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麦克今年已经19岁了,而本文的另一主角,我的妈妈却有好多的称呼 ,她的名字叫麦当娜(总不能叫明秀吧,一笑。),可是她的奴隶们有的管她叫 女主人,有的叫女王、女神、女皇、老师、太太、夫人┅┅总之,她的名字很多。 至於我的爸爸,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许在牢房里锁着,也许是在门口趴着看 门,他现在是妈妈的一条狗。 昨天,妈妈又收了几个奴隶,现在还被拴在牢房里,妈妈刚才又拿着皮鞭进 去了。其实,妈妈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实在想不通人们那麽怕她,有的为了得 到舔妈妈鞋跟的机会,甚至不惜花费上万美金送妈妈礼物,还有的是夫妇同来, 双双趴在妈妈的脚前,让妈妈抽打。最有趣的是一位汽车公司的老板,每次来都 送妈妈一辆汽车,而且当妈妈把她的细高跟皮鞋的鞋跟插进他的屁眼里面时,他 就像上了天堂一样,还发誓要做妈妈的终生奴隶。 今天妈妈很高兴,要和我去最豪华的稀顿饭店吃午饭。噢!妈妈回来了。 妈妈今天穿的是黑色的高腰束胸的紧身皮裙,妈妈的每件衣服都是昂贵的真 皮做成的,而且大都是奴隶们抢着为她购买的。 「麦克,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妈妈可以走了吗?」 正说着,一个奴隶光着屁股爬了进来,趴在妈妈的脚下,妈妈用高跟鞋压住 他的脸,他的脸在地上开始变形:「女主人,我有一个请求。」妈妈先用皮鞭抽 了一下他的後背,「啪」的一声过後,奴隶的背上又添了一道红色的鞭痕。他开 始兴奋的摇动屁股:「女┅┅主┅┅人┅┅请用力的打奴隶的身体吧,谢谢女主 人的赏赐!」每次鞭打後都有要说谢谢,这是妈妈的女王法令,并且无论多麽疼 痛,都不允许叫出声来,应该摆出最适合主人调教的姿势,而且要衷心的表达谢 意,否则将是更严厉的惩罚。 妈妈生气的挥舞皮鞭,狠狠的打下去,一会,奴隶的身上就冒出了血,奴隶 的脸开始由兴奋转向痛苦,可他仍然在每鞭过後轻轻的说着谢谢。打了一会,妈 妈把皮鞭扔在地上,跺了跺脚,奴隶知趣的用嘴叼住皮鞭,摇晃着屁股,妈妈一 脚将他踢倒在地,一脚压着他的後背,一手把皮鞭的把手捅进了他的屁眼。 奴隶兴奋的向妈妈嗑头,一边轻轻的叫着:「谢谢女主人!谢谢女主人!」 妈妈骂道:「你这贱奴,主人赏赐你一个机会,你可以请主人用一下你的信 用卡,你听到了吗?啊?」妈妈严厉的喝问着。 「噢,谢谢主人的恩赐,我这就给您送来。」奴隶兴奋的爬走了,一会他叼 着信用卡跪在妈妈的脚前。妈妈接过信用卡,用鞋跟紮了一下他的脸,命令道: 「贱奴,你可以回去了。」奴隶听话的爬向地牢去了。 就这样,妈妈解决了午餐的费用,她真有办法,即给了奴隶快乐,自已也享 受生活。我接过信用卡看了看签名,MR怀特?噢,天啊!难道这就是那整天为 人们所尊敬的大通银行的行长?真没想到! 来到稀顿饭店,我和妈妈开始用餐。一会,一位衣冠楚楚的五十左右的先 生走了进来,站在妈妈的身旁,弯下腰,轻轻的问道:「请问,您是麦当娜夫人 吗?」妈妈看了一眼这位先生,点了点头。 接着我又看到了惊人的场面,他竟马上在妈妈的腿前跪下。这时我才想起, 他不就是我们区的议员——大名鼎鼎的华莱士吗?华莱士趴在地上,用眼盯着妈 妈的高根鞋。 「您要干什麽?啊?」妈妈的声音有些严厉。 「我┅┅我想请求麦当娜夫人做我的女王,收我做为您的奴隶。」 妈妈把一只脚踏在他的头上,询问道:「你有多想?我需要的是绝对忠诚的 奴隶,你做得到吗,我的议员先生?立刻回答我!」 华莱士抬起头,诚恳的说道:「我要做夫人永久的奴隶,我准备承受夫人给 我的一切赏赐!请接受奴隶的请求,女王陛下!」 妈妈看了我一眼,然後把华莱士的脑袋压向地板:「很好,可是你刚才没有 经女王的允许而抬头直视女王的圣体,你必须要为此接受女王的惩罚。你现在去 买皮鞭和狗链,我要在这里处罚你。」 「是的,女王,您需要的奴隶已经带来了。」说着打开皮包,拿了出来。这 个老家夥看来早就准备好了。 妈妈开始下命令:「脱下你的外套,只穿上皮背心和皮短裤。」 「噢,女┅┅王。在这里?」他可能也怕侍者看到他的丑态。 「对,就是在这里,女王要开始对你的惩罚。换好衣服後,把皮鞭和狗链叼 过来,听到了吗?啊?」妈妈大声的训斥着。 华莱士开始听话的换上了衣服,叼来了鞭子和狗链,妈妈拿起鞭子,皮鞭一 下下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许是妈妈用力过大,他呻吟起来:「啊┅┅女王┅┅啊┅┅噢┅┅」 妈妈更加大了皮鞭的力度,用脚踢他的脸:「贱奴隶,记住,女王不允许你 叫出声来。还有,要在女王每次恩赐皮鞭後轻声的说谢谢,听到了吗?」 「是的,谢谢女王的恩赐。谢谢!」 妈妈在鞭打了几下之後,把狗皮套套在了他的脖子上,又把狗链拴在桌子腿 上,命令道:「贱奴,把女王鞋上的灰尘清洗乾净,如果等一会儿我发现有一丝 灰尘,你今晚将在女王的门外渡过。开始吧!」 他用手捧着妈妈的鞋子,用舌头开始清洗妈妈的高跟鞋,而妈妈和我谈笑风 生的吃着午餐。吃完饭後,妈妈走在前面,手里牵着狗链,华莱士在妈妈的屁股 後面爬着,在众人的指点与嘘声下,我们走出了稀顿饭店。 1999年12月12日西门春雪 二、白发苍苍的性奴 在车里,华莱士跪在妈妈的脚前,调教开始了。 「贱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女王的专属奴隶了,告诉我,你想要什麽?」 妈妈厉声的喝问着。 华莱士低垂着头,轻声的说:「我希望女王┅┅」 「啪」的一声,妈妈用力的挥舞皮鞭,狠狠的抽在他的背上,华莱士一惊, 抬头懦懦的说:「谢谢┅┅女王,我错在哪儿了?」 妈妈用皮鞭抬起他的下巴:「记住,在女王面前,不能有你的希望,只有遵 守。」说着又是一鞭,「贱奴,你记住了吗?」 「是的,谢谢女王的教育,我愿服从女王恩赐的一切。」 「很好,趴下!」妈妈收起皮鞭,华莱士听话的趴在妈妈的脚下,妈妈抬起 脚,用高跟鞋压住他的脑袋,开始向他宣布女王法令:「第一、在女王的面前永 远不能自由行动,一切事都要请示女王的批准。」 「第二、女王的话就是命令,要绝对的服从。」 「第三、奴隶的身体由女王所有,任由女王驱使。」 「第四、┅┅」 ┅┅ 「第十、自愿做女王的终生奴隶,随时听从女王的调谴。」妈妈用力的往下 压着鞋跟,华莱士的头在挤压下摆动着,「都记住了吗?」妈妈用一种很诱人的 嗓音问道,鞋跟紮着他的脸。 「是┅┅的,女王┅┅请┅┅啊┅┅是的是的。」 「那好,在这上面签上名字,按上你的手印。」妈妈把印好的契约书扔到脚 下,抬起脚,鞋跟敲打着车厢。 华莱士拿起笔,手兴奋的颤抖着:「谢谢女王的批准。」然後在上面签上了 名,满手沾满印油,印在契约书上,然後双手高举,「请女王┅┅收下。」他兴 奋的请求着。 妈妈满意的一笑,接过契约书放在皮包里,然後用手抓住狗链,把华莱士拽 到膝前:「贱奴,开始幻想吧,等一会儿就会实现。」 华莱士面部红红的,两眼闪着光:「谢谢女王,谢谢女王┅┅」 到家之後,妈妈用鞭杆点了点华莱士的头,他会意的爬下车,跪在车门外, 妈妈把脚放在他的背上,从他身上走了下去。手里牵着狗链,华莱士爬过台阶的 时候,由於动作慢了点,妈妈又教训了他几鞭子。 爬进客厅的时候,华莱士的身上已经满是汗水,妈妈脱掉皮裙,只穿着网眼 的黑色丝袜,上身是紧紧的黑色束腰,白嫩的肌肤在黑色的映衬下更添性感。今 天妈妈竟没穿内裤,我不敢再看,往自己的房里走。 「麦克,你可以和妈妈一同去刑房吗?」 妈妈诱人的声音传来,我扭过头,妈妈那雪白的胸部就在眼前。「噢,妈妈 我愿意。」没等考虑,我应声答到。 华莱士听说我也要去,开口说:「女王,麦克先生能不去吗?」 妈妈转过身,抓起皮鞭朝他的身上狠狠的抽过去:「贱奴,女王的话你敢不 听吗?」皮鞭「啪啪」的响着,华莱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嘴里仍然礼貌的轻声 说着谢谢。 妈妈牵着他来到了刑房,里面的四壁涂着血红色,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 具,华莱士脱掉衣服,妈妈让他坐在椅子上,用手铐锁住他的手腕铐在椅子上, 由於椅子是用铁制成的,即使他力气再大,也无法解脱出来。妈妈又分开他的大 腿,把脚腕锁好。华莱士的脸开始兴奋起来,肉棒勃起了。 妈妈满意的笑了,用很诱人的嗓音夸赞着:「这样很好,好大的家夥!」用 手捏住龟冠,另一手揉着睾丸,肉棒在她的扶弄下更加挺拔,华莱士忍不住轻轻 的哼出声来「谢┅┅谢女王┅┅噢┅┅女王陛下┅┅谢谢┅┅」 「女王喜欢你的肉棒,这样会舒服吗?」妈妈用手套动着。 「很舒服┅┅谢谢女王的恩赐┅┅噢┅┅」 「好大的肉棒,女王好喜欢它┅┅好家夥┅┅」妈妈玩弄着肉棒,用媚声刺 激着他的听觉,俯着身子,雪白的奶子在华莱士的眼前来回的摆着。一会儿,肉 棒就颤抖起来,「┅┅噢┅┅女王┅┅我要不行了┅┅」在既将射精的瞬间,妈 妈把绳子缠在肉棒上,两手用力一拉,精液被阻挡在睾丸里。 华莱士痛得大叫:「啊啊┅┅啊啊女王┅┅啊啊┅┅」见他大叫,妈妈两手 拉的更紧,声音也严厉起来:「闭上你的嘴,要感谢女王的恩爱!」华莱士的肉 棒在绳子的紧裹下变成了紫色,睾丸膨胀起来,他叫一声,妈妈就加一份力气, 换来的是更钻心的疼痛。他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到後来他也不敢再叫了,变成了 轻声的呻吟:「谢谢女王┅┅哦┅┅谢谢┅┅」完全臣服在妈妈的手下,痛苦似 乎变成了快感,「哦┅┅哦┅┅谢谢女王┅┅」 见到他的服从,妈妈兴奋起来了,两手来回的拉动着,她的光滑屁股扭摆起 来,在府身的时候,我竟然发现她的阴道里流出了阴水。 我的眼睛开始留连在妈妈的屁股上,妈妈回头发现了我的秘密,不但没有责 备我,反而不时的往後撅着。我的肉棒不知不觉的大了起来,她是在挑逗我吗? 妈妈玩了一会儿他的肉棒,给他带上铁制的贞操带,铁皮包住肉杆,下面用 绳子分开两个卵蛋系起来,呈现出红红的两个肉球。「贱奴,女王要你记住,从 现在起你的肉棒由女王所有,你要保证它的贞洁,听好了吗?」 「是的,我愿意。」华莱士高兴的回答道。 「下面,要先锻炼一下你的耐力,等着女王回来。」妈妈说完,转回头对我 说:「麦克,到我的睡房来。」 走在妈妈的後面,我心里充满了期待,她那被丝袜包裹的美腿、白嫩圆翘的 屁股,都刺激着我的感官,再加上她那要命的摆动,肉棒已经把裤子撑了起来。 「麦克,你兴奋了吗?」老天,想不到她这麽直接,「妈我┅┅」我用手护 住肉棒,「我的孩子┅┅」妈妈推开我的手,捏着鸡巴:「别怕,我不会那样对 你的,告诉我,你兴奋了吗?」 「是的,妈妈,我很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看到你兴奋,妈妈很高兴,这说明你长大了。」 「但是┅┅」 妈妈把胸部贴在我的身前,白白的双乳夹成深深的乳沟,她用迷一般的声音 对我说:「没有但是,孩子,把它掏出来,让妈妈看看是不是够大。」我紧张的 不敢乱动,妈妈刚才的手段让我心有余悸。妈妈抽出我的皮带,褪掉我的裤子, 鸡巴撞在她的肚皮上,妈妈伸手握住:「它很大是吗?孩子,告诉妈妈,你现在 想什麽?」 妈妈,我不敢说。」我低下头,轻声的回答道。 「你是想上妈妈吗?回答我?!」妈妈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手上也加了不 少力气。她的手劲真大,鸡巴微微发痛。「噢┅┅是的,妈妈!」我大声的喊出 来。 「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来吧,让妈妈教教你┅┅」 妈妈把我推在椅子上,用膝盖压住我的鸡巴:「告诉妈妈,你想要吗?」鸡 巴上传来钻心的痛感,「噢妈妈,我不喜欢你的职业病,我好痛!」 「对不起,」妈妈放下大腿:「妈妈不想这样的,来吧!」说着,小穴套在 鸡巴上,「麦克,感觉好吗?」 「很┅┅好!谢谢妈妈┅┅噢┅┅」 「来,吸妈妈的乳头,我要和你好好的干干┅┅」 「嗯┅┅用力吸┅┅嗯┅┅」 ┅┅ 我发现了妈妈的秘密,她调教完奴隶後,心里就充满了性慾。 西门春雪於2000年1月18日 三、与我同岁的少年 *********************************** 几位仁兄提醒我应写些母子间那种禁忌的心态,我把这几个故事想了想,觉 得还是无法那麽做。因为这几个主角的妈妈都是从事「特殊职业」的人,在行文 的有些地方和志仁兄的窥奸类接近,不同的地方,是志仁兄文章的主角是只看不 干,而我这几个故事的主角是又看又干,而且是以干为主;这几位妈妈在性上都 是极开放的,倘若把乱伦、偷情那种羞愧的心态加入其中,可能文章就会有矛盾 了。 比如:在第一部中,妈妈可和儿媳共同与儿子做爱;在第二部中,妈妈连儿 子的同学都引诱;第三部中,泰国妈妈则把性服务的场所放在家里,儿子每天耳 濡目染妈妈和客人的淫态;第四部中,妈妈每天连内裤也不穿。让这些妈妈们在 做爱时声音小好像就有点不合适,更别提只碰一下屁股就跑到房里那种事了┅┅ 他日假若将乱伦作品再做细分的话,我想我的这几个故事应单独划为一类: 乱伦加窥奸类。 一家之言,还望指正。 在此重申:这个故事只献给上元元站的朋友们,严禁转载,尤其是广告满天 飞、靠元元站生存的几个站,以免引起不愉快的事情。 本文含重度的SM、CBT、物神崇拜、乱伦,读者请三思,心理承受能力 不强的朋友请停止,里面做法切勿模仿,切记!(因为此类故事我仅写一部,所 以要把最残酷的东西也写上。) *********************************** 一觉醒来,妈妈仍然抱着我,她那穿着黑色网眼丝袜的大腿盘在我的腰上, 两个又白又圆润的奶子轻抵着我,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上面抚弄起来,她的奶头渐 渐的发硬,妈妈醒了:「我的孩子,你又在想麽?」妈妈用手夹住我的脸。 「是的,妈妈,昨晚我好快乐。」我继续揉她的奶头。 妈妈把手探向我的下身:「你的家夥又硬了,好孩子,想上妈妈吗?」她的 手套了起来。 「噢,是的,妈妈。」 妈妈用手揉捏了两下卵蛋,翻身骑在我的身上,屁股一沈,鸡巴顶开两片阴 唇,被湿润的小穴包住:「噢,妈妈,我好爱您,噢┅┅」 妈妈两手撑在我的胸前,下身一面挺动一面低头问我:「麦克,我的孩子, 把你想说的大声地叫出来,哦┅┅你的鸡巴好硬啊┅┅」妈妈的动作逐渐快了起 来。 「女王,饭做好了,您现在┅┅」一个男奴爬了进来,他是我们市最好的厨 师,也是妈妈最忠诚的奴隶之一,抬头看到妈妈和我的样子,吓得低下头,不敢 再说下去了:「女┅┅王┅┅对不起┅┅」他两手扶地,头撞在地板上。 「把皮鞭拿来!」妈妈仍然看着我,对他命令道。 「妈妈,我┅┅咱们┅┅」兴趣被打断,我想先起来穿衣服。 「别说话,不想来点刺激吗?」妈妈兴奋的对我说。 奴隶口里叨着皮鞭爬了进来,跪在床边,妈妈抄起皮鞭往他的身上抽去,他 颤抖着接受妈妈的处罚:「谢谢女王┅┅谢谢女王┅┅」 鞭声「啪、啪」的响着,他的背上起了一道道的红印。随着抽打,妈妈的脸 上越发的迷人,她在享受这种游戏。 「好了,你在这里等着。」奴隶听话的趴在地上,妈妈放下皮鞭,趴在我的 身上,看着我说:「孩子,我们开始享受吧!」 「妈妈┅┅我不能┅┅」奴隶虽然不敢抬头,可我却放不开了。 妈妈生气的从我身上下来,把怒气发在奴隶的身上,皮鞭重重的落在他的身 上:「你这个贱奴,女王要打死你!」妈妈大声的咆哮起来。打了一会儿,奴隶 的身上已经满是鞭痕,妈妈打的有些累了:「现在去准备吧,女王要用饭了。」 说完,用鞋跟狠狠的踢在他的身上,奴隶忍着疼痛,逃到厨房去了。 我们吃完了饭,妈妈照例巡视了一遍刑房,几个要工作的奴隶谢过後走了, 其中的两个人只是在刑房里关了一晚,真想不到他能得到什麽满足。华莱士议员 经过一晚的拘禁,彻底的臣服了,他趴在妈妈的脚前,又清洗了一遍高跟鞋才告 假离去。 今天预约的是一个名叫汤姆的男人,看他的简历是一个大学生,今年才十九 岁,和我同龄,他的申请信上说已经有五年的女权观念了,这会是一个什麽样的 男孩呢? 当他到来的时候,我吃了一惊,这是一个很英俊的小夥子,高出我半个头, 微微的卷发,看起来充满了活力。妈妈也很兴奋,翘起高高的鞋跟,对着他点了 点,她对长得帅的男人是格外关照的。 男孩在妈妈的脚前跪下,两手撑着地板:「您就是麦当娜夫人吧?」妈妈把 脚放在他的头上,往下用力一按,他的嘴贴在地板上:「您┅┅嗯┅┅嗯┅┅」 妈妈的力越来越大,他渐渐的发声有些困难。 「不要叫夫人,要叫女王,知道了吗?」他的脸被压平在地上:「是的,女 王,是的女王┅┅」 妈妈把脚放下来,用鞋尖挑起了他的下额:「看来你还需要一些调教,跟我 来。」妈妈的两眼里闪着兴奋的神情,转头对我说:「麦克,你也和妈妈一同去 吧。」 「好的,妈妈。」不知妈妈要怎麽处置这个少年,我很高兴的站起来。 「你给我跪着!」或许是还未经过训练,汤姆站起来往前走,妈妈一脚踢在 他的阳具上,「噢!是┅┅」他痛得捂着下身,直挺挺的跪下来。 「跟在女王的後面爬,要快点!」妈妈大声的发出命令。 汤姆不敢怠慢,两腿夹着往前爬去,脸上渗出了斗大的汗珠,但却有种满足 的神情,显然,他也在兴奋。 来到刑房,妈妈坐在椅子上,命令汤姆脱去衣服跪在她的脚前,转身把狗皮 套套在他的脖子上,妈妈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拉着狗链,用皮鞭的把手顶着他的 脸:「告诉我,你现在是什麽?」 「我是您的奴隶,您是我的女王!」汤姆两手背在背後,虔诚的说道。 「很好!」妈妈用皮鞭的把手敲打着他的脑袋:「希望你记住,女王的所有 命令必须服从,而且对女王的调教要真诚的感谢,不可大叫┅┅」妈妈一边敲打 一边给他讲女王法令:「┅┅如果这些你都记住了,我们就开始。」 汤姆趴在地上,脑袋贴向地板:「请┅┅女王开始┅┅调教吧!」 「贱奴,你等不及了吗?」妈妈轻笑着,脱去身上的衣服,只穿着黑色的束 腰,两个乳房在皮革的挤压下越发突出了。妈妈拽着链子,把汤姆拖到交叉的铁 架前,汤姆分开双腿,脚腕被妈妈锁在铁架上,然後往上拉紧他的手臂,用扣环 扣好。做好这一切後,妈妈转头对我说:「脱掉你的衣服,我的孩子。」 「妈妈,您是想┅┅」我不自然的往後退,「到这边来,妈妈只是想看看你 的反应。」妈妈是在寻求刺激,这个想法也很吸引我,我走到妈妈的身旁,心里 一股异常的感觉升腾起来。 妈妈脱掉我的衣服,用手指弹了弹我的龟头:「我想看看你这里的变化,你 站在这儿看着吧!」 「好的妈妈。」 妈妈拿起两个夹子,用手抬起汤姆的头:「小奴隶,先试试你的耐力。」说 完把夹子夹在他细小的奶头上,「啊啊┅┅啊啊┅┅」汤姆大声的喊起来,妈妈 不为所动,反到一手弹动着夹子,一手捂在他的嘴上:「不许叫!」妈妈严厉的 警告他,汤姆眨了眨眼算是明白了。 妈妈松开手,汤姆疼痛中夹杂着快感:「谢谢女王,谢谢您的恩赐┅┅」妈 妈愉快的笑起来:「你学得很快,只要听话,女王会给你更多的赏赐的。」汤姆 会意的点头:「请女王尽情的调教吧,谢谢您┅┅」在这麽说的时候,我发现他 的鸡巴渐渐的挺了起来。 妈妈用皮鞭扫了扫他的鸡巴,鼓励道:「嗯,好强壮的鸡巴,女王要专门训 练它,你想吗?」肉棒在鞭鞘的扫动下逾发坚强,「是的,求女王快点┅┅」汤 姆兴奋得喘起气来。 妈妈用手来回的套动肉棒,「真是强壮的东西,这麽调教舒服吗?」 「是的,女王┅┅请您快一点┅┅」 「好吧!」妈妈转身拿起一个口球,往汤姆的脸上套过去,「女┅王┅┅」 「张大你的嘴!」妈妈命令道:「为了怕你打扰女王的兴致,你需要这个的。」 说完,红色的口球已挤满了汤姆的嘴。 「麦克,把蜡烛拿过来!」 我不知妈妈要做什麽,拿起两枝大红蜡烛送到妈妈手里。妈妈点起蜡烛,举 在汤姆的眼前,汤姆的眼里恐惧夹杂着期待,朝妈妈点了点头,「看来你是喜欢 了?」汤姆又点了点头,「很好!」妈妈笑着用手握着他的鸡巴,搓弄了两下之 後,滚烫的蜡油滴在肉棒上,汤姆的身体开始扭摆。 「这样很舒服吧?」妈妈抬脸看着汤姆,他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摇了摇头, 「那好吧,既然你喜欢,就要保持它的硬度,这是命令,记住了吗?」说完,又 一次滴了下去。 汤姆疯狂的晃动脑袋,妈妈开心的笑着,一次一次的对着鸡巴滴下去。 妈妈背对着我翘着屁股,她两股间湿湿的,白嫩的双臀时而分得很大,褐色 的菊花蕾开开合合,妈妈细心的调整角度,汤姆的鸡巴被蒙上一层厚厚的蜡油, 让人惊讶的是它仍然保持着坚挺的状态。 妈妈每滴一下就看看我,而我的肉棒在不知不觉间也硬了起来,一种无法描 述的慾望燃烧着。妈妈似乎无视我肉棒的请求,依旧转动着她那诱人的身体,不 慌不忙的滴着蜡烛。 「麦克,你觉得怎麽样?」妈妈把屁股朝向我的位置,大腿向两边分开,粉 嫩的小穴轻轻的夹着,我差一点射出来:「哦┅┅妈妈,我说不出。」 「是兴奋的吗?」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妈妈又燃起另一枝蜡烛,用手托着汤姆的肉棒:「小奴隶,记着,要保持水 平!」然後把蜡烛笔直的粘了在上面。 汤姆似乎已经麻木了,礼貌的点了点头,肉棒上红红的火光让他迷失在另一 个世界里。 妈妈把我推在椅子上:「现在该我们了,是吗,我的孩子?」 「哦┅┅是的,妈妈!」 *********************************** 一点说明:朋友问我:你为什麽要同时开两个故事?而且几乎总是交替着贴 文?你不怕给读者造成不便吗? 其实这是不得已而为的,因为我觉得自己老进行一个故事会不知不觉的走入 胡同,而在两个风格中切换要好得多,至於读者方面,则要多多谅解了。 本来这部分是要留到《妈妈是AV女星(八)》後面的,可时间上是无论如 何也赶不出来了,光这一篇,就是一天敲几百字完成的,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 从现在起直到五月初,敲文的时间基本上是没有了,一是随时可能出差;二是要 为全年的工作打好基础,从早到晚都得集中精力,但一有时间,我还是会连上元 元,有朋友们在,我是打也打不走的。 ^_^ 这两天准备的东西有:碧罗春一筒;红塔山十条,哈哈!这是至爱,到哪去 也不能少的。第三至爱就看旅途的缘份了,或者将来能献出一章「游春记」也说 不定┅┅ 想来再贴文的时候,林兄的「檀岛」应该正热,尼玉兄的「小依」应该还在 哀羞之中┅┅这麽一想,好像两个月马上就过去了。 向朋友们问好!! 2000. 3. 2 西门春雪於家中 四、错乱的感觉 *********************************** 现在又有时间了,以前欠的帐小弟会一一补回来,这个故事还有很长的章节 要写,也就是说母子的这种关系不是最终的结局,事情总是曲折发展的,请给我 时间,希望到最後您别骂就成了,当然,何时才能写完也是个未知数。 在此重申:这个故事只献给上元元站的朋友们,严禁转载,尤其是下面的: (即《黄色图书馆》),而且以後所 有小弟劣文都不要往这个站转载,如果谁转,就是狗娘养的(讲粗话不好意思, 只是这个站太气人了!)。 本文含重度的SM、CBT、物神崇拜、乱伦,读者请三思,心理承受能力 不强的朋友请停止,里面做法切勿模仿,切记!(因为此类故事我仅写一部,所 以要把最残酷的东西也写上。)这个故事的大致题目也已拟好,不过更改的可能 性很大。 五、夫妇奴隶 六、七、野外骞马 八、想成为妈妈厕所的人(持保留态度) 九、严历的女王 十、颠狂 十一、群体调教 十二、令人羡幕的母子 十三、反叛十四、妈妈的第二个秘密 十五、幸福的生活 *********************************** 妈妈用手套了套我的肉棒,眼睛直视着我说道:「刚才看的兴奋吗?」 「哦┅┅哦┅┅有一点┅┅妈妈快上来吧┅┅哦哦┅┅」肉棒被妈妈抓得很 紧,在她的手里逐渐膨胀起来。 妈妈把鸡巴紧贴在我的小腹上,媚惑的看着我:「和妈妈做个游戏好吗?」 妈妈把鸡巴往上用力一提。 「什┅┅什麽游戏┅┅」我已被她挑逗得要忍不住了,只想让她快点上来才 好。 「或许你需要一点别的。」妈妈走到刑房的角落里,提着一袋东西过来,里 面放的都是她常用来调教奴隶的东西。 「妈妈┅┅我不要┅┅我只想要您┅┅」我有些害怕了,妈妈的手段很多, 她想做什麽? 妈妈把提袋放在旁边,两腿分开坐在我的大腿上:「不要怕,也许你会喜欢 的。」她随手拿起一个皮颈圈,两手围在我的脖子上:「来吧,我的孩子,先把 这个带上。」我茫然的看着,脖子上有些发紧,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妈妈熟练的把皮扣扣好,用食指挑起皮圈上的铁环,贴着脸对我说:「带上 这个後,你就是妈妈一个人的了,妈妈想永远的拥有你,你同意吗?」妈妈用奶 子蹭着我的下额,红艳的奶头不断的刺激。 「我当然同意,妈妈┅┅我愿意┅┅请您┅┅」我把两手伸向妈妈的屁股, 抚摸着她光滑的臀肉,想促使她快一点套进去。 妈妈移开我的手,轻轻的说:「孩子,没妈妈的允许,是不能摸妈妈的身体 的,记住了吗?」 不能摸可不行,我两手又抱在她身上:「妈妈我做不到┅┅我需要您┅┅」 妈妈无奈的一笑,手拉铁环:「那好吧,不过下一次就没这麽随便了。」说 完,她又把手握在鸡巴上,手指撩着龟头:「看来你是喜欢这种方式,你看它硬 的样子。」 「妈妈┅┅请别再摸了,我要您┅┅您的身体┅┅哦┅┅」我扳着妈妈的屁 股。 妈妈像在欣赏我着急的样子,仍然慢慢的摩擦着:「现在把你想的说出来, 大声的告诉妈妈。」 「哦┅┅妈妈┅┅我要您快点套上来。」 妈妈的手更加用力的捏紧:「孩子,你的话里有一点错误,也许你需要强烈 一点儿的东西。」说着她把手又往袋子里伸过去。 「哦┅┅不要┅┅请妈妈快点套上来。」 妈妈笑了:「你学得很快,还能让妈妈听得更清楚些吗?」妈妈的手逐渐加 快。 感到再过一会儿就该射了,我大声的喊:「请妈妈快点套上来吧,麦克需要 您┅┅」 汤姆听了我的叫声,两眼睁得大大的,他的肉棒抖动起来,蜡油快把他的家 夥糊住了。 「很好,」妈妈松开鸡巴,把两腿大大的分开,眼里充满了诱惑:「把你的 鸡巴扶好。」我对准了她的小穴,妈妈缓缓的摇着屁股把鸡巴吞入穴中,她的小 穴里早就满是淫水了。 妈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随着我的手势上下吞吐着:「感觉怎麽样? 妈的好孩子?┅┅」 「我很舒服,妈妈,哦┅┅小穴吸得很紧┅┅」 妈妈加快了速度,也跟着叫了起来:「啊┅┅好样的┅┅好孩子┅┅」她的 腰前後扭摆,我的手快支撑不住了。 「哦┅┅妈妈┅┅不要太快┅┅我要放手了┅┅」 见我吃力的样子,妈妈放慢了动作,两手拖住我的脸:「你的体力┅┅还不 行,这样妈妈是不能满足的。看来你需要帮助。」妈妈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 个手铐来。 「哦┅┅不!您要干┅┅」我把手从她的身後缩出来。 「真是傻孩子,不要怕,」妈妈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後面,「这样的话 就不会把妈妈摔着了。」说完,把手铐拷在我的手腕上,现在妈妈已经完全坐在 我的怀里了,被拷住的两个手臂夹着她的身体,妈妈摆了摆身子,我的手臂被拉 得很直,手腕也微微发痛。 「慢点动好吗?我的手可能受不了┅┅」 「手虽然会痛,但更多的还是快乐,是吗?妈的好孩子。」妈妈又开始抛送 了,右手的食指勾住我的颈圈:「现在,你介意叫妈妈一声女王吗?」 「哦┅┅女王┅┅您是我的女王┅┅妈妈┅┅」我现在完全被妈妈控制了, 但却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刺激。 看到我的反应,妈妈也跟着亢奋,两眼直视着我喊着:「你┅┅真的不介意 吗?┅┅啊┅┅妈的儿子┅┅」妈妈一边叫着,身体剧烈的套起来。 「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哦┅┅别动,太猛了┅┅」 「好儿子┅┅啊┅┅妈妈太高兴了┅┅啊┅┅往上挺┅┅」妈妈拉动着我脖 子上的扣环,像骑马一样的动着,我的两手被妈妈的屁股顶得更痛了,脖子随着 她的牵引前後摇摆。 「舒服吗┅┅孩子┅┅告诉妈妈你的感觉┅┅啊┅┅好壮的鸡巴┅┅」 「哦是┅┅真的很刺激┅┅小穴夹住了┅┅哦┅┅谢谢妈妈┅┅」我仰着头 看着妈妈的脸:「哦┅┅我的女王┅┅」 「很好!┅┅我的小家夥┅┅再往上挺┅┅」 我拼命的迎合着她的小穴,妈妈把我搂在怀里,大屁股一下一下的往下冲击 着:「啊┅┅麦克┅┅好好干┅┅妈要很多┅┅」 我舔着妈妈的乳缝,两手紧抱着她的身体,在频繁的抽动中,我已处在崩溃 的边缘。 「妈妈┅┅我要射了┅┅哦┅┅」 「好孩子,射到里面去┅┅射在妈妈的体内┅┅啊┅┅好孩子┅┅」 妈妈打开手铐,从我的身上下来,用毛巾轻轻的擦着我身上的汗:「妈妈是 爱你的,麦克,你明白吗?」 「谢谢妈妈,我真的很快乐!」 这时汤姆身上的蜡烛即将燃尽了,妈妈走过去,汤姆两眼在妈妈的身上扫描 着,眼里充满了性的渴望,妈妈把蜡烛从他的肉棒上取下来,两手摩擦着他的胸 膛,一字一句的命令道:「刚才看见的不允许告诉别人,知道了吗?」 汤姆用力的点头,不眨眼的看着妈妈裸露的奶子。妈妈笑了,用手一拉汤姆 脖子上的扣环:「看来你还需要一点别的东西。」转身拿起一根细长的皮鞭,用 力的抽在他的身上。 十五、幸福的生活(完) *********************************** 请原谅我先把这个故事的结尾敲出来,诸兄应能明白我的用意,至少转起来 不是很舒服,而且就算是中间的不补,也算是有个结局,只是给林兄添麻烦了。 现在告诉大家我行文的选择:第三种,母子复杂的性错乱。 还有一点:此文极度另类,对此类敏感者马上退出,否则後果自负!! 再说一遍:不适者勿读,否则可怪不得我!!接受度不高并且嘴巴不乾净的 网友请立刻退出这一页,为了大家都好!谢谢!! 此文只献给上元元站的广纳色文的朋友们! *********************************** 经历过上次的风波,妈妈和我的关系有了新的内容,在有奴隶的场所,妈妈 是威严的女王;而在我们的二人世界,我们的角色是复杂的,有时妈妈是我的奴 隶、有时她是我的女王。 有了上次的经验後,在奴隶面前我们不再做爱,以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而我美艳的妈妈,有时也会在调教奴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刺激,诸如舔舔下体、 亲亲屁股什麽的,这往往还能促进我们的性快感。 今天是周末,晚餐後,妈妈把所有的奴隶都放回去了,她的眼神告诉我,今 晚一定是个精彩的周末。 我们先彻底的洗了个澡,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做了清洁,这样碰到哪里都不 会有问题了,根据妈妈的提议,我们没有到床上去,而是去了刑房。 妈妈让我坐在她的女王座上,在我的脚前跪了下来,「妈妈,想要我怎麽干 你?」妈妈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两眼饥渴的盯着我尚未勃发的鸡巴,舌尖勾扫 着红唇,她的食指挑着乳环,「为什麽不说话,您想来点儿别的刺激吗?」听到 我似是而非的威胁,妈妈的呼吸有些急促,这是她兴奋的前兆。 「那好吧,淫荡的女人,你到我的腿前来。」妈妈挪动着双腿,美丽的大眼 一眨一眨的向我瞟来,我的好妈妈,你真有趣。我伸出食指勾住她的乳环,妈妈 皱了皱眉:「麦克┅┅能轻一点拉吗?我的那里有些痛。」一边说,妈一边握住 我的手。 「但也有些舒服是吗?」我松了一下後,又往前一提,妈妈抓紧了我的手: 「麦┅┅我真的很痛。」我放开拉乳环的手指,两手交叉在胸前:「妈妈你犯规 了,再这样就没法玩下去了。」 见我一副认真的样子,妈妈用手抓住我的卵蛋:「孩子,不要逗我,你淫贱 的母亲需要你的调教。」她又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环上:「只要你想做,什麽都 由你。」 我牵扯着她的乳头,妈妈的眼睛告诉了我她的期待,我把她的头按在大腿中 间:「现在,你先让她硬起来,用你的淫嘴挑逗它。」 妈妈会意的低下头用嘴包住龟头,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鸡巴在她专心的服 侍下昂然而起,我兴奋的抓住她的头发:「骚货,睾丸也要好好的舔一舔┅┅」 她的舌头滑向下面,用右手向上扳住肉棒,牙齿轻轻撕扯着皮襄:「嗯┅┅ 嗯┅┅主人舒服吗?嗯嗯┅┅」 「你做得不错,看来你很会这一手儿。」我拉扯着妈妈的头发,把两条腿架 在她的後背上,鸡巴上传来麻麻的快感。 妈妈用右手套着肉棒,舌头渐渐的往下移动,她的左手伸向後面,探索到後 庭,一下给我刺了进去,我的腿轻轻的晃动起来,一把拉起她的头发:「你这个 淫女人,谁让你这麽做的?」 妈妈一手套动肉棒,後面的手指一下下的抽拉:「这样快活吗?我的┅┅小 主人,要不要再往里一点?」说话间,妈妈的手指压住龟头,後面的手指一下抽 了出来。 「我要你现在趴在椅子上,我要干你的浪穴。」 妈妈跪伏在我的身前,两手扶住椅背,雪白的大屁股向上翘起,「啪啪」我 忍不住拍了拍她丰厚的臀肉,妈妈明白了我的意思,两手分开阴唇,她红嫩的小 穴已在淌水了。「再往上翘你的屁股,自已慢慢的顶进来。」我两手捏住她的肩 膀,她的腰往下沈,臀部自然的上挺,穴肉包住龟头後轻轻的扭动。妈妈的这种 浪样迷住了我,故意不让她套进去,不满的说:「快点,再进不去就要开始惩罚 了。」 「儿子┅小主人,我┅┅这就行了┅┅」她动得更快,腰臀大幅的波动,穴 里的淫汁滴落下来。几经努力之後,肉棒被她裹了个密密实实,我转手拉动她的 乳环,一下下的刺激着。 妈妈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而努力着:「大肉棒干得好深,妈妈就欠儿子的大 家夥干,哦┅┅再用力,用力拉┅┅啊┅┅!」 我一边拉着她的乳头,一边揉捏着她的奶子,妈妈的皮肤很光滑,屁股撞在 身上「啪啪」的响。用力的干了几百下後,我一下从她的里面拔出来,妈妈一声 惊叫:「啊┅┅我还要,再进来。」 当然会再进去,我摆正鸡巴,对准她的屁眼,她正往後顶的屁股一下撞个正 着,大鸡巴直入肛门内。 「啊┅┅好,好,涨的里面好紧,哦┅┅孩子┅┅小主人┅┅啊┅┅!」 我狂乱的插入其中,颤抖中妈妈扭过头来,喘着气说:「用力,用力干妈妈 的屁眼,你真是妈的好孩子,啊┅┅再猛一些┅┅」 我拍着她的臀部,白白的屁股上微微范红:「噢┅┅你的屁眼也要用力,越 紧我才会越舒服,夹得紧一些,噢┅┅我爱妈妈的屁股┅┅噢┅┅」 刑房里充满了我们快乐的声音,我紧抱着妈妈的身体,迎凑着她的挺动大力 的操着,在即将射精的一瞬间,我拔了出来,火热的阳精喷在妈妈的背臀上,真 爽! 休息了一会儿,妈妈穿上了皮内裤,用指尖挑弄我脖子上的扣环:「现在你 是我的,帮我把假阳具拿来,要长一点的┅┅」 「是!」我跑着把她要的东西取来,慢了的话,妈妈的调教会是严重的。 「把它系在我的小腹上。」妈妈两手插腰,又回复了她女王的神态。 我小心的做好,妈妈一把把我推在地上:「现在先给它做一下润滑,要细心 的舔好!」做好这一切之後,妈妈让我趴下来,用清水仔细的清洁我的××,指 头渐渐的插入其中,抽动了两下之後,用力的拍打了两下××,摆正了姿势,橡 胶棒顶在××上:「孩子准备好,快乐的时候到了┅┅」 (就此打住。以上部分个人不喜,所以用××代替。)┅┅ 这真是个美妙的夜晚,我和妈妈都得到了性的最高享受。 如果有人到美国来,遇见一个脖子上带着皮圈、手腕上套着铁链的年青人, 那可能就是我了,那是妈妈拥有我的标记。 同样的,如果看到一个40左右岁的性感女人,假若有幸看到她的乳环或是 脚上的金环的话,那可能就是我的妈妈——我的女王、我的奴隶、我的爱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