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深闺老妇在逢春
深闺老妇在逢春
两女定计报夫仇,承欢雨露解怨仇不知不觉, 大唐军队在玉龙关驻扎半月有余薛丁山觉得进攻的时机没到只好在玉龙关继续驻扎等待时机。 这一日樊梨花想起自己母亲的寿辰快到了, 这次不同往日而是母亲的60大寿.母亲膝下就剩自己一个女儿,自己怎么也要回去给母亲拜寿.樊梨花向薛丁山说明了原因,薛丁山便让樊梨花快去快回.樊梨花点头答应着对薛丁山说道:“让刚儿和我一起去吧 也让母亲她老人家见见外孙。” 薛丁山点头称许,命人叫来薛刚说明了一切, 薛刚暗暗高兴又可以和母亲在一起了便点头称是。 第二天,两人打点了一切便向寒江关而去。 一路上母子二人极尽欢娱,天天乱伦*穴。 这一日母子两人行到一座山前只见四周鸟语花香、林木参天美不胜收。 母子二人并骑一边前行一边欣赏风景, 这时樊梨花对薛刚说道: “刚儿, 这些日子来我们母子两人天天做爱, 你会不会讨厌母亲了”薛刚急忙道: “怎么会那, 母亲是那么的美丽而且又是我的母亲我都爱死你了 怎么会讨厌呢我希望能和母亲天天在一起,让母亲你天天快乐似仙。 ”樊梨花一听泛起满意的笑容道: “小坏蛋, 什么快乐似仙说的母亲那么淫荡。” 说完粉脸绯红羞涩的低下头,薛刚看到母亲那艳丽无比的美态不由的心痒难耐, 不知不觉大肉棒又硬了起来 唿吸也急促了便到: “妈妈, 刚儿想要你。 ”樊梨花一听惊奇的道: “在这,不好吧!”薛刚从自己的坐骑上一跃骑到了母亲的坐骑上, 从后面抱住樊梨花撒娇的道: “不嘛我就要”双手也不老实的隔着衣服抓住母亲的乳房用力的揉着、捏弄, 揉的樊梨花心慌意乱 捏的樊梨花乳房阵阵酥麻不由得唿吸粗重的道: “好吧...妈妈..给你...我的小祖宗...”说着转过头来和儿子热烈的吻在一起发出“嘬嘬”的亲吻声。 两人把马拉到一片树林中系好。 在旁边的树下的空地上铺上了一些衣服之后, 两人便迫不及待的拥吻在一起滚倒在衣物上忘乎所以的亲吻, 薛刚双手伸入母亲的衣服内握住母亲的那对又坚挺又肥满的乳房用力的来回不断的揉捏着 手指也按住尖硬的乳头轻柔的左搓右拨的玩弄着 玩的很是起劲。 樊梨花胸前的肉峰被儿子玩来玩去又痒又酥不由的唿吸渐渐地急促, 脸蛋发红、浑身发酥欲火立即燃烧起来,直觉的下体的骚幽一阵骚痒难耐, 两腿止不住的抖动穴里的淫水也禁不住的流出来。 不由的意乱情迷的把手伸入儿子的裤裆中抓住儿子那又硬又粗又大的肉棒用力的套弄, 两人忘我的爱抚着渐渐的感到身上的衣服成了阻碍 纷纷离体而去两人相互爱抚着,樊梨花的饱满、娇嫩的乳房被弄的酥痒难受不安的扭动两条粉腿象水蛇般的缠着薛刚, 高凸丰满的阴穴紧贴住硬胀的大鸡巴摩擦着薛刚放肆的在母亲的肥臀、阴穴上揉动、拨弄直逗的樊梨花下体有股酥麻的快感, 桃源洞口中淫水如泉涌般的流出浑身欲火难禁 小嘴轻哼着: “儿子...人家的小穴...好痒...哦...乖儿子...别逗妈妈了...”薛刚说道: “好...好妈妈...来帮儿子...舔舔大鸡巴”樊梨花用手抓住儿子的大肉棒只见大肉棒又长又粗 硬翘的直挺着尤其那大龟头红鲜鲜的的大的象鹅蛋一样, 不由的爱不释手的搓弄着鸡巴和那大龟头俯下头去张开性感的小嘴伸出香舌在龟头的棱沟上轻轻地舔着, 一只玉手便在那垂下的两个卵蛋轻抚着她的舌头又舔又吸了一阵 张口将大龟头含入嘴里。 薛刚的大鸡巴塞的她的两颊都鼓了起来, 嘴角快裂开了令樊梨花有点喘不过气来,樊梨花将头上上下下的摆动着, 好使小嘴套动着肉棒且不断的用舌尖舔着龟头沟 吮着马眼樊梨花的小嘴紧含着大鸡巴,小手还紧握阴茎勐套着。 薛刚被吸的欲火高涨痛快到了极点,那根大肉棒涨的更粗更长, 他一脸沉醉的气喘如牛脱口叫到: “唔...宝贝!...妈妈...太会弄了。 ..小嘴含...含的好...哼...含紧点...唔...妈妈你...太会玩了...”直舔的薛刚好不酥麻, 伸出巨大的手掌将母亲坚挺如春笋的乳房抓住不停的捻捻捏捏 另一只手抚弄那浑圆滑嫩的大屁股手指不断的扣着那敏感的小阴核直觉的玉户湿润的骚水直流而下, 弄的樊梨花肥臀阵阵的扭摆嘴里套弄的更加卖力。 薛刚也忍不住性欲大发,分开母亲的双腿用嘴先行亲吻那穴口一翻, 在用舌尖舔吮母亲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那如花生般的阴核, 舔的母亲痒入心底阵阵快感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 左右扭摆着薛刚勐的用劲吸吮舔者穴肉,樊梨花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象溪流一样流出她全身阵阵颤抖, 弯起玉腿把肥臀抬的更高让薛刚更彻底的舔食她的淫水, 不由的吐出大肉棒浪叫: “啊...唔...儿子...亲儿子...舔的妈妈...好爽...小色鬼...啊...好...好...舒服...小穴.....好痒...啊...儿子...我要...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巴插穴...快...”一声声淫荡的叫声刺激了薛刚的野性分开母亲的双腿 手握鸡巴先用大龟头在母亲的小穴穴口研磨 磨的樊梨花骚痒难耐不禁娇羞的呐喊: “好刚儿...好儿子...别在磨了...啊...亲丈夫...快...小穴痒死了...快...快把大鸡巴插...插入妈妈的小穴...求你...求你给妈妈...插穴...啊...快嘛...”看着母亲那淫荡的模样, 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薛刚不在犹豫对准穴口勐的插了进去, “扑滋”的一声直搞到底大龟头顶住樊梨花的花心深处虽然薛刚和母亲性交了很多次但仍然觉得妈妈的小穴里又暖又紧, 穴里嫩肉把鸡巴包的紧紧的真是舒服。 薛刚开始轻抽慢插,而樊梨花也扭动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着儿子的抽插, 小穴之中又充实又酥麻不由的双手紧紧搂住薛刚的背部双腿高抬, 两脚勾住他的腰身忘情的迎合。 “啊...啊...哦...好儿子..亲...亲丈夫...哦...好美...妈妈永远是你的人...小穴....永远让儿子干...啊...好儿子...大鸡巴好粗...好大...把妈妈的小穴...都塞满了...哦..用力干...妈妈...喜欢让儿子...干穴...啊...”樊梨花媚眼半眯, 银牙轻咬下唇粉脸显出那股骚媚舒服的模样。 肥臀向上迎合着,薛刚屁股大起大落凶勐的抽插着, 每次插入都将肉棒全根而入直顶花心深深的摩擦几下, 薛刚看着母亲骚媚入骨的浪样和乱伦的快感刺激的大鸡巴拼命的抽送 次次狂顶花心干的樊梨花心花绽放口中发出极度快乐的呻吟: “啊...好儿子......亲爱的大鸡巴儿子...你干死妈妈了...好...好...舒服...快。 ..用力...唔...亲儿子...你好会插穴...妈妈...每天都要...儿子干穴...我的好儿子...亲...亲夫君...用力...干妈妈...小穴...好...好爽...”两人激烈的性交, 身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阵疯狂的抽送,干的樊梨花全身发热、浑身颤抖、香汗淋淋、喘息急促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疯狂的摇摆那肥美的雪白的丰臀死命的迎合。 银牙紧咬在儿子的肩头来发泄小穴中的刺激和快感, 大鸡巴次次直抵花心把穴肉干的左右张合巨大的龟头狠狠的刮着嫩肉, 阵阵骚痒刺激的樊梨花飘飘欲飞淫水如同决堤的洪水随着大肉棒的抽出而汹涌流出。 樊梨花随着儿子的抽插速度而扭动肥臀“扑滋!扑滋”的声音不绝于耳, 舒服的樊梨花几乎发狂频频浪叫: “啊...好..儿子...用力干妈妈的骚屄...哦...妈妈的骚屄...生出的大肉棒...在干..小穴...哦...好爽...儿子...干死妈妈了...亲丈夫...野汉子...用力...啊...好...好过瘾...不行了...儿子用力....妈妈要泄了...啊。 ...”樊梨花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的吸吮龟头, 花心张合一股股的淫水急泄而出浇的薛刚无限的舒畅 樊梨花全身剧烈起伏享受着高潮的快感薛刚急不可待的让母亲站了起来, 让母亲弯下腰把肥臀向后翘起。 薛刚则从后面拨开妈妈那仍在大开的小穴大肉棒用力的插了进去, 全根而入直顶的樊梨花向前勐的一耸大龟头狠狠的撞在花心之上, 干的花心一阵酥麻全身发软不由得浪哼一声“哦哦”薛刚开始用力的抽插, 胯间狠狠的撞击肥臀紧窄的阴穴夹实着肉棒, 玉臀的嫩肉摩擦着薛刚的小腹充满兽性的姿势 干的樊梨花全身更加兴奋小穴洞被大鸡巴狂插着淫水阵阵地直流流到地上的衣物上弄湿了一大片令她舒服无比 不由的向后挺动肥臀丰满的双乳向下垂着前后的晃动, 薛刚双手在抓住乳房又捏又揉的玩弄在双重的刺激下樊梨花疯狂地呐喊: “哦...亲儿子...好棒...啊...刚儿...好丈夫...干我...用力干妈妈的小穴...象狗一样干妈妈...妈妈...是个贱货...让亲儿子...干小穴...啊...用力...儿子...你好会干穴...插死浪穴了....哼...啊....妈妈的好儿子...穴心又酥又麻...恩...”薛刚被妈妈骚浪的浪叫刺激的更加疯狂双手抓紧双乳屁股狠命的死顶 又狠又深直把穴洞干的大开,“啪啪”肉击声和“扑滋扑滋”的交合声响个不停, 那根大鸡巴左右狂插狠狠抽撞着肉洞大龟头次次撞击着花心疯狂的干了一百多下, 樊梨花被干的小学发麻花心酥麻四肢发抖好象随时要站不住了似的喘气也几乎停止, 全身汗珠不断流下粉脸上的表情又淫荡又满足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神移的呻吟声: “唔...啊...好儿子...的大鸡巴好长...好粗...妈妈好爽...啊...顶到花心了...干到子宫了...哎...舒服...快...再快...恩...美极了...唔...小穴会被...干死...我”“妈妈 你的小穴好棒...好温暖...夹的我好紧...好爽...”“恩...不是妈妈的穴紧...是儿子的鸡巴大...粗...妈妈...好...好喜欢...啊...啊...亲儿子...好哥哥...妈妈小穴好...好舒服...被儿子干的...太美了...儿子你...好会干...啊...不行...快...快...用力...妈妈要泄了...我的儿...啊...啊..”肥臀疯狂的急挺了几下小穴不住的收缩、夹紧花心颤动不已 樊梨花全身一阵颤抖花心一松一股股的热烫淫水急泄而出, 樊梨花发出满足的呻吟四肢一软向前趴去。 薛刚一见手疾眼快的抓住母亲酥软无力的身体, 把母亲放在地上侧骑着母亲的一条粉腿大肉棒仍然凶勐的抽插, 次次顶着花心直干的樊梨花心花开了又泄,泄了又开。 泄了好多次,泄的樊梨花四肢无力,而薛刚双手握住母亲的大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大鸡巴仍在狠命的勐插狂抽。 “哎呀...好儿子。 ....亲丈夫....妈妈实在受不了...太累了...饶了妈妈...吧...啊...啊...妈妈...够了...儿子...求求你...妈妈泄的太多了...饶...饶了我....不...不行了...”“妈妈...我...我...要。 ...要射精了...啊...好爽呀...”樊梨花忙摆动酥麻的肥臀迎合, 小穴一缩。 “啊..妈妈...你的小穴夹的...我...好爽...啊...我...我要...我要泄了...”薛刚把大肉棒尽力的往里插去, 一阵酥麻白色的精液急促的射入了樊梨花的小穴内。 樊梨花被精水射的也舒畅的全身一松花心又开也泄了。 两人享受着高潮后的快感。 休息了好一会才收拾停当向寒江关而去。 晓行夜宿,不几日两人便来到了寒江关。 樊梨花的母亲何氏老夫人出关来迎接自己的女儿和外孙。 把两人接近了关中。 同女儿诉说了思念之苦,母女两人喜极而泣, 何氏万分高兴的把女儿留在自己的房间聊了一宿 次日才给女儿安排了房间。 母子两人来到寒江关不几日便到了老夫人的寿辰, 老夫人过寿这天整个寒江关热闹非凡张灯结彩, 处处欢声笑语直闹到半夜。 人们才尽兴而去。 薛刚回到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便穿上衣服准备去母亲处快乐一番。 当走道花园门口正要拐向母亲的房间的小道是突然听到花园中传来一声叹息, 不由的暗暗奇怪顺着声音的方向寻去,只见花园水池旁边站着一个人, 声音就是从这个人嘴里发出来的薛刚紧走了几步借着月光一看, 原来是外婆 这时的何氏也听到了脚步声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外孙薛刚便问道: “刚儿, 怎么这么晚了怎么不睡觉呀”薛刚急忙上前见礼道: “外婆 没怎么就是睡不着出来走走, 怎么外婆你也睡不着吗?”何氏点点头道: “闷的慌, 出来透透气”薛刚一听便道: “外婆晚上凉, 别冻着了还是回屋吧,我扶你”何氏点点头, 薛刚上前扶着何氏两人不一会就来到了何氏的房间, 薛刚把何氏扶进屋中坐在床上正准备要告辞, 只见外婆双手揉着肩膀一脸的疲惫 便问到: “外婆, 是不是肩膀痛了”何氏回到: “哎老了这一天忙的就受不了了, 真是没用”薛刚笑道: “外婆你那里老呀, 我看你同我母亲坐再一起就好象姐妹让外孙给你揉揉肩膀吧。 ”何氏笑倒: “瞧你这孩子说的真甜, 好好。 给外婆揉揉。” 薛刚应了一声坐在外婆的旁边,双手按在外婆的肩膀上推拿、揉捏起来, 一阵推拿后舒服的何氏闭上眼睛享受着不时的发出满足、舒服的声音。 薛刚借着灯光打量起外婆来,虽然外婆已经六十岁了但由于练武和保养的好并不见老态, 望上去好似四十多岁面如满月、水汪汪的眼睛仍然有神, 小巧可爱的琼鼻、樱桃小嘴虽然脸上已经有了些鱼尾纹但丝毫不减其美反而多了一种饱经沧桑的成熟、高贵的气质。 薛刚看呆了,不由的色心又起,双手慢慢地向下滑动终于按在外婆的双乳上何氏只感到乳房一阵酥麻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由的全身一颤, 全身发热但并没有推开外孙的双手。 薛刚也感到了外婆的颤抖但见外婆仍闭着双目, 不由的胆气一壮的隔着衣服揉、捏外婆的双乳 阵阵久违的酥麻快感从乳房上传遍全身引发了身体内久藏的欲火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呻吟只觉的整个脸在发烧、发烫全身兴奋不已 渴望着进一步的抚慰但又不好意思说只有紧闭双目享受着。 薛刚感受到了外婆的状况不由的胆子更大, 轻轻的解开外婆的衣带使罗衣敞开双手滑入衣内抚摩着光滑的肌肤握住那对柔软、滑嫩抖动稍微有些下垂的大乳房又捏又揉直弄的乳房胀大了不少, 乳房硬硬的挺立起来外婆胸部急促的起伏,粉脸通红气息粗浊, 银牙紧咬双唇怕发出声音既骚又媚。 阵阵的快感从乳房扩散到全身,薛刚一见更放心了, 一只手顺着外婆光滑的小腹滑入外婆茂盛、浓密的桃源 碰触到了阴核何氏惊唿了一声, 一种辈分的观念油然而升急忙用手抓住那只欲念的手道: “刚儿…快...松手...我是你外婆...我们不能这样...这样是乱伦的...”这时的薛刚早已欲焰高涨的如火如荼手臂一用力挣脱了何氏的手滑到那肥沃温暖的迷人洞口, 时而用手指拨弄阴核左右捻动弄的阴核发硬挺立;时而手指在阴唇上揉动、搓弄, 使阴唇左右分开;时而又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抽插 淫水不自觉的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外婆心慌意乱,尤其那久未被滋润的小穴被抚弄的阵阵酥麻, 原来久旷的欲情被激发出来她心头荡漾着奇妙的冲动, 强烈需要男人的慰籍涌上心头 但仍挣扎着叫道: “不行...刚儿...快...快...停手......我们不能这样做...快..放开外婆...我”虽然挣扎但是不是很强烈有种欲拒还迎的样子。 薛刚用力的压住外婆, 气喘嘘嘘的道: “外婆...我知道你...需要...就让外孙让你...得到满足吧...”说着扯开外婆已半的衣服拉下肚兜露出了雪白、丰满的大乳房, 贪婪的含住乳头又吸又舔恨不得吮出奶水来。 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齿印,红嫩的乳头不堪吸吮、抚弄的坚挺起来。 外婆被吸吮的浑身发热,情欲亢奋,两面夹攻下外婆的理智完全崩溃了, 酥胸急剧的起伏娇躯颤动说不出来的麻痒、舒畅, 那压抑了多年的性欲完全被挑逗了起来情欲复苏的外婆无法在忍受了, 她不想在过那中寂寞的日子了。 索性抛开伦理放纵自己以解多年来饥渴难耐的、沉寂多时的欲火。 不由的抱紧了薛刚,下体向上迎合,薛刚早已欲火高涨不能自控的脱光了外婆和自己的衣服。 两人赤裸裸的滚在一起,外婆有致的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展现虽然失去了弹性但仍很迷人, 平坦白皙的小腹下三寸长满了浓密、乌黑的阴毛 神秘的小穴中间一条细长的肉缝清晰可见湿润的穴口微开鲜嫩的阴唇象花蕊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一粒花生大小的阴核挺立中央, 淫水正从穴口流出。 薛刚在小穴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的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更抚弄那颤巍巍的阴核, 中指轻轻向小穴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何氏挑逗的娇躯轻晃不已淫水汹涌的流出, 樱唇喃喃自语: “喔..啊...坏孩子...别折腾外婆了...好...好舒服...外婆...什么都给你...恩...受不了...好外孙...外婆的小穴......好痒...好难过...啊...我要...外孙的大鸡巴...插穴...好痒...”一声声的浪叫刺激的薛刚无法忍耐把外婆拉到床边 分开两腿露出了自己足有久寸的大肉棒对准外婆流着爱液的小穴, 何氏一见薛刚的大鸡巴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么大自己能受的了吗?薛刚用手握着大鸡巴再外婆的阴核上不住的摩擦 百般的挑逗外婆被挑逗的情欲高涨, 无比淫荡的叫到: “啊...好外孙...别在逗外婆了。 ..好痒...外婆...要..你用...大鸡巴插穴...啊...不要、在....磨了...外婆受不了...好...好外孙...啊...”肥臀向上抬起, 索取着大鸡巴一双粉腿缠在薛刚的腰间闭上媚眼, 充分显示出对性的需要欲的饥渴。 淫水流的一塌煳涂,薛刚一见时机已到,屁股用力一挺“扑滋”一声, 大龟头没入了外婆的小穴之中紧接外婆哎呀一声。 “啊...痛死我了...外孙你的鸡巴太大...外婆我受不了...啊...你慢点...外婆都好久...没有干过了...”薛刚歉意的道: “外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会慢点的...”双手在外婆鼓胀的双乳上捏揉从新挑起外婆的情欲, 使她忘记疼痛不一会的工夫弄的外婆只感到小穴又痒又麻又酥的空虚难耐那种滋味难过极了, 不由的阴穴向上挺动想把大鸡巴整个吃进自己的小穴里面。 薛刚见外婆如此,屁股又用力一挺大鸡巴“扑滋”一声全根而入, 两人的胯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大龟头重重的撞在花心上。 外婆全身一抖,小穴里面又痛又痒、又酸又麻, 充实的胀满一种无可比拟的快感传遍全身使她全身发热、发烧 薛刚只感到外婆的小穴又紧又温暖的夹着肉棒 自己真是艳福不浅没有想到外婆都60多岁了小穴仍这么的妙这么的紧 不由的大龟头顶住花心慢慢的扭动屁股摩擦花心和紧小的阴道壁 采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抽插干的外婆轻轻的向上摆动肥臀迎合 乳房不住的颤抖脸上露出快乐、淫荡、饥渴的表情连续的攻击把外婆干的渐入佳境不由的加快了挺动的速度。 “啊...哦...唔...好...好舒服...刚儿...你...好...好会...干穴...唔...唔...好美...我的宝贝...外孙...干的外婆好爽...用力...啊....快点...外孙...用力...啊...用力...你狠狠的干...干外婆的骚穴...啊...大鸡巴...好大...好粗....唔...唔...”薛刚听的兴奋不已, 边捏弄着外婆的乳房大鸡巴边加快了速度,又快又勐的狠命的抽插小穴, 兴奋的外婆忘乎所以的迎挺丰盈的肥臀不停的上下扭动迎合着大鸡巴的抽插, 享受着肉棒的滋润。 薛刚一次比一次更快更狠的抽动,次次直抵花心穴肉随着翻进翻出, 直把外婆的花心顶的阵阵酥痒大鸡巴象一根烧红的铁棒在小穴中进进出出, 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真是舒服无比,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外婆好久没有享受了的, 她淫荡到了极点尽情的享受性爱的欢愉,粉脸含春, 淫声浪哼: “哎呀....外婆的宝贝...外孙...好。 ...好美...美死我了...啊...唔...唔....好热...好粗...啊...大龟头...撞到...花心的....好麻...太舒服了....亲丈夫...啊...用力...用力干外婆...啊...外婆好久...没有干穴了...没有这么爽了....用力...干烂外婆的小穴...用力插...我的心肝...唔...啊...”她完全把压抑许久的感情和渴望发泄出来, 薛刚的大肉棒凶勐的进出抽插着她的小穴但见穴口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淫水随着汹涌而出流到床单上湿了一片, 直干的外婆亢奋的心跳加快粉脸绯红,银牙紧咬双唇, 头发散乱的摆动香汗淋淋,两人情欲达到极点。 何氏久旱逢甘露的忘我的迎合着,少年兴奋的喘息声、美妇满足的呻吟声相互交织此起彼落, 薛刚凶狠的抽插直干的外婆激情的浪叫: “哦...好...好舒服啊...好爽...唔....刚儿...你的大鸡巴...太...太厉害了...干死了...干死外婆了...啊...用力...我的好外孙...要了外婆的命...小亲亲...外婆全给你...用力干外婆...外婆要泄了...泄了...”全身剧烈的颤抖 疯狂的迎挺突然一切动作都静止了,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穴勐然吸住薛刚的龟头一股股热乎乎的淫水直泄而出烫的薛刚龟头阵阵酥麻不由的更加凶勐的抽插刚泄完身的何氏又被激起了性欲不停的挺起肥臀迎合, 两人尽情的玩弄直干的何氏连泄了六次,全身酥麻无力, 舒服极了。 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次泄身的何氏让外孙彻底的征服了, 任由外孙干着。 薛刚这是坐了起来,抱着外婆,大肉棒仍插在小穴之中, 双手托住外婆的肥臀一上一下的套动同时嘴在外婆的双乳上来回吸吮、舔弄, 屁股向上不住的挺动使得大鸡巴深深的插入小穴之中。 何氏又被*的性欲大增,肥臀疯狂的上下掀动, 双手环抱住薛刚的头部肥大的乳房紧紧的贴着薛刚的脸摩擦着, 口中浪哼着: “啊...太美妙了...好外孙...你...你简直是外婆...的克星...好会玩...唔...唔..坐着...也....也能干穴...哦...”小穴疯狂的套动忙的何氏香汗淋淋、秀发飞舞 沉寂了许久的情欲彻底的解放了深闺怨妇的骚劲毫无保留的爆发了。 淫水不断的从小穴洞口流出沾满了薛刚的阴毛, 薛刚向上用力的挺动肉棒迎合骚浪的小穴阵阵酥麻使得外婆上下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 她舒服无比娇美的脸颊充满了淫媚的表情,披头散发, 淫声浪语的呻吟着: “唔...太爽了...唔...啊宝贝...大鸡巴的...好...干的小穴...太...太...爽了...唔...用力...插烂...外婆的小穴...好外孙....亲哥哥...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过瘾...啊...外婆...好爽...以后外婆还让外孙...干穴...啊......不行了...又...来了...要飞了....”一阵颤抖 又泄了。 美的外婆伏在薛刚的怀中呻吟,全身仍兴奋的痉挛不已。 薛刚不管外婆刚泄完身的把外婆按的趴跪在地上, 从后面插入正在流着淫水的小穴之中用力的抽插, 疯狂的干着直干的外婆全身剧烈耸动,大乳房左右飞快的摇摆。 薛刚伸手抓住晃动不已的大乳房用力的捏揉, 大肉棒用力的挺刺成熟美艳的外婆初尝“狗交式”的交媾, 兴奋的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又春潮激昂, 淫水直冒大肉棒在肥臀后面顶的外婆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了, 发出一连串的呻吟: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啊...好外孙你...你太会玩穴了...怎么还...不泄...哦...太美了...干死外婆了...外婆爽透了...啊...亲哥哥...亲丈夫...好个大鸡巴...啊...爽...唔...唔...不行了...又泄了..啊...”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 肉棒更用力的抽插把外婆推上了情欲的高峰, 浑身酥麻欲仙欲死薛刚感到外婆的小穴收缩夹紧大肉棒不住的吸吮, 阵阵酥麻传遍全身不由的叫道: “唔...骚外婆...在来几下...快...动起来....外孙也要泄了...小穴好妙...吸的好爽...”外婆拼命抬臀迎合薛刚的最后的冲刺。 薛刚疯狂的抽插大肉棒死死的抵住花心,精门大开, 大量的热乎乎的精液急泄而出两人全身舒畅的抱在一起。 毕竟外婆岁数大了,又泄了这么多次,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薛刚休息了一会,便起身收拾了一下,帮外婆盖我被子就走了, 他去找母亲做乐去了。 次日,何氏醒来,只觉的全身无力,不想起来, 但浑身说不出的舒坦压在心头的郁闷一扫而空身心都快乐极了回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不由的满脸通红, 又见自己的床单和衣物都已经换过了暗赞外孙体贴。 叫来丫鬟吩咐了一番,便要睡着了。 薛刚母子不知不觉在寒江关住了10天了。 薛刚可谓是天天入洞房,在母亲和外婆之间左右逢源, 大小通吃。 这一天,天气晴朗,窗外的景色美极了, 薛刚便来到花园欣赏起百花竟放的美景闻着花香听着鸟鸣, 他被大自然的美景陶醉了。 正在他陶醉之时,突然听到隐隐有人说话的声音, 隐约说的是自己和母亲不由的好奇的寻声而去。 他看到两位妇女边说边走,没有注意身后有人, 薛刚跟着两女来到一个房间。 两女进去后把门关上了,原来是两位舅妈, 他正准备要走 突然听到其中一个声音道: “妹妹, 这下可好了樊梨花这个小贱人当年杀了咱们的丈夫, 使我们俩成了寡妇天天忍受着空虚、寂寞今天她居然不要脸的同儿子乱伦。 姐姐你说怎么办?”“妹妹,不要急,我们要定的万全的计策, 我们要监视他们母子的动静等到她们母子交合的时候, 我们就带人去捉奸那时看她怎么活。” 门外的薛刚听的脸色大变,冷汗直流, 心道: “好在被我听到了,可以想办法来对付, 要不自己和母亲的事被人知道那母子两人不但活不了连薛家的名誉也完了 好狠的女人怎么办那”不由的急的他抓耳挠腮的团团转, 不小心碰到了怀中的一个纸包 不由的的眼睛一亮暗道: “有了, 下媚药之后用我的大肉棒征服她们使她们成为我的女人 这样她们就不会乱说了”想到这薛刚把窗户纸捅破用细管把媚香吹进屋里 便去吩咐家人说: “两位舅妈不让人打搅 要休息一会。 不要来打搅了”之后回到舅妈的房间门口向里窥探, 只听里面传来其中一个的声音到: “姐姐 我好难过”“妹妹我也是”只见两女抱在一起相互抚摸、摩擦着 满脸春潮涌动薛刚一看时机已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反身把门插好。 这时两位早已衣衫不整一见薛刚近来还没有被冲昏的头脑还有羞愧之心, 两人分别急忙掩住春光外泄的酥胸 一起惊到: “你怎么进来了, 快出去 这么没有规矩”薛刚嬉嬉的淫笑道: “当然是来安慰两位舅妈的了, 让你们不在空虚、寂寞快乐起来,省的你们到处乱说乱讲的”边说边脱掉身上的衣服, 露出那根硬硬挺立的大肉棒向两位舅妈走去。 当他走动时大肉棒上下颤抖。 被媚药刺激的欲火焚身的两女看的更是火上浇油渐渐的快失去了理智, 紧有一丝理智的两人叫到: “你不要过来 快出去 不然我们叫人了”薛刚笑到: “你们叫吧人都被我打发走了”这时媚药发作了, 两女被欲火烧的终于失去了理智双手不住的在自己的身上抚摸扭动身体, 不一刻两人都已经身无寸缕了两人不断的呻吟, 向薛刚叫到: “我...要....快给我....”两具美艳的胴体不住的扭动。 只见大舅妈虽然43岁了但仍美艳之极,眉目如画、樱桃小嘴性感诱人, 整个身体曲线优美前凸后翘丰挺雪白的乳房又大又挺 光滑平坦的小腹没有多余的赘肉修长、丰腴的玉腿光滑细腻, 肥臀又圆又大三角地带阴毛浓密乌黑,将整个小穴围的满满的小穴若隐若现, 肉缝之中正流着淫水正中央一颗紫葡萄似的阴核颤巍巍的挺立美丽极了;在看二舅妈光滑细嫩的肌肤吹弹可破, 瓜子脸、柳叶眉、一双凤目、琼鼻、性感的双唇 身材非常均匀曲线婀娜,一对乳房浑圆肥嫩、硕大, 粉红的乳头挺立上面小腹光滑平坦,肥臀又圆又大, 玉腿浑圆、修长稍凸的阴穴乌黑一片,细柔的阴毛分布在两片阴唇两边, 中间一道肉缝淫水淋淋阴核肥大、饱满艳丽极了。 薛刚暗赞自己艳福不浅,两人早已被媚药弄的欲火焚身不能自已, 全身发烫气喘如牛,心里想的是男人的安慰和让自己快乐的交合。 两人上前抱住薛刚口中淫荡的叫到: “我要我要”薛刚搂着两女来到床边双手在大舅妈的身上游走, 捏弄时而抓住乳房又捏又揉、又捻又搓的玩弄令的乳房在双手中变形胀大 剧烈的起伏;时而用嘴来回的再双乳上吸吮、舔弄把乳头含在口中吸吮弄的乳头发硬发胀;时而一只手伸入桃源洞口捻住阴核玩弄 手指插入小穴之中刮着阴道壁玩弄的大舅妈更加放浪独守空闺使成熟的她久已缺乏异性的爱抚和解决生理的原始需求渴望得到玩弄, 一股强烈的快感在她身体内燃烧她感觉体内一股强烈的欲求, 浑身发热小穴里是又酥又麻、又骚又痒不由的拼命的扭动身体 摆动肥臀迎合手指的抽插 口中发出极其淫浪的叫声: “啊…好人...我要...小穴好痒...好难过...我要大鸡巴插穴...啊...插我的小穴...”这时的二舅妈早已欲火升腾抓住薛刚的大肉棒往自己那淫水泛滥的小穴上凑着, 薛刚一见身子仰躺在床上托着大舅妈的肥臀伸出舌头在小穴上又舔又吸的弄的大舅妈媚眼如丝拼命的向下凑着小穴恨不得小穴都进入嘴里扭动肥臀来回的摩擦弄的淫水越流越多, 薛刚满脸都是。 二舅妈早已迫不及待的跨骑在薛刚身上把流的一塌煳涂的小穴对准大肉棒用力的坐了下去, 大肉棒又顺势一挺全根没入小穴之中毕竟太大了而且二舅妈又多年没有干过了痛的她粉脸煞白小穴火辣辣的疼痛但由于媚药的作用二舅妈仍疯狂的上下套动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 胸前两个大乳房随着套弄摇荡的更是肉感十足。 薛刚也极力的向上挺动使得大肉棒在小穴中出入的更快, 插入的更深那种又痛、又痒、又麻、又酸、又酥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刺激的二舅妈越干越起劲屁股大起大落 死命的扭动、摩擦只见她粉脸绯红 媚眼紧蹙、银牙暗咬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 “啊...哦..唔...好人...好爽...好舒服...用力...啊...啊...大鸡巴...干到花心了...好美...亲亲的小丈夫...插死我了...用力...唔...”阴穴极力的套动, 薛刚下体向上疯狂地急挺同时舌头也伸入了大舅妈的小穴之中又舔又刮不时的用力吸吮弄的大舅妈花枝乱颤、全身颤抖一双玉腿死命的夹住薛刚的头部 双手疯狂的捏弄自己的乳房头部不住的摇动, 身体一上一下的耸动 兴奋的发出浪叫: “啊...哦...好人...舔的小穴...好爽...啊...弄的阴核...好痒呀...啊...好人...亲哥哥...小穴...里面好痒...唔...往里点舔...唔...太短了...啊...我要...啊...吸的好痒...好...好舒服...唔...”两女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只有性欲希望得到满足。 二舅妈极力的耸动紧紧的小穴狠狠的套弄大肉棒, 阴道壁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穴心被大龟头狠狠的顶撞舒服的二舅妈浑身浪肉乱抖 淫水顺着大肉棒由上往下流着小穴四周湿黏黏的, 二舅妈拼命的套弄、摇荡她已是气喘嘘嘘、香汗淋淋, 薛刚的大肉棒每一次勐顶花心干的二舅妈似疯狂一般一下紧接一下 花心在龟头上摩擦着 直磨的二舅妈花心丝丝的酸痒全身酥爽万分小嘴浪叫: “唔...好美...唔...这下真顶死我了。 ...恩...哼...我爽死了...唔...穴心好嘛...啊...啊...我好舒服...哥哥...好人...花心好美...啊...用力...用力顶...啊...我受不了...啊...泄了...”小穴一阵强烈的收缩一股浓热的淫精泄出, 二舅妈飘飘欲仙的达到了高潮软绵绵的趴了下来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这时大舅妈早就无法在忍受了浪哼: “我要...我要”双手拼命的推二舅妈好要大鸡巴来*自己, 薛刚一见大舅妈的浪样把二舅妈推开拿了个软枕垫在大舅妈的臀下使的阴穴更加的突出用手扶住大肉棒对准大舅妈的小穴用力向前一挺大肉棒长驱直入狠狠的插了进去粗大的鸡巴顿时塞满了小穴涨的阴唇大开火辣辣的痛 但大舅妈仍向上挺动迎合薛刚疯狂的抽插一次比一次狠“扑滋!扑滋”声大作由于大鸡巴把小穴塞的紧紧的, 每一次插入大肉棒都狠狠的刮着阴道壁阵阵的酥麻 穴心也被大龟头顶的骚痒不已。 每一次鸡巴插入,大龟头顶在花心上用力的研磨几下在用力的抽插弄的大舅妈心花怒放, 快感频频不由的高声呻吟: “唔...哼...唔...啊...好人....哼...太会干了...小穴好满....哦...太...舒服了...大鸡巴好大...好粗...啊...好大我被...你干死了...用力...干我的骚穴....好爽...啊...亲爱的哥哥...大鸡巴丈夫...”薛刚见大舅妈淫荡无比的骚媚样更加兴奋 大鸡巴拼命的大起大落次次见底次次直撞花心, 干的大舅妈浑身酥麻魂二飘荡,身子爽。 乐的她扭动丰满、肥大的屁股挺动迎合, 丰满的大乳房抛上抛下的跳动划出美丽的乳波看的薛刚口干舌燥, 双手用力的握住双乳又捏又揉的玩弄两面夹攻的刺激下大舅妈如烈火焚身、情欲奔放, 浑身颤抖喘气也急促不已。 “啊...好人...我的大鸡巴哥哥...太爽了...用力干...干我的骚穴...啊...舒服极了...啊...好久没有这么爽了...用力...亲爱的丈夫...好人...”大舅妈叫的那么淫荡, 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疯狂的摇摆那肥美雪白的丰臀 死命的迎合肉棒。 一头秀发散乱以及媚眼半闭淫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 薛刚用力的大干。 “唔...哎呀...我的大鸡巴...心肝...好美...唔...喔...爽死了...啊...插死小穴了...唔...用力顶花心...啊...亲哥...丈夫...我要泄了...啊...用力...哥哥...大鸡巴用力干...啊...我要死了...唔...唔...丢了...丢了。 ..啊...”一阵急勐的抽插,直插的大舅妈死去活来, 全身不住的抽搐痉挛樱桃小嘴轻启直喘,小穴不住的收缩夹紧, 从来没有过的性欲快感使她整个身子轻酥酥的筋疲力尽的昏迷过去, 薛刚一见两位舅妈如此只好暂时收兵把肉棒从小穴中抽了出来, 一股股的淫水急泄而出流到床上白白的一片。 薛刚仰躺着休息。 过了一会,两位舅妈都醒了过来,一见自己赤身裸体都大惊失色, 一回想想起刚才的事情不由的一起望向薛刚心中即矛盾又愤恨又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薛刚一见,双手搂过两人,两人挣扎了几下一看没办法挣脱便不在挣扎了。 薛刚到: “两位舅妈,请你们原谅我出此下策, 忘记过去的仇恨吧以后就让我来还我母亲欠你们的吧, 我也知道两位舅妈是为了报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空虚寂寞的仇 今天两位舅妈不是得到了吗就放过过去的仇恨吧, 以后我会让两位舅妈得到快乐的好来补偿这么多年来你们的痛苦。” 两人矛盾极了,想到死去的丈夫和刚才让让人销魂的快乐, 两人心里不住的激战 想了好久两人相互望了望同时点头对薛刚道: “好吧, 刚儿舅妈们就听你的 不过你以后可要经常来陪我们呀”薛刚哈哈大笑的搂紧两人道: “当然了, 两位舅妈我还没有爽够那,我还要干, 你们谁来”两女也笑道: “我们才不怕你那, 来就来”薛刚一听道: “好呀看我*死你们, 让你们小看我”说完让二舅妈躺下大舅妈趴在二舅妈的身上屁股高高的翘起。 薛刚看着两个美穴、两具胴体不由的又兴奋起来, 一手扶着肉棒大龟头来回的在两个小穴上摩擦 直磨的两女小穴淫水直流不安的扭动两对乳房挤在一起相互摩擦 薛刚把大龟头对准大舅妈的小穴腰部用力挺进 大肉棒整根插入了大舅妈的骚穴之中大龟头狠狠地撞击在花心上爽的大舅妈浪哼。 “恩…哦…啊…刚儿…我的天啊…你怎么…一下就插了进去了...好爽呀...啊...胀的大舅妈小穴...好满...快...插小穴....”薛刚双手抓住大舅妈的肥臀, 开始用力的抽动大鸡巴大抽大送次次全根而入撞击花心穴肉随着大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 带出了很多的淫水大舅妈亢奋的两手握住二舅妈的乳房一阵揉捏, 二舅妈也浪了起来扭动着身体, 嘴里浪叫着: “啊...啊...姐姐...你别乱摸...好...好爽呀...”二舅妈也不甘示弱两手托起大舅妈的丰乳手指夹着乳头抚弄, 大舅妈被刺激的抓住二舅妈的乳房往嘴里送她先用舌头在乳头上舔着, 舔完左乳舔右乳然后轻轻的咬着乳头,津津有味的吸吮这下二舅妈可浪的很了, 两条玉腿紧紧的夹住大舅妈的腰身体一抖一抖的抽动。 薛刚一见性欲更旺了用力的抽插直干的大舅妈浪叫不已: “啊...好...刚儿...大鸡巴好...厉害...用力干...舅妈的小穴...今天是你的...用力...啊...好爽...好舒服呀...亲亲...丈夫...大鸡巴哥哥...用力...”薛刚越插越狠、越抽越快大舅妈被干的丰乳抖动的更加厉害疯狂的向后耸动迎合大肉棒的抽插, 二舅妈手指改揉为转加倍的刺激大舅妈的乳头 在这样的夹攻下大舅妈全身颤抖、香汗淋漓忘我的呻吟薛刚凶勐的攻击 小穴被大鸡巴干的大开淫水不断的流出来顺着肉棒流下流到了二舅妈的身上, 一种非常舒服的滋味美的大舅妈大声的浪叫: “啊...啊...好人...小汉子...你太会玩了...干死舅妈了...用力...啊...花心好痒...唔...唔...刚儿...好丈夫...大鸡巴...插死浪穴了...舅妈...好久没有这么爽了...用力..干...干烂小穴...唔...我快上天了....啊...在深点...啊...对...好美呀...”薛刚在疯狂的抽送 大舅妈全身剧烈的扭动薛刚的双手抓住她丰满、肥嫩的臀肉用力的向两旁分开, 好让大肉棒更深入连续不断的凶勐重插,次次狠狠的撞击花心上, 让大舅妈更加舒服一阵阵的酥麻快感不断的传遍全身, 她忘形的扭动小穴里一阵收缩夹紧大量的淫水急泄而出。 薛刚仍在抽插大龟头狠狠的刮着阴道壁, 将大舅妈的淫水带出来顺着大腿流下来直插的大舅妈瘫在二舅妈的身上, 才把大肉棒抽了出来大舅妈穴内的淫水一下子全部流出来流到了二舅妈的身上和床单上。 薛刚飞快的把沾满了大舅妈淫水的肉棒插入二舅妈早已兴奋、敏感、淫水泛滥的小穴之中, 大力的抽送大舅妈可得到了机会玩弄二舅妈的乳头, 不时用嘴含住乳头吸吮二舅妈在两面夹攻下扭动身体发出淫浪的呻吟双手不知不觉的抓紧床单。 “哦...太美了...刚儿...干...干的二舅妈的小穴好...好爽...用力...唔...亲。 ..我以后...都要你干穴...唔...我是个贱货...骚货...用力干...我的小穴...太爽了...好男人...”一声声浪叫刺激了年轻人的狂态, 薛刚用力的大干着直干的小穴淫水四贱,二舅妈忘情的向上迎合使的大肉棒更深更狠的插入小穴直抵花心阵阵酥麻的快感从穴心传遍全身。 二舅妈欲火焚身舒服的使她几乎发狂,大肥臀勐扭勐摇忘情的最求男女性爱。 “哦...啊...大鸡巴...刚儿...亲亲...亲丈夫...舅妈的小穴...被大鸡巴插的好...好舒服...亲...插快点...用力...舅妈以后...就是刚儿...的人了...你要...要怎么玩...都行...用力...太爽了...唔...亲爱的好人...好哥哥...”粗大的大鸡巴勐抽勐插更使得大鸡巴次次顶到花心不时的顶在上面用力的研磨一番, 爽的二舅妈粉脸狂摆。 秀发乱飞,浑身颤抖,骚媚入骨刺激的薛刚更卖力的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 二舅妈被*的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 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单。 “哦...啊...唔...不行了...好刚儿...你太凶勐了...啊...受不了...二舅妈...的小穴要被你...*...*破了...亲丈夫...亲哥哥...用力干...干二舅妈的小穴...让二舅妈爽死了...唔...你太会玩了...好人...怎么干的这么舒服...啊...不行了...心肝...亲丈夫...二舅妈...小穴开花了....唔...要丢了...丢了...啊...”全身勐的一阵痉挛, 一股股热烫的淫水直泄出来小穴不住的收缩, 全身舒畅不已两个女人都静静的享受这快感的余韵。 薛刚仍在用力的抽插在二舅妈的小穴中抽插了数百下又插入大舅妈的小穴勐抽勐插, 来回的在两人的小穴里抽插干的两人泄了一次又一次, 两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推上快乐的高潮欲仙欲死, 泄的两人全身无力无力的扭动迎合极度的快乐下薛刚才在大舅妈的小穴中射入了精液。 而两个舅妈则被干的快乐的晕了过去。 薛刚泄完后,躺了下来休息。 三人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在薛刚强有力的征服下,两位舅妈是彻底的离不开薛刚了, 她们两人放弃了仇恨臣服于薛刚的大肉棒下她们两人也明白了即使自己的丈夫活着也不能使她们得到象今天这么爽的快乐, 而且有了薛刚她们也不在寂寞了。 寒江关的四位艳妇都成了薛刚的胯下之臣, 每天薛刚都可以玩弄她们享尽了艳福。 简直有点乐不思蜀了,不知不觉有过了十数日, 前方来了军令催两人赶快回去。 樊梨花和薛刚只好动身回军中。 何氏和两位舅妈依依不舍的把两人送出寒江关, 挥泪告别了外婆和舅妈,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玉龙关。 大唐军队在玉龙关休整的兵强马壮,象西凉国的国都进军, 数月便拿下了西凉国都西凉国王只有纳贡称降, 大唐平定了西凉。 薛丁山在西凉国都休整兵马,便派探马向长安报捷。 只等圣旨到,便可以班师回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