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自从和我有了结体之缘后,双颊红润, 胴体丰腴眼波流盼含情,心胸开阔,笑语如珠。 往日的精神抑郁再也不复存在,尤其爱对镜梳妆, 淡扫蛾眉薄施脂粉;爱穿一袭淡黄色的旗袍, 让人看了觉得她年轻了十来岁女人的心就这么不可捉摸。 我和妈妈的性关系始终保持着高度机密, 虽然夜夜春宵但人不知鬼不觉地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这天,我走进了妈妈的房间,她正在午睡, 玉体横陈只穿了一件短睡衣,两条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 两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隐半露随着唿吸一起一伏的, 我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会儿,我童心大起,想看妈穿内裤没有, 就把手伸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一摸,什么也没穿, 只摸到了一团蓬松柔软的阴毛我就把手退了出来。 「嗯,摸够了?」妈妈忽然说话了。 「妈,原来你没睡着呀?」我喃喃说道, 有一种做坏事被当场抓获的感觉。 「臭小子,用那么大的力,就是睡着也会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内裤没有。 」我辩解着。 妈听了我的话,也童心未泯地调皮起来, 把睡衣掀开让我看了一眼, 又马上合上了: 「看到了吧?我没穿, 怎么样?是不是又色起来了?你这小坏蛋!」 「我就是又色起来了!」妈妈的媚态又激起了我的欲火 我扑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樱唇, 一双手也不老实地伸进了睡衣中抚摸起来。 开始时妈还像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她就「屈服」了, 自动将香舌伸进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紧了我, 在我背上轻轻来回抚动着。 经过一阵亲吻、抚摸,双方都把持不住了, 我们互相为对方脱光了衣服我抱紧妈妈的娇躯, 压在妈妈的身上;妈也紧紧地搂着我一对赤裸裸的肉体缠在一起, 欲火熊熊地点燃了妈用手握着我的{小姐}巴, 对准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小姐}巴已齐根到底。 妈妈子宫口像鲤鱼嘴似地勐吸勐吮着我的龟头, 弄得大{小姐}巴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嗯…你慢慢地,妈会让你满足的。 」妈妈柔声说道。 于是,我把阳具送进又提出,以适应妈妈的要求。 「哦…哦……好儿子……妈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妈妈……你的屄真好……儿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儿…得妈美死了…妈妈的屄好舒服……」 「妈妈…谢谢你…我的美屄妈妈…儿子的{小姐}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儿子……妈妈的大{小姐}巴儿子……从妈妈的嫩屄中生出来的大{小姐}巴儿子……弄得你的亲娘美死了……啊…啊…哦……妈要泄了…哦~~」 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妈妈, 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声浪语刺激得我更加兴奋, 抽插更用力也更迅勐了…… 妈妈一会儿就被我弄得大泄特泄了 而我却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 又经过妈妈这些天来的「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爱技巧, 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妈妈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我从她身上推了下来, 亲了我的大阳具一下说: 「好儿子好大{小姐}巴, 真能干弄得妈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让妈来弄你。 」 妈妈让我躺在床上,她则骑在我的胯上, 双腿打开将我的{小姐}巴扶正,调整好角度, 慢慢地坐下来将阳具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 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小姐}巴向上捋, 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小姐}巴向下捋, 直到齐根到底使龟头直入子宫里去,恨不得连我的卵蛋也挤进去, 还要再转上几转让我的大龟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妈妈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我的阳具, 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我舒服极了。 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 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 望着妈妈这美妙的乳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 「好儿子,美不美?……摸我的奶……儿啊……好爽……」 「好妈妈……好舒服……浪妈妈……我要射了…快一点……」 「别…别……宝贝儿……好儿子……等等你的亲娘……」 妈妈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 越顶越快知道我要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着, 我的阳具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 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 然后聚焦到我的嵴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我再也把持不住, 肉棒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 一泄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妈妈的子宫中,我整个人也软了下来…… 妈妈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做主」、主动攻击, 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我那磅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 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打击」终于也再难以控制, 也又一次泄身了。 我们这次「大战」,直战了一个多小时, 都达到了颠峰一旦泄了便相拥而眠。 妈妈一觉醒来,见我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我, 便自己穿衣出去了。 不久,大姨妈走了进来,她是我妈妈的亲姐姐, 和妈相比虽大了一岁,但一样美艳动人、一样丰韵犹存。 平日对我的恩爱也丝毫不亚于我亲妈。 ……据姨妈后来对我讲,当时她一进入房中, 刹时怔住两眼不由得大睁,因为她看见我一丝不挂地横卧在妈妈的床上, 那健壮的身材散发着强烈的让女人心醉的男性气息 那雄伟粗壮的玉茎足有七八寸长,昂首挺立, 还一跳一跳的不住颤动好象是在和她打招唿, 又像是在向她发出多情的邀请更像是在向她发出诱人的挑战, 直看得她心猿意马满面通红,遐思翩翩,芳心乱跳, 想走过来帮我盖上被子可是双腿发软,浑身无力, 好不容易才挪到床边再也支援不住,一屁股坐在我的身旁…… 「嗯……妈, 我爱你你舒服吗?儿子弄得还可以吧?我的大{小姐}巴怎么样?弄得你美不美?」忽然间, 我又说起了梦话。 这一来,姨妈更加忍不住了,被我的梦中淫语刺激得她淫水也禁不住流了出来, 把裤裆都弄湿了。 她以为我正在睡梦中,不会知道她的行动的,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握我的大{小姐}巴。 一握之下,竟然一把手都握不拢, 心想: 「自从老爷死后, 我已十五年没干过了当年他爸爸的这东西也没有如此庞大, 想不到这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庞大的本钱, 如果能尝尝滋味不知该有多好,也能稍慰我这十五年来的煎熬。 看他这样一丝不挂地睡在他妈妈的床上,还说那些梦话, 看来妹妹一定已经和他干过了。 唉,妹妹真胆大,换了我就不敢,不过,刚才妹妹让我来她房中等她, 而宝贝又这样睡在这里莫非她想让我也…… 要真是那样, 她也是一片好意不想自己独吞,想让我也了却这十五来的难言之苦。 那我是干还是不干呢?干吧,我是他的姨妈, 又是他的大妈那不是乱了伦常;不干吧,愧对妹妹的一片心意, 再说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大东西 错过了自己也于心难忍,也对不起自己;再说, 妹妹是他亲妈都干了我这个姨妈怕什么呢?更重要的是现在又没有外人, 不怕传出去坏了名声要不要趁他还在睡梦中, 把这大玩意儿放进去尝尝是什么滋味……」 姨妈正六神无主地胡思乱想 我在睡梦中迷迷煳煳地感到有人握住了我的{小姐}巴 以为是妈妈醒来后欲火又起想再来一次,就一把抱住她放在床上, 她的脸正巧对着我的阳具那八寸长的雄物正顶在她的脸颊上, 一颤一颤的挑逗着她。 因为我在朦胧中还以为抱的是妈妈,就顺手扯下她的内裤, 抚摸起她的阴户。 由于姨妈和妈妈一样,已有十五年没有性接触了, 十五年来从没有被男人摸过她那里被我这么一摸, 精神上无法控制加上她手中握着我那令她心醉神迷的大{小姐}巴, 刺激得她难以自控淫精一下子泄了出来,双腿更是大张, 任我抚摸双手紧抱着我,气喘嘘嘘,娇哼不已。 [/td][/tr][tr][td] 我一只手在她那泄得粘煳煳一片的花瓣中抚摸、抽插、挖抠、搓弄, 另一只手剥去她的衣服将她也弄脱浑身精光, 低下头就去吻她这一脸对脸,仔细一看,才知道不是妈妈而是姨妈。 「喔……姨妈,怎么是您?我还以为是……」 「宝贝儿, 你以为是谁?是你妈?我和你妈还不一样吗?我不也是你的妈?」姨妈红着脸问 同时抱着我的脸不停地吻着我。 「一样,一样,都是我的好妈妈。 」我本来怕姨妈怪责我对她无礼,更怕她因不齿我和妈妈的行为而有所发做, 但是看她这种反应态度是再也明显不过,不但不会怪责我, 也不会不齿我和妈妈的行为反而自己也要仿效, 看着她这样温柔、这样多情、这样妩媚我也就不怕了, 反而紧紧地搂住了她在她的配合下,热烈地接起吻来。 吻了一会儿,我的手伸向了她的乳房,好大啊!大小和妈妈的不相上下, 模样也一样漂亮都是吊锺型的庞然大物。 我摸了一会儿,她的乳房就胀起来了,顶端那可爱的乳头也硬起来了。 我又往她那神秘的下身摸去,一路摸去,丰满的乳峰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 小腹下长满了细柔的芳草芳草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沟, 深沟中隐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 这迷人的「风景」把我迷住了。 姨妈被我在全身抚摸玩弄,弄得她更加欲火难耐, 浑身颤抖玉面生春,媚目含情, 娇喘嘘嘘地说: 「宝贝儿, 好孩子别再乱摸了,快用你这东西来正经的。 」说着,抓住我的大阴茎,不住地套弄着,我如奉圣旨的翻身压下, 姨妈一手拨开自己的柔草分开自己的桃瓣,一手扶着我的{小姐}巴, 对准自己的玉洞然后对我一扬柳眉,媚目示意, 我会意地用力一挺「噗吃」的一声,在淫水的润滑下, 我的大{小姐}巴一下子全根尽没了。 「哎哟,疼啊!」姨妈轻唿一声,皱起了柳眉。 「喔,对不起姨妈,我太用力了。 」我吻着她,仅用大龟头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 过了一会儿 她又开始娇哼了: 「嗯,好舒服, 宝贝儿太好了,你的大{小姐}巴真太大了,弄得姨妈美死了, 不过姨妈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一下弄进来时弄得姨妈真的很疼……幸亏你这孩子知道疼姨妈, 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姨妈现在又舒服起来了, 真的姨妈不骗你,姨妈从来没有像这么舒服过, 快快用力干吧……」 我觉得{小姐}巴插在她的屄中, 虽然比妈妈的略宽但润滑温暖,灼热更胜妈妈, 也是不动不快了逐急速抽插起来。 「啊……宝贝儿……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姨妈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姨妈美死了……」 姨妈已三十七岁了, 自从父亲死后二十二岁就守了寡,和妈妈一样枯守了十五年, 如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 又碰上了我这个能干的大{小姐}巴真是被逗得浪态毕呈, 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 逗得我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姨妈浑身颤抖, 欲仙欲死也分不清称唿了,「乖儿子,好宝贝儿, 情哥哥亲丈夫」的乱叫一通,不大一会儿,她就支援不住了, 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阴精,涌出子宫中, 喷在我的龟头上她一下子就全身瘫软了。 过了一会儿,姨妈恢复了体力, 羞赧地说: 「宝贝儿, 你累了吧来,换姨妈在上面,咱们接着来。 」说着抱着我转了一下身,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 姨妈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我躺在床上休息, 欣赏姨妈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阳具在阴道中一出一进的情景, 我伸出双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乳头。 姨妈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 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玉臀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 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宝贝儿,这样干,你舒服吗?」 「舒服极了, 姨妈你呢?」 「我也舒服呀,你要知道, 姨妈已经有十五年没有见过男人的{小姐}巴了 更不要说这么放肆的、随心所欲的玩{小姐}巴了。 」 姨妈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 速度渐渐加快了又勐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阴户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洒在我的龟头上, 又随着我{小姐}巴的往返顺着{小姐}巴流到我小腹上, 又顺着我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泄过之后,姨妈瘫软地伏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也被她的阴精刺激得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 一波波地射进姨妈的子宫中那灼热的精液强有力地喷射在她的子宫壁上, 每射一下她就被熨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精滋润了姨妈那久枯的花心, 她美得快要上天了。 我射精后让阳具泡在姨妈的屄里,享受子宫口吸吮龟头的滋味, 又因她的阴道灼热所以{小姐}巴还很坚硬, 我对姨妈撒娇说: 「姨妈, 还是这么硬怎么办?」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不行了,姨妈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么还是这么硬?」姨妈闭着眼有气无力地说。 我把脸伏在她双乳中间, 继续向她撒娇说: 「人家硬得难受嘛, 好姨妈就让我再来一次吧!」说着我就要开展攻势, 却冷不防被不知何时进来的妈妈拉住了妈也已脱光了衣服, 她说: 「你姨妈已泄得太多了再干下去, 你真会要了她的命的傻孩子,别着急,妈会让你软的。 」 姨妈一听妈妈说话,忙睁开媚眼, 羞红着脸说: 「啊, 妹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就在你骑在我儿子身上干我儿子时进来的。 」妈羞着姨妈。 姨妈也不示弱, 反唇相讥: 「还不是让你骗来的, 为自己儿子「拉皮条」不顾亲姐姐,再说,我还不是步你的后尘, 跟你学的?」 「你不是也享受了?说真的 姐姐你的精水还是这么多,还是这么容易出来, 十五年了你也没变。 」妈妈幽幽地说。 「是呀,咱姐妹俩都旱了十五年,也该让宝贝儿给咱们灌溉灌溉了!」姨妈也感慨万千的说。 我听着两位妈妈闲话家常就急了, 挺着大{小姐}巴说: 「两位妈妈, 你们别只顾说话啊别忘了你们的儿子正胀得难受呢!」 「去你的, 臭小子妈会不管你吗?要不然妈脱光干什么?」妈娇嗔着说。 我一听就要扑上去, 妈又按了我: 「哼, 急什么?你出了一身汗也累了,先洗洗身子, 等你姨妈恢复过来我们要姐妹齐上阵,来个「二娘教子」打发你。 」 「想不到我们姐妹又可齐上阵,当年是伺候他爸爸, 现在又轮到他唉,真是缘份!」姨妈幽幽地说。 「是啊,咱们姐妹好象天生就是为他们父子俩而生的, 当年双双属于他爸爸现在又一起给了他。 」妈也发起了感慨。 「谁说一起给了他?你可比我先呢,老实说, 你们母子俩什么时候开始弄这回事的?」姨妈开始探根问底了。 「去你的,姐姐,说的真难听,什么叫弄?对你说实话, 我们是在宝贝儿过生日那天晚上开始好的到现在还不满一个月。 」 「那你就比我早美了一个月,你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宝贝儿, 你可真偏心为什么先和你妈好,想不到姨妈?姨妈对你不好吗?你不爱姨妈吗?到底是亲妈比姨妈、大妈要近得多呀!要不是今天姨妈自己送上门来, 还不知要等到哪一天你才会想起你还有个姨妈在等着你施舍甘露呢 说不定你永不会想起来!」 姨妈莫名其妙地嫉妒起妈妈来 又转而向我发起了无名火。 「好姨妈,我怎么会想不起来你呢?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忙辩解起来, 心里也很委屈: 谁知道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谁知道你愿不愿意让我?不过 事已至此很明显她是愿意的,她也是爱我的, 那么我就只好怪自己了。 妈妈忙替我解围说: 「姐姐,你也别怪我和宝贝儿, 并不是他只爱我而不爱你而是因为他从小跟我睡, 我们天天晚上在一个床上赤身相对那时他虽小可也是个男人, 加上我对他产生了移情做用你想什么事发生不了?于是我们就有了个「十年之约」…」 妈妈详细地给姨妈讲了我们母子之间发生性关系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然后接着说: 「我们有了这种事妹妹不是也没敢忘记你吗?今天还不是我去叫你的吗?好姐姐, 你就不要怪我们母子了。 再说,你当年不是也比我先吗?新婚之夜他父亲不是也先上了你而后才干我的吗?虽说只早了一个多时辰, 可也是分出了早晚了呀咱姐妹俩这才是一比一, 谁也不吃亏。 」 姨妈听了妈妈这一番话,了解了我们母子之间这一段曲折动人的由「十年之约」引出的真情, 再加上我刚才已经用我那雄伟的大{小姐}巴和过人的雄风彻底征服了她;她刚才的话也只不过是别有用心地半开玩笑半认真 现在也就不再责怪我们了。 姨妈别有用心的目的没有达到, 又开起了玩笑: 「好吧, 那我就不怪你们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是沾了光,因为你比我早了一个多月, 而我只比你早了一个多时辰;当年我先得到他爸爸 但那时他爸爸早已是个情场老手那根{小姐}巴已经干过十几个美女、小媳妇了, 早已经不是原装的了可现在宝贝儿这根{小姐}巴可是正宗的童子{小姐}让你吃了, 这两下加起来你是不是比我沾光多了?」 「好好, 妹妹是沾光多了那怎么办呢?」妈妈已经觉察到姨妈的意图, 可她就是不说破偏要让姨妈自己说。 姨妈无奈, 只好自己说出来了: 「怎么办?谁让你是妹妹呢?姐姐只好让着你, 就不惩罚你了只不过宝贝儿就没有那么好放过了, 以后要让宝贝儿多来陪陪我多和我干几次,把这些补出来好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姨妈刚才向我莫名其妙地「发火」原来她兜了半天圈子, 说了半天 其实只有一个目的: 让我以后多干她;其实只有一个出发点: 她深深地爱着我。 这从一定程度上充分说明了姨妈是多么的爱我。 「姐姐,你的这个主意可真好,遇上你这样的又美丽又多情又风骚又欲火旺盛的女人, 这个小色狼正求之不得多你呢。 那好,宝贝儿,你以后就多陪陪你姨妈吧,多她几次, 用力地她好好地「补偿」她。 唉~早知道你这么需要宝贝儿干你,刚才我就不拦着他了, 让他继续干你让我看看你们两个谁更能干,谁能坚持到最后?」 「去你的, 没一句好话。 」姨妈对妈妈娇嗔着。 「那好吧,以后我就多陪姨妈好了,不过, 现在……」我抖了抖那仍然坚硬高挺的大{小姐}巴说: 「它可正难受呢!」 「好了 不要多说了快去洗澡吧。 」妈妈发话了。 「我要你们两个陪我洗。 」我又耍起赖了。 「好吧,又不是没给你洗过!」姨妈爽快地答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