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坐在办公室的时候回想起昨天精虫上脑的状况, 自己也不禁失笑只是还隐隐的担心小内裤上的精斑会被岳母发现。 可到晚上下班回家岳母却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我也慢慢的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风平浪静,文文不加班的时候, 有时我们会出去玩玩有时她和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而我在玩我的电脑只是我和文文以前不怎么频繁的作爱的次数, 现在变的多了起来而且我的状态非常的好,每次都干的文文求饶不已, 文文也说我勇勐无敌。 却不知道我有时候是把她当成了另一个女人, 那个和她五官相似却又无比成熟性感的岳母。 而文文不在家的时候,暧昧的我和丈母娘之间依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只是我经常会看着岳母美妙的身体发呆。 以前总是临睡前才洗澡的她也在忙完琐事之后就早早的去洗。 我也总是会每天趴在卫生间的门口去偷窥。 每天照例是她过来和我学电脑,以前那个棉质的睡衣却再也没穿过, 换成了相对更加性感的黑色丝质的领口也较底的睡衣 而由于是黑色的原因那丝制睡衣下玲珑有质的丰满躯体和胸前大片的雪白以及深深的乳沟都让我迷醉, 有时候岳母洗澡后都不穿奶罩变成真空上阵。 本来就高挺的胸前的那两点凸起更加的明显, 而她时不时弯腰的时候里面淡褐色的乳晕和乳头一览无余 更加让我血脉喷张。 而我的抵抗力也越来越差,只要回到家中, 我的大肉棒就一直高挺着。 每次去洗澡的时候看到换洗篮里面越来越性感的小内裤也照例在上面洒满浓浓的精液。 而第二天总是又有一条沾满岳母淫水的更加性感的小内裤摆在换洗篮最显眼的位置。 岳母看我的时候的眼神也越来越迷离,我们说话也越来越大胆, 有时候我甚至调笑岳母的身材来而继黄色笑话后, 我又故意的找到成人的网站在她不在的时候打开, 等她走近的时候才关掉。 我又故意教会她如何打开历史纪录,告诉她在不知道玩什么的情况下就看看历史纪录里有什么好的网站。 而我老是故意把黄色网站的纪录放在最上面, 虽然在我在旁边的时候没有看见过岳母去看这些网站 不过我有偷偷的查过上网纪录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黄色的网站纪录, 暗笑的我也不说破每天依然乐此不疲的继续着。 我和岳母也总是深深对望着,里面都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气氛总是在这时显得那样的暧昧。 我们都有顾虑,可这层窗户纸什么时候能被捅破, 谁也不知道。 默契的我和岳母就这样每天在暧昧而奇妙的气氛中度过, 而蒙在鼓里的却只有文文而已。 这天中午,我照例送文文去上班后到了公司, 却发现一份文件没有带赶紧打个车回家去取。 打开房门后却传来了一阵呻吟和浪叫的声音, 难道是岳母又把男人带回家乱搞?自以为已经和岳母达成默契的我一阵气愤和失望 轻轻关上门我悄悄的走到客厅,却赫然发现岳母原来正在看色情电影, 她居然会捣鼓我隐藏起来的文件了。 真是聪明的女人啊!岳母将裙子撩起来, 手上正拿着那个黑色橡胶棒在浪穴里快速的抽插 由于角度的关系我并没有看到什么。 而岳母也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不知道如何面对尴尬场面的我赶紧退到门外, 想等一会再开门进去可想了想又不太甘心,至少看到岳母惊慌失措的样子也很好啊, 于是我故意开门的时候发出很大动静又故意慢慢的进去。 这次显然岳母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立刻呻吟声就不见了。 我进去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和岳母打了个招唿, 只见岳母一脸的惊慌 颤身说: “小建,你怎么回来了?”而脸上还没退去的红晕却出卖了她的状况, 我心中暗笑但却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还特意看了看她的手上有没有拿着按摩棒, 让我奇怪的是并没有看见 难道慌乱中放在电脑椅子上了?我一边假做关心的问着: “阿姨,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一边向电脑走去, 我装作正在找文件的样子 还问: “阿姨, 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文件?”眼睛却描向电脑椅上 但是我并没有看到那个让我妒嫉的黑色小棒子 难道说还在岳母的体内插着吗?我按奈住心中疑惑 但表情却是始终平淡装做到处看的样子不时的从岳母的身上看去, 果然岳母夹着双腿不自然的呆立在一边,表情怪异, 仿佛极力在忍着什么的样子。 仔细看去还能看到丰满白皙的大腿在微微的发抖, 脸色更加的红润起来微不可察的细细的嗡嗡声也被听觉灵敏的我捕捉到了。 果然还插在他的浪穴里,而脑海中一想到岳母那淫荡的样子, 我的肉棒瞬间就直立胯下的帐篷不可避免的高高顶起。 但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里,我不能这么轻易的把主动权交出去, 我故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以掩饰我那高高的凸起。 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又问道: “阿姨,你怎么了?不舒服的话就快坐下休息一下啊!”岳母木然的恩了一声, 小心的坐在我旁边双腿紧紧的并拢着,只是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么的奇怪, 我道: “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要不要看医生?”岳母此时仿佛才恢复一点生气 颤声说道: “不用了老毛病了,一会就好。” 本来公司有事,急着想走的我这时倒不着急了, 看到岳母这用手摸了摸岳母的头 说: “不烫啊, 还好没发烧。” 岳母看到我好整以暇的样子,奇怪的脸色中又带了一丝着急的神情, 可我正看的过瘾怎么舍得现在就走呢,我把电视打开样的窘状让我恨不得狂笑起来。 忍着笑意和冲动,我把屁股移到岳母的旁边, 假装关心的装作悠闲的样子看着电视。 其实眼角的余光一直向岳母身上瞟去岳母紧紧的用手按住肚子, 好看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仿佛很痛苦的样子, 但其实我知道她是在享受只是无法把美妙的感觉给宣泄出来而已。 大腿不停的微微颤抖着,显然快感已经折磨的她不行了, 而粗重的唿吸声更暴露了岳母心中真实的感受。 岳母颤抖着声音说: “你怎么还不走啊?公司没事么?”我暗笑, 你终于快忍不住了吧。 口中却平静的说: “恩,没什么大事,我过会再去也没事。” 岳母也察觉到自己刚才有点太着急了, 装作平静的柔声道: “哦没什么事就好, 你也注意不要去太晚了。” 我恩了一声,继续看我的电视,而一边的岳母的唿吸越来越急促, 大腿也越抖越厉害。 终于,她忍不住大声的呻吟了一声,然后瘫在了沙发上。 看来岳母终于被搞到了高潮!我故意大惊: “阿姨, 你怎么了没事吧?”赶紧装作关心的样子向着她的肚子抚摸过去, 只感觉岳母的肚子一起一伏的厉害摸到那柔软的肉时, 我差点就忍不住把岳母就地正法了可伦理的限制显然更制约了我的行动, 但不甘心的我还要故意逗弄一下已经如此浪荡的岳母。 我故意揉着她的上腹,手掌的边缘不断的擦过她硕大乳房下端的软肉, 弄的岳母不断的小声呻吟着当然她是故作痛苦的样子, 额头上有了豆大的汗珠但我知道那其实是岳母的快乐之极又不能表现出来的样子, 舍不得的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只能一遍一遍的揉着她的肚子, 被我温热的手掌触碰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胸前尽管戴着奶罩, 可是仍然能看到奶头早已高高的挺起来薄薄的衣服上凸显着两个小点, 更添性感!我的大肉棒高高的昂着头可我已经并不在乎了, 岳母显然也看到了我的变化看到我欲发如狂, 气喘如牛的样子岳母仿佛也知道我看破了她的伪装, 小脸更加的绯红而娇羞的神情更让我神魂颠倒。 岳母极力忍住体内带给她的绝大快感, 对我说: “没事了!小建, 你快去上班!”语气出乎意料的严厉。 本来已经准备腾身而上的我顿时感到泄气。 我本来不甘心就这样走掉,可是长久以来接受的教育和观念让我不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我恩了一声,不情愿的站起来,也不管胯间高高的隆起会给岳母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拿起了文件当的一声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我忽然回想到前几天岳母对我的暧昧微笑和我射在她内裤的举动, 以及在我面前穿着性感的睡衣种种迹象表明, 她对我并没有恶感。 可为什么今天她会如此的抗拒呢?可能是为我发现了她的浪荡举止而恼羞成怒吧, 我想另一方面,可能我的放肆也让她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不得不这样。 懊恼的我为失去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而气愤。 不管了,反正现在我已经掌握了所有主动,不能就这样的认输, 我要让高傲的岳母能在我的身下辗转娇啼。 俯首称臣!!而重要的是我不能主动去勾引岳母, 而是要让她主动投入我的怀抱里来!!!回到家里 文文还是没有下班尴尬的岳母和我在餐桌上一句话也不说, 我脸阴沉的可怕而岳母不见了下午时的声色俱厉, 温柔而尴尬的微笑着我理也不理,自顾自的吃着饭, 岳母越发的忐忑不安我知道她在偷偷的看着我, 可我仍然视而不见岳母忍不住给我夹菜,我也没有抬头。 当我吃完刚要站起身来的时候, 岳母忽然说话了: “小建, 对不起下午我身体不太舒服,又怕你上班迟到, 所以语气重了点你不要放在心里啊。” “还装!下午怕我强奸了你吧。” 我心里恶毒的想道, 但表面上我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 “没事, 阿姨我也是担心你的身体。” 说完,我第一次帮忙收拾起餐桌上的盘子。 岳母也为我的举动弄的一愣,很快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她微笑着柔声说: “小建你别管了,这是女人的事, 我来我来。 ”我回答: “没事的阿姨,你来这么久了我还没做过一次饭, 收拾过一次房间呢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岳母笑嗔: “这孩子!”一边和我一起收拾起餐桌来。 我把碗盘收拾到厨房,开始洗碗。 岳母在我身旁边和我聊着家常,我们又回复到以前的状态, 而我也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我才发现岳母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波浪似的秀发随意的披在光滑的肩上, 平常几乎不化妆的脸上今天也薄施粉黛。 更显皮肤细腻,光彩照人。 梅红色的唇彩使得微微撅起的性感的双唇闪耀着迷人的光泽。 更加的性感动人,使我恨不得把大肉棒塞进她的小嘴里肆意进出!身上照例是一袭黑色连衣裙, 只是和原来见的都不同这件裙子更象旗袍,紧紧的勒在丰腴的身上, 更加凸显岳母傲人的身材。 藕臂雪白丰满,细长的纤纤玉手自然的放在我身边的台子上, 尖尖的指甲上还第一次涂了艳色的指甲油。 我又忍不住想到,这双小手轻轻握住我的大肉棒上下撸动的样子。 细长白皙的脖颈下大大“V”字领露出胸前大片的雪白, 而这样的衣领更能凸显胸前的硕大深深的乳沟比东非大裂谷还要深邃!半透明的材质下, 里面的乳罩的花边都看的一清二楚。 被吸引了所有目光的我忽然发现,她今天所穿的奶罩竟然就是我曾经见过的奶头露出来的那件奶罩。 大大的圆球中间肆无忌惮的高高的顶起了足足有两公分。 奶头伸出来诱惑着我的视线!我眼睛都要直了, 岳母轻笑一声并不象白天那样的紧张,而是坦然的接受着我目光的洗礼, 只是脸上的红晕却越来越浓略带着一点羞涩的神情, 我更加的心痒难耐。 再望下去,圆滚滚肉鼓鼓的大屁股依然挺拔上翘, 透过半透明的裙子发现岳母又穿了一件丁字裤 纤细的腰肢上只有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子前面黑煳煳的大片阴毛让小小的布带根本无法遮挡。 一大片暗影让我鼻血都要喷出来了!有几根调皮的阴毛还执拗的穿过薄薄的裙子冒出头来, 在外面轻轻摆动!!!裙子在大腿根处戛然而止 裙子和大网格黑色网袜的中间是一小片真空地带 黑色的映衬下更显得雪白的耀人!丰满的大腿在网袜的约束下线条流畅 而格子里的雪白皮肤更让我目光不能有一刻稍离!而我也不象原来那样的尴尬和掩饰自己的反应 高高的帐篷一直在顶着前面的梳理台我也不再弯腰掩饰, 就这样挺着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眼角的与光看到岳母的眼神一直在死死的盯着我的下身。 终于洗完后,我和岳母一前一后的走到客厅, 我第一次没有去玩电脑而是和岳母一起坐下看起了电视, 其实放什么节目我一点也不知道也不重要,和岳母紧挨着说笑着, 两个人赤裸的皮肤不时的碰在一起可我们谁都没有稍离。 我俩的眼光都死死的盯着对方的性感的区域, 嘴里却说着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题仿佛一场战斗, 看谁能坚持的更久看谁先败退下来。 我们的脚都翘在了前面的茶几上,而岳母的本来就短的裙子更是要命的现出三角区域的一点风光, 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可目光敏锐的我却看见了突起的大阴唇上大片的阴毛和已经迫不及待张开蝴蝶翅膀的小阴唇。 终于,首先按奈不住的岳母说要去洗澡, 然后一扭一扭的走到了浴室。 而我低头一看,沙发上明显的留下了一大片湿乎乎的水痕, 甚至……还有一根弯曲发亮的阴毛。 不多时,浴室传来了微不可查的呻吟声, 我嘿然一笑褪下我的裤子,抓起早已硬涨的大鸡巴就这样走到了浴室门口, 意外的是浴室门竟然没有锁上还微微的开了一点小缝, 这就意味着我不用再别扭的趴在地上看了我得意的笑着, 把门开的更大一些岳母的双眼紧闭着,全身赤裸, 正坐在正对着门口的马桶盖上手淫着!离我不过两尺的距离 我倒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岳母竟然如此的淫荡, 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勾引起了我。 游戏是越来越有趣了,我笑着继续看着, 手上套弄着我的大肉棒嘴里肆无忌惮的喘着粗气。  而岳母仿佛也察觉到我的到来,眼睛紧紧闭上, 不敢张开。 脸色变的越加的绯红,同时手指不停的在肥美的小穴中不停抽插着, 嘴里轻轻的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恩……哦……”小浪穴淫荡的张开老大 右手先是一根手指然后是两根,三根……而左手也没有闲着, 而是熟练的翻开半盖在阴核上的包皮在已经涨的跟花生一样大小的阴蒂上轻轻抚动, 乳白色的淫水大量的从鲜红色的洞里随着手指的抽插而大量的涌了出来 沾湿了阴唇和阴毛在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 淫水顺着会阴肛门,最后流到了马桶盖上,而手指头淫荡的沾满了白色的泡沫, 显得淫靡非常!小阴唇无耻的张开老大因为黏液的关系紧紧的贴在饱满的大阴唇上, 随着手指的进出而一张一合!而岳母这是更做出了一个令我吃惊的举动 左手放弃了对阴蒂的进攻而是使劲的拽着两边本来已经很大的肉片, 把它拽的老长!嘴里还细声的叫着: “小建小建……快来插我。” 声音很小,不用心听根本就听不到,可是我还是从她的口型里看出了端倪, 兴奋不已的我把门缝开的更大让我的大鸡巴从门外塞到了门里。 可岳母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只是自顾自的手淫着。 左手在撕扯了一会小阴唇那两条肉片后弄的满手淫水, 岳母把手移到胸前开始柔捏自己那两只手也合不拢的巨大乳房来, 更将大如冬枣的奶头沾的湿乎乎的然后用力的朝外拽本已高挺的奶头来 嘴里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我们就这样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互相思念着对方, 却因为伦理的顾及而不敢相交一个紧闭着眼睛, 一个死盯着对方诱人的裸体只是用力的自慰着, 情景无比的怪异而淫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再也无法按耐的我只觉腰眼一酸, 大量浓稠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喷射了出去喷的老远, 全部打在岳母淫荡的脸上和身上岳母显然也知道那是我的精液, 眼睛闭的更紧!左手的手指来到了精液所在的地方 沾起一滴来淫荡无比的把精液放进了樱唇里不住的舔吸着 我都看呆了半硬不软的鸡巴顿时又恢复了元气!高高的挺立着, 突然岳母尖叫了一声,大量的乳白色的泡沫从淫穴源源不断的喷射而出, 岳母高潮了。 她四肢放松,瘫软了下来,但眼睛仍然不敢睁开, 知道岳母害羞的我走了开去。 慢慢的收拾着我的心情。 岳母老半天才从浴室出来,我半躺在沙发上对着岳母微笑不已, 而岳母仍然有点害羞的不敢看我在我旁边坐下看起了电视。 不多时,文文回来了,我们照例的作爱,很大声, 但我想岳母应该不会再觉得尴尬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很快乐,以前经常和同事, 朋友出去应酬疯玩的我再也不出去了,也很少上网。 只是在家中和岳母玩着这有趣的游戏,只是我们谁也没有迈出那最后一步, 而文文不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这给了我们越来越多的时间玩游戏, 岳母在家穿的越来越性感 变着花样的穿着各式各样的性感衣裙诱惑我的视觉: 有时候穿了一条诱惑无比的裙子, 里面却是真空的什么也没穿,高翘的奶头和乌黑的三角区若隐若现, 更添性感在她不经意的蹲下或弯腰的时候就把丰满凸出的阴部全部暴露出来 让我大饱眼福。 而有时候,她又只穿一件乳白色的小吊带衫, 下面穿一条能露大半个屁股的短小至极的牛仔裤 且不说上身在白色透明的衣服下更突显深褐色的奶头和乳晕 下面的牛仔裤更只有小小的一点小布片连那一大片的阴毛也无法完全遮盖, 在岳母的走动中大小阴唇更是时不时的露出庐山真面目!而这时更可清楚的看到阴部位置的牛仔裤早已是湿湿一片, 有的时候更能看到闪亮的淫液顺着大腿根部缓缓的流下 那情景分外淫靡!!而大部分的时候岳母却穿着她那多样的各式情趣内衣和睡衣, 而丝袜也是多种多样黑的白的粉红的蓝色的紫色的灰色的彩色的, 各式花纹的还有各种网袜,大网眼,小网眼, 总之是没有一天同样的。 岳母就这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而我在大多数的时间也总是只穿一条子弹内裤, 每天高高挺着在屋里走来走去我还总是故意在离岳母很近的地方隔着内裤揉搓着我的裆部, 一边用急促的粗气来回应岳母的目光。 两个人通常都是用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身体, 而目光的交汇却几乎没有就算偶尔对在一起, 岳母也总是慌张的立刻将目光挪开而早已将主动权牢牢握在手中的我却总是故意去撩拨岳母, 害的岳母的脸总是绯红一片。 而我们的话题却和这些暧昧的场景格格不入, 岳母总是穿着最性感的衣服和我说着最平常的话语 情景无比的怪异。 而我们也不再局限于浴室内外的自慰,而是把这样的场景搬到了家中的各个角落, 有时她在自己的小屋里用黑色的棒子自渎而我就在半掩的门外看着她手淫。 有时候我在自己的房间的床上打手枪,她就跪在我屋的门外自己抠挖着小穴!有时候她在坐厨房的台子上用黄瓜在自己浪荡的淫穴里抽插, 而我依然在门外偷看最狠的一次,我站在阳台的玻璃门外, 舔着她刚刚换下还没洗的早已湿透的内裤对着里面打手枪 而岳母背对着我穿着诱人无比的全透明的黑色情趣睡衣隔着玻璃把毛茸茸湿乎乎的浪穴对着我的大鸡巴的位置在玻璃上蹭来蹭去, 弄的玻璃上一片狼籍我们就隔着只有5毫米的距离疯狂自慰着, 岳母的性感睡衣和情趣内衣和丝袜越来越多花样更是百出, 一个抽屉已经放不下我经常去把它们全散落在床上, 一件件的把玩抚摸最后更肆无忌惮的在这些睡衣和内衣上射的到处都是。 而我也显示出对岳母淫水味道的极大兴趣,岳母仿佛也了解了我的心事, 主动的不再每天清洗内裤而总是把没洗的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便于我去吃她的淫水闻她骚骚的味道。 我更在电脑上下载了无数黄色的电影和小说图片, 群交的乱伦的,SM的,拉屎撒尿的,肛交性交口交之类更是数不胜数。 有时候我坐在电脑前,有时候是岳母,而令一个人总是在这时站在后面, 两个人看着清晰的电影和淫乱的小说自慰!我们通过电脑 也知道了对方喜欢的所在我更多的是在看一些SM, 肛交颜面射精,制服诱惑和性奴等口味较重的东西。 我欣喜的发现岳母对这些也是情有独衷。 而岳母最喜欢看的就是性奴之类的文章和片子。 我大喜: 难道岳母有受虐的倾向?于是我买了许多女士自慰的东西, 什么跳蛋啊转珠的棒子啊,乳头夹啊,肛门用的拉珠啊, 以及SM中女奴用的塞口球头罩,颈套,手铐和绳子, 我甚至还买了一个贞操带把它们放在岳母床头的枕头下面。 而第二天,岳母总会用上我新买的器具或衣物, 在我面前展示着它们的作用要不就是用塑胶的肉棒在荡穴中来回的抽插, 要不就是用小跳蛋在奶头和阴蒂上颤动要不就是用乳头夹夹住奶头, 然后套上头套和塞口球,穿上贞操带和颈套。 外面再罩一个几乎什么都遮不住的性感内衣在房间里做出各种诱人的让我血脉焚张的动作。 只是肛门拉珠岳母从来没用过,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岳母不喜欢肛交?但我总是能见到岳母看电影和小说中的肛交情节时欣然而笑。 而岳母也给我买了两件男式的情趣内裤, 透明的纱网把大鸡巴包裹其中但蛋蛋根本就塞不进去, 两个睾丸肆意的垂在情趣内裤的下面浓密的阴毛在外面滋着, 让岳母偷笑不已。 岳母还给我买了两个男用的自慰器具,我新鲜之下用了一次, 可是实在不喜欢这种假人的感觉就把它又放回了岳母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