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给老张带绿帽
给老张带绿帽
老张回来了,他却不知道自己老婆被我玩了, 还和我打招唿问好可惜我和红姐不能这么光明正大了, 要偷偷找机会出来慰藉下对方。 老张可能年纪大了,睡觉都比较早,红姐就借去水房洗衣服机会乘机和我偷情, 红姐一看我来了就上来和我舌吻,舌头在嘴里纠缠一起, 好一会才分开我的手摸着红姐的屁股和奶子。 过了一会儿红姐蹲下拉开了我的裤子拉链, 掏出我的大肉棒用手套弄着。 风骚的红姐,实在是淫荡无比,她抚摸着大鸡巴, 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 在嬉笑中,那对肥满的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 瞧得人血气贲张。 “骚货!你别用手套弄了,趁着老鬼睡了, 今晚我们好好的爽爽。” 我把鸡巴凑到红姐嘴巴, 命令道: 「快, 把他含进去。 」红姐美眸迷离,如同注视神灵一般注视着我的的肉棒, 香舌从睾丸底部一路向上舔动,直达龟头马眼处, 继而檀口张开肉棒顺利而熟稔的滑入喉咙之中。 我的大肉棒上青筋暴涨,光是紫红色的龟头就填满了红姐的半张嘴, 红姐卖力地吮吸舔弄仿佛在品味天下最美味的东西。 我享受着红姐的口舌服务,可我还觉得不过瘾, 我将红姐的灰色裙子拉起红姐丰满的屁股露了出来, 我将手从红姐内裤后边将手指插入粗粗的手指在红姐屁股上向股沟进发.玩了一会儿我让红姐裙子脱掉, 我的手指再次进入红姐的内裤里这时,我已摸到红姐肉穴很湿了。 此时红姐等不及了,拿出套子给我戴上, 她也怕怀孕就一屁股坐在水台上,我一手挽起红姐的一条大腿, 蹲下身去把嘴凑在红姐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红姐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起初,红姐还只是被动地让我搞,但一会儿后, 她也禁不住幸福地把头高高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水台上上, 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让我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 我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入红姐的阴道里来回捅着, 不一会只见红姐想毕兴奋起来了从水台上坐起来, 抱住我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 我抬起头回应着红姐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的穴里捅起来。 我正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红姐的穴口上磨着, 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红姐的两片大阴唇分开红姐抬着头看着我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 红姐的口动了动,我一挺腰,那麽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红姐的穴里去了。 红姐一咧嘴,我就晃起屁股,双手握着红姐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 红姐的双脚夹着我的腰杆子,双脚向上举着。 红姐微微眯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 一副淫荡的沉醉样。 「太美了,舒服得┅┅浪穴要升天了┅┅」浪穴在充分的滋润中, 红姐娇啼声不断但她又怕老公听到,不敢叫大声。 “好骚的红姐┅┅”对着眼前的无限春光, 我不禁生出这样的感想。 这时低头在红姐耳边说∶“你这老骚货, 说!‘我是母狗我是马哥的性奴隶”“是的, 我是母狗我是马哥的性奴隶。 求你干我,干我小穴┅┅干我┅┅干我!快干我┅┅”我勐烈的进攻使红姐进入了忘我的高潮中, 红姐把两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间我把嘴再次撕咬着红姐甜美的乳房, 彷佛要把红姐的乳房咬烂了红姐则一边舔着自已的嘴唇一边浪叫连连, 淫态百出。 插了大约一百来下后,红姐下面喷水,应该是高潮了, 我把肉茎抽出淫笑着将脸庞面贴到了丰满滚圆的肉臀上, 贪婪品味着成熟美艳的女性特有香气美丽熟女的超肥骚奶和超肥淫臀肉欲横流, 透着脂香令他情欲勃发。 我拍了拍红姐肥熟无比的肉感大屁股,让她把巨大的香臀高高翘起, 而红姐也顺从起来刚被玩到高潮的感觉令红姐此刻发起骚来, 我粗暴地捉住一边臀球充满韧性的屁股肉从指间溢出, 玩了没一会儿便说「好了,母狗,把手扶在水台边上, 把屁股翘起来快点!翘高一点!」。 红姐手扶着水台边,白嫩嫩的肥臀高高撅起, 我拍了一下红姐的大屁股我操,弹性真好,浑圆的肉感十足的翘臀专为后入式而生, 今天这个大屁股就要狠狠给他干上一炮了。 红姐忍不住浪叫起来,极度兴奋的老脸张扬着痛苦的表情, 一张猩红的大嘴变成O字形往外不停的喘息。 “……哼……哼……哼……”红姐被插得喘不过气来。 “……红姐……我干死你……”“……马哥……你的好强……”“……爽吧?……”“嗯”, 红姐忙不迭的点头承认.正当我们大战到一半 正好听到2个保安谈话声好像要从水房路过,平常倒是无所谓, 不过在这个要命的时刻差点把我给吓射了,红姐也吓了一跳, 屁眼勐得一夹几乎要把我的鸡巴给夹断了,我还是没忍住, 射了她一屁眼。 这时我急忙用手捂住红姐的嘴,不让她出声, 然后把她抱到水房里面等那2保安走远了,我才放开手, 摸着我的大鸡巴淫邪地说: “现在替我舔干净它。” 红姐只得强打起精神,再次捧起我的鸡巴用心舔着, 舔干净后红姐用纸巾帮我打扫干净后塞回了裤裆, 拉上拉链系好皮带。 红姐起身擦着自己下体,一边埋怨说“还好没被发现, 要是被发现我这老脸还怎么活啊”“没事的, 偷情是不是很爽宝贝哈哈”,“小坏蛋,就你最坏了”, 为了不被发现我和红姐先后离开水房。 过了几天,轮到我值夜班,晚上我特地买了点酒菜来传达室和老张喝酒, 说庆祝他腿好了老张还挺高兴,说我够兄弟, 可他不知道我看上的是人妻。 我买的是高度白酒,老张酒量本来就一般,喝了不少后直接醉倒在桌上, 我和红姐把老张扶到内室床上然后我们出来继续喝, 我们一边喝一边舌吻过了一会儿我浴火高涨后, 我按着红姐的头让她蹲到桌子底下去拉开裤子拉链, 大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经过这段时间的性交, 红姐的口技变得着实不错舌头细长却不缺力, 她温柔地舔着我的马眼然后张开口便含住了我的龟头, 她不急着往下而是在口腔内用舌头绕着龟头打转, 我闭上眼睛享受起来大概过了五分钟,红姐才开始用口套弄起我的弟弟, 而且她还着重舔龟头下面沟部的位置让我爽翻了天, 不一会儿一股热流便全部喷到了红姐的嘴里。 正当我准备进入肉戏的时候,红姐不让, 说老公在内屋万一在传达室搞,他出来就完了。 我想想也对,就拉着她来到工厂的停车场,停车场的车钥匙晚上放在保安室的, 我挑了一辆运货的面包车 和红姐说道: 「这里晚上没人来, 咱们来一次车震吧……」。 我把面包车后座放平,红姐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车内侧的固定拉手, 另一只手按在我的胸膛处叉腿坐在我的胯上, 随着我胯下的用力耸动她的身体跟着上下起伏, 之前束缚在脑后的精致发髻已然凌乱不堪随着身体剧烈的摇晃起伏, 几缕发丝开始飘摇遮住了红姐潮红的脸颊。 「恩……哦……啊……用力……啊……」红姐闭着眼, 嘴里无意识的呢喃着呻吟着,「啊……啊……快点……操我……啊……」红姐的淫靡呻吟声, 在这寂静的夜里空旷的野外,窄小的汽车内, 久久不散一声比一声长,一声比一声浪。 我躺在已经被放平的后座上,两只手胡乱的的在红姐的大腿上摸索着, 我下体激烈的耸动红姐的小穴虽然松弛一些, 但胜在她的淫水特别多我的胯下已经被她流出来的淫水, 浸湿了一片。 我奋力的抽插着,其实这个姿势并不是多舒服, 但碍于车内的狭小空间 只能采取这个姿势: 「你个骚娘们, 老子的小兄弟大不大硬不硬!」我狠狠的插着, 次次都全茎没入。 「啊……大!马哥的鸡巴……啊……最大了……恩……又大又硬……插死我了……好满……」听着红姐放荡的淫语, 我体内的欲火熊熊不止 抽插的更加用力: 「骚娘们, 以后你还和你老公做不!啊烂货。 」「啊……不做了……啊……他的那么小……没感觉……我喜欢马哥哥的大鸡巴……我是骚女人……操我……」红姐在我胯上扭动的身躯更勐烈了, 突然「啊!……不行了」红姐突然发出一声长吟 然后身体如同没了骨头一样缓缓地软软的趴在了我的胸膛之上, 然后红姐声如蚊音的声音响起: 「马哥 老妹泻了……」」啪……「我双手在红姐的美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你这个老骚货听好了, 你马哥可还没尽兴呢。 「说完我抽插的更加激烈,我的身体素质不错, 这也让我的腰力很足 红姐嘴里无力的哼哼着: 「啊, 我要马哥,我要。 」红姐边说着,嘴巴已经寻索到了我的嘴边, 我们的舌头瞬间缠斗在了一起。 几分钟后,我只感觉全身的精气都往开始下体涌去, 然后聚集在聚集全部汇总在我的老二哪里。 此刻十万火急,精关马上就要失守了,我这次勐地狠狠地插入不再抽出, 龟头死死的抵在阴道的最深处然后我啊一声, 紧抱着红姐的双臂一松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吼声。 我的老二终于精关失守了,犹如洪堤决口, 全身的精液随着我的一声闷哼瞬间急涌而出, 红姐也随即跟着一颤软软的趴在我身上喘着气。 后来我在厂里泡上个厂妹,去找红姐的次数就没这么多了, 但一个月基本也要搞个一两次吧毕竟老逼能去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