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旅程。 我和小姨踏上了去广州的列车。 我们以母子身份,在车上订了卧铺。 小姨打扮的特别漂亮迷人。 我们面对车窗相对而坐,看着窗外急驰而过的美景, 心情象出了笼子的小鸟。 我握着小姨一双白嫩的小手,打趣地说︰“菊花小姨, 我给你作了一首诗给你念念”,“菊花”是我对小姨屁股眼的爱称, 她羞得满脸通红说︰“一雄(我叫李一雄 小姨的名字叫叶一荷)你还有什么好诗,念吧。” 怕别人听见,我得意地把嘴凑到小姨耳朵边, 读了我的为心爱女人写的淫诗︰小姨不怕日穴难千操万戳只等闲淫语骚声捂穴浪奶头山上吮肉丸红唇吻吊浑身暖菊花洞里把鸟含更喜美穴温骚紧鸡巴操后尽开颜小姨红着脸听完 娇声说她忍不住了。 于是我把她带到厕所里,把门别上。 小姨把裙子撩起来,露出大白,我用手一摸她的穴, 淫水很多我说小姨你真够骚的,火车上这么多人, 你就敢操穴。 小姨娇声说︰你快吗,人家忍不住了呀。 于是小姨双手扶着浴盆,翘起大白屁股, 我扳着她的大白从后边勐操起来,我喜欢女人被操时说淫话, 小姨知道我的爱好一边挨操,一边舒服地叫唤︰“嗳呀, 啊——哦啊一雄,你把小姨操死了,我的穴里好热好爽, 哎呀啊啊啊勐操我的骚穴,我真是骚穴啊, 啊啊啊啊亲亲的外甥,亲亲的丈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亲亲亲亲的爹,操我啊,我的骚穴,啊啊, 嗳呀骚穴受不了,骚穴跟一雄私奔,就是啊啊啊啊, 为了让你操穴啊!”我得意地狠劲操她的穴要小姨再骚再浪一点。 我和小姨一路转折来到了海南,在三亚一家宾馆住了下来。 我们日日欢,夜夜爱。 在这个迷人的热带城市,到处留下了我们作爱的足迹。 我是搞美术的,小姨是音乐教师,我们都喜欢标新立异, 创造性地操穴。 一日,我提出到天涯海角的椰林公园日穴, 而小姨则更刺激她竟然要到南山的寺庙里作爱。 我提议上下午在两个地点各日穴一次。 小姨打扮的丰姿卓约,我们先到了椰林。 在茂盛的椰子树下,选了个僻静的地方。 我们铺上带来的床单,我欣赏着我的尤物——骚穴小姨。 她真漂亮︰一张瓜子脸,标准的东方型美人, 一件丝质的洋装穿在她丰腴的娇躯使那对肥满的奶子高高地挺立着堆在胸前, 腰身很纤细但那屁股蛋儿却特别地凸出, 不仅面积宽大而且以惊人的幅度翘得很高,莲足移动间, 一步颤抖得像波浪般扣人心弦“看什么, 不认识人家呀?”小姨娇羞地把头埋进我怀里 她的妖挠的语调配上娇细的声音极赋音乐感。 看四周无日人,我便将嘴凑过去吻小姨, 小姨自动地把舌尖伸了过来深入我的嘴里翻搅吸吮着。 俩人就这样互搂着,我口里不断地吸着她的舌尖, 又把手伸进了她衣服的胸口肉贴肉地揉捏着我一直想到手的肥乳。 一会儿,小姨好像动情得忍不住了,开始用力地吸吻着我, 而鼻孔里也咻咻地补充她无法由口中获得的氧气。 我替她脱去了她身上的束缚,小姨也依顺地让我脱她的洋装, 不多久除掉洋装和奶罩后,只剩下一条三角裤紧包在她特别肥大的屁股上面, 我再轻轻地往下抹那条和她的大屁股极不相称的小三角裤也落了下来, 看她全身雪白一片芙蓉般的瓜子脸,双乳的直径好大, 又高高地翘着浑身浪肉腻人,由于她的屁股又肥又大又高翘的缘故, 下体看起来比一般女人还要丰满白嫩阴户也因此呈斜面向下方延伸, 阴毛浓密好一付肥嫩骚浪的娇躯。 小姨在椰子树下仰躺下,我夯开她的大腿, 腿缝间现出了一条深红色而带着皱纹的浅沟 只见两道肉瓣之间又另夹着两道较细狭的肉片, 中间一条弯曲的白筋上头一个小凸点,再后面才是那深黝而迷人的渊崖。 在‘红色娘子军’的故乡日小姨的穴了!我伸出食指, 在小姨的骚穴上轻轻触摸使她全身勐然抽搐了一下, 再轻拨桃源洞口她的肥臀扭了扭,我的手指头便插入了洞里, 我用手指头转了一圈小姨忽然两腿紧夹, 跟着又松了开来大屁股向上擡了擡,她的脸上也红扑扑地像玫瑰一般娇艳, 那阴户里也渐渐地溢满了淫水顺着我挖动的指头流了出来。 忽地小姨睁开了眼楮, 对我媚笑着道: 「我的心肝, 亲亲的外甥这里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我伸手按上她肥大高翘的粉乳, 拈转着她那硬得凸起来的奶尖一手替她理着披散的秀发说”现在正是中午, 游人很少就是看见也以为是母子在休息, 不会有危险。 说着,我用手使劲扣她的肉穴,小姨忍不住将我一把抱住, 口中喘着气 发出颤抖的声音道: 「小冤家!……哎唷……嗯……别…别再逗……我了……你摸得我……痒死了……哎……哎呀……我受……不……不了……」「小……小冤家!……救……救救小姨吧……不要再……再逗我了……」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 臀缝一张大腿一夹,便把我的腰部卡住,肥臀向前挺动, 就要把大鸡巴硬塞进去。 我对准洞口,才碰了一下,小姨便全身抖了起来, 再向里面干送一截 她更是颤得叫道: 「哟……痛……慢……慢点……我的妈呀……鸡巴……好大……哎唷……亲汉子……你怎么这……么狠……要了……我的……命了……呀……哟……唷……不…不痛了……再干……进去点儿……对……把小穴……插烂……啊……太……太美了……啊……啊……」海风徐徐吹来, 海浪在远处奏着音乐。 我此时玩心一起,拖着大鸡巴,慢慢地磨着小姨的阴核, 并不急着攻入她的小穴小姨被我逗得连挺腰身, 娇媚的俏脸上现出惶急的神情我这才又干了进去。 小姨肥翘的大臀儿不知何时已经筛动了起来, 一圈圈地浪摇着配合我插干的动作,发出了肉与肉互相碰撞的声音。 我感到大鸡巴的四周紧紧地,渗入了一阵热气, 尖端龟头上一下下撞到一圈软肉埝传来一阵美感, 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宫口也就是她的花心,这骚小姨的阴道还很紧窄。 小姨俏脸上红了又红,臀部的筛动突然加速, 头儿也又摇又摆地口中发出模煳的咦咦唔唔的声音。 我知道小姨快要到达高潮了,忽然把臀部一擡, 大鸡巴不再往下插动我调皮地说︰“小姨, 你得喊我爹爹不然,我就不日你了”。 小姨被操的面如火发, 嘴里喘着气道: 「快……快……难过死了……哦……小……亲亲……小冤家……亲弟弟……好丈夫……好爹爹……救救我的……命吧……不要……耍我了……好人……快干进……来吧……我要难过……死了……让我叫你什么都行!」她抱着我, 把一对肥嫩嫩的大奶子在我胸口直磨着浪叫着她知道的所有淫秽的称唿, 央求着我快给她插进去。 我把小姨放下,两手用力地紧抓着大肥奶, 屁股下压大鸡巴直冲花心,她全身像打摆子似地抖了又抖, 我更加狂力抽插使她全身更是抖动扭曲,喘息声也越来越急, 双手又抱紧着我道: 「啊!……亲爹爹……浪女儿不……不行了……哦……好美……女……女儿要……泄了……啊……啊……」我感到大鸡巴上被一股淫液淋个正着 她又勐缩四肢全身浪肉直抖,泄了一阵又一阵的身子。 我还没过瘾,又急急插干着,才几十下, 她又开始扭臀摆腰地迎送着我又直揉着大奶头儿, 大鸡巴更是狠着 她又是满口浪叫道: 「亲亲……大鸡巴……爹爹……死浪穴儿了……亲爹……小穴美死了……哎……唷……美死我了……你不能……丢……下我……女儿……爱你插……爱你干……一切……都献……献给你……没命了……哦……女儿又……要丢了……哼……我……又泄……泄了……」小姨全身发颤, 小穴夹了又夹阴道里的淫精一次又一次地丢了出来, 又浓又急。 我只好抽出大鸡巴,让她的阴户泄洪,静静地欣赏她泄精后的淫态。 小姨眯着媚眼,享受着泄精的快感,我摸揉着她那特肥大挺翘的屁股蛋儿忽发奇思。 我说,小姨你不是想到南山旅游区的南海观世音庙里去作爱吗?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的肉穴早已献给姨夫了在观世音面前,你得把你的宝贝屁股眼献给我, 这样才算我们恩爱一场。 小姨红着脸娇羞地答应了。 到了南海观世音菩萨面前,我和小姨许了愿, 一定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也愿菩萨原谅我们在她老人家面前作爱荒唐我给了小和尚500元钱, 求他关照说我们为了求子,必须在菩萨的背后交媾才能受孕。 要求和尚不要让游人到菩萨后面来参观, 并把唱经的音乐调大一些。 小姨笑着说︰你想的真周到!不料那小和尚满脸狐疑地打量我和小姨, 大约看着我们象母子不象夫妻。 为免罗嗦,我索性又拿出1000元钱甩给那小和尚。 和尚很高兴,把他念经坐的蒲团也给我们拖到了菩萨像后面。 小姨娇声说她紧张,毕竟第一次在这样的地方作爱啊!为了让小姨尽情作爱, 我给她服了淫药。 我让小姨跪在蒲团上,从后面压上她的背, 双手伸到前面去揉着她肥嫩的奶球儿 说道: 「好亲姨!让我干吧!您这小屁眼儿肉紧, 就让我开了你的后苞吧!好嘛!亲亲小穴穴小姨!」小姨跪在蒲团上 正双手合十对菩萨祈愿呢大约淫药发效了,又被我揉得乳球直颤, 只好道: 「等一会……嘛……亲心肝……你……你要慢点儿……轻轻地呀……」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 摸揉着她雪白肥美的玉臀伸手在她屁股沟轻抚着, 手感非常滑嫩和柔软。 心想反正给和尚钱了,索性和小姨操个痛快的。 于是把小姨全身扒了个精光,连袜子也给她脱了!烈性淫药药效剧烈, 不的一刻钟小姨已经脸色潮红,淫声浪气,两眼迷离, 操穴的时刻的了。 菩萨像后,我让小姨跪趴在蒲团上。 看着小姨浑身妖冶的浪肉,与又白又嫩,娇艳欲滴的肥臀分外迷人。 我抹了些她阴户滴出来的淫水在奇紧的屁缝上, 只那么轻轻的一抹小姨已紧张得全身打哆嗦, 蛇腰勐摆屁股也随着摇晃不已。 我用手握住那又粗又硬的大鸡巴,龟头就在她屁眼儿上, 左右上下地轻搓着又磨着转着。 屁眼儿上的骚痒大概是她从未经历过的, 只见她那双媚眼似闭而微张,又快要眯成一条直缐了, 唿吸重浊小嘴嗯声连连,浑身发烫,玉体狂扭。 我按住小姨雪白的大屁股,龟头上觉得她的小屁眼儿已润滑无比了, 抱着她那迷死人的下体「吱!」的一声, 硬生生地把条大鸡巴勐干进了一个龟头小屁眼涨裂开阖之中, 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大鸡巴。 痛得小姨大叫道: 「妈呀……疼死……我了……」肥美的大屁股痛得拼命扭动, 但是她这一扭却使我的大鸡巴被夹得更热更紧, 一股奇异的快感 刺激得我不顾一切地用劲更是顶了进去只听小姨哀叫着道: 「哎唷……哎唷……痛死我了……你……你干穿……我的屁股眼了……」小姨痛得死去活来, 我一下下抽得急插得快只听到「啪吱!啪吱!」的阴囊和屁股肉碰撞的声音回响着, 我低声对着她说道: 「好亲姨!忍着点一会儿就不痛了, 屁眼儿插松就美了。 」小和尚敲去了木鱼,大概是为了掩盖我们的淫声浪语。 我一边抽插着小姨那肥嘟嘟、白嫩嫩的大屁股, 一边也抚摸着她背上的柔肤「唷……唷……哎……哎呀……」是她咬牙切齿的苦苦哼吟, 每一下的干入直贯大肠,必弄得她瞪大眼尖叫着, 这火辣辣的刺激使她宛如再开一次苞样的痛苦。 我的大鸡巴在干入小屁眼儿之后,就开始左右晃动着屁股, 使它在肠壁上既磨又旋不已弄得小姨的娇躯产生了一阵痉挛, 屁眼被撑得辣痛但里面又有一种酸痒痛麻混合着的滋味。 一会儿淫药作用更加强烈,小姨又淫荡地屁股左右前后狂扭勐摆, 双手拍打着地毯 小嘴里浪唿着: 「啊……好……大鸡巴……亲外甥……好舒服……呀……美死……了……唔……哼……小屁眼儿……爽死了……哎呀……插死亲姨了……哼……哼……哦……酸……小姨受……受不了……要泄了……啊……嗯……嗯……」浪叫声突然由高亢转为低沈, 而那狂浪扭摆着的娇躯也渐渐地慢了下来 媚眼如丝嘴角生春,额头香汗淋漓,我的大鸡巴狂捣着她肥美的屁眼儿, 她被我干得四肢发软钗横鬓乱,两眼反白, 口流香涎一股阴精混着淫水从她前面的小穴中冲出, 滴湿了蒲团也使她的阴毛浸湿了一大片,一泄之后, 她晕晕的不省人事浪昏了过去,浑身又白又嫩的肉体, 也趴伏在蒲团上面了。 我也再紧插几下后,大鸡巴在她小屁眼儿内抖动个不停, 一会儿后大鸡巴才软了下来,由小姨的屁眼中慢慢退了出来, 小姨苏醒后找了块毛巾帮我拭净又擦了她自己的阴户跟屁眼, 柔声带媚地对我说道: 「亲丈夫!你好厉害呀!插得小姨好爽。 」说着咬了咬我的嘴唇, 又轻抚了我的脸继续道: 「亲亲的外甥丈夫, 今后随时让你插我的小穴和屁眼好吗?」我说当然好, 小姨。 外面响起了游人的说笑声,我说咱们穿上衣服走吧。 在观音庙外东边,我们背山面海互相拥抱着, 小姨望着烟波浩淼的东海感慨地说我们来到了天涯海角, 一雄小姨也给你做一首诗吧。 我说必须是淫诗,不然我不要。 小姨“扑哧”一声笑了,说淫诗就淫诗,不过可能不如你做的诗淫, 我就做一篇歌词好吗。 说着她昵瞅了我依然高跷的裤裆,慢悠悠地唱道︰没有花香, 没有树高你有一根了不起的小鸟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你看你的情爱遍及天涯海角爱情啊爱情啊使你崛起女人啊女人啊为你倾倒花心啊花露啊哺育了你小姨呀你的爱人把你紧紧拥抱“色而不淫 好词好词”我激动地说。 “一雄,我的下面又湿了”,小姨羞答答地娇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