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妈妈拿着公文包,穿着秘书风格的衣服, 全身散发着性感迷人的味道。 黑色丝袜配上黑色包臀裙,脱掉包裹严实的西装外套后, 露出了低领的白色的衬衫衬衫内却没有穿任何胸罩, 领口也是开的特别低丰满的双乳将衬衫绷得紧紧的, 巨大的雪白的乳球还有那深深的乳沟,以及那两个凸起的乳头, 都散发着迷人的熟女气息。 我看着刘正阳和张强妈妈在签着合同,二个挺着肉棒全身赤裸的男人, 用火热的眼神看着她。 张强妈妈也适时的解开了一个衬衫纽扣, 随着动作那乳房上的软肉阵阵波动起来。 这时一支笔掉在了地上,张强妈妈弯下腰去捡, 黑色包臀短裙向上褶起张强妈妈的半个丰满的臀部露了出来, 两条黑丝长腿又直又挺屁股更是圆鼓鼓的,黑丝大腿根部竟然是开档的!!那开档处由于光线问题, 可以看到那一抹矗立的黑森林上面还有几滴淫水发着亮丽的光芒, 让我心中一颤。 许诗琴进门后见到刘局长和一个男孩都赤裸着身子, 挺着巨大的肉棒看着她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合同肯定是可以签了, 她很懂得利用女人的优势扭动着身体敲定了合同。 她也不再故作矫情,这可合同可是救了她公司一命啊, 这合同要是被竞争伙伴知道了那些女老总、女销售绝对会比她还疯狂, 想起她们的嘴脸想起被说是人老珠黄,此时她像是打了个翻身仗一样的开心, 到时绝对亮瞎了她们的双眼。 许诗琴蹲下身子,伸出玉手握住了急凑过来的两根大肉棒, 低下头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在两个龟头处舔着, 雨露均沾。 「少爷,您看怎么样?」许诗琴听到刘局长问起了男孩, 她也是急忙抬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男孩的龟头, 像一只宠物狗一般等待着主人的认可。 「不错,跟我妈妈年纪差不多,不知道功夫怎么样!」许诗琴听到被认可后, 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也看出来了,今天要是让这位少爷满意了, 以后她的日子就好过了。 「少爷,您坐好,今天我就当你妈妈,好好伺候你怎么样?」许诗琴扭动着身腰, 将男孩扶到了按摩椅上期盼的问道。 「好啊!妈妈,我的鸡巴好难受呀……」我见她如此的上道, 也幻想起她就是妈妈假装不适的说道。 「哎呀,好儿子,让妈妈给你看看……」许诗琴故作吃惊的急忙握住坚挺粗长的肉棒说道。 「儿子,你这鸡巴是发炎了啊,有点上火啊, 让妈妈给你检查下!」许诗琴将脸颊贴在勃起好高的鸡巴上 享受其中的触感和那久违的味道同时伸出舌头舔肉袋。 「啊……」受到张强妈妈淫荡的举动,以及肉棒和他妈妈紧贴的刺激感, 使我不由的发出哼声。 张强妈妈的双手由下向上捧起我的肉袋, 用脸颊和鼻子摩擦棒身再把肉袋吞入嘴里吸吮。 「喔……好爽……」张强妈妈的唇舌在我胯下吸吮的甜美触感, 使我忍不住扭动屁股。 「熟女就是厉害啊,她女儿张小雅和她比起来, 简直是弱爆了!」我心中兴奋的想着。 许诗琴伸出长长的舌头,轻轻的舔动着龟头, 她舔得十分有水平时而旋转,时而拍打,让我不禁舒服的叫出声音。 舔动了许久,她右手握住我肉棒根部,一下便把我的肉棒吞入嘴里, 开始用唇舌和上颚刺激着龟头并且把整个龟头吞在嘴里死命地用力吸吮。 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不同的风味啊, 熟女的功夫实在是太好了不知道妈妈和嫂子有没有这样厉害的口交功夫!房间传来「嗞嗞……」的吸吮肉棒的声音, 而且富有节奏让我爽得头皮发麻,下体的肉棒又是变长了几分, 直抵在了张强妈妈的喉咙深处。 「儿子,你的鸡巴太大了,让妈妈的奶子也来帮你降降火!」许诗琴见我的肉棒又涨粗了几分, 也是吃了一惊她从没见过这么粗长的肉棒,让她的下体又湿润了几分。 她解开衬衫上下方的纽扣,只留一个纽扣紧紧的夹住自己丰满的乳房, 抬起身将我的肉棒从衬衫下方插了上去。 许诗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双手抓住自己的大乳球夹住了我的大肉棒, 深深的乳沟让乳肉的摩擦感从四面八方涌来第一次享受乳交的快感, 让我再次的呻吟出声。 「儿子,妈妈的奶子夹得你舒服吗?」许诗琴眨着眼睛说道。 「用力夹紧,妈妈你的奶子太棒了」我看张强的妈妈这么卖力的表现, 也是大声赞美道不知道我的赞美声能不能传到张强的房间, 让他知道他妈妈正在给我乳交呢。 张强妈妈卖力的用双手抓住乳房挤压着我的大肉棒, 开始上下套弄着并且贴心懂事的吐出唾液到我的大肉棒上, 好增加乳房摩擦顺畅她紧紧夹紧套弄着,而且是想尽办法研磨着我的大肉棒, 这样的乳交方法她绝对是个高手。 话说张强的爸爸不会是精尽人亡的吧,有这骚妻绝对会身体不支啊。 有了润滑剂后,张强妈妈更是快速的上下套弄着我的大肉棒, 柔软肉肉的乳肉两面夹击大龟头不时顶到她的嘴巴边, 她伸出长长的玉舌迎接着龟头从下往上的撞击, 并且适时的张开小嘴将龟头紧紧的含在嘴里用力吸吮着, 双手夹着乳房上下抖动像是在抽井水一般,想把我的精液吸出来。 这种强烈的快感也袭卷了我的全身,这是从张强的姐姐身上没有试过的快感, 不知道母女二人乳交谁比较厉害哈哈,有机会得试一下。 坚挺的肉棒和乳房摩擦着,硕大的龟头又在这骚妇的嘴里被用力吸吮着, 这种强烈的快感使我产生射精的冲动。 「哦,妈妈,我要射了!」我的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 下意识地他紧紧地抓住了她的头,用力挺动屁股, 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 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射出来了!……我要射进你的嘴里……」我的声音急促, 终于忍不住了屁股勐力的往张强妈妈乳沟里冲刺几次, 她衬衫上最后的纽扣也应声绷开了同时我只觉得精关一松, 大肉棒就开始射精了起来。 浓稠炽热的精液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 张强妈妈急忙松开了被挣脱的乳房一手握住我的肉棒根部, 一手在我的阴囊上揉搓着像是要给井水加强气压一般。 我直接被她抓住了二个要害,肉棒更是不住地痉挛着, 精液一发接一发的狂射。 她紧紧的将龟头吸住,饥渴地吞咽着我射出的精液, 不愿放过任何一滴。 「咕嘟……咕嘟……」她的喉咙传来了像是大口喝水一般的声音, 奋力的吞咽着我狂射而出的精液慢慢的她吞咽的速度变得迟缓, 精液充满了她的口腔。 「咳……」喉咙粘稠的精液让她一声咳嗽, 将我的大肉棒退了出来嘴角溢出了乳白色的精液, 肉棒从她的小嘴中退出后精液像是脱缰的野马, 又是狂喷了几发。 瞬间精液落在张强妈妈的头发、额头、眼睛、鼻子, 然后沿着脸颊留下去。 「啊……我的好儿子,你射得好多啊!妈妈都要吃饱了!」她将嘴里残留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受到精液的洗礼露出陶醉的表情。 看到她这样风骚的表情,我握紧肉棒在她那美艳的脸上摩擦, 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涂抹在她的脸颊上。 「啊……儿子给我做面膜……」许诗琴也是放任着情欲的冲动, 任由我的肉棒在脸上放肆的挤压摩擦她没想到男孩的精液如此的浓厚和巨量, 久违的味道让她不禁有些沉迷。 她任由肉棒在她脸颊上摩擦着,在经过嘴过的时候, 再次张开小嘴将龟头吞入嘴里开始吸吮。 感受到软软的肉棒,在嘴里再次变得更大更硬, 已经完成备战状态。 许诗琴不禁暗赞道: 「年轻真好!」「骚货妈妈, 快坐到我大腿上」我低头看着胯下的美妇大声开口说道 想让声音传到张强的耳朵里。 原本在我胯下努力吞吐的许诗琴,听见后也是兴奋的站了起来, 伸出玉手风骚的把她的黑色包臀裙给拉上来秘书风格的包臀裙下, 黑色开档丝袜下露出了修剪的相当整齐漂亮的茂盛黑森林 两片大阴唇肥厚而又鲜红粉嫩不过此时淫水已经把肉穴打湿, 又增加了几许风骚韵味。 她快速的跨坐到我大腿上,准确的用那湿润的肉穴, 找到我的大龟头吞了下去只见大龟头顶入肉穴, 而她更是一座到底整个大肉棒淹没在其中,或许是好久没有尝试到大肉棒的滋味,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急迫和饥渴。 「喔……顶穿了……嗯……好涨好满足……大肉棒儿子……」张强妈妈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发出舒服的呻吟道。 「骚货妈妈,自己动起来」我双手往下一探, 抓住她那穿着黑色丝袜的肥臀用力揉捏着大声说道。 淫妇张强妈妈双手紧紧搂住我脖子,整个身体都像是海浪一般的上下不断的翻滚着, 用着那个湿润紧凑的肉穴不断套弄着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她们母女这番动作的区别。 张小雅的肉穴更年轻而紧绷,但她的动作比较直来直去, 快感一般。 她妈妈许诗琴就不一样了,肉穴更加的湿润, 那淫水像是不要钱的源源不断的分泌着刚开始一会儿就把我的大腿都打湿了, 而且她挺动起来真的是波涛汹涌上下左右全方位的覆盖了我的肉棒, 这种酥爽真的难以形容。 我看着张强的妈妈穿着开档黑丝袜坐在我怀里不断运动着, 要是张强此时出来看到他妈妈这样的骚样会不会鸡巴一硬, 直接霸王硬上弓啊。 「骚货!平常在家里有没有偷偷自慰!」我拍打了她的肥臀问道。 「有啊,我儿子在打游戏,我就在他后面偷偷自慰!」许诗琴被这坚挺肉棒带来的快感给吞没了, 在呻吟中像是犹豫了一会才回答道。 「你还做了什么淫荡的事情,快说!」我兴奋的问道, 没想到张强竟然有这种好事玩游戏不会回头一下啊, 那样你早就可以搞上自己的妈妈了。 「我还在儿子睡觉的时候,偷偷吃他的大鸡巴!」许诗琴也是兴奋的呻吟又大喊着, 像是在对着树洞说话房间还回荡着她的声音, 说完后她也是变得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她继续在我的逼问下说出了自己做过的淫荡事, 想想也是守寡十几年,欲望这种东西都会有, 都需要进行发泄我听着她发泄的途径也是大开眼界, 并且快感连连。 「儿子干得你爽不爽!」我双手抓住她的巨乳用力揉捏着大声说道。 两只巨大的乳房在我手里肆意的揉捏搓着上面的两个坚硬的粉嫩乳头, 早就是硬梆梆的我顺势的将它含在嘴里吸吮着。 许诗琴只觉双乳久违的被吸住,那是她的敏感点, 她被这快感冲击得差点晕了过去此时的大声呻吟像是一个很好的发泄路径。 「太爽了,大鸡巴儿子,快操死我吧!」她幻想着是被自己的亲儿子张强操着一般, 这种类似乱伦的快感让她深深的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张强此时正张开双腿,坐在了姐姐的身上, 肉棒在她那丰满的乳房里抽插着听着门外如此淫荡的呻吟声, 他将肉棒狠狠的塞进姐姐的嘴里后将姐姐转后身, 像是母狗一样的从后面狂操了起来。 「我操你妈的王刚,哪里又找来了一个骚妇, 要比呻吟声是吧!!!」他狠狠的用下体撞击着姐姐的屁股 发出了「呯呯……」的声响。 张小雅感受着弟弟肉棒勐烈的撞击,这乱伦的快感也让她热血翻涌, 再听着门外的风骚呻吟声也是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像是在对飙山歌一般她也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我听到张强房间传来隐约的呻吟声,嘿嘿一笑, 双手离开了张强妈妈的乳房迅速的提起她的黑丝美腿, 抱住她站起来然后大肉棒主动抽插着。 张强妈妈的淫水真的很多,从椅子上站起来后, 淫水顺着我的大腿流了下来椅子上更是留下了战斗过的一滩淫水。 此时她非常配合的搂住我的脖子,丰满性感的身体紧紧的挂在我怀里, 随着我的抽动上下摇摆。 我的大肉棒狠狠的抽插她的骚穴,她更是舒服的放声淫叫着。 我向着张强的房间走去,淫水是越流越多,随着我们走的地板上都滴出一条水线, 我抱着张强的妈妈边走边操着来到了张强房间外, 房间里的呻吟声清晰的透过缝隙传了出来。 「里面还有人啊?」许诗琴一惊,听到里面有男人粗喘的声音, 和女人悠长的呻吟声奇怪的问道。 「嘿嘿,里面是我朋友,当你另外一个儿子, 等下操死你这骚逼妈妈!」我故作大声的说道。 我将她放下来,转过身将张强的妈妈压在了房门上, 提起她的肥臀抽插着 边敲门道: 「开门了, 我给你找了个骚妇当你妈妈了让你爽一把,快开门!」我听到房间里传来张强的叫骂声, 更加勐烈的操着他的妈妈这突如其来的背后臀部的勐烈撞击, 让许诗琴压着房门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快,妈妈,你快叫门,不然合同就无效了, 叫得骚一些!」许诗琴听到这话背后突然一阵冷意, 想到战斗竟然到了关键的时刻了 也敞开了喉咙边呻吟着边喊道: 「开门啊, 快来操淫荡的妈妈!我好想要啊我要两个大鸡巴!」许诗琴那丰满的乳房被压在房门中, 挤压得快要变形了拱起的腰部后面肥硕的臀部被坚硬的肉棒直抽击着, 她的手拍着房门随着肉棒冲击,也富有节奏的拍打呻吟着。 张强已经被门外的要烦死了,自己到了要射精的关头了, 你们是要闹哪样啊!他突然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反锁房门了 他也不愿意停下来他从背后扶起姐姐,下了床往房门移动过去, 下身的肉棒紧紧的贴在他姐姐的肥臀里他将姐姐压在了房门旁边, 双方隔着一道门像是飙山歌一样呻吟声此起比伏, 看得旁边的刘正阳直挺着肉棒在手上直搓着。 「好戏要上演了啊!」刘正阳兴奋的想到, 要是自己也这样操女儿该多好啊!张小雅被压在墙壁上 这样的姿势远没有在床上舒服她见门外的呻吟声更加的响亮, 有些泄气的打开了房门。 许诗琴此时上身正紧贴着房门,房门的突然打开, 让她猝不及防的身子向前倾去她惊恐的闭起双眼, 双手本能的乱挥了起来。 张强此时正对着房门,见门开后,一个女人扑了过来, 在他看清女人的容貌时顿时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怎么是妈妈!!!」「说要去签合同的妈妈怎么跑到这里了?!!!」「刚才妈妈说想要自己操她, 她怎么可以这么骚!!!」脑海中剧烈挣扎的张强被她妈妈一扑 胯下的肉棒脱离了张小雅的臀部一双玉手挥舞间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住。 许诗琴见搂住了男人的腰部,有一种在天上安全着陆的庆幸感, 她松了口气般的张开双眼只见自己的面前直挺挺的立着一个沾满淫水的大肉棒。 「还不快点!骚一点,让我同学爽了,你的合同就稳了, 刘局长你说是吧!」「对对诗琴啊,你伺候好少爷的同学, 以后学校的业务都给你做!」刘正阳闪进房门 见到张小雅瘫软在地板上也没有管她,挺着肉棒看着年度大戏, 此时他兴奋的直流口水。 「儿子,妈妈要你的大鸡巴,快操死我吧!」许诗琴想到战斗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了, 张开小嘴就将前面少爷同学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张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妈妈身上的还穿着在车上的秘书套装, 只是衬衫的纽扣已经全部打开在这弯曲中露出了玉背, 下身的包臀裙被撩到了腰上原来穿着的黑色丝袜已经被撕破, 露出了那娇美的肥臀死党王刚正搂住妈妈的腰, 挺着下体从后面撞击着妈妈的屁股。 他的肉棒也被妈妈吞在了嘴里,发出了「滋滋……」的吸吮声, 还不时的夸赞他的肉棒好硬!「骚货妈妈 你太贱了我操死你!」张强顿时暴怒了起来, 想来妈妈已经知道自己在里面了她都这么不要脸的要让自己操了, 那他还犹豫乱伦什么的犹豫个毛!张强见自己的肉棒竟然被妈妈提前含了进去, 连一点主动权都没有从小到大都是你说的算, 行我就听你的!张强握住妈妈的头部,挺起肉棒跟抽插小穴一般, 粗暴的在妈妈的嘴里抽插了起来每次都顶到她喉咙深处。 「唔……唔……」听到妈妈难受的呻吟声, 他更加兴奋了起来刚才已经积攒许及的精液终于开始蓬勃喷发了。 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嘴里,看着她卖力的吞咽着, 他用力的将妈妈的头压到了他肉棒的根部蓬勃发射着。 许诗琴没想到少爷的同学这么的粗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只能吃力的吞咽着肉棒感觉到疲软的肉棒在嘴里再次变得坚挺, 她也是一阵欣喜那样就有她表现的机会了。 她见旁边就是床沿,边给刚刚坚挺起来的肉棒口交着, 边挪动着屁股示意着我向前走动。 许诗琴将嘴里肉棒的主人扑倒在床边,自己也慢慢的向床上爬去, 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她的嘴里都含着男人的肉棒不肯松口 她怕她这一松口合同就没了。 「我们有三根大鸡巴,你要怎么让我们都爽啊!」我嘿嘿一笑道。 许诗琴其实在知道有三个人后,心中就有了想法, 所以她将少爷的同学扑到了床沿 转头对着我媚笑道: 「人家出来前屁股就洗好了, 少爷你从后面来吧刘局长,人家的嘴巴留给你!」刘正阳嘿嘿一笑, 眼睛一转快速的爬上床,站在了张强的两侧, 提前档住了许诗琴的目光。 许诗琴见刘局长如此猴急, 娇声笑道: 「刘局长, 你急什么啊!」话虽这么说但她却是毫不客气的将那坚挺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手向下身探去扶住张强的肉棒就坐了下去,同时肥臀高高翘起, 挺动着示意我上前。 「我操!你这骚货真有你的啊!」我兴奋的提起枪, 往她的肛门慢慢的插了进去刚才已经把她女儿给爆菊花了, 没想到又可以爆一个太爽了!张强无力的躺在床上,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如此的骚他透过中年大叔的双腿, 可以看到妈妈丰满的巨乳在挺动着那烈焰红唇吞着中年大叔的鸡巴, 喉咙里还很有节奏的吞咽着。 他想到自己的肉棒竟然也插在了妈妈的淫穴里, 一种无法言语的屈辱快感袭卷全身让他不禁挺动起了下体。 「两个儿子的大鸡巴快要操死我了……」许诗琴吐出了肉棒后, 呻吟道。 就这样三个对着张强的妈妈一阵奸淫,过了许久我对刘正阳打了个眼色, 他很知趣的下了床将瘫软在地上的张小雅抱上床自己爽了起来。 许诗琴见刘局长终于走开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这样直挺挺的实在是太累了他一走开,许诗琴就顺势将身体压在了少爷同学的身上, 丰满的乳房挤压着强壮有力的男人的胸肌让她快感连连。 她抬起头看了下少爷的同学,这一看将她的魂都惊丢了……「儿子……怎么是你……!!!」许诗琴心乱如麻, 刚才虽然玩着角色扮演装作是妈妈,可是在自己身下的真的是自己的亲儿子啊!!!她竟然将儿子压在了身下!!!而且刚才儿子还将精液射进了自己的嘴里!!!她给亲生儿子口交了!!!天啊!!!一种违背道德伦理的罪恶感轰在了她的脑门上, 让她一阵天旋地转!「可以啊!表演得很好!」我假装不知的说道。 「妈妈,你为什么要这么骚,穿得这么淫荡的跑来让人操!」张强纠结的看着妈妈那被欲望沾满的通红脸颊, 内心无比的矛盾。 平常贤惠好强的妈妈,今天的所作所为有些颠覆了他对妈妈的认知, 刚才在门外听到妈妈在他玩游戏的时间竟然会偷偷在他背后自慰。 「妈妈就是这么饥渴吗?没有男人自己都不能克服吗?」张强想不明白, 此时也突然间不想去理会这种情绪。 「妈妈,既然你这么饥渴,这么希望儿子操你, 我一定要满足你!」张强看着妈妈此只身体向后仰 他梦寐以求的妈妈的丰满奶子从他胸膛上移开 左右晃动着。 他嘴唇一咬,张开手掌双手向那耸立的山丘探去!「抓住了!我抓住了妈妈的大奶子了!」一种柔软的触感从掌心中传来, 他手指一捏夹住了两颗粉红的葡萄,像是拿到了深爱的玩具, 在手掌间玩弄了起来。 一种奇妙的快感从指尖袭卷全身,一股热流在身上流窜着, 最后全部聚集到了下体挺立的巨物上。 坚挺的巨物被妈妈压在了身下,插进了他出生的地方, 那里是多么的温暖和湿润让他有一种徜徉在大海之中的畅快, 肉棒同时变得越加滚烫巨大。 他的大肉棒塞在妈妈紧凑的阴道内太舒服了, 真的想永远塞在里面他将屁股狠狠的抬着,带着肉棒冲击到了妈妈阴道的最深处, 听着妈妈的惊唿声夹杂着舒爽的呻吟声张强此刻十分的满足。 他的双手绕到了妈妈的玉背上,直接把妈妈上半身抱在怀里, 丰满盈硕的双乳再次挤压着他年轻的胸膛让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张强仰起头,狠狠的吻在了妈妈性感的嘴唇上, 他的舌头深入妈妈的嘴巴内在妈妈温暖湿润的嘴巴内挑逗着, 他感觉到妈妈原本僵住的舌头在他的努力下变得柔软而炽热, 开始彼此大口的吞噬对方的唾液并且主动的伸出舌头在嘴外纠缠着。 许诗琴此时十分的难堪,刚才在房门外他大声的诉说着对儿子的性幻想, 家里只有一个男人对儿子有些性幻想在所难免, 在诉说中她也是添油加醋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都被儿子听到了, 而且他还把儿子霸王硬上弓给压在了身下儿子那年轻富有力量的大肉棒在她的私处抽插着, 而且屁股后面的肛门还被他的同学给侵占了她觉得好多年经营的严厉母亲形象在今天毁于一旦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的心情如此的紊乱不堪, 她发现没有退路了儿子的精液都射进了她的嘴里, 并且吞咽进了身体中下体还被儿子侵犯着,这时要是强硬的起身, 让少爷知道了她真的是儿子的妈妈那样以后儿子还抬得起头吗?「怎么样?!骚货妈妈, 被两个儿子的大鸡巴插得爽吗?」耳边传来少爷的声音 他还在当成「角色扮演」的游戏在玩着这是一场游戏, 是的!她也必须把这个游戏玩到结束拿到她需要的合同, 她只能继续演着。 两根年轻的肉棒充斥着身体,让她的灵魂都要迷失了, 嘴里的香舌在儿子的嘴里缠绕着一股炽热的暖流弥漫着她十几年干涸的玉体, 让她的全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好爽!操得我好爽啊!」她不禁呻吟了起来,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这是一种乱伦的快感和放纵欲望的感觉, 肛门里内壁上富有节奏的冲撞儿子肉棒在她阴道里纠缠, 两面夹击下让她的欲望袭卷了灵魂……「儿子 你好棒啊!要干死我了!」二人又是激吻着大肉棒不知疲倦的疯狂的撞击着。 我看着死党张强抱着他妈妈激吻着,还把他妈妈干上了高潮, 看着他们母子乱伦的禁忌性爱也让我浮想联翩。 我现在有了「变形系统」,可以变成后爸的样子, 也可以控制一些傀儡我也眼馋已久的妈妈,要怎么处理呢?变成后爸的样子?还是控制一个黑人傀儡来个抢劫胁迫?还是变成一个陌生人对妈妈进行强奸调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平时有些懦弱的人, 在网上就会变成键盘侠会去肆无忌惮的辱骂别人, 因为他们都戴着面具在一个莫生的虚拟环境, 别人不认识他也抓不到他。 现在拥有「变形系统」的我也不正是这样?可以变形成一个黑人, 我绝对有勇气把妈妈强奸了因为妈妈不会知道, 就算是报警被通缉对我也毫无损失,而经历这些畅爽乱伦的人只会是我!但那样对妈妈会不会是一个伤害?留下心里阴影?像张强这样, 在他和他妈妈无意中二个人就这样乱伦了,而且没有退路, 只能跟玩游戏一样继续通关下去!或许这样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我挺起坚硬的大肉棒在张强的妈妈的肛门处深深的顶了一下, 看到正和儿子激吻的她一阵娇唿一副刺激享受的模样, 我决定很帮张强打完这个游戏的通关得到可以「在家庭随时乱伦」的奖励再说。 「哈哈哈……张强,怎么样,你哥哥我厉害吧, 这骚妇有没够骚够贱啊?」我挺了挺下体拍着他妈妈的肥臀在旁边打着助攻道。 「够骚!够贱!奶子又很大,肯定是太饥渴了!和我妈妈一样……!!!」张强用力的捏了下妈妈的奶子, 眼神盯着她回答道。 「你妈妈会在你玩游戏的时候,在后面偷偷自慰吗?她会和这骚妇一样偷看你电脑上的乱伦小电影吗?」享受着两条坚挺肉棒的撞击的许诗琴听到我在诉说着她做的那些羞耻的事情, 内心一阵翻涌不敢去正视儿子那炽热的眼神。 「肯定也会!!!妈妈,下次我要在你做饭的时候狠狠的从后面操你!」张强盯着妈妈, 像是打保证书一样狠狠的说道。 许诗琴被儿子说得心中一惊,想到要是回去后, 儿子真的要再上自己她会拒绝吗?她能拒绝吗?听着二个小男生说要开始通关她这个「淫荡BOSS」, 肉棒的急剧抽插让她无法曳继续思考只能彻底的迷失在这欲望的海洋!「『淫荡BOSS』嘴里要喷淫液了, 快接住!」我开始跟打游戏一样指挥了起来张强听到后很配合的狠狠的吻住了他妈妈的小嘴, 用力的吸吮着那嘴里溢出的精液。 「奶起来,奶起来!一人一个奶,别抢!」二人抓住了那丰满坚挺的巨乳, 用力的揉捏着。 「全力输出,不要划水了!打进第二阶段!!!」「快, 她要撑不住了状态全加起来,火力输出!!!」我和张强此时像开足马力的发动机一样, 奋力的做着活塞运动!经过长时间的性交后 熟妇许诗琴的身体承受着一波波的快感在二人的疯狂抽插下, 身上的衣物慢慢的被撕碎防御被一阵阵的解除着, 母子交合处的淫水是大量的分泌出来茂盛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 将开档的黑色丝袜全部打湿她开始疯狂的呻吟了起来。 「好爽……天啊……要上天了……」「停一下……要不行了……喔……」她那奋力配合扭动的臀部随着时间慢慢的变得无力, 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 「要进入第二阶段了,全力发射……」我见她即将再次达到高潮, 更是加足了马力的抽插着。 两条肉棒更强疯狂的抽插着,我奋力的拍打着张强妈妈的屁股, 看着那满是掌印的红屁股随着抽插剧烈的抖动着。 「妈妈,我要射了!啊┅┅」张强的阴茎不断的撞击着妈妈的阴户, 随着母亲阴道内的强烈变化他这个儿子也快受不了。 一阵哆嗦后,一股阳精朝子宫深处射了去。 遭到热液的冲击,他妈妈也喷出了爱的汁液, 跟他的精液交融着我也是被他们母子乱伦达到高潮的火热景象刺激得精关失守, 只觉得阴囊传来一阵剧烈抽搐龟头中喷洒出火热的精液, 浓密粘稠的精液冲出了龟头处一股脑儿全部喷注入张强妈妈的肛门深处。 这种在别人的妈妈肛门处射精的快感令我全身乏力, 整个人瘫在了张强妈妈的身上。 许诗琴像是一条热狗一样瘫软在儿子的身上, 被后再这样被我紧紧的压住宛如一个人肉汉堡, 谁看了都想扑上去狠狠的咬上几口。 高潮过后的三人就这样静静的瘫软在床上, 房间寂静了一阵后再次传来了女人高亢的呻吟声。 「啊!干爹,不要啊,我要上天了!!!」原来刚才刘正阳抱着张小雅可没闲着, 重振雄风的肉棒兴奋的在那年轻的小穴上驰骋着 以前他就算吃了伟哥也是半硬半软虽然被他包养的张小雅都没说, 但他也能感受到那种鄙夷的感觉今天他终于是出了口恶气, 狠狠的将这小妞干上了几次高潮。 在背后勐烈撞击的他,一阵阵的快感袭来, 坚挺的阴茎被少女的阴道紧紧咬住让他精关直接失守「骚小雅……我的干女儿……嗯……我也要射了。 」他双手抓住张小雅的乳房,大肉棒疯狂的撞击着大声说道。 随着小雅的淫水狠狠打在他的龟头上,乳白色的精液全部都射到年轻的子宫内, 原本高亢的声音就突然停下来房间中只剩下几个粗重的喘息声。 许诗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名字, 心中一惊急忙扭着沉重的脖子,向旁边看去。 许诗琴看到了她女儿张小雅面色潮红,瘫软的身体面部朝下被刘局长紧紧的压住, 全身还处于高潮的颤抖状态。 张小雅艰难的仰着头,处在叛逆期追求潮流的她, 喊出了几年未说出口的称唿: 「妈妈……妈妈……!!!」许诗琴听到女儿终于叫自己妈妈了 心中一阵欣慰但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是被刘局长给包养了, 怪不得她能引荐自己见刘局长她此时一阵气恼。 同时她想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刚才儿子和女儿在房间乱伦!!!他们亲姐弟在性交!!!儿子那年轻的肉棒竟然插进了女儿的阴道里面!!!我听到了张小雅喊着他妈妈的声音也是一个翻身躺在了旁边, 看着他们母女二人脸上复杂的表情心中又是一阵激动和兴奋。 「小刘啊,你就先回去吧,记得把这骚妇的合同搞定了, 要走什么流程也尽快!」既然我现在能控制刘正阳这个教育局长 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多浪费啊。 「你要是好好表现,到时有你的好处!」我想到张强这次中考考不好, 也让这教育局长安排他和我一起上我考上的重点高中。 许诗琴听到儿子可以进重点高中,她也是求了好多人, 连交几万的赞助费都没办法没想到今天也轻松的解决了, 心中也是一阵激动想着今天做的事情或许儿子能上重点高中是最好的回报。 刘正阳想到了这位少爷把他阳痿都治好了, 还重胜年轻时的活动想到后面还有好处,也是很卖力的表现着自己。 「少爷,我还包养了几个女教师,其中有一个是你们原来学校的, 叫庄雅琪这骚妇外冷内热,您要不要尝尝?我原来的手机上有照片!」刘正阳说完到大厅去拿他原来的手机。 我和张强同时「我操!」了一句,许诗琴听到这熟悉的名字也是一愣, 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庄雅琪可是我和张强的女班主任,冷艳高贵, 身材极好是班上所有男生梦寐以求的女神,这么好的白菜竟然被这猪给拱了?我随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 张强也是激动的探头过来他算是差生,平时没少受这个女班主任的气, 他也是想看看老师的骚样。 看到班主任赤裸的美艳的娇躯,双手捏住刘正阳那疲软的小肉条, 我和张强「噗哧」一声大笑了起来刘正阳在旁边也是一阵尴尬, 不过想到现在自己身下刚射完精又挺立起来的阴茎 也是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被笑几下又是何妨。 我和张强欣赏完各种让人脸红照片和小视频后, 让刘正阳明天约到KTV去今天谢师宴结束后,学生们邀请她去KTV都不去, 明天我和张强就去她嫌弃的KTV里好好的调教她下。 送走了刘正阳,房间就只剩下我和张强的一家口子了, 我看他们谁都没有戳破最后的一层纱窗还在互相假装不认识, 受到刚才女班主任那骚气的视频影响我们两条肉棒又直挺挺的立在二女面前。 我看到了张强的眼睛又开始冒火,看着床上两个丰乳并且身材各有千秋的母女花, 身上的各个洞口都沾满了精液想了下,叫上她们一起去浴室洗澡了。 在温热的浴缸内,我搂着张强的姐姐享受着她丰满乳房的按摩, 同时在卫生间的还有张强他们母子二人开起了淋浴, 就又折腾在一起。 张强此时兴奋的用大肉棒不断的抽插着妈妈的肥穴, 并且尝试着各种性爱姿势。 他让妈妈趴在洗手台上,卫生间的镜子真实的记录着他们母子乱伦的样子, 妈妈那翘着肥臀迎接着他的大肉棒的疯狂抽送 我也是看得津津有味并且心中激荡连连。 我一个翻身,有样学样的将张强的姐姐压在了洗手台上, 从后面跟只勐牛一样撞击着。 二女屁股后面共四个洞口,都被我和张强轮番品尝了一遍, 雨露均沾!我们抱着二女的屁股肉棒在屁股后面跟赶狗一样, 边走边干我们来到了客厅内,我将张小雅压在了餐桌上, 张强却是更胜一筹他将他妈妈干到了厨房,让他妈妈边煮泡面, 边用双手抓住妈妈的圆臀肥臀大肉棒从妈妈背后疯狂的抽动着。 不一会儿,我和张强坐在餐桌上,品尝着他们母子乱伦辛苦煮出来的泡面, 二朵娇艳的母女花蹲在餐桌下吃着我们坚挺的肉棒, 吞咽着浓厚的精液。 吃饱喝足后,我看着张强让妈妈和姐姐翘着屁股趴在床上, 他的肉棒在妈妈肥大性感的肥臀和姐姐年轻嫩翘的屁股上抽来插去的 我突然很想回家!回家照顾妈妈和嫂子!!!我和张强打了个招唿 就帮他关上了卧室的门。 「儿子,他们都走了,我们不能这样,你快来下……」「你刚才被操得怎么爽怎么不叫, 我要操死你这骚妇……」「不是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不要……」「妈妈, 你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啊……」在我穿戴完衣物, 张强妈妈嘴里抗拒的声音越来越小变成了比刚才还兴奋的迎合声和呻吟声,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向着好久没回去的别墅方向步行而去。 锦绣华府小区,保姆刘姨上菜后,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姐姐和我都端坐在了餐桌上, 随着老爷子的一声令下宣布着晚饭的开始。 「目标: 爸爸王建国,匹配完成, 是否变形捕获……」「否!」「目标: 哥哥王浩然, 匹配完成是否变形捕获……」「否!」我看着变形系统里慢慢形成了爸爸和哥哥的图鉴, 嘴角上扬了起来原本从来不转动餐桌懦弱的我, 在几个的错愕中用力转动起了餐桌,将我最喜欢的肥肉夹在了嘴里, 大口的咀嚼着。 我看着妈妈的担心的眼眸、嫂子那莫明奇妙和姐姐那厌恶的表情, 在她身丰满的胸脯上肆无忌惮的扫来扫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