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我躺在床上,双手被丝袜绑住高举,双眼被黑布条蒙起,耳朵听见一旁有男人正讲着电话。「对啦!你快点来吧!绝对不会让你后悔的!」男人说完之后,往我大腿摸了一把,我打了个冷颤,心中有不好的预感逐渐成形。他将我的长裙推到腰际,手来回地抚摸着我的大腿,我感觉到他在我耳边吹气:「小美人,期待吗?等一下我会让你爽翻天喔!」「不、不要!」我颤抖地说。男人好像很享受的开始拨弄我的头发:「不要什么?等一下你就会夹着我的鸡八,淫荡的摇着屁股,叫我哥哥不要停,装什么纯洁啊!」他的手指开始抚摸我的小穴:「怎样?今天想来几发?干到让你说不了话,怎样?还是你想在外面搞,让大家看到你有多淫荡?」「不--啊!」勐然有根手指戳进了我的小穴,让我哀叫了一声,然而接着而来的,是手指的反覆进出,并且逐次增加手指的数目,直到三根手指在小穴里面翻搅,蹂躏着我的花蕊。「啊??啊???啊啊???」我发出了哀鸣。「真是淫荡的声音啊!」男人另一只手伸进衣服,将胸罩推挤开来,揉捏着我的胸部:「爽吗?待会儿还有更爽的唷!」我感觉到一根又热又硬的棒子在下头摩蹭着我的大腿,并且男人加速了手指的活动,让我哀叫连连:「不要!别这样!快点住手!」有股暖流在身体里酝酿,酥麻的感觉不停地传来,令我为之疯狂,当下体越来越痒,身体越来越热的时候,我却听到了让我害怕的声音。有其他男人的声音出现了。「哦喔!阿平你已经在搞啦!」这是第二个男人的声音。「嘿,老毕,是你喜欢的类型耶!看起来不错嘛!」而这是第三个。「山仔、飞仔,你们还有时间看,快脱衣服热身吧!等下阿狗他们还会来!欸,阿平你要快一点,赶快干上这女人,让我们三个热身一下!」「干!这女人还没弄好,硬干会哭喔!」阿平边揉着我的胸部边说。「操你妈的,就是要干到让她哭啊!她哭我干得会更爽!」老毕说完,大家便笑了起来。我开始哭着求他们放过我,但是他们无视于我的哀求,四个男人开始除去我身上的衣服,包含绑着双手的丝袜,以及绑着眼睛的黑布,他们用蛮力压着我的手脚,逼迫我看清楚他们开始勃起的阳具,并且看着他们在我赤裸的身躯上又亲又舔又咬。「求、求、求求你们......」被四个男人围攻的我喘息着,哀求着他们放过我一马,但是我只看见他们的阳具勃起的速度增快,然后山仔跟飞仔两人分别压住我的左右手,要我帮他们打手枪。阿平抓着我的大腿,高高的举起,将炽热的铁棒对准我淫水泛漤的小穴摩擦,沾满了淫水。「要上了唷!」阿平淫笑说着,便一口气将鸡八塞进我的小穴里,我连痛都还来不及说,老毕便将他的肉棒塞进我的嘴里:「给我老实的舔干净!舔得好,哥哥就赏你吃精液!」我流下了眼泪,但只是增添他们的兽性,他们的一部分在我身体里动得更利害了。「干!超爽的!穴超紧的!」「嘴巴也不错,小骚货被阿平干很多次了喔!喇叭吹得很好呢!」「手枪也打得不错,这小荡妇是从哪找来的啊!该不会是在卖的吧!」「哦?我第一次让女人帮我打手枪呢,感觉真不错!」阿平每一次都干得很用力,好像恨不得干穿我的子宫,又硬又烫的铁棒摩擦着我的肉壁,突刺我的小穴,淫水的声音好像贯穿耳膜般清晰,就连老毕的肉棒都在嘴里发出滋滋的水声,而我的呻吟也愈发的淫荡。「恩恩?啊??啊啊??恩??」「哈哈,这妞来劲了!」阿平抓着我的腰,用力的扭动:「看到没,所以我说这女人好玩,被轮奸还可以这么爽!简直就是欠干!」「哦?这嘴巴,真是让人受不了!干!我要射了!」老毕大吼一声,有很多又腥又臭又黏稠的液体冲进了我的嘴巴,热唿唿的像是发臭的牛奶,当老毕的肉棒退出我的嘴巴时,还牵着一条透明的液体,滴落在我急速起伏的胸口。我也没时间选择是不是该吞下精液,阿平看见我满口精液时好像发了狂一样,更加勐烈的干着我的小穴,我开始狂叫,精液喷出来弄得整身都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干!老毕,超恶的,都是你的精液!」不知道是山仔还是飞仔在抱怨,而阿平也在我体内射精了,浓稠而磙烫的精液在我体内流窜。当阿平退离我的身体时,山仔跟飞仔两人把我架起来,而我也无力反抗或挣扎,我正处于高潮的时空,完全无法思考,只有原始的兽性,让我不自主地赖在两人的身上。任凭那两人将我夹在中间,同时干我的屁眼跟小穴,而我迎合起他们的抽刺,就像个浪荡的女人,开始淫叫连连,让那两人玩弄得不亦乐乎,而老毕跟阿平则在旁边抽事后烟,等待阿狗来到。就在前后两人连续射精之后,浑身沾满精液的我总算清醒了些,但是也无从反抗,休息够的老毕跟阿平补上那两人的位置,继续对我奸淫,并且射精在我身体内,好像要将小穴都填满他们精液。「不要.....」在老毕跟阿平射精后,我挣扎着逃下床,但山仔跟飞仔抓着我的手,把我拖向床边,想再来一轮,这时门被打开,进来一个男子,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阿狗。就在阿狗走向我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绰号叫阿狗,因为他就像一条公狗一样,他脱下裤子,二话不说就抓着我的屁股,用背后式勐干我的小穴,我简直就像条母狗一样被他硬上,而且想跑也跑不了。阿狗干我的时间很长,在我以为自己几乎要虚脱的时候,他才射精,而且我差点以为他尿在我的小穴中,因为他射精的时间也很长,当他将肉棒拔离我的小穴时,白浊的精液立刻从我的小穴洒落,混杂着之前四人的精液还有我的淫水,沿着我的大腿流了一整地。我趴在地上喘气:「呃?恩恩?啊?呃?你们,够了吧!不要再....」还没来得及说完,方才休息充足的四人立刻又围上来,寻找着可以进入的洞穴,一次又一次的换着姿势,将磙烫的精液灌进我的身体里面,发泄着他们的兽性。途中我不知道昏过去几次,只觉得这轮奸好像永无止境。当我最后一次昏死过去时,我隐约听见阿平的声音说:「差不多了,该做结束了。」等我再次醒来之后,房间里只剩我跟阿平,阿平拿着数位相机,专注地看着里头的影像,有我嘴巴都是精液,还塞着一支肉棒的特写照,还有全身上下淋满精液,昏死过去的照片,也有三个洞全被插满肉棒的照片,但是都没有那段十分钟的影片吓人,我被干得去活来,淫叫连连,而且被五个男人用极度不堪的言语羞辱,直到高潮为止。阿平将照片跟影片都给我看完之后,将我抱起来,我非常合作的张开大腿,好让他可以轻易的进入我,他将鸡八干进我红肿的小穴,在我耳边说:「怎样?还满意吗?小荡妇!」我摇晃着我的屁股,让他的鸡八可以更进入我的身体,并且开始淫荡的呻吟:「不错啊!感觉好像越来越淫荡了!下次试试在野外作吧!」「野外啊!要几个人?」阿平越来越兴奋了:「可以把你当作母狗,在外面直接干吗?」「找人少的地方吧!我怕会被不认识的人看见!」我享受着阿平的冲刺,一面回想着方才被淫辱的画面,照片里的我有着淫荡的面孔,也有着异常的妖艳。淫荡的叫声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我充分地享受着名为「性」的游戏,阿平射完精后就离开了,他留下数位相机与今天那几人的联络方式,看着名单,我知道,陪我玩游戏的人已经不再是阿平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