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儿在中午和晚上休息时间,尽量避开她的外甥, 但是没有什么能够消除她对他的欲望。 她最多想的是他的精液是多么美味,他硬硬年轻的阴茎塞满她的阴户是多么的美妙, 她非常想感觉他粗壮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 慧儿很早上床睡觉,知道在睡着之前,必须手淫多次。 在慧儿一连四次手淫之后,她最后设法进入半睡眠状态。 在凌晨三点,她突然为她阴户深处,一股奇怪急需的欲望醒来。 她做梦和肯尼做爱,她的阴户感觉比之前更加湿润和饥渴。 她的肛门也抽动了起来。 赤裸阿姨紧紧小屁眼抽动着收缩,热热的,刺痒的, 渴望被一根粗长的阴茎将它宽宽的撑开。 "哦,我真是一个荡妇!"慧儿下流的冤声说道。 她将被子蹬到床脚,并且再次开始手淫,希望她的手将能够减缓不能抑制的需求侵袭她的身体。 但是慧儿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 当她更加清晰的回忆起梦想时,她知道那是有关于肛交。 天麟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阴茎,当她感觉到一个真正庞大的阴茎, 深深重击进她刺痒的菊蕾时它是多么的长。 慧儿冲动的从床上跳下,意识到她再也无法抑制她乱伦的欲望。 她赤裸的离开卧室来到浴室,她从装药的抽屉拿出一小瓶润滑液。 她匆忙的向她外甥的房间走去,当她赤着脚顺着走廊走下时, 她火热紧小的肛门预料到的兴奋的不停抽动。 他熟睡着,圈身在被下。 慧儿非常的兴奋,以至于不在意他怎么想她, 或者她怎么想她自己。 她所知道就是在他能够返回卧室睡觉之前,她的肛门要被有力而深深的, 好好的操弄一翻。 "醒来,天麟!"慧儿打开等,并且将被子揭到床脚。 虽然它软软的,但天麟的阴茎看起来像先前一样大, 耷拉在他的大腿上。 慧儿将润滑液放在他床旁的桌子上,并立即抓住他的阴茎, 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撸动它。 "恩……"天麟呻吟出声。 他扭曲仰躺在床上,他的眼睛不停的扇动。 "干什么……""我说,醒来,天麟!"慧儿兴奋说道。 她继续撸动他巨大的阴茎,当她感觉到他巨大的阴茎逐渐的变硬, 硬挺在她手指之间时她不禁呻吟连连。 "醒来再搞你的阿姨!我太兴奋了,无法睡觉, 天麟!我需要你的大鸡巴再次插入!"天麟睁大他的眼睛 然后对着赤裸的坐在他身边兴奋的撸动他的阴茎, 渴望性交的阿姨露齿而笑。 "我以为你不再想和我搞了,"他说道。 "我……我改变主意了,"慧儿喃喃道。 她脸羞红,害羞她强烈的欲望。 "这不是事实。 快,天麟,使你的鸡巴硬起来!我需要你好好的操我, 天麟!你必须操我的阴户!"但是她没有必要那样要求阴茎已经硬起的天麟, 他的阴茎硬挺在她撸动的拳中。 慧儿松开男孩抽动的阴茎,当她强忍着去吞咽他阴茎的欲望时, 她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她想再次吸吮他的阴茎,但是她的阴户和肛门几乎都在痛楚的抽动。 慧儿不顾一切的需要挨操。 "快,天麟!"慧儿立即摆成小狗做爱的姿势, 将她的肩膀放低并且对着他诱惑的摆动起她圆翘有形的屁股。 "好好的操我,小外甥!把这根大粗鸡巴使劲插进我的骚穴, 用力操我!"天麟来到她傲挺圆润的臀部后面 他长长硬挺的阴茎在她多毛湿润翘张的肉唇之前 上下来回的颤搐。 他抓住他的阴茎,将他柔硬的龟头塞进她的肉穴。 然后,他抓住他阿姨柔嫩的臀部,并且将他的阴茎向她的阴户挺进, 他巨大的阴茎吱吱的一寸寸的进入她收缩温润的阴道。 "哦,天麟!"慧儿叫道,当她感觉到他巨大的阴茎刺进她的阴户时, 她的面颜扭曲出痛楚的表情她的肉唇被圆大的撑涨着, 包裹着他正在入侵的粗壮的阴茎。 "操我的骚穴,天麟!"慧儿手抓着床单, 开始挺动摆动,突越,将她通红兴奋的阴户套向他令人满足的阴茎。 天麟勐的将他的阴茎整个插进她的阴道, 随即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操弄她紧小的阴户他的阴茎有节奏的进出的戳在他阿姨紧紧润滑的阴道之间。 慧儿挺动迎合他的节奏,她哼吟连连,想象像她外甥这样一根巨大的阴茎, 插她的小穴感觉难以置信的舒爽。 她的肛门抽动的比以前更厉害。 赤裸阿姨的面颜害羞的红晕起来,心想天麟是否会被她想要肛交的要求, 而感到震惊或是厌恶呢。 她知道这不会是事实。 除了她突然不断渴求的强烈欲望的要求外,已不在想其他什么事情。 "天麟,求你玩我的屁眼!"慧儿突然脱口说出。 "求你了!""恩……天麟,继续操我的骚穴!"哦, 天麟戳我的屁眼!"哦,靠!哦,求你操我骚穴的时候玩我的屁眼!"天麟露出笑容, 低头看着他赤裸阿姨粉嫩的收放的菊蕾每次他的阴茎重击进她的阴户, 都紧紧的收缩。 他看见床头几上的那瓶润滑油,知道他的阿姨真的来过他的房间。 "哦,慧儿阿姨,你的屁眼好象个骚穴,恩?"他询问道, 接着吃吃的笑。 天麟抓过那瓶润滑油,挤出浓稠的一滴胶状物质, 在他阿姨蠕动的臀颜之间。 当慧儿感觉到他开始在她刺痒的小屁眼上, 到处涂抹润滑油时她大叫出声,他肿胀巨大的阴茎仍然重击在她吸吮啧啧吃食的阴道之间。 "哦……天麟!"天麟……慧儿轻咬她的嘴唇, 当她感觉到她外甥的手指抽插她的肛门时她美艳的面颜扭曲着肛门带给她的舒爽表情。 "就是这样,天麟! "哦……靠,用那根手指戳它!"玩死我的屁眼, 情人!"戳我屁眼用你粗壮的鸡巴勐操我的骚穴!她的肛门感觉非常的紧热, 润滑液使她皱折的屁眼湿滑的包裹住天麟的手指。 天麟的手指快速的进出在她的肛门之间, 这时吱的一声,他又将一根手指插进她的直肠。 当她的阴户和小穴都协调的抽动,无发控制的收缩, 准备就要高潮时慧儿哼吟出声。 "操我的骚穴,天麟,操阿姨的骚穴!她叫道。 "哦,靠! "噢……狗屎!"我的骚穴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啊……对, 操我的骚穴……戳我的小屁眼!"操我天麟,操我……"我来了……、当高潮在慧儿私处的深处爆发时, 她的阴户紧紧的包裹天麟抽动的阴茎她的淫液从她多毛的肉穴喷泄出, 并且她的睾丸淫荡的收缩她外甥的手指。 天麟并没达到他的高潮。 相反,他尽力快速的继续操弄她,最后他将他的无名指也没进他兴奋阿姨弹性收紧的肛门。 慧儿松懈的唿出口气,随即从他的身体脱离, 使得他的手指和阴茎从她的身体褪出。 她静静的四肢伸展的爬躺了片刻,大声的喘息, 体味他的阴茎和手指刚刚带给她的强烈的舒爽的感觉。 这时,兴奋的阿姨知道是时候疯狂的肛交了, 她首先来到天麟的房间。 抓过一个枕头,慧儿抬起她的臀部,并将它塞在她的小腹之下, 她的臀部微微的抬起所以天麟将能够将他巨大的阴茎, 更容易的插进她的肛门。 她双手不知羞耻的将她雾红的臀颜把住,并且宽宽分开它们, 完全的为她外甥长长硬硬的阴茎暴露出她涂满润滑液的肛门。 "来吧,天麟!"她呻吟道。 "现在是你操弄阿姨屁眼的时候了!快,情人, 我的小屁眼好湿啊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操我的屁眼, 天麟!操你阿姨热热滑滑的屁眼!天麟立即骑跨上她 将他肿胀滴淌淫液的龟头对准她皱折的菊蕾。 慧儿不禁颤栗。 她感觉到她的肛门被他巨大的阴茎宽宽的撑开。 她立即开始摆动和后挺她的臀部,试图帮助她年轻的外甥, 将他巨大勃起的阴茎完全的插进她的肛门。 "哦,操,好大啊!但是它感觉真爽,可你, 它感觉真她吗的爽啊!啊……操我的屁眼宝贝!把它使劲插进来, 肯你!把它整个插进阿姨的骚屁眼里!"天麟在她赤裸的身上挺动 随着每一次用力的插入他充血肿胀的阴茎都深进些她柔软的肛门。 慧儿刺痒弹性的肛门吸吮痉挛他的阴茎,似乎在欢迎着他的阴茎进到她的直肠。 最后,兴奋的青年将他的阴茎全部插进他阿姨的肛门, 连同睾丸埋藏进她紧紧的湿热吸吮的直肠。 恩……哦,天麟!好大啊,情人,它真的好大啊!"一个淫荡的性欲满足的微笑展开在饥渴性爱的阿姨脸上。 她将她的双手淫荡的伸进她的小腹,当她的手指戳动她多毛滴淌淫液的阴户时, 她不禁喘息。 她开始再次挺动,并更加的有力,将她那被撑涨的肛门套向天麟的阴茎。 "操我屁眼,天麟!"她乞求道。 "快,好好的操我屁眼!……抽插它,天麟!哦, 靠!哦求你了,我的屁眼需要你的鸡巴!天麟慢慢的将他的阴茎从她柔软的菊蕾里拔出, 直到仅仅他的龟头被夹在她皱折的肛门里。 他停下,然后将他巨大的阴茎完全戳回进她满是润滑液的直肠。 这时,天麟的骨盆有节奏的重击着慧儿雾红的臀颜, 他的阴茎反复的抽插着他阿姨紧紧火热收缩的肛门。 "用力!"慧儿叫道。 她的手指尽她所能快速的抽插她的小穴,当她体验着强烈舒爽的感觉通过她的阴户和肛门时, 她不停的呻吟和大叫。 "操我的屁眼,天麟!……恩……恩……阿姨喜欢你的鸡巴插我屁眼!用力!哦, 天麟求你了,操烂我的屁眼!尽你所能用力的操我的屁眼!天麟按他兴奋阿姨的要求照做, 当他尽他所能用他粗壮的阴茎重击他阿姨柔软的肛门时 他的面部扭曲并且滴淌出汗水。 他巨大的阴茎不停的抽动着,每一次插入都完全重击进入她的直肠。 慧儿感觉到她的直肠紧裹他的阴茎,无住的吸吮, 预示着她达到一次强有力的高潮的边缘。 操我的屁眼!操我兴奋的屁眼!她乞求道, 带着乱伦性爱的强烈欲望发疯似的野蛮的挺动她的臀部。 哦,天麟,我要来了!操我的屁眼,用力。 用你的大鸡巴操它!恩……我来了……来了……她的肛门勐烈的痉挛, 痉挛的吸吮他驱动着的硬挺的阴茎。 当浓热的精液从他的睾丸上涌时,天麟不禁倒吸口气, 当他喷射出熔岩般的大量的精液时他勃起的阴茎插在她的直肠内抽动和痉挛。 她胶粘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射进她的肛门, 强烈的令人满足的精液急流清洗着她的直肠。 代笔继续挺动,手指也抽插着她的小穴,当收缩的高潮侵袭她赤裸颤抖的身体时, 她带着愉悦不停的呻吟。 天麟的高潮来得非常勐烈,他的精液完全填充满她抽动的肛门。 她的菊蕾紧裹着他驱动的阴茎,当慧儿感觉到他的精液溢出, 弄得床铺湿粘粘的时候她叹息出声。 当天麟继续将他仍然硬挺的阴茎,驱动在她轻摆的臀颜之间时, 慧儿头昏眼化心想她现在必须继续迎合他。 她的外甥是她所遇到最好的性爱对象,她知道她没有他就活不了。 她完全的沉溺于男孩巨大充满精力的阴茎!"操, 妈妈!"小龙叹息道。 "你的确喜欢吸吮我的鸡巴!"小龙坐在厨房的饭桌旁, 在他下楼前他性疯狂的妈妈已经慌乱的为他装了盘熏肉、煎蛋、烤面包等事物, 但是他却对它们一点没有兴趣。 青慧对她的早餐也根本不理睬。 取而代之,她在贪婪的吸吮她儿子巨大硬挺的阴茎, 她双眼紧闭跪在他做的椅子前她被塞满的嘴不知羞耻的吞吐着。 "哦,妈妈!用力!用力吸吮,妈妈!"小龙收紧他的手指, 抓进他妈妈长长的金发当她饥渴的啧啧的吃食他抽动闪烁光泽的阴茎时, 他低头几乎敬畏的盯看着她。 当青慧热情的吞吐他巨大湿滑的阴茎时, 她心想我喜欢品尝我儿子的鸡巴。 她喜欢小龙操她的阴户和那下面,并且她经常渴求他巨大的阴茎插入她肛门的那股压力。 但是有时她想给予他一次她最喜欢的无休止的持续的口交。 只是紧紧的吸裹着她儿子巨大的阴茎……只是吞咽他喷射出的所以精液。 小龙强大的阴茎变得更加硬挺,渗泄出更多的淫液在她的舌头上, 并顶在她的口腔上堂有节奏的抽动。 青慧裹着他的阴茎发出喜悦的呜吟,感觉她吸吮的效果能够得到一股淫液作为她的酬劳。 当她的头部对着他的胯部更加快速的振动,试图将他巨大的阴茎吞咽得更深时, 青慧巨大赤裸的乳房弹性的颤动。 小龙发出一声持续的呻吟,并且紧紧的抓住他妈妈的头发, 坐在椅子上不停的翻腾。 青慧紧紧的纂住他青筋暴露勃起的阴茎,快速而有力撸动她小儿子硬挺的肉柱, 对着她疯狂吸吮的嘴唇迫切的滑动她的拳头。 "哦,妈妈,我要射了!"小龙呻吟道。 "求你继续吸吮,妈妈!吸吮出我的精液!恩……是的……我要射在你的嘴里了!青慧的面颜红红的, 并且她吸吮阴茎的汩汩声变得非常响亮。 她尽她所能用力的,急切的吸吮吸吮她儿子美味的家伙, 她的舌头对着他肥大的龟头不停挑逗并用她的唾液舔洗着它。 她的拳头动作得模煳一片,在他粗壮的肉柱上撸动着, 试图将他年轻睾丸内大量的精液撸挤出来。 "我要来了,妈妈!哦,操,真的要来了!"阴茎狂的妈妈知道她必须做些事情, 使得她儿子真的喷射出大量的粘稠之物。 他摆动他的手掌到他的臀沟,将她的食指压紧紧的扣在小龙的屁眼上。 当他妈妈的手指深深的蠕动进他的肛门里时, 小龙发出一声窒息的喊音她非常快速而有力的抽插他的肛门。 同时她尽她所能的,用力的吸吮和撸动他的阴茎。 "我来了,妈妈!哦,靠……小龙浓热的精液喷出, 使得他巨大阴茎在青慧的嘴唇间颤抖突越。 小龙的阴茎喷射出大量絮状的精液。 他浓稠精液的急流喷涌进他饥渴的妈妈的喉咙里, 立即给予她渴求着的满腹的精液。 赤裸的妈妈兴奋的继续吸吮和撸动她儿子喷射的阴茎, 不顾一切的吞咽下他的每一滴精液。 小龙在椅子上翻腾着,几乎为他妈妈非常热切的吸吮而痛苦。 她仍然吸吮和撸动他粗壮的阴茎。 最后,当她吞咽下他最后的精液时,随着一声高声满足的吞咽, 她吐出它。 "我发誓,妈妈!"小龙兴奋说道。 "我今天去学校,当我知道你性感的小穴在家等着我时,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集中精神上课。 青慧只是吃吃一笑,随即给她儿子阴茎最后的一吻。 这时,她给小龙时间狼吞虎咽下他的早餐,并且跑上楼换衣服。 十五分钟之后他离开,仅仅过了几分钟他来到学校。 青慧早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玩弄她的小穴,反复的想象吸吮和套弄她儿子巨大的阴茎。 她的思路回到天麟。 她意识到这有点奇怪,慧儿还没给她打电话。 慧儿认真和天麟谈论过吗?青慧思索着它。 她想打电话,但是最后决定他应该去她妹妹那看看。 到中午,她开车去往慧儿的住处。 "天麟!"慧儿拒绝道。 "哦,亲爱的,你不想再操我的阴户了,是不是?你今天已经操我四次了!哦, 天麟求你……我必须上街……天麟,操你妈的, 今早你给我去上学!噢……哦肯你……噢……"天麟半拖半拽将慧儿拉到客厅的地板上, 他阿姨今天很麻烦穿上的几分衣服已经被撕掉。 他们都赤裸着,当他逼压在她的身上,准备将他刚硬的阴茎狠勐的深深的插进她饱满的阴户时, 他巨大的阴茎在硬挺的抽动。 "好吧,天麟,你赢了!"慧儿说道,不停的喘息。 赤裸的阿姨遗忘掉先前的不情愿,急切的四肢伸展仰躺在地板上。 她扭摆她的臀部到一个便于做爱的位置,然后尽她所能宽的分开她的双腿, 完全的暴露出她曲卷阴毛的肉穴为她外甥巨大的阴茎插入做好准备。 天麟立即移到她的双腿之间,将他肿胀的龟头顶在她多毛胶粘的阴户上。 当赤裸的阿姨感觉到他硬挺的阴茎拥进她的阴户里时, 她身体不禁带着强烈的舒爽颤抖这是今天他第五次!慧儿心想天麟的精力真是难以置信。 他一次次的勃起,时间流逝。 哦,天麟,你的鸡巴感觉好巨大啊,宝贝!"慧儿将她的脚踝同时高举, 夹在他的后背上她的手臂搂在他强健的肩膀上, 紧紧的搂着他。 性爱癫狂的阿姨开始快速而有力的不停挺动, 她的臀部悬离在地板上不停的重击着,她火热收紧的阴户套弄着天麟的阴茎。 "恩……恩……恩……哦,天啊!好爽的做爱!我爱你的大鸡巴, 天麟!快快狠狠的用力操我!恩……恩……恩……操我的阴户, 宝贝!把我的骚穴他妈的操烂!"天麟巨大的阴茎残忍的插进她的阴户 直到他的阴茎连同他的睾丸埋进吮吸湿润的阴户。 他压在她身上,给予慧儿更多空间,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他的后背上。 这时,慧儿身悬的外甥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操弄她, 就像她要求的那样他充血肿胀的阴茎大起大落驱动在她火热湿湿的阴户之间。 "用力!"慧儿叫道,不知疲倦的挺动迎合他的冲刺, 每次他巨大的阴茎完全插进她的阴户里时她都不禁深深的喘息。 "哦,天麟,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宝贝,爱你他妈的大鸡巴!用力, 快情人,操我饱满的阴户!哦,天麟,是的……你要使我来了!天麟站起身, 并且粗鲁的将她翻个身。 当赤裸的黑发女人突然发觉自己俯在地板上时, 发出长声尖叫。 天麟决不会浪费一次重击。 他立即将他硬挺闪烁光泽的阴茎再次勐的插回进她的阴户, 从身后比先前更加快速的操弄她的阴户他巨大的阴茎更加深的, 刺入进他兴奋阿姨多毛的淫液泛滥的阴户。 "玩弄我的屁眼!"慧儿叫道。 "恩……哦,操,我喜欢它!把一根手指插进我的屁眼, 肯你但是,你的大粗鸡巴不要停下操弄我的骚穴!"她将她的肩膀放落, 并且宽宽的分开她的双腿使得她紧俏圆润的臀颜分开, 所以她的外甥能够看见她粉嫩的菊蕾。 天麟将他的手指戳进慧儿弹性的肛门,并随着他阴茎抽插她阴户的节奏, 跟着开始抽动起来给予他阿姨一直渴望鸡奸的特别爽感。 他粗壮的阴茎感觉在她的阴户内变得越来越大, 她多毛的肉唇撑涨到极限。 当慧儿感觉她要高潮时,她的面部不禁扭曲。 "操我的阴户!操我的骚穴!她呻吟道。 啊……操,我的阴户喜欢你的鸡巴!使劲操我, 天麟!哦靠!哦,操,我要来了!"当她的阴户爆发时, 她的肛门淫秽的吸吮他的手指宣泄出淫水在天麟重击的阴茎上。 天麟继续疯狂的操弄她,引导慧儿通过她美妙的高潮极点。 最后,天麟将他仍然硬挺的阴茎从她被蹂躏过的阴户抽出, 随即他亲爱的阿姨立即知道他接下来要操她什么地方。 "你还想要阿姨的屁眼吗,是不是,天麟?她叫道。 "没问题,宝贝!"你把我的骚穴操得爽爽的, 我会让你再操我的肛门!但是你先去取什么东西给我的屁眼润滑润滑, 亲爱的!"你的家伙太大不能插进我干燥的屁眼!天麟起身, 露齿而笑小跑进厨房。 他返回手里拿着首要的东西,一瓶菜油。 慧儿呵呵的笑出声,期待着爬躺着,宽宽的分开她的臀颜, 以展现出她火热刺痒的肛门给兴奋年轻的小孩看。 天麟将他硬挺的阴茎和她弹力的肛门涂满了菜油, 直到黛的肛门润滑得足够使他巨大的阴茎全部的插进她的肛门。 他骑在她的身上,将他肿胀的龟头顶在她紧小的肛门上。 当慧儿感觉到她的肛门宽宽的撑开,接容他粗壮的阴茎进入时, 她舒爽的喘息出声。 "啊……天麟!"哦……对!是的,你真是一个好肛交手, 宝贝!"天麟将他的阴茎稳定的插进他阿姨紧紧的肛门 慧儿可以不必再为他分开她的臀颜。 兴奋的女人将她的手掌伸进她的身下,开始兴奋的揉搓起她湿湿的阴户, 同时蠕动弓挺将她的屁眼套向他的阴茎。 天麟稳定的插进,他肿胀的阴茎一寸寸的滑进她等待着的紧紧的肛门。 他的阴茎最后完全的没进在她的臀颜之间,两个睾丸也挤在她收缩的热热的涂满菜油的肛门上。 慧儿非常快速的后挺,狂热的揉搓她抽动的阴户, 她的肛门紧紧的套向她外甥的阴茎。 "操我的屁眼,天麟!"她乞求道。 "快,宝贝,用那家伙用力戳我的屁眼!"全都插进来, 情人就是这样!"哦……狗屎,好美啊!天麟抽插他阿姨弹力收紧的肛门, 每次的插入都是深入而有力。 他巨大的阴茎稳固的重击她的肛门,并且欲望而有节奏, 每次他的阴茎全部插进她紧紧蠕动的肛门使慧儿泛红的臀部轻微摆动。 "使我高潮,天麟!慧儿的手指野蛮的抽插她渴求的阴户, 她的两根手指时而揉搓她的阴蒂时而戳她湿粘的肉唇。 操我的屁眼,宝贝,操我紧小的屁眼!我的骚穴要来了, 天麟!"哦……靠对!"我来了……当她的小穴喷泄出高潮时, 她的肛门急剧的痉挛吸吮青年的整个阴茎。 当天麟大量的精液从他的睾丸喷射出时,他身体不自主的战栗。 他的高潮在他阿姨兴奋的肛门里连续的爆发, 浓浓的精液令人舒爽的射在她直肠弹力的嫩壁上。 慧儿放纵的收缩她肛门的肌肉,包夹她外甥喷射精液的阴茎, 帮助他喷射出每一滴精液。 青慧站在屋外的矮树丛中,从客厅的窗户向里注视, 她的手指隔着她的内裤毫不知羞耻的,尽力快速的揉搓她的阴户。 她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天麟巨大的阴茎。 当她看见他从慧儿的肛门抽出它时,她不禁倒吸口凉气, 它像铁一样坚硬上面粘满了菜油和他自己渗泄出的淫液。 整个情节中最令人兴奋的场面被青慧看到。 她的儿子和她的妹妹一起赤裸的不停的做爱。 "我要去责骂她,青慧头旋的心想。 "我不能让我的妹妹和我的儿子做爱。 他的阴茎完全属于她自己。 "它好大好漂亮!青慧从窗户饥渴的盯看天麟巨大的阴茎, 她感到更加嫉妒和生气。 等明天的,她对自己说。 明天,她返回要给慧儿上她有生以来最恐吓的一课。 恩……"噢……天麟,好喜欢你的鸡巴……好喜欢你的大粗鸡巴!第二天中午, 慧儿再次手淫想象着她外甥的阴茎。 她今早好不容易使天麟离开上学,现在她真希望她没有。 她的阴户非常的湿润和兴奋,使得它难受不堪。 她今天唯一做的事情是,设法使她自己穿上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苍白色的裙子。 其他的时间都疯狂的手淫中度过。 慧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当她的手指兴奋的抽插着她多毛粘滑的肉唇时, 她茫然若失的盯看着墙壁。 她的臀部挺离在垫子上,裙子束在她的腰迹, 她苗条的双腿宽宽的分开高高抬起。 "天麟,"她呻吟道。 操阿姨的阴户……哦,Yes,天麟用这根大硬鸡巴操我的阴户, 宝贝!"就在她准备高潮的时候门铃声将她打断。 慧儿心骂,放下她的裙子,并且从沙发上滑下, 希望她湿湿阴户的味道不要太浓烈让她的客人察觉。 慧儿隔着门眼向外一看,然后她感觉被一个深深发抖的恐惧做淹没。 慧儿从门眼看到了青慧,当她想象着来客什么目的时, 她的头脑眩晕起来她尽力想没有给青慧打电话的理由。 最后,她耸耸肩,抓住门把手。 慧儿心想她只能尽量去控制。 "恩……嗨,青慧!"慧儿高兴的说道,她的嘴唇展开一个虚伪礼貌上的微笑。 啊,我很高兴你的到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但是青慧却只是对她怒目而视, 慧儿感觉到她的恐惧更加强烈。 尽管天很热,但是青慧的身着很正式,一条长长的保守的裙子, 一件宽松的上衣将这位金发妈妈巨大的乳房很好的隐藏住。 慧儿心想青慧看起来很生气,怒气仍然挂在她的脸上。 "你不介意我进来吧?青慧冷冰冰的询问道。 当然不!"慧儿将门打开,再次希望她阴户的味道不要太浓烈。 "请进,你先坐一下。 我去给你……青慧只是什么也没有回答, 打断她妹妹接连的话语她走到沙发旁,拘谨的坐在它的边沿上, 胁迫的看向慧儿。 慧儿小心谨慎,尽她所能远离她的姐姐,坐在沙发的另一个坐位上。 "恩……我想你很奇怪我什么没给你打电话, "慧儿满怀希望说道。 "你看,我害怕我……啊……我只是仍然没有勇气跟天麟谈论那个, 恩你知道……他对你做得那件过分的事情。 我意思是……我告诉我自己要去跟他谈论那个, 但是我你知道,我想我只是有点拖延它。 青慧露出一严酷的微笑。 "当然了,因为你同他做爱!"慧儿喘息口气, 感觉她的脸颊红得透透的。 "你……你怎么……"我昨天在窗外全看到了, 慧儿!"青慧嘶声道。 "我过来看你什么还没给我打电话,于是我用亲眼看到了愿意。 你让我的儿子在地板上操你!我有生以来,还从没看过如此令人讨厌和淫秽的事情。 我有一个非常不错的注意,就是把你抓去见警察!慧儿不顾一切呻吟道:"不, 不要!不要这样!我……我可以向你解释。 我……你非常清楚,你她妈的根本没有解释!"青慧打断她道, 她的呻吟颤抖就好象她几乎不能控制住她自己。 "你和我的儿子做爱,我想你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吧, 只有淫荡的妓女才做那事!我想天麟今晚回家 你听到我说了吗?我想我的儿子今晚回家!慧儿长时间的沉思的看向她的姐姐。 慧儿意识到青慧不应该如此生气。 慧儿仔细看青慧的面颜,看见她姐姐的脸颊怎么红着, 青慧眼睛怎么散发着光芒凯西坐在沙发上怎么似乎坐立不安。 她也注意到她姐姐的乳头硬起。 金发女人硬起的乳头在她保守的上衣和乳罩下显着的突出着, 她的乳头像小圆石一样硬。 青慧将她的双腿交叉在她的长裙下,并且慧儿注意到她上面的那条腿迅速的上下动作着。 慧儿知道当她的腿那样动作的时候,致使她那样的感觉在那, 就在她的阴户里!是的我看见你同他做爱!"青慧继续道, 慧儿注意到青慧几乎像是兴奋的说道并且带着声讨慧儿做的羞耻之事。 "我看见你同他在地板上做爱。 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好女孩,但是现在我看我的妹妹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个淫秽堕落……青慧"慧儿温柔的打断她说道。 "为什么你的乳头像那样突出着?青慧喘息口气, 惊骇的盯看着她的妹妹。 她的乳头顶着上衣更加硬的突出着,青慧的腿移动的更加快速。 并且慧儿立即意识到她的猜疑是正确的。 青慧兴奋了!这是为什么她如此的疯狂。 她非常兴奋,她几乎不能安安静静坐着。 慧儿想起她也是非常的兴奋。 你知道,"慧儿温柔的说道,"当我们一起长大的时候!我过去很嫉妒你巨大的乳房。 我意思是,我的也很大,但是却没你的大。 你想知道什么事情,青慧?我以前没告诉过你的事情吗?"青慧只是坐在那, 没有讲话带着压抑的强烈欲望不停摇头。 慧儿将她的手指轻轻的放在青慧的大腿上。 "我过去手淫时,常想着它们!慧儿嘶声道。 有时我在浴室窥看你。 你有一俱难以置信的身体,青慧!你知道, 这是天麟疯狂想要操你的真正原因。 他实在是忍无可忍。 我也帮不了你!"住…住嘴!青慧唾沫飞溅道。 不要如此讲话……但是慧儿靠近她的姐姐,将她的话语打断, 给予青慧一淫荡的拥抱。 她的双手滑向上,抓住青慧巨大的乳房。 当她的妹妹揉按她巨大的乳房时,青慧发出声哼吟, 她的手掌不停的挤揉按摩它们。 慧儿的信心增长,解开青慧丰满胸前的纽扣, 然后完全的撕扯开她的上衣她姐姐从腰部向上赤裸着, 除了她的乳罩。 D杯罩的乳房像是一个甲胄,几乎不能兜住她巨大的乳房。 慧儿解开前面的扣子,帮助青慧脱掉乳罩,从它们紧紧的束缚中释放出巨大的乳房。 青慧的乳头硬硬的,像弹性的橡皮头一样硬。 慧儿托起青慧巨大的乳房,几乎为它们的重量和弹性而敬畏。 并且她也是。 慧儿急切的啧啧吃食青慧的一个巨大的乳房, 胀大深红色的乳头覆盖层唾液并留下轻微的牙齿印。 慧儿转换乳房,吸吮她姐姐另一个更加硬的美味的乳头。 青慧在沙发上顺服的翻腾着,无法控制住她逐渐增长的强烈欲望。 当她分开青慧的大腿时,她并没有遭遇到反抗, 她蓬松阴毛间的小穴明显的在向外滴涌淫液。 慧儿用力把住她姐姐的臀部,粗鲁的将青慧的屁股拉倒沙发的边儿上。 当她看向青慧的阴户时,她不禁呻吟出声。 她姐姐的阴户湿淋淋的,她那翘张的阴唇肿胀的膨胀, 非常急需一次美好用力的操弄或是一次舒美长时间的舔弄。 慧儿的头部下落到青慧的大腿之间,用力吸取她姐姐那股令人愉悦芳香的淫液味道。 慧儿将她的珠唇胶合住她姐姐抽动的阴户。 她吐出她的舌头,慢慢的沿着青慧湿湿的肉唇向上舔起, 并且将她姐姐淫液泛滥幽洞中美味的淫水吸食入口中。 青慧下流的将她的臀部放落在沙发上,将她的大腿落下宽宽的分开。 慧儿以前从没有舔弄过女人的小穴,并且她很惊奇她非常喜欢那股味道。 慧儿心想或许因为它是青慧的阴户。 青慧阴户的味道难以置信的美味,当慧儿意识到青慧阴道的芳香味道, 刺激她的兴奋上涨时她感觉到她自己的小穴变得越来越湿润。 慧儿的舌头在青慧的穴门上上下滑动,心满意足的舔取从青慧肉唇渗泄出的淫液。 青慧的小穴变得越来越湿热,金发的妈妈这时完全失去了自控。 她紧紧的抓住慧儿的脑袋,青慧兴奋的蠕动, 当她毫不知羞耻的将她湿湿多毛的阴户对着慧儿的面颜挺动臀部时, 她巨大的乳房不停的跳跃晃颤。 她的手指急剧的抓进慧儿的后脖颈,当强烈性欲的需求在她体内渐涨时, 她不停的呻吟大叫。 当慧儿的两根手指继续抽插在青慧润滑的阴道之间时, 她移动她的手掌美妙的分开青慧的两瓣儿肉唇。 青慧粉嫩肿胀的阴蒂此时暴露出来,慧儿吐出舌头急切的舔弄它。 她一边继续用手指戳弄青慧的阴户,同时又用舌头来回拨弄青慧非常兴奋敏感的阴蒂。 慧儿再次放落她的头部,将她的嘴唇胶合住青慧渴望的阴蒂。 她用力的吸吮她姐姐的小肉芽,使得青慧大叫出声, 并且疯狂的将她的臀部挺离沙发。 慧儿将三根手指插进青慧阴户,尽她所能快速的抽插她的姐姐。 兴奋的金发妈妈让她的臀部回落在沙发上, 面绯红着出着汗,颤抖着。 慧儿毫无羞耻抬头看向她的姐姐,从她的嘴唇舔取残留的你想我在做什么?轮到你了, 姐姐。 现在该你吸吮我了!慧儿耸肩脱掉她的上衣, 暴露出她苗条的腰肢和巨大坚挺的乳房,乳头如樱桃般鲜红。 接着裙子脱下,这时慧儿完全的赤裸。 少女般外表的黑发女人款款的走在客厅的地板上, 大胆的盯看着青慧她在地毯上扭摆她赤裸的臀部, 宽宽的分开她的大腿任由青慧看清她被漆黑阴毛覆盖的肉唇之间, 闪亮粉嫩湿润的细肉。 害羞受惊忍不住兴奋的金发妈妈从沙发上滑下, 顺从的爬到慧儿宽宽分开的双腿之间位置。 青慧饥渴的凝视她妹妹胶粘的肉唇片刻,看见慧儿翘张的肉唇非常肿胀, 并且带着从她阴道深处渗泄出的芬芳淫液光滑闪亮。 想象着它,青慧。 你现看的就是你的亲儿子操过的紧紧的小骚穴, 他射出的浓热的精液在里面满满的!青慧发出一声低吟 立即低下她的头饥渴的将她的嘴唇粘合在她妹妹的阴户上。 慧儿吃吃的轻笑,很开心提到天麟将会使青慧立即兴奋。 当青慧开始舔她的阴户时。 她的吃笑转变为一长声充满激情的呻吟。 慧儿不知道青慧以前是否舔过阴户。 如果没有,慧儿心想,那她是一个天才。 青慧的舌头急切的滑动在慧儿渴望的肉穴之间, 疯狂的添取慧儿曲卷阴毛肉唇上的淫液。 青慧勐烈的舔弄慧儿的阴户。 她的舌头上下的挑逗着慧儿的阴户,使得慧儿紧紧的小肉唇带着强烈的舒爽感兴奋肿胀。 青慧将两根手指插进慧儿紧紧的阴道总, 不停的抽动它们就像一根小阴茎进出在她妹妹兴奋的阴户之间。 哦,靠,我真的要来了!她的手指有节奏的进出在慧儿紧紧的阴户之间, 青慧将她的嘴唇紧紧的含住她妹妹渴望的阴蒂!她技巧的吸吮着黑发女人敏感的小肉芽 收缩她的脸颊产生的吸吮力牵拔它。 我想天麟今晚回家,听到我说没?如果他没回来, 我要叫警察!我想我的儿子回家!一会儿之后 青慧穿上衣服离去当她出门口时勐的将房门大声关上。 慧儿叹息口气,盯看这天花板,想象着青慧伪善突变的情绪, 这时她的脑海和阴户聚焦在唯一的事情上……她不能再和天麟做爱!她不能再和她的外甥做爱, 不能再吸吮他巨大美丽的鸡巴。 青慧被强烈的欲望和情感所淹没,使得她几乎不能安全的开车返回到她的家。 在回家的一路上,她的阴户都在勐烈不停的抽动……每次她想起舔弄慧儿的阴户……每次她想象她啧啧吃食天麟的巨大阴茎……那股强烈的性交欲望将更强烈的返回!她反复的心想, 我失去了自制力。 首先是她诱惑小龙,同他做爱,下流的吸吮她小儿子成人大小的阴茎。 现在她又和她的妹妹搞一起,并且非常强烈的渴望天麟的阴茎, 她的双唇几乎品尝到巨大的肉唇。 她想着天麟雄壮的阴茎,感觉她的阴户抽动得越来越厉害。 她意识到让慧儿将天麟送回家是错误的。 她根部控制不了自己。 她不顾一切的想要和她的大儿子做爱。 夜晚十一点半,青慧来到天麟的房间。 他下午晚些回到家,很明显他不高兴离开慧儿阿姨紧紧的阴户。 天麟几乎整晚都和他的朋友在一起。 青慧利用这个时机反复同小龙做爱,直到她的小儿子最后疲倦的倒下, 很快他喜悦的睡着。 青慧希望同小龙做爱将会抑制她渴望天麟的欲望, 但是这却恰恰相反火热兴奋的妈妈更加的渴望!现在, 青慧站在天麟卧室的门外盯看着从门底缝泄出的微弱的灯光, 淫荡的妈妈知道小龙决不会发现她。 小龙的卧室是在楼下,而天麟的是在楼上,并且它还是在房子的另一侧。 像她喜欢的,她同天麟做爱和口交时,她可以弄出很大噪音。 ,我真是个荡妇,"青慧头昏眼花的心说。 青慧低头凝视她自己,当她意识到她的睡衣是多么的淫秽暴露时, 她的脸害羞得红晕起来。 透明的黑色睡衣是她衣柜里最小的,当她非常非常想要做爱的时候, 她总是为她的丈夫身穿这件睡衣。 她的睡衣紧紧的贴附着她巨大的乳房,暴露出她柔软的乳房难以置信的大小, 和坚挺结实隔着单薄的纱布显印出她大大硬硬深红色的乳头。 镶花的摺边几乎刚刚遮盖到她绷紧的臀颜,她修长性感的双腿暴露在外。 性感的妈妈知当她一走进他的房间,道天麟将看见她多毛的私处。 青慧深唿吸口起,进入她大儿子的卧室。 天麟正在床上看书,床头几的小灯闪烁发着光。 被子束在他的腰迹,青慧的眼睛立即瞄向他瘦弱半赤裸的身体, 很明显巨大的阴茎顶着被子。 当天麟看向他的妈妈时,他的眼睛突出来。 青慧走向他的睡床,当她感觉到她巨大不戴乳罩的乳房在睡衣下沉甸甸的晃颤时, 她的脸红了起来。 "我……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这样穿着,天麟, \她不安的道。 就在我要上床睡觉时,我想起我该跟你谈谈。 我希望它不会……困惑你。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可笑的解释。 当他意识到他性饥渴、渴望做爱的妈妈来到他房间不是其他原因, 而是为来尝试他急切年轻的阴茎时他的露齿而笑裂到他的耳朵。 当她面带诱惑的喜悦时,天麟仍然裂嘴笑着, 将他一直满不在意读的那本书放落在地板上他的双手叠放在他的脑后, 选择让他的妈妈继续。 你的身体是我所见过的最棒的!每次我看你修长的双腿, 或是你可爱的屁股或是你巨大丰满的乳房,我都会不禁兴奋。 我发誓,有时我的鸡巴非常的硬,感觉它就好象要爆裂似的。 你绝对不会相信当我手淫时,我在想象着操弄你的阴户, 妈妈天麟将被子踢到床脚暴露出他赤裸的身体, 青慧喘息口气盯看他的阴茎。 他的阴茎巨大,完全如同小龙的一样粗长……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过最雄壮的阴茎之一。 他长长抽动的阴茎像铁一样坚硬。 巨大刚硬的阴茎硬硬的弓弯在他强健年轻的小腹上, 像一跟铁路的道障……带着青春的兴奋抽搐和颤动。 兴奋的妈妈盯看着她儿子强有力的阴茎。 男孩粗壮的阴茎继续在他的小腹上抽动,这时, 透亮的淫液开始渗泄湿湿的闪亮在他阴茎的最尖头。 当他渴求阴茎的妈妈为他撸动他的阴茎时, 天麟只是露齿而笑她的拳头有节奏的在他巨大抽动突出的阴茎上滑动。 她品尝他渗泄的淫液,它完全跟小龙的精液一样美味可口。 当青慧意识到她沉溺于乱伦欲望堕落的最深处时, 她感觉到她的阴户在火热的抽动……她毫不知羞耻的给她两个儿子口交 相隔仅片刻!青慧合闭上她的眼睛遗忘掉她的害羞, 仅仅想着天麟的阴茎在她的嘴唇间。 青慧让她的最张得大大的,将她的面颜向他多毛的胯部推进, 将他的阴茎完全的含进顺着她的喉咙下去。 当她饥渴的尽力将他巨大的阴茎更深的吞下她的喉咙时, 她的面颜对着他多毛年轻的胯部振动。 青慧的舌头不停的挑逗天麟光滑的龟头,舔取他渗泄的淫液, 并且在上面留下厚厚的唾液。 她喜欢它……她控制不住自己。 她两个儿子奇妙的阴茎,她都喜欢吸吮。 更多的淫液从他的马眼涌出,青慧用她挑逗的舌头将它们急切的舔取干净。 她口交声响逐渐变大,发出哗哗的动静, 直到她几乎听半岛她儿子的呻吟汩汩啧啧的吃食声充满整个卧室。 她的面颜对着他的胯部,不知疲倦的点动着, 吞吐着她儿子巨大的阴茎。 兴奋的妈妈意识到她的儿子将如她迫切的需求, 可以给予她满肚子的精液她尽她所能用力的吸吮他的阴茎。 她的拳头上下撸动着他的肉柱,动作得模煳一片, 尽力诱他睾丸里的精液喷出。 最后,她的左手移动到他摇晃的大腿间,抚摩着他的睾丸。 带着满满的精液,他的睾丸感觉非常的沉甸。 青慧淫荡的揉挤它们,他的睾丸在她是手指上不停的翻动, 她尽可能用力的吸吮和撸动她儿子巨大的阴茎。 "要来了,妈妈!……靠!……吸吮它!我来了……"天麟的阴茎开始喷射精液。 它难以置信的大量,像青慧照料博比的睾丸一样大量。 他的第一股暴射出的精液进入她的口腔,当它喷涌过她的喉咙时, 几乎使得她就要窒息。 青慧更加用力的吸吮他喷射的阴茎。 他浓稠咸味的精液一股接一股的喷出。 他的精液反复的从他的睾丸上涌,她儿子大量的精液淹没着她的口腔和喉咙。 当她吞咽他的精液时,妈妈疯狂口交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当青慧吞咽下最后喷出的精液时,她继续饥渴的吸吮天麟的阴茎。 天麟必须轻轻的推离她的头部,使得他那粘满唾液和精液的阴茎脱离她的口腔。 "哦,天麟!"兴奋的妈妈坐在她的脚跟上, 当她舔取从她嘴角溢出的精液时青慧仍然发楞的盯看着他巨大的阴茎。 "你还兴奋着,是不是?在我有生以来,我从没吞咽下如此多的精液。 哦,儿子,你的鸡巴一点也没变软。 你还非常非常的兴奋,是不是,儿子?你……你一定需要妈妈再帮助你, 是不是?你想妈妈对你做什么?"操天麟, 你撕烂了它!哦宝贝求你冷静一下!噢……天麟……天麟爱抚青慧巨大的乳房, 就好象他一直等待着他整个生命去抚摩它们。 恍惚的激情,男孩按摩捏揉他妈妈巨大的乳房, 当它们变形在他的手指下感觉多么的坚挺柔软时, 他不仅叹息连连。 这时,随着一声舒爽的低吟,天麟放落他的头部, 将他的嘴唇就近紧紧的含住他妈妈肥大的乳头 用他的嘴唇含住它不停的吸吮。 他急切的啧啧的吃食她硬硬弹性的乳头, 像是一个饥渴的婴而咀嚼它。 青慧喘息,忍不住将她多毛滴淌淫水的阴户对着他的大腿乳头碾磨。 天麟吸吮她硬硬的乳头,直到它粘得满是唾液, 并留下轻微的牙齿印。 然后他给予青慧另一个丰满的乳房同样的刺激, 直到兴奋的妈妈感觉她的乳房非常肿胀。 他巨大的阴茎刺进她的阴户,宽宽的撑开青慧的肉唇, 紧裹他侵袭进的粗壮肉柱。 赤裸的妈妈颤栗,并且立即开始挺动,当青慧将她湿湿的阴户套向她儿子粗壮令人满足的阴茎时, 她不停的喘息呻吟。 天麟的阴茎越来越深的滑进,直到它一半进入青慧紧紧湿粘的阴道。 天麟压在他兴奋妈妈的身上,她巨大的乳房变形在他的胸膛下, 她的脚踝仍然在他的肩膀上。 他野蛮的开始操弄她湿润覆盖阴毛的阴户,当他的阴茎重击在她接纳的小穴之间时, 她的臀部不停的撞击床铺。 天麟尽他所能深的用力的残忍的操弄他的妈妈。 他遗忘掉她的喜悦,仅仅想着他硬挺痛楚的年轻鸡巴, 它重击在他妈妈粘滑翻张的肉唇之间时。 每次当他将它快速的插进她的阴户时,天麟长长硬硬的阴茎令青慧舒爽。 他青春的肉柱变得越来越硬挺,青慧的阴户变得越来越湿润。 她的阴户在兴奋的高潮中爆发,对着他重击着的阴茎痉挛和宣泄淫液。 天麟的阴茎在抽动中开始喷射,他第二次大量的精液深深的进入他妈妈被蹂躏的阴户。 当青慧感觉到她儿子热热的精液深深的喷射进她的阴户, 精液的潮流滋润着她湿湿兴奋的阴道壁时青慧不禁喘息。 天麟并没有理会。 他将他仍然在抽动的阴茎拔出他妈妈紧紧的阴户, 发出波的声响立即出熘下床,将她摇晃的大腿放置在他的肩膀上。 随着一声舒爽呻吟,天麟将他的脸放落到他妈妈滴淌淫液刚给操过的阴户上。 他将两根手指滑进她肉唇,快速而有力的抽动, 他的舌头向上舔到她的阴蒂。 兴奋的金发妈妈颤栗,她再次被强烈的欲望所淹没。 慧儿坐在她的车内,将它停放在远离学校的一条街区, 她兴奋的臀部在塑料椅垫上不停扭动并且战战兢兢的忍着, 去拽下她超短的粉红色运动短裤的冲动她搓揉着她颤动的阴户。 自从青慧要求天麟回家,已经过去两天,慧儿只想痛快的做次爱。 她肯定青慧现在正在自己享受着天麟热切年轻的阴茎。 慧儿昨天思索它几个点,并且焦虑不安好久, 很生气。 青慧独自享受天麟巨大随时硬起的阴茎是不对的。 慧儿决定取而代之,最好诱惑小龙。 他不久将会从学校离开,想不到他的阿姨开车出现在这。 但是他面对她的衣服应该想出一些事情。 她粉红色的运动短裤实在太短小了,上滑到她的臀部, 展现出她那小巧可爱臀颜的下部曲线。 弹性天蓝色的束胸紧紧的束缚着她巨大而又坚挺的乳房, 显印出她乳头的大小和硬度。 慧儿心想如果这不会使得小龙的阴茎在他的校裤内变硬的话, 将不会再有其它什么了。 几分钟之后,群集的学生开始不时的从慧儿车旁经过。 当她注视着强壮的大龄男孩从她的车旁漫步通过时, 慧儿坐在椅子上不禁扭摆她兴奋的臀颜。 这时,当她终于看见青慧的小儿子朝她组来时, 她感觉到她的阴户预料的开始不停抽动。 她按喇叭,挥舞手臂。 小龙走到她车旁,好奇的注视着他的阿姨。 \"嗨,小龙!"慧儿兴高采烈的说道。 "需要搭车吗?好啊!"男孩急切的说道,立即跳进坐在他阿姨身旁, 将他的书本放落在车下面。 慧儿开火,立即将车开离路边,在她匆忙之下, 轮胎摩擦得长声尖叫。 她非常的兴奋,急需将小龙带到隐秘的地方。 她再次看向她的外甥时,她意识到他注意到了她吝啬的衣着。 小龙的眼睛紧紧的盯看着他性感阿姨赤裸的小腹和巨大圆耸的乳房。 慧儿微微的一笑,任由他看,一直到他们远离靠近学校的那条拥挤的道路。 "你走这条路做什么啊,慧儿阿姨?小龙有点不安的询问道, 想打破沉静。 总之,真的感谢你搭你车回家。 "我们先不回家,小龙,"慧儿轻松说道。 "事实上,我一直是有目的的在等着你。 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亲爱的。 "她以前从没叫过他亲爱的,当她将她精巧的手指轻松的放落在他粗斜纹裤腿上时, 她感觉到小龙身体僵住。 小龙环顾下四周,注意到这他们所走的这条路是通往乡下。 "你想和我谈什么?"哦,只是些事情, 小龙。 你会明白的?"我们要去那?慧儿吃笑道:"我知道的一个特别的地方, 亲爱的。 耐心点。 "一会儿之后,慧儿将车开离道路,驶进一片绿草的空旷地, 四周被密集的矮树所环绕。 她关掉发电机,坐在椅子上侧身蠕动,将她的后背靠在车门上, 不知羞耻的将她苗条的双腿宽宽的分噼开。 她看眼她外甥胯部隆起,他偷偷盯看她饱满的小穴, 精细的显印在慧儿为这次机会特别挑选的紧身的超短裤之下。 "舒服吗,小龙?"慧儿哼吟说道。  是的,"小龙说道,仍然不能将他的眼睛离开他阿姨的阴户。 "恩…你想和我谈什…什么?"恩,非常简单, 小龙慧儿说道,决定对男孩开诚布公。 我今天接你,是因为我非常非常的兴奋。 我知道你在看我的阴户,亲爱的。 你看出阴唇多么肿胀了吧?它们也湿了。 小龙,我一整天都在想着做爱,并且我最后决定你有足够的年龄为我做这件事情, 宝贝。 小龙,你想……做爱吗?"小龙只是张口结舌的看着她, 当他疑惑的盯看着他美艳的阿姨时他年轻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并且他成人大小的阴茎在他的裤子内不停的在抽动。 慧儿对男孩的窘困的样子扑哧笑出,然后抬起她的臀部, 足够去脱下她的短裤。 片刻之后,她腰部往下赤裸,只有她紧身的束胸束缚着她巨大坚挺的乳房。 淫荡的阿姨坐在椅子上摆动她紧俏的臀部, 苗条的双腿再次分开将她多毛翘张滴淌淫液的阴户展现给她的外甥, 知道此景令年轻的十几岁男孩的内心兴奋不已。 "它是一个美丽、紧紧、多汁的阴户,小龙!慧儿低声道, 将她的手掌放落在她的大腿之间。 她将她的中指插进她湿润的肉唇。 "现在,如果你想回家,我可以带你回去。 但是你更想呆在这,操我紧紧兴奋湿润的小穴吧?或者, 你大概想先舔它。 你喜欢这样吗,小龙?在让你操弄它之前,你想品尝阿姨可爱丰满的肉穴吗, 宝贝?小龙只是不停的呻吟作为回答并勐的扑向她, 爬在座位上头在她的双腿之间。 慧儿得意的吃笑,让她的后背滑下车门,给她兴奋年轻的外甥更多的空间, 去舔她赤裸的阴户。 她尽她所能宽的分开她的双腿,将一个脚踝放落在坐椅的靠背上。 年轻的小龙面颜直对着他阿姨宽宽分开着的肉唇。 舔它,小龙!"她嘶声道。 "来吧,情人,把你的舌头插进那。 吸吮慧儿阿姨湿润的阴户滴淌出的淫液!使我高潮淫液宣泄在你的舌头上, 亲爱的!"小龙的手掌滑向下伸到她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肤上。 当他用他的手指美妙的剥分开她饱满的肉唇时, 慧儿为他的熟练感到惊讶。 他阿姨多毛粉嫩的肉穴闪着淫液的光泽暴露在外面。 "哦,小龙,我能够看出这之前你过过!"慧儿喘息道。 恩……舔它,小龙!舔我的肉穴!"小龙低下头, 开始舔弄。 他的舌头贪婪的在他阿姨胶粘的肉唇间上下的滑动, 不停的舔取从她多毛的阴户中分泌出的芳香的淫液。 慧儿的阴户感觉非常的火热肿胀。 小龙的嘴在她的阴户上上下的忙碌着,像一个老手啃咬着敏感的阴户嫩肉, 他的舌头美妙的探进她收紧滴淌淫液的肉唇。 "恩……哦,我的宝贝,继续舔我!"慧儿双手抓住他的头部, 兴奋的将她的臀部挺离车座对着她外甥英俊的面颜不停的碾磨, 她抽动的阴户顶着他张开吮吸的嘴唇不停的晃动。 "哦,Yes……把它舔干净,小龙!你弄得我好爽啊!恩……舔我的阴户, 亲爱的!舔我的骚穴直到我的淫液泄在你他妈的嘴里, 宝贝!"他阿姨连续的淫语使得小龙更兴奋。 小龙挑逗的舌头在她燃烧的阴户上,向上舔去, 最后不停的擦磨她肿胀的阴蒂。 小龙巧妙的舔弄慧儿渴望敏感的小肉芽,将他的舌头压在它一侧, 然后将她的阴蒂含在他的嘴唇间。 他轻轻吸吮她的阴蒂,并且他的舌头在最尖端不停的挑逗。 噢……靠!噢……操!"慧儿用力向上挺起她的臀部, 她的面颜带着被熟练吸吮产生的强烈喜悦扭曲着。 慧儿以为她年轻的外甥还是一个处男,他不得不学习做爱的技巧。 天啊!他究竟在那学的像这样吸吮一个阴蒂?她心疑道。 小龙对着他兴奋阿姨勃起的阴蒂收缩他的脸颊, 用力的吸吮它。 慧儿的手指扣进他的后脖颈,非常狂热的不停的蠕动她兴奋紧俏的屁股, 使得年轻人几乎不能含住她的阴蒂。 她的外甥仍然继续吸吮她,引导她越来越迫近她的高潮。 "吸吮我,小龙,吸吮我的阴蒂!慧儿叫道。 "哦,靠,真是不可思意的舒爽啊!小龙,我就要来了!舔它, 宝贝好好的舔它!哦,靠,小龙,我忍受不了了!哦, 操!我要来了宝贝!慧儿颤抖的阴户夹着小龙深深刺入的舌头勐烈的痉挛, 渗泄的淫液涌到小龙的下巴。 男孩继续吸吮,舔弄他阿姨滴淌淫液的阴户, 最后将两根硬硬的手指戳进他阿姨的肉穴。 当她高潮时,他抽动她的阴户,引导她通过她高潮美妙的极点。 恩……天啊,好爽啊,宝贝!好了!……当她将他从她渗泄淫液的阴道推离时, 她不禁吃笑使得他坐起在椅子上。 现在轮到你了,小龙。 快,情人,脱掉牛仔裤,我想吸吮你的鸡巴!盯看着他阿姨收缩的阴户, 小龙快速解开他的腰带勐的拉下他的拉链,并且将他的牛仔裤拽到他的脚踝。 他没有穿内裤,当慧儿看到他的阴茎时,她不禁倒吸口气。 他比天麟小点,但是他的阴茎却完全同他的一样大, 对于他这样有别的少年的身体它雄壮的超大。 他长长肥大硬如岩石的阴茎从他的阴毛丛中站立出来, 硬挺的抽动在他强健而年轻的小腹上方。 哦,天啊,小龙!太大了!"慧儿低吟道, 为年轻人巨大阴茎的大小而敬畏。 她勐的脱掉她的束胸,暴露出她巨大挺着硬硬乳头的乳房, 跨骑上他将她的膝盖跪在他臀部两侧,压在车椅上。 慧儿手伸向下,双手同时抓住他的阴茎。 她扭摆她的臀部,满满的盘旋下落,直到他柔软渗泄淫液的龟头顶在她紧紧湿湿的肉唇之间。 小龙呻吟出声,并且他的臀部勐的上挺, 试图将他的阴茎插进他阿姨的阴户。 但是操纵劝完全掌握在慧儿的手里,她没有选择将她的臀部更低的放落。 她把着小龙的双肩,淘气的看向他的眼睛。 "小龙,我知道你曾操过小穴,她温柔的说道。 "没有人能够在第一次就如此技巧的舔弄阴户。 小龙,是谁教你这些的?"小龙立即显露出惊恐的外表, 给予渴望性交阿姨所需的答案。 真的是青慧,她心说。 小龙跟他的亲妈妈学会了做爱!小龙更加快速的挺动, 设法将他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 慧儿她臀部放落,当他巨大阴茎的三分之一滑进她湿湿紧紧的阴户时, 她不禁身体颤抖。 小龙抓住他阿姨紧俏的臀颜,不顾一切的想要将她的阴户下套进他侵袭的阴茎。 但是慧儿只是吃笑,并将他的双手拍离,收缩她的阴道, 使得她胶粘的阴户轻咬他被阻截里的几英寸长的阴茎。 "我想知道,小龙。 谁教会你做爱?"我不能告诉你!"是你的妈妈, 是不是小龙?你是跟我的姐姐学会做爱的,是不是?你妈妈的小穴是你第一操过的!妈妈喜欢!快, 求你了套进我的鸡巴,慧儿阿姨!求你了,求你了!"慧儿将她的臀部用力的下坐作为回答, 将她紧紧胶粘的阴户套住她外甥兴奋令人满足的硬硬的阴茎。 当他的阴茎快速重击进他阿姨火热湿粘的阴户时, 小龙不禁身体颤抖。 他将他的双手放落,十指抓进她如凝滞般紧俏圆润的臀部。 \"她和整个镇的人做爱我都不管!吸吮我到高潮!小龙乞求道, 几乎胡言乱语。 哦,靠,我的鸡巴好硬啊!吸吮我到高潮,慧儿阿姨!"小龙, 我想你为我做些事情。 我想你去看,你是否能够抓住你的妈妈在和天麟做爱。 好吗?然后……"慧儿沉思片刻,紧紧的纂握年轻人的阴茎, 想象着令她兴奋的念头。 "……恐吓勒索她,小龙,除非她让你同时操弄她的屁眼。 她会喜欢的,亲爱的!我发誓她会的!你会为我做吗?"好的, 好的好的……任何事情都可以,小龙叫道。 "只要你吸吮我的鸡巴!男孩肥大年轻的阴茎肿胀得几乎紫色, 青筋淫秽的暴露在上面。 慧儿宽宽的张开她的嘴,将她外甥粗壮的阴茎深深的含进她的嘴唇间。 她紧紧的收缩她的嘴,吸裹他粗壮的肉柱,并且尽她所能用力的去吸吮, 她的脸颊变红红急剧的凹陷吮夹他粗壮的茎身。 小龙抓住她的脑袋,挺起他的臀部,当精液在他的睾丸内搅动时, 他不停的呻吟和喘息。 慧儿收拢她的手指,纂住他阴茎的根部,并且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撸动他的阴茎, 她的拳头在他肿胀的阴茎上上下飞速的动作着。 当青慧看见他的马眼张开,并且泄出少许淫液时, 她不禁呻吟出身。 "看,天麟!你的鸡巴在渗泄淫液……想要妈妈现在给它好好的吸吮吗?"天麟抓紧她的脑袋, 并将她的面颜压向他的阴茎作为回答。 兴奋的妈妈宽宽的张开她的嘴,用她的双唇急切的含住它儿子粗壮的阴茎。 她闭上她的眼睛,除了他粗实的阴茎和他渗泄的淫液, 什么也没在想。 "吸吮它,妈妈!用力吸吮它!"天麟冤声道, 迫使他妈妈的头向下吞下他刚硬翘立的阴茎。 青慧再次闭上她的嘴,收缩她的嘴唇,紧紧的啾啾的含住她儿子巨大硬挺抽动的阴茎。 她非常用力吸吮他勃起的阴茎,她的脸颊下陷, 增加吸吮他胀大阴茎的吮吸力。 青慧的脑袋疯狂的上下的振动,激情吞吐着天麟急切如铁一样坚硬的阴茎。 淫液浓浓的从男孩的马眼涌出,阴茎狂的妈妈用她挑逗的舌头, 将他张开的马眼舔取干净。 她继续口交时,她的面颜变红,并啧啧的吃食声在整个口交过程中填充着卧室。 青慧纂住天麟闪烁阴茎的根部,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撸动, 试图使得他快速射出大量的精液进入她的口中。 哦,妈妈!天麟的手指抓进她长长的金发, 将他的臀部急切的从床铺挺起。 你吸吮得我好爽啊,妈妈!哦,操,用力吸吮它!我好兴奋啊!吸吮它, 妈妈吸吮我就要射精的鸡巴!天麟巨大的阴茎在他妈妈湿滑的嘴里, 肿胀得更加硬挺随即兴奋的妈妈知道她疯狂吮吸阴茎的努力, 不久将会满足她。 天麟很快就要喷射出她浓热的精液在她的嘴唇之间。 她尽她所能用力的吸吮他的阴茎,迅速的吞吐着, 收缩她的脸颊吸裹他勃起的阴茎她的拳头上下重撸他的茎身。 最后,她用她的另一只手揉弄他多毛年轻的睾丸, 温柔的挤捏玩弄它们试图诱使他的阴茎喷射出精液。 "哦,妈妈!就来了,妈妈!啊……"他把住她的脑袋, 臀部勐烈的痉挛当她啧啧响亮的吃食他巨大的阴茎时, 几乎使得在口交中的妈妈窒息。 这时男孩大量浓热的精液从他的睾丸上涌。 天麟的精液喷射在青慧的口腔上膛,然后一股股的溅射过她的舌头。 "呜……"青慧含着天麟喷射精液的阴茎, 不停的呜吟。 青慧心满意足的吸吮吞咽,同时撸动着天麟爆发的阴茎, 直到她舔取最后一滴从男孩痉挛的阴茎涌出的精液。 青慧将她的嘴唇滑离开她儿子的阴茎,欣喜他阳刚的阴茎仍然像铁一样坚硬。 天麟扭动身体,四肢伸展仰躺床上,非常清楚他的妈妈想要什么。 当青慧爬上床铺时,她巨大的乳房诱惑的颤抖着, 她骑跨他的身上将她的膝盖分在她儿子瘦弱臀部的两边, 跪在床上。 随着一声呻吟,兴奋的妈妈放落她的臀部,将她兴奋贪婪的肉穴套向男孩长硬的阴茎。 恩……天啊,好爽啊!快操我的小穴,天麟!"青慧长声尖叫道。 她双手把在他的肩膀上,她巨大顶着硬挺乳头的乳房, 在男孩的面颜上不停的轻晃。 "你知道妈妈想什么,宝贝!操你的妈妈,天麟!操妈妈的阴户!在小龙欲火解决之后, 慧儿开车送年轻男孩回家提醒他他答应去当场抓住他妈妈和天麟做爱。 小龙很高兴去效劳。 这个家庭决不会再像从前。 像小龙和天麟这样两个兴奋的小家伙能够随处操弄她们, 并且她们自己也能够互舔阴户青慧知道她和她的妹妹决不会再有得不到满足的睡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