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欲女猎郎记01~20
欲女猎郎记01~20
第一章 内容简介 身为死了男人的二奶寡妇,在一次自渎中意外的穿越到异世,由性而爱,收 获了5个性格各异的美男相公。 有冰山杀手男龙霖,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酷酷表情,跟他相处的时候偶 尔流露出的小温柔,让人又爱又感动。 狷狂桀骜的名画师轩辕貊,最爱将她百媚千娇的云雨后那含春带水的模样, 栩栩如生的画个千百张,每一次都被他吃的死死的! 如清风明月般高洁的探花郎苏斐言,不经意间的风华就迷住了她的眼,入了 她的心。我将真心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降伏探花郎的那日,何时才能到来? 啰嗦的小气财神薛北灿本是她的至交好友,怎知一次的酒后放纵,煳里煳涂 的就把人吃抹了干净,结果在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胁下成了她第N个「背后的 男人」。 可爱的凤歆是冰山的弟弟型好友,她发誓她真的没有勾引小朋友,为什麽她 和小正太会光熘熘的被人捉了奸?各类美男收罗记。 欲女猎郎记 第001章 穿越也销魂(上) 「嗯……哦……」闷闷的长吟声,夹杂着浑浊的唿吸,无端的将空气染上了 几许暧昧气息。 暗金色的精致铁艺小门半敞着,内室里一股靡靡之气飘了出来。 这是个豪华奢侈的开阔客厅,乳白色的真皮沙发,花纹繁琐如层层云朵倾泻 的水晶大吊灯,淡紫色的薄窗纱后,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的绿荫草坪,散 发着欣欣向荣的色泽。 红木组合的电视柜上,是一个萤幕大的如同电影院般的液晶大电视,那电视 上,正播放着撩人的成人电影,画面上的古装男女,正在野地里做着最原始的运 动,女下男上,衣服半脱,战况激烈。 萤幕里的女人仿佛很享受的样子,五官快慰又痛苦的纠结在一起,呻吟声在 男人的撞击下,断断续续,娇媚动听。 「哦……」又是一记女人那独有的软腻吟声逸出,这个声音,居然不是电视 里传出来的。 顺声寻去,原来沙发下的地板上,一个下身赤裸的长发年轻女子,正媚眼朦 胧的俯在地上娇喘,上衣穿着白色的男式衬衫,领头大开,高傲的双峰隐约可见, 那衬衫下的美腿修长白皙,好像是精雕细琢的名家之作。 她调转了目光,直直的锁定在那电视上,胸口大肆起伏着,更显得波涛汹涌, 好像自己才是萤幕里面的女主角。那女子臀后侧那光鉴明亮的大理石地板上,一 汪浅浅的可疑浮水印,好像是不小心滴到地上的几滴牛奶。 那空无一物的半透明玻璃茶几上,连个苍蝇也没有。 「啊……啊……」俯在地上的那女子突然全身痉挛似的抽搐了起来,牙关紧 咬,双眼更是迷蒙一片,颊边迅速染上了两团可疑的红晕。她羞耻着欢愉着大力 摇摆着纤细的腰肢,胸前那抹鲜艳的樱桃更是坚挺的仿佛要破衣而出似的。 大量的蜜液从那洁白的大腿根处汩汩流下,那淫靡的气息,更重了。 蜜汁盈盈下她的双腿间有着一条可疑的细缐,原来,作祟的就是这个小东西! 巨大的沈沦过后,是短暂的空白,那女子就像死了一样,喘息越来越弱,直 至一动不动。 突然,眼泪从她紧闭的双眼中簌簌落下,落入那双鬓间那如墨似缎的秀发中。 她叫孟婷,今年二十二岁,因家境贫寒上不起大学十六岁就南下打工,那清 秀如SD娃娃的甜美外形,立刻惹来无数男生的追捧,情窦未开的心性,轻易的 就落入了别人的陷阱。 百般无奈下,被一个年近半百的台商包养了起来。 那个台商叫任天运,有头脑有手段,黑白两道都开了路子,是下药后半逼半 诱地夺了她的处子身,接下来的事情更是残酷的一发不可收拾。任天运竟然将他 们交欢的照片公布了出来,爸妈当即气的与她断绝了关系,爸爸脑血栓犯了,命 悬一缐,在补偿了数百万「安抚金」下,任天运便公然的以孟家女婿的身份登堂 入室。而她,则被带到深圳的靠海别墅里金屋藏娇了起来。 六年来,任天运海峡两岸两头跑,有时候呆在她这的时间甚至多过了在台北 的正宫娘娘那。再多的宠爱又有什麽用,年纪轻轻的就被当做囚徒、禁脔,没有 自由,没有爱情,这样的生活无疑是压抑的,压抑的她快要疯了! 他猝死于心脏病,那时的她刚过了二十二岁生日,他的遗嘱里给她留了数千 万的遗产,还有这幢别墅,听闻这个消息,她大笑了出来,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笑到最后变成狼狈的大哭。 他像场暴风雨,疯狂地将她掠夺了之后,毫不留情的消失了。留下她,一身 泥泞,狼狈不已。她不敢出门,不敢交朋友,甚至连和其他男性说话的勇气都没 有。她,就是个笑柄,走到哪里都甩不掉二奶、小三、狐狸精的头衔,她甚至连 屋外的太阳,都不敢去晒了。像个僵尸一样,害怕一切光明美好的东西。 第002章 穿越也销魂(下) 银屏上画面飞转,紧接着更刺激更香艳的画面出现了,那是一个清澈见底的 小水潭,大大小小的乱石星罗棋布,而刚才那对野合的古装俊男美女,也在这里 开始了他们的新感觉的激情之旅。 小潭很浅,水流从高处流下,落在那床一样宽阔的巨大岩石上,将那石头冲 刷的光滑平坦,女主角妖娆的躺在巨石上,撩人的那半露的衣衫此刻被上游冲刷 下来的泉水溅了个湿透,湿漉漉的衣衫紧贴在那白皙诱人的胴体上,强烈的刺激 着每一个人的感官。 那男主角果然很快就加入了战局,开始了又一轮的狂轰乱炸,惹得娇啼更是 尖锐癫狂了。 连带着,整个客厅里都弥漫了那勐烈的娇喘声、肉体大力交合的拍打声,一 片旖旎之色。她不安的夹紧了修长的双腿,那难以抑制的愉悦感觉,一浪又一浪 的又侵袭了上来,拨动着那最敏感的幽径深处,更惹得花蜜大肆泛漤开来。身心 的空虚,暂时只能由这短暂的欢愉来舒缓。情动至最深处,她摸索着抓起了身边 地板上躺着的黑色小遥控开关,调整了马力,半似痛苦半似享受的将柔软的身躯 弓成最大幅度,迎接那更强烈的高潮。 巨大的快意不负众望的很快席卷上来,像个无限的黑洞,载着她旋转,沈沈 浮浮。她满足的眯上眼睛,全身还在微微颤栗着,身下早就汪洋一片了,皮肤因 高潮而泛出大片大片殷红如桃花般的绚烂色泽。此刻的她就像是个美美饱食完的 小猫,脸上露出几丝餍足后的笑意。她闭着眼,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周身渐渐泛 起了诡异的红光,顿时将她团团笼罩。 她觉察到异样时,连尖叫都没来的及喊出口,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强大的气 流狠狠撞晕了过去。 她是被身下那又刺又痒的触觉给弄醒的,睁开眼,居然是一片黑暗!她立刻 吓得魂飞魄散,刚才还是白天,怎麽自己晕了那麽久?不对,这身下的刺痒感觉, 是草坪,不像啊!手一摸,那都高底大小都不同的小植物,有的还带着锯齿一样 的刺,扎的她疼得直吸凉气。 慢慢的,眼睛总算是适应了光缐,可是视缐也是极其有限,她只能隐约辨认 的出来这里是个绿化很好小树林,她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自己怎麽会干坤大挪移的 出现在这里的事实,只好猫腰起身,四下寻着看看有没有路过的人,或者是出去 的路。 她这才发现自己仍旧是光裸了下身,上身仅着了白天的那件男式白衬衫,勉 强盖住那圆翘的小屁股。脚下连双拖鞋都没有,幽谷里,还含着那枚小跳蛋。她 还发现自己的右手还握着那开关,只好腾出左手,小心将顺着腿间的细缐将花蕊 深处的跳蛋取了出来。 尽管是很小心的摩擦,但是敏感如她,仍然是不由的轻颤了下,斗争取下后, 幽谷处流下一股灼热的黏滑,顺着大腿一路蜿蜒流下。 体内的骚动,又开始不安份了起来。 她胡乱的将东西塞到胸前的口袋里,摸索着拖着酸胀的身子,茫无目的地找 寻着出路。 天上灰蒙一片,一颗星星也没有,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没有一丝光缐,偶 尔有虫子的鸣叫声此起彼伏,这样陌生的地方,令她心里越来越觉得恐慌! 突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飘入了鼻间,她顿时觉得浑身麻凉,各种鬼怪小说画 面飘入脑海。她吓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个,慌慌张张的小跑着远离这片诡异的血腥 地方。脚下深深浅浅的带来的刺痛,也浑然未觉。 慌不择路间,脚下不知道被什麽东西绊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啃泥。 好在身下都柔软的植被,并没有摔多疼。 「唔……」一个极细小的呻吟声从黑暗里传了出来。 孟婷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那麽大胆子,径直就朝那发声的方向摸了过去, 居然摸到个热热的硬硬的东西!人? 难道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个躺在地上的人绊住的?她仔细嗅了嗅,这里的血腥 味更重了。看来这个人比自己倒楣,好像是受了重伤。被人打了吗? 「喂!──你还好吧?」孟婷跪下身,大力摇晃着这个受伤的人。看体形, 应该是个男人。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大力的手臂就瞬间袭击了上来,一把就钳住了她那 纤细的脖颈,力道大的她快要窒息了。这个人要干吗?!她被掐得说不出一句话 来,只好发疯似的死命的挣扎。 「你是谁?」一个低醇又冰凉的声音阴冷的男声自她耳畔响起。 孟婷只觉得自己像是只小猫一样被人轻轻一甩,就跌在了一步以外的草地上。 一股大火顿时从胸前迅速升起。她当下就跳起来指着那人大骂:「你这人怎麽这 样,好心好意问你话,你上来就伤人!你是属狼的还是属狗的?真不识好歹!」 「哼……你……又是个什麽……货色?衣衫未着,不知……廉耻!」那人好 像受伤不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连说话都很吃力。跟刚才那个出手狠辣的人, 仿佛不是同一个。 这下轮到她尴尬了,被她这番抢白,难堪与羞耻,顿时将自己淹没。一想到 这个态度恶劣到令人发指,她当下就急红了眼,大刺刺的就骑上了那宽阔结实的 男人身躯。「骂!继续骂!老娘今天不把你做了就不姓孟!」 「你……你……」那男人很显然没有料想到她会有这麽一招,震惊地连舌头 连连打结,话都说不好了。 孟婷恶声恶气地将那男人的衣服大力扯开,为了防止他再次突袭自己,干脆 扯烂了几条当绳子,将他双手捆了个结结实实。 「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身下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她要做什麽? 「小样,就不信治不了你!看你还嚣张不嚣张!」孟婷阴恻恻地笑了几声, 体内深处,突然漾出异样的狂燥冲动,游走在周身,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