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江燕是在家里被歹徒轮奸的。当天夜里下班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刚刚打开房门的时候,一只大手从身后摀住了她的嘴,随即她感到一把尖锐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腰间,一个声音低低的吓道:「J。C小姐,请不要乱动,否则性命不保。」江燕只能顺从地被歹徒押进了房间,她听见身后房门关闭的声音。江燕知道一场噩梦就要开始了,因为歹徒绝不是上门打劫的,他们一定另有目的,而那目的基本上就源自于自己是个女警--今天她是身着警服回家的!歹徒一般是不会袭击J。C的。她已经听说了前几天发生在警署的轮奸女警的案件,她预料今天自己的命运也将会如此。此刻,女警的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严守多年的贞洁将被歹徒黄牛好夺走!果然,歹徒将江燕的双眼蒙住,用胶布封住她的嘴,将她的手脚分开,呈「大」字型捆绑在她的单人床上。眼前漆黑的女警感到一个沈重的身躯爬上了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的她只能任由歹徒对自己进行侵犯与蹂躏。江燕警服上的扣子被歹徒一粒粒地解开,警服下女警雪白的肌肤和丰腴的躯体便展现在歹徒的面前。松开女警乳罩上的搭扣,一对丰满的乳房让歹徒急不可耐地伸出双手去抚弄和揉搓。歹徒的一双大手在女警的乳房上肆无忌惮地玩弄着,女警的乳头在他的揉捏下慢慢地坚挺起来,他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上轻轻地吮吸着。女警扭动着身子想要躲避歹徒的侵犯,但无力的反抗只能更加激起歹徒的暴行,可恶的歹徒竟然用舌尖轻舔起女警的乳头来。 .. 因为她穿的是警裙,她的裙子被歹徒向上撩去,浑圆的臀部就展现在了歹徒的面前,罪恶的双手直接伸进了女警短小的三角裤中去,而后抓住她的三角裤只轻轻一扯,便使女警的下身一览无遗。女警乌黑的阴毛,粉色的阴唇和阴道口就完全暴露在歹徒的面前了。歹徒的手指掠过女警柔软的阴毛,来到她湿润的阴部,由于双腿被分开捆绑,所以原本由阴唇夹成的肉缝已经张开,歹徒的手指可以直接接触到女警的阴蒂了。江燕在床上奋力地挣扎着,但却无法躲开歹徒的双手。她分明感觉到歹徒的手指一边在自己坚挺的乳头上揉捏,一边在自己神秘的阴部抚弄着。「放开我,你们这帮流氓,禽兽不如的恶棍。」她想拼命叫喊,但到了嘴边却成了「呜呜」的声音,像是呻吟一般,而她扭动着的身体上下起伏,更是让歹 ....徒兴奋不已。歹徒甚至把头埋在女警的双腿间,开始用舌尖玩弄起女警的阴部了。歹徒吮吸着女警的阴蒂,舌尖一下下去轻舔她的阴道口。女警第一次遭受男子抚弄的身体怎能抵抗这强烈的刺激,尽管心里是极度地抵抗和厌恶着歹徒的暴行,但是处女的阴道中竟然开始分泌出一股股的爱液。歹徒飞速脱掉裤子,一根怒气冲冲的肉棒立刻出现在江燕的双腿之间,由于主人的暴怒,似乎连肉棒都有些过度充血而略微发紫。歹徒这时反倒解开了绑在江燕手脚上的绳索。歹徒用匕首在女警的脸上轻轻划了以下,说道:「J。C小姐,你不希望在你漂亮脸上留下点什么吧,另外你也不想死对吧。乖乖地把手放开!」说罢将女警反转到自己身前方,并按住江燕纤细的腰身,指着扬起冲天的肉棒和那离肉棒不足几公分的女警的阴部命令道: .. 「自己坐下来!」「……」江燕紧咬着嘴唇,既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婊子,你想找死吗?」歹徒一边骂道,一边伸出双手捏住江燕的一对娇艳的乳头,他恶狠狠地捏了下去,柔软的乳头在巨大的压力下几乎成了两块肉饼。乳头上传来的巨大的刺痛令江燕勐吸了一口冷气,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嘴,但却又强行将快要脱口而出的哀求咽了回去。「看不出来,你还挺硬气的。我老实告诉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让老子痛痛快快地强奸你,明白吗?」江燕,强忍着痛楚和屈辱点了点头,她慢慢地将双腿从跪姿改成蹲坐的姿势,一只手伸向自己背后的下方屈辱的扶正起歹徒那高耸起的都有些倾斜的阳具,同时一点一点地将屁股向下沈,直至巨大坚硬的阳具顶在她的肉洞口。 .... 「继续坐下去!」面对即将在罪犯手中失去处女贞操的残酷现实,即使是J。C这样坚强的女人也会产生立刻死去的想法,就算是立刻被杀她也不会就此一坐到底,由她亲手结束自己的处女生涯的。似乎歹徒也知道江燕的想法,他并没有继续逼迫她,而是双手放在她的大腿根部用力向下按,同时自己向上挺进肉棒。江燕感到肉洞口传来一阵阵越来越大的压力,罪犯正用他那恶毒的生殖器冲击她的圣洁之门,她知道自己终于难逃被罪犯强奸的命运,对此她没有任何办法,只有闭上双眼乞盼这场噩梦早些结束。港口依然没有开启,歹徒骂了一声,停止继续向上挺进肉棒,同时将按在江燕腿上的双手移到她的双腿之间。下体的压力突然消失令江燕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男人开始用手来对付她紧 .. 密的花瓣,虽然她也明白自己的处女宝迟早会被夺走,但此时的她就像是个等待处决的死刑犯一样,能向后拖一会就是一会。然而罪犯的动作很快就令她全身神经再次绷紧--他用手慢慢向两边扒开她的花瓣,立刻将肉棒向上挺进,失去了第一道防缐的肉洞最前端顿时被塞满。江燕全身如遭电击般剧烈地一震,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向上抬起身体,好摆脱男人的侵犯。但歹徒在肉棒插入的一瞬间迅速用手重新牢牢按住她的身体,而一边的歹徒也熟练地配合他的动作,双手放在她的腰上同时向下用力按。歹徒的肉棒只是刚刚插入了一小部分,龟头部被温暖干燥的花瓣紧紧包裹住的舒适感觉令他爽得打了个激灵道:「我操,真他XX的紧!」生平第一次被阴茎插入体内的江燕一时间脑海一片空白,当她回过神再想挣 ...扎一下时已经晚了,罪犯的肉棒就像是一部钻岩用的开凿机器,它在江燕干燥狭紧的肉洞里的虽然一动不动,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巨大的充满感,而没有感到任何的快感。肉棒现在已经在江燕最后一道防缐前了,歹徒试探了几次,但富有韧性的处女膜顽强地保持着它的完整。「嘿嘿嘿,还挺坚固的嘛。」歹徒一边淫笑,一边将肉棒稍稍向外抽出一点,叫到:「你自觉一点吧!否则……」「我如果自己来的话,一定会叫你疼的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哼!老实一点,还要我动手吗??」伴随着他的这声叫喊,江燕也知道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后悔和选择的馀地了,失身已经不可避免,为了苟活她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歹徒又叫嚣道:「我先把自己的宝贝拽出来,看你自己的啦!你自己把它搞 $$$$$ 定!别耍花招哦!自己动手不会太疼哦!哈哈哈哈!」淫荡的笑声充满了江燕的大脑,虽然这么办可以说处女是自己下流的主动奉献给歹徒的,但是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屈就歹徒是了。那歹徒倒也真的所言不假,强行把自己的勃大的肉棒拽出了女警的阴部,一下子处女膜消失了挤压,江燕还来不及松口气,直接面对她的就是怎么无耻的把歹徒的阳具塞进自己的阴道里。只见她背对着歹徒,伸出脚跨在了对方的下肢上,身体缓缓的向下蹲在歹徒前。她把手背向下后方,左手把自己的阴唇死命的扒开到最大限度,而右手则不太熟练的摸向了歹徒的肉棒。江燕的纤纤玉手好不容易才将对方的肉棒攥在手中,她清晰的感觉到男人沈重的唿吸声唿应着阴茎脉搏的跳动。她将硬得倒向一侧的肉棒扶了扶正,对准了自己早就张开的阴道。 ..... 江燕把歹徒的包皮向下一点,坚挺可怕的龟头就出现了。女警向下坐了去,火热的肉棒在自己双手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就进入了身体内,而她的右手扶住肉棒往上捅的同时身体坐下,所以歹徒几乎是笔直着畅通无阻的接近自己的处女膜。江燕的右手这时挡住了肉棒继续前进的步伐,因为握在肉棒的中间,所以刚好在关键时刻卡在了小小的穴户前。歹徒这时也觉察到了,喝道:「还不把手都拿去,坐啊!」江燕虽然知道底下的结局所以迟迟不动。歹徒却急了,伸出手拽起披在女警身后秀长美丽的黑发,叫道:「快啊!!要我动手吗?」江燕彻底崩溃在现实的面前,她慢慢的将两只手都从下后方拿了上来,此时仅靠两腿支撑的力量保持和歹徒的最后的结合。她想了好一会,将双手又移动到 .... 自己的跨间咬着牙含着泪往下一沈。由于失去中心,女警的双脚已不能支撑这一切,那迷人的臀部就靠着自身的重力贴向了歹徒。歹徒坚硬的肉棒狠狠地向江燕体内插去,或者说是那脆弱的处女膜向下挺进肉棒的那一刹。此时肉棒的尖端顶着江燕的处女膜向更深的秘境挺进,那层可怜的薄膜伸展到了极限,经过极其短暂的一段相持,江燕的臀部再次无奈的向下坠落,肉棒终于破关而入,一下插到花瓣最深处。「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于瞬间贯穿江燕的全身,失去处女贞操的痛心、被罪犯强奸的屈辱以及身体上遭受的伤害,在同一时间袭向江燕,她再也忍不住了,头向后一仰,发出一声尖厉的惨叫。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在这一瞬间袭遍她的全身,女人的矜持、尊严以及所有她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从这一刻起统 ..... 统被残酷的现实摧毁了,眼泪再一次从女警美丽的眼中流了出来。「终于进去了。」歹徒口气,享受着处女那狭窄紧密的秘穴的美妙滋味。来自江燕的肉洞紧束力,令歹徒坚硬的阴茎更加胀大,那种温暖紧握的感觉令他不由得闭上眼睛,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江燕看着自己身下的男人脸上那种令她厌恶的表情,真想不顿一切地把嘴凑上去将他的脸咬烂。她咬着牙在心底暗自发誓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这群禽兽挫骨扬灰!」一直在江燕体内没有任何动作的肉棒慢慢向外抽了出来,稍稍抽出一截之后又再缓缓向里插进,随后便是缓慢但却持续的抽送,歹徒正式强奸江燕。江燕的秘穴依然异常紧密,以至于歹徒急不可耐地想大力抽插,但试了一下之后便改变了主意。干燥的肉洞紧紧包裹着他那粗糙坚硬的阳具,就是将肉棒慢慢向外抽出都有 ..... 些困难,更不用说快速抽送了,因此他只有先适应性地做着小幅度的抽送。饶是如此江燕也感到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从下体传来,随着男人抽插的幅度越来越大,下体的痛楚也越来越令她难以承受,她知道自己的下身肯定在流血,但为了不在罪犯面前示弱,她只有拼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呻吟声。歹徒骂一边加快抽插的动作。粗大的肉棒在江燕体内越来越快的进出,她知道强奸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很快罪犯的那根淫根就要向她的身体喷射毒汁。谁知道歹徒还不罢休,对骑在自己身上的女警喝道:「妈的,还要我来动啊!你自己晃!动起来。」这无疑更加刺痛起江燕来,因为是她自己将自己纯洁的肉体奉送给歹徒,现在还要自己以这种下流的姿势取悦歹徒,换句话说就像自己在主动的献上自己一 ... 样。「开始要慢一点,身体起伏的动作要大,要等肉棒马上就要出来时,再往下坐,明白了吗?」看到女警官动作比较生疏,歹徒还指引道。他半躺在沙发里,向上看着美丽能干的女警屈辱地上下晃动的身体,如女明星般漂亮的脸庞上原来那股坚毅冷傲的神情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如今她的脸上流露出混合着耻辱的表情,那对令所有男人为之迷乱的高耸乳峰伴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而上下晃动,玉峰峰尖上艳丽的乳头在他眼前来回飞舞着。歹徒手托起她的乳房,用指头按住上面已经挺立的乳头。虽然已经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但江燕依然保持着一丝清醒:「一定不能让罪犯们将自已的最后一点理智剥夺。」按照歹徒的命令大起大落的动作对她的冲击太大,每一次就好像重覆一遍最初的插入过程,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体内做着长距离的活塞运动。肉棒和紧贴 ...在其上的肉壁的摩擦产生的热量一点点熔化着她。已经大量泛漤的淫水充满了肉洞,溢出的淫液粘满了女警和罪犯下身的结合部,伴随每一次肉体的接触而来的是「咕吱咕吱」的粘液声。「啊……」她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慾望,女警首次发出悲伤的呻吟声,一边呻吟着一边逐渐加快身体的动作。女警还在歹徒身上不停地上下晃动…虽然心里有着羞耻痛苦的喊叫,江燕还是身不由己地套弄着……女警已经不知道是不是意识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她骑在男人身上拼命地上下晃动,粗大的肉棒飞速地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啊!」女警发出一声呻吟,一阵无比巨大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她无力地瘫坐在男人身上。不久她勉强坐直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重新开始扭动起来,然而只是上下动 .. 了几下,对于在她体内飞速进出的肉棒带来的钻心的疼痛,江燕感到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随时都会有彻底崩溃的可能。「一定不能求饶,一定不能在罪犯面前低头!」在她分开的双腿之间,罪犯的那根沾满她处女血的丑陋肉棒正在为彻底占有她的身体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因为他亲自来了!!!粗大的肉棒径直向上顶着,并且伴随着江燕起伏的身体有节奏的迎合上去。「嗯!」伴随着歹徒一声粗重的喘息,他的肉棒完全没入江燕的肉洞。罪犯用尽全身力气的最后一插令江燕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捅穿了,随后一切动作都停了下来,强奸女警给他带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他几次忍住强迫自己不射精,就是为了能在女警的身体里多呆一会儿。歹徒抬头看着平日里威严的女警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无援任由自己玩弄的 ..... 样子,还下贱的迎合着自己巨大的肉棒,强奸仍旧穿着制服的女警无论如何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那上下摇摆的警裙下,醉人的肉体在进一步胶合着,混合着处女血丝的淫液顺着女警的大腿根部落了下来。当到了最后紧要关头处,江燕的身体落下的那一瞬间,歹徒实在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扶着女警的骨感的双胯不让对方再运动了,那战抖的双手紧紧的扣住女警的腰间,面部的肌肉绷的直直的,但丝毫也掩饰不了他满足的表情。江燕或许知道底下将发生什么了,不幸的女警正好处于连续数天的危险期的开始,而定下神来的她混乱的思绪正好停在「因奸成孕」四字之上,只好第一次发出哭求:「今天是危险期,求你不要射进去。求你啦!」歹徒闻讯后奸笑了一声,反而将江燕抓的更紧,而骑在上边的女警丝毫动弹 .... 不得。歹徒阴险的说道:「丑婊子要你教我啊。我不但要射进去,将精液射进你的子宫内,还要令你怀孕。咱们警民一家亲嘛,哈哈哈哈……」说完,龟头向上一伸已撞在女警的子宫口上。硬如铁石的龟头再次化作狂暴的攻城车,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江燕的子宫口。女警感到自己体内慢慢的崩溃着,子宫口因抵受不住男人强力的撞击而开始松散,而自身向下的重力将歹徒的肉棒牢牢的箍锁住,体内的肌肉则紧紧夹着歹徒的阳具。终于女警的子宫失陷在了。歹徒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在一小时前还没人敢动的女警现如今就要接受含有自己种子的精液!没有人会想到漂亮的女警做在自己身上起伏交媾。望着那崭新的警裙上溅着的处女血和女人滋润自己肉棒的爱液,歹徒的生理上不但达到了顶峰,心理上也获得了无法形容的满足感。 $$$$$ 罪犯的淫根在女警的体内迅速胀大、振动,阴茎还深深的插在女警的子宫深处一动不动,江燕感到阴茎上的脉搏还在不断的跳动。突然体内充斥着一股暖流,她明白男人已在自已的子宫内播下成孕的种子,只能屈辱地叫了声︰「不要!」便静候着接肿而来的命运。一股股肮脏的精液在肉棒的颤动中射进了她的子宫。强烈的喷射足足维持了好几分钟,歹徒的阴茎仍停留在女警的体内,一边享受着高潮的馀韵一边以龟头硬塞着女警的子宫口,不让内里的精液倒流而出。在子宫内的龟头则享受着洗温泉的快感,装满灼热精液子宫不断蠕动着以吸纳更大量的精液,带给歹徒一流的享受。而可怜的江燕感到自己整个子宫内布满了男人的精液,而基于女性的直觉,女警更感到不少精液已找到自己体内的卵子,并开始结合着,痛苦的感觉一直持续着,至女警感到自己已切切实实的怀有男人的骨肉为止。强奸和被强奸的两个人都精疲力竭了,他们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直到歹徒的肉棒一点点萎缩,最终被挤出江燕的肉洞。为了不让女警的精液流出,歹徒又挥舞起匕首以命令式的口气支配着女警,无辜的女警羞辱的从歹徒的身体里拔出,躺在地上,两条腿向上抬起,只见她的阴道亮闪闪的布满了肮脏粘稠的精液,而洞口还浸染了她被破处时流下的血斑。歹徒看着一动不动的女警翘着纤细的下肢,开怀的笑了,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残馀的精液尽量的流入她的体内,从而彻底怀上自己的骨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