一番风味!女郎更调皮的柔声细语:「嘿嘿,谁厉害呀……嘻嘻嘻嘻」 山帆正要回答,突然脊背一阵电麻,阳物跳动不止,头脑晕旋非常。赶忙深吸一 口气,夹紧臀部,生怕自己一泻千里,但这那是人自制得了的啊……女郎也感到 了山帆的异动,後悔自己玩过火了,但事到如今已是亡羊补牢--为时晚已…… 只能把心一横,猛夹双腿,大力按住山帆的屁股,心中暗叹:切莫让这小冤家将 阳精射在他人身上才好!山帆被这麽一下子,更是火上淋油啊,哪还忍耐得住, 精囊一动,一颗烫球由输精管向外化为一股阳热之精,喷射而出……也幸好是女 郎及时夹进双腿,不然如此力道,旁人绝难幸免。女郎只觉大腿内侧滚烫一片, 知道对方已经完事了,便道:「你看你,多脏的啊……」却在心中庆幸自己今天 穿了白色的丝袜,不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要是深色的,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不久,山帆也清醒过来,慾火大泻之後,竟感万分後怕,想不到自己会做如 此妄举,对方要是见怪就倒霉了。想到此处,就想抽身离开。殊不知,女郎居然 反客为主,搂住山帆,附耳低语道:「出了那麽许多。你现在走,味道都上来了 呀,我……我累了,你抱住我」山帆听完,立刻紧紧抱住女郎,再不敢稍作动弹 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