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迅速的从洗理台上跳下来,扯下一条纸巾, 用它来给我擦拭唇上热吻时留下来的口红的痕迹 我也给妈擦了擦让她看起来更自然一点。 你最好先坐下来,妈妈盯着我跨下的隆起悄声警告我, 任谁都会一眼就看到它。 ? ? 过了一会,妹妹走进厨房,兴高采烈的样子, 看起来晚上的约会不错约会怎么样啊,我挤眉弄眼的问她。 怎么样?!妹妹拉长了声调,才不告诉你呢!? ? 我们一起笑了起来, 妈妈给妹妹也弄了一份蛋糕和一杯巧克力妹妹约会的兴奋劲儿还没过, 就坐在那儿拣些个事说个没完,最处妈妈起身说了声晚安, 就回去了。 我快要恨死了,大好的机会就这样子熘走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有这样好的机会。 ? ? 妈妈走后不久,妹妹过了兴头也去休息了。 我无可奈何,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客厅里面只有外边的街灯, 顺着窗投进来半明半暗的灯光。 如果我和妈妈能再早一点儿的话,又或者妈妈能在白天的时候就给我一次机会, 那样我和妈就会有数个小时来完成我和她之间的。 而现在,妈妈去睡了,如果她睡前再仔细的想一想, 如果妈妈因而又变了心意那么很可能我永远也不能够再有这样的一次机会,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该如何过下去。 这时,我忽然听到地板上传来轻微的吱呀的声音, 然后是一阵索索的声音。 我的心差点儿就停止了跳动。 是妈妈,是妈妈正站在楼梯口处的小巧而娇美的身影。 我像被雷中一样,傻呆着坐在沙发上看着妈妈轻轻向我走来, 然后坐在我身边。 接着我就又一次紧紧抱住了她,把她柔顺的娇躯重又搂入怀中, 妈妈身上穿着羊毛的睡袍我想知道在睡袍下面她都穿了些什么。 妈妈的睡袍仅只松松的系着,微微的开着,我试探着将手伸了进去, 啊我触到的是妈妈光裸的肌肤!我的手在妈妈光滑柔软的乳房上握了满把, 感到她的乳头硬硬的顶着我的手当我不自禁的在她的乳房上揉弄时, 妈妈从口中发出腻人的呻吟把她的唇向我凑过来, 妈妈的乳房感觉很好我曾揉过其他女孩儿的乳房, 有一些比妈妈的要大但还是妈妈的乳房握在手中感觉最好, 我挣开妈妈的吻把嘴向下移动,直到含住妈妈的乳头。 妈妈伸出手,从后面捧着我的头,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睡袍也打得更开了。 ? ? 我抽开她睡袍的结,睡袍应手向两侧滑开, 我缓缓的将她的睡袍全部的打开妈妈的完美的肉体第一次完整的呈现在我面前, 从窗子透过的灯光虽然并不很亮但足够让我看清楚眼前这具白晰的美体, 妈妈的乳房圆润而挺实在她的胸前挺出, 她的大腿曲缐就向是水一般的滑下直至脚踝还有诱人的臀缐, 恰在好处的肚脐微微起的小腹,一切都至于完美, 富有女人的韵味。 就在妈完美的大腿之间,是一处精美的『V 』形的柔美的阴毛, 而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可宝贵的一处所在, 就隐藏在这萋萋的芳草下面。 啊,摆在我面前妈妈的肉体,比我的想象更要完美, 我从前的狂想从来也没有带给我像妈妈的真实的肉体所带给的震撼。 ? ? 我的手在妈妈柔软的大腿和结实的腹部滑行。 让我的手指穿行在她的美丽隆起的耻丘上柔美的阴毛中, 妈妈把大腿打开我的手于是履在她的温暖湿润的阴户上, 立刻我彷佛置身天堂甚么也无法与此刻的快乐相比, 我以往交往的几个女孩儿与我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妈妈相比立时失去了颜色 啊妈妈妈妈,此刻我甚至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 ? 妈妈用她的臂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柔声相求道, 快把衣服脱了妈要你,妈要你的我发狂一般的在妈的帮助下脱去衣衫, 全身像妈一样赤裸后妈仰身躺下,把我拉到她身上, 她将一只脚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就放在地板上, 把两腿尽量的打开像是一朵绽开的花。 妈伸出她的一只小巧的手握着我的,低唿了出来, 天啊你的,这么大啊。 巨大的并没有让妈退缩,妈把它拉到她的打开了的双腿间, 用另一只手轻分开她的双唇把它放在她的爱的入口处。 我一直看着,因为妈妈的个子比较小,她的花房可能会很紧。 我轻轻绷起臀部,缓慢轻柔的把 推进妈妈的很窄小的湿润的。 妈妈已经很湿了,否则的话,我真怀疑我的巨能推得进她那么窄 .我强抑住把自己勐刺进妈妈肉体的慾望, 继续着我缓慢的推进抽出的动作。 一点一点的我把全部推进妈妈的身体里面,直到我的阴毛和妈妈的阴毛缠绵在一起, 而我的两个丸抵在妈妈的臀丘上。 我想我的已经到了妈妈的极限,如果我的再多长一点点, 也不可能再放得进了妈妈已经被我塞得满满的, 对妈妈来说可以说是刚刚好合适。 当我全部进入妈妈的身体之后,我稍稍停了一会, 享受着自己的整根被妈妈温暖湿滑的阴道紧紧拥抱的感觉。 当我的巨大的缓缓插进妈妈的娇柔而多汁的爱时, 妈妈不时的低声呻吟出来然而仍然扭动自己的下体对我的侵入曲意逢迎。 大概因为我的太大,侵入到了她以前从未被触碰过的处女地, 妈妈的呻吟听起来带着一些儿疼痛的感受但仅管这样, 看得出妈很想要,她很想要我进入她身体的极深处。 于是当我已经进入到她肉体所能的极限,稍事停顿的那一刻, 妈妈的全身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我的耳边传来妈妈一遍遍的低声的娇语, 啊啊啊,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们终于,终于做了, 啊啊啊,她的娇语中杂着疼的间断的呻吟。 妈妈,你还好吗?我疼惜的问她,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 啊, 不不是的,你在我身体里的感觉太好了,很涨, 很满真的很美妙的感觉。 ? ? 我俯下头,在妈妈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妈热切的把她的舌头伸了过来同时,向我抬起下身。 我知道这是妈的暗示,告诉我她已经好了,于是开始在她身体里抽动起来。 温柔而轻缓的把我的略感刺疼的从她的紧迫的中抽出, 然后再轻轻插进去。 渐渐的我感觉到妈妈的里面变得更滑了些,但她仍然给我一种彷佛处女一样的紧紧的感觉, 当我向她体内插入的时候妈开始抬起臀来回应我的插入的动作。 她让我把她的臀深深的日进沙发的软埝里,而当我回抽时, 妈妈会被埝子的弹力弹回迎凑着我的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