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八日的下午 淫棍赵大勇操了周艳娥一个下午。 傍晚,周艳娥起身,回家去给丈夫和儿子做饭去了。 赵大勇喝饱了周艳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饭, 就在周艳娥的房子里看电视。 那天的奥运会比赛,中国队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连失利, 看得赵大勇有些郁闷于是就下了楼出去走走。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左右,已经很晚了, 不过由于天气凉爽外面还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 或是在吃夜宵。 与周艳娥她们社区相邻的是一所规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属区。 赵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经过那个家属区。 他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位性感熟妇。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吕凤玲,高大丰满白嫩, 身高一米七二 年约五十岁圆脸,颇有姿色, 大白脚秀美白嫩 她穿着碎花连衣裙光着光滑的玉臂, 光着美腿嫩脚 穿着拖鞋在赵大勇前方慢慢走着。 她是高校的女员工,正准备回家。 赵大勇被那个性感熟妇给吸引住了,他盯着那妇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脚后跟, 使劲咽着口水一路紧跟。 那熟妇发现有人跟踪她,于是放慢了脚步, 回头看去 见是一位衣着高档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钱人, 不知怎的她顿时没有了反感。 她继续慢慢走着,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着赵大勇上去搭话。 她走进了家属区的一个分区,赵大勇也跟了进去。 在路的右侧是一片黑压压的低地,那里有二十几个乒乓球桌, 都是水泥的平时不少大人小孩在这里练球 此时已近夜里十一点 那里黑黑的一个人也没有。 赵大勇突然从后面扑了上去,卡住吕凤玲的脖子, 将她从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吕凤玲先是吓了一跳,当她明白是跟踪她的赵大勇所为后, 对赵大勇的好感使她挣扎的力量减小了其实 就是她全力挣扎她一个年近五十的妇女又哪里有力气挣脱赵大勇这头大色狼呢?在赵大勇的逼迫下, 吕凤玲被迫扶着乒乓球桌弯下腰撅着屁股。 赵大勇从后面撩起吕凤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裤, 粗暴地将鸡巴顶入吕凤玲的屄眼。 吕凤玲的屄眼被强行顶开了,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赵大勇将一只魔爪伸到吕凤玲身下,使劲抓她奶子, 同时使劲将鸡巴往她屄眼里狠戳。 黑暗的低地里,响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 但无人听到。 赵大勇更加肆无忌惮,一边操一边还不时挥掌勐击那性感熟妇的肥白屁股。 渐渐地,吕凤玲沉醉于那种被蹂躏的感觉, 呻吟声里渐渐带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当赵大勇射入她屄眼之后,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吕凤玲的丈夫常驻深圳,她寂寞难耐,好久没被男人操得这么爽了。 她带着赵大勇到了她家,继续供他蹂躏。 孩子已经睡了,但她的叫声大了些,她十七岁的儿子吕伟被母亲的叫声惊醒了, 他来到母亲门外当他看到母亲跪趴在床上 撅着屁股挨操的淫贱姿势时 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在赵大勇的协助下,吕伟平生第二次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第一次是妈妈生他的时候。 有赵大勇在,吕凤玲虽然不愿意,但毫无办法。 第二天,赵大勇去南京出差,兼会情妇孙苹。 孙苹是赵大勇在出差途中认识的一位南京美妇, 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岁貌俊美,大白脚异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机场候机大厅里,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着前后左右的性感女人们。 很快,一个性感熟妇进入了赵大勇的视线。 这是一位女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她名叫马俊玲, 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岁貌俊美,大乳房, 走起路来一颤一颤地 细腰肥臀美腿秀足。 她穿着白衬衣,戴着工作人员的胸牌,透过衬衣, 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背后的白色的奶罩背带。 她下身是蓝色制服裙,美腿秀足,肉色丝袜高跟鞋, 实在是个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愿意和乘客们混在一起上大厅中间的几个洗手间, 于是走向大厅的远远的角落那里几乎没什么人 也有洗手间但没人去那么远上厕所。 赵大勇一见机会来了,于是跟了上去。 马俊玲发现了赵大勇,这次,仍是赵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马俊玲对他不但不反感, 反而还回头看了他几眼。 赵大勇更有了勇气。 他跟着马俊玲进了女洗手间。 这可是马俊玲没想到的。 赵大勇逼迫马俊玲弯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 撅起屁股。 赵大勇撩起马俊玲的短裙,发现,这个骚妇里面只穿着肉色裤袜, 而未穿三角裤不由大喜。 因为马俊玲这个性感熟妇经常被几个领导操, 所以她干脆只穿肉色裤袜方便。 赵大勇把马俊玲的裤袜扒到她腿弯处,掏出自己的鸡巴, 就从后面顶入马俊玲的屄眼。 同时,他将魔爪探到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双大乳房, 狠命地将鸡巴往马俊玲的屄眼深处顶入。 马俊玲疼得惊叫起来。 但这间洗手间距大厅中央实在太远,根本无人听到。 赵大勇兽性大发,抓着马俊玲的大奶子, 把鸡巴往她屄眼里使劲地撞击。 随着他的撞击,马俊玲发出声声惊叫。 她想挣扎,但她一个五十二岁的中老年妇女, 哪里挣得过赵大勇那个青壮年色狼呢?她无力地哭泣着。 她柔软的乳房,捏起来手感很好。 赵大勇觉得特别痛快,于是加速撞击。 而他对这个俊美老妇的撞击,使得这个女人发出惊叫, 妇人的惊叫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他一手继续抓住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腾出来抓住马俊玲盘在脑后的发髻, 迫使她抬起头来看她自己在镜中的淫态。 马俊玲羞愧得红了脸。 赵大勇从后面操,还嫌不过瘾。 他又把鸡巴从马俊玲的屄眼里拔出来,命她转过身, 将她抱上洗手台让她面对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赵大勇分开马俊玲两条美腿,从正面将鸡巴插入她的屄眼。 赵大勇紧紧抱住马俊玲,一面和她热烈亲嘴, 一面把鸡巴朝她屄眼乱顶顶得马俊玲嗷嗷直叫。 这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万没想到会在机场受到如此的性攻击, 开始时她被操懵了现在,她则有些迷乱。 赵大勇干脆将马俊玲的两条美腿掀了起来, 扒了她的高跟鞋 将她的一条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条美腿。 赵大勇捉住马俊玲一只秀足,那袜莲非常精美。 赵大勇尽情捏弄那柔软的袜莲,然后把那袜莲发黑的袜尖送到自己鼻下, 使劲嗅着。 那成熟女人袜尖醉人的异香被赵大勇深深吸入大脑, 令他兽性大发发狂般地勐捅马俊玲的屄眼。 捅得马俊玲叫作一团。 射入马俊玲的屄眼之后,赵大勇和她互换了电话, 留她在洗手间里慢慢整理衣服赵大勇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不紧不慢登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 这是日本生产的“大鹰700——850”型大型客机, 共三层可装载1850位乘客机舱宽大。 配有150名空中妇。 日本的十万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备了这种宽大的客机, 淫城的两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飞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舱里空荡荡的, 有大量空位。 有几个客人干脆躺在空位上睡觉。 一夜前后制造了两起强奸事件,强奸了两个女人的淫棍赵大勇可不闲着, 他的两只贼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妇们。 一夜前后,他强奸了两个性感熟妇,这会, 性感的空妇们又使他冲动起来。 服侍赵大勇的空中妇名叫于惠玲,她大约五十岁, 身高一米七容貌妩媚妖冶肤色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 脑后梳髻穿着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裤袜高跟鞋, 甚为精美。 赵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 赵大勇向于惠玲提出性要求。 有些空中妇是可以为乘客提供性服务的, 但那也是在洗手间里 赵大勇却不是他见于惠玲答应了, 竟就势将她按在空着的一排座位上。 于惠玲大吃一惊,恰待挣扎,已是来不及了。 赵大勇压上去,先是捉住于惠玲一只秀足, 扒了那高跟鞋 捉住于惠玲那精美袜莲贪婪地嗅那发黑的袜尖, 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暴起。 赵大勇粗暴地将于惠玲两条美腿掀过头顶, 这时 可以看到于惠玲短裙里面穿的是肉色无裆裤袜 而且未穿三角裤。 那空妇双腿被掀过头顶,屄眼屁眼朝天, 赵大勇无耻地舔她的屄眼和屁眼。 于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其他客人看到这样也可以,于是纷纷将空妇们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来, 顿时客舱里一片空妇呻吟之声。 于惠玲双腿被掀过头顶,被赵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唤。 她的隐密而敏感的屁眼,就这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任凭男人舔弄。 这时候,另一个男乘客从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过来, 于惠玲的精美袜莲就在他眼下晃动。 他按捺不住,捉了于惠玲柔软的袜莲,使劲捏了起来。 于惠玲忍不住叫了起来。 到了南京之后,在南京禄口机场,赵大勇正往机场楼外走, 当地一个女机场工作人员从他面前走过。 她叫方玉苹,四十八岁,一米六八,颇有姿色, 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脚异常清秀白皙,她与淫城的女机场工作人员大不相同, 穿得远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员那样精致而是非常随意。 后来赵大勇发现,这也是许多南京妇女与淫城妇女的不同。 方玉苹随随便便穿着件白衬衣,下身是蓝色制服裤, 像是几天没换的样子光着大白脚穿着拖鞋 穿得非常随意。 她见赵大勇盯着她看,于是也盯着赵大勇看。 赵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谈起来。 南京禄口机场,不但机场小,而且旅客少, 工作人员也少 远远难以与淫城的机场相比。 方玉苹的脾气,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 她愿意献身。 赵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所以,当在她的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赵大勇突然将她抱上办公桌时, 她并不吃惊也不反抗。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赵大勇接着扒掉了她的长裤和小三角裤, 这样 她上身穿着白衬衣下身一丝不挂。 方玉苹两条美腿分开,赵大勇蹲着,把头探入方玉苹的两腿之间, 贪婪地舔着那性感熟妇的屄眼。 方玉苹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会忍耐, 直接叫了起来。 舔到后来, 赵大勇道: “阿姨, 快尿啊 我想喝你的尿!”方玉苹心里一热就尿了出来, 都给赵大勇喝了。 方玉苹低头看着赵大勇贪婪地喝她尿的样子, 又感动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离开机场,经禄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来到市区, 赵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级泛亚酒店。 他在南京的老情妇孙苹赶了来,赵大勇在这一天的连续的艳遇中消耗过大, 面对孙苹竟半硬半软。 于是,孙苹让他躺在席梦思床上,她站着, 将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里供他吮吸。 美人玉趾,使得赵大勇的鸡巴又硬了些。 孙苹跪坐在他鸡巴上,前后摇动,足足搞了二十几分钟, 赵大勇一声怪叫终于射了出来都射入孙苹屄里。 第二天,两人到酒店的中餐厅里吃了早餐, 然后 孙苹带着赵大勇见了几个生意上的朋友。 大家吃了午饭,孙苹就回去休息了。 次日,孙苹又带着赵大勇会见生意上的朋友。 赵大勇对南京的印像,街头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 不过,南京毕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还是有的。 傍晚,赵大勇办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转悠。 孙苹一直拉着他谈生意,他有些烦,于是趁孙苹暂时回家, 他关了手机独自在街上转悠。 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带又是各大百货大楼林立的商业区, 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就在一家百货大楼前,赵大勇突然看见一位性感熟妇, 此女人名叫宫月清身高约一米六三看模样年近五十, 四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清秀姣好长剪发, 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穿着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裤, 光着半截小腿和美丽的秀足 十分清秀利索穿着拖鞋, 走在赵大勇前面。 赵大勇一见,口水差点掉下来。 于是,他就紧紧跟在后面。 走了一阵,宫月清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 遂站住回头一看 见是一个穿着考究的年轻人。 南京妇女较传统保守,对家庭比较忠贞, 不似淫城妇女那般开放 宫月清冷冷地盯着赵大勇道: “你跟着我干什么?”赵大勇情场老手 哪里会怯场 他满脸堆笑道: “大姐, 我是外地来的 想去夫子庙买些盐水鸭带回去给朋友们做礼物, 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南京的特产。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走,问了几个人,都问不到路。” 那宫月清脸色缓和下来, 道: “是吗?正好我们一个方向, 你跟我一起去那边的公共汽车站吧不远七八站路就到了。” 于是,她带着赵大勇,来到公共汽车站, 一边等车 一边两个人聊了起来。 赵大勇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宫月清的信任。 她家里,丈夫已死于她的胯下,就她和儿子两个相依为命, 她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说妈妈晚点回去。 公共汽车到了,她和赵大勇一起上了车, 她答应陪赵大勇到夫子庙采购。 两人在夫子庙逛了很久,买了不少盐水鸭状元豆之类的特产, 赵大勇一个人不好拿就请宫月清帮他一起拿回去。 因为已经很熟了,宫月清就答应了。 赵大勇请她吃了晚饭,两人打车,一起来到新街口的四星级新富泛亚酒店。 趁电梯上到44层,来到了赵大勇的房间。 赵大勇请宫月清歇息歇息,热情地从MINI BAR里拿出一罐饮料, 倒在杯子里给宫月清喝。 宫月清喝下饮料,渐渐感到胯下和奶头发热发痒。 原来,赵大勇在饮料里下了春药。 赵大勇见那性感熟妇中了招,大喜若狂, 一下将那宫月清扑到在床上 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来。 宫月清本就是个骚妇,吃了春药,更是性欲发作。 赵大勇啃她的白脚,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品尝着宫月清的白脚,赵大勇的鸡巴勃然而立。 宫月清跪在床上,赵大勇跪在她身后,从后面将鸡巴插入她的屄眼, 使劲地操她同时还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丰满乳房。 宫月清哭叫着,那哭叫声更刺激了赵大勇的兽性。 操了宫月清半小时后,赵大勇射入了宫月清体内。 两人躺着休息。 过了一会,赵大勇将鸡巴塞入宫月清嘴里, 在她嘴里 他鸡巴又硬了于是他又压在宫月清身上操她。 正操得欢,宫月清的手机响了。 她一接,是她儿子。 赵大勇命她叫她儿子来。 宫月清不愿意,赵大勇就停止下来,不操她, 急得那骚妇只好照赵大勇的吩咐叫她儿子来。 当宫月清十几岁的儿子刘汉勇赶到酒店, 赵大勇为他开了门。 当他看到一丝不挂的母亲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平时对母亲的暗恋加上现场事态的刺激, 使得他陷入狂乱 于是他按照赵大勇的吩咐一起轮奸了母亲。 星期天,赵大勇返回淫城。 在南京禄口机场,快登机的时候,赵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妇。 到了飞机上,他特意坐到她身边,和她聊了起来。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朱惠琪,是江苏烟草局的女干部, 前往淫城出差。 那朱惠琪,四十六岁,娇小丰满,身高一米六, 颇有姿色剪发大乳房,脚长得很标致,穿着小褂短裙, 肉色裤袜细带高跟皮凉鞋那丝袜里的秀美一玉趾更显得分外诱人。 不到两个小时,飞机在淫城机场降落。 赵大勇的司机开着他那辆海南马自达来接他。 赵大勇让司机坐机场大巴回去,自己驾车, 带着朱惠琪往城里开去。 朱惠琪的房间早由单位帮她顶订好了,她本应入住江苏驻淫城办事处开办的紫金山酒店, 但赵大勇带她入住了对面的四星级雍都泛亚酒店。 下午,赵大勇在酒店里奸污了朱惠琪。 赵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 朱惠琪一丝不挂,跪在赵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赵大勇的那根黑鸡巴。 赵大勇这个淫棍,他的鸡巴黑黑的,勃起来后硬硬的, 十分凶狠。 他低头看着这个性感熟妇,这个烟草局的女干部, 下贱地吮吸他的黑鸡巴不由十分得意。 朱惠琪除了吮吸,还时不时伸出香舌舔赵大勇的黑龟头, 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朱惠琪的两只大乳房随着她吮吸鸡巴的动作不停地晃动, 那黑黑的大奶头子十分诱人。 她跪在那里,从后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脚心白皙的脚后跟十分性感。 夜里,赵大勇约了几个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里打麻将, 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妇朱惠琪坐在他的鸡巴上 穿着无裆肉色裤袜的两只精美袜莲分开放在桌上 一边摸牌打麻将赢牌者 可以嗅她的袜莲发黑的袜尖。 她时不时高高翘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诱人。 他们不玩钱,和牌者,根据番数不同,可以嗅她的发黑袜尖, 或者吮吸她的大奶头子或者舔她柔软的腋毛。 于是,屋里不断响起朱惠琪的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