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暴露生涯,是从幼年开始的,也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的家庭,不算富裕。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 我只在照片中见过她,很漂亮,所以我很感谢她给我的遗传。 父亲工作不是很好,所以家里一直紧紧巴巴的。 我的暴露记忆就是从四岁开始。 我们这里是南方,四季皆夏,我在上学之前, 是没有穿过衣服和鞋的。 父亲的理由是小孩子衣服换的太快,买不起。 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 我是很听话的,而且当时也小,没有什么性别意识。 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跟其他小朋友打闹在一起, 有男有女。 虽然女孩子都是有衣服的,但是男孩子也有的会不穿衣服, 我也就也没有那么奇怪仅仅是觉得别人的小裙子很好看。 我们一起游泳,一起玩沙子。 有些小男孩会好奇我为什么没有小鸡鸡, 于是就会摸我的阴部。 有大胆的也会用手扒开我的阴唇来看。 他们看过我的,却也会看别的女孩子。 她们见我被看了,也就没什么忌讳。 我们女孩子也会去看男孩子的小鸡鸡。 还会拿手捏着玩。 所以往往玩着玩着,大家都已经是一丝不挂。 当然这些事大人往往是不会知道的。 也许是大人观念差不多,觉得小孩子没关系, 也许是别有用心好像没有人觉得一个女孩子不穿衣服有什么不对, 当然我也没有我还觉得这样很凉快,也许,暴露的种子也就从那时种下了。 每次玩闹一天,身上都是泥和汗,所以每天晚上爸爸会带我去澡堂洗澡。 当然是男澡堂。 当然我也是一直一丝不挂的。 爸爸会拿一个小板凳,然后坐在上面,让我背对着站在他两腿之间, 给我洗澡。 先洗头,然后是上半身。 虽然那时不可能发育,爸爸还是要在我的胸脯多揉一会。 然后就是腿和脚,最后会把手指伸到我的两腿间, 用一根中指穿过我幼嫩的肉缝,在两片小阴唇之间, 从屁眼到阴蒂来回摩擦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 但是我确实有快乐的感觉。 爸爸还会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插入我的屁眼来回插几下, 告诉说是在清理屁眼。 一开始真的很难受,有些疼。 但是爸爸让我放松,果然慢慢就好了。 从一个指节到半根手指。 然后,就是我轮到给爸爸“洗澡”了。 我那么小,当然不会洗澡,但是爸爸教我, 让我攥住他的小鸡鸡。 然后上下摩擦。 看着他的小鸡鸡在我的手中慢慢胀大,我觉得很好玩, 于是就摩擦的更快不一会,爸爸就射精了,都射在我的脸上身上。 然后爸爸会把精液在我身上抹匀。 澡堂当然不是就我们俩,也有些叔叔伯伯, 有和爸爸相熟的也会跟他打招唿。 往往也要摸我一把,捏捏我的脸蛋,拍拍我的屁股, 说句: “姑娘真漂亮”我也会甜甜的叫着“叔叔 伯伯”后来有人知道我给爸爸“洗澡”,就也会让我给他洗, 我当然傻呵呵的乐于这个游戏爸爸也是笑呵呵的看。 天复天,年复年。 其实那时候是我快乐的时光,我觉得这是个游戏, 叔叔伯伯都喜欢和我玩游戏。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我小学毕业。 但那时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也乐于去做。 因为那是我已经变成一个淫荡的小骚货,虽然我肉体上还是个处女。 我还自然而然的用上了我的小嘴,并会把精液喝下去。 性,真的是不需要学习。 说远了,至少上小学之前,我是不懂的。 洗完澡,爸爸会抱着我回家,因为脚洗干净了, 就不要再踩地了。 睡觉的时候,爸爸总是要和我接吻,还会用舌头伸进我嘴里来, 当时他说父女都是这样的我也没地方去求证, 而且我也不讨厌他这样。 吻够了,他便赤裸着拥着赤裸的我,进入梦乡。 直到他去世,我们都是这样。 从世俗的标准看,爸爸是个禽兽,但我作为当事人, 并不这么想。 我一直觉得很幸福。 虽然他这些举动给了我一颗离经叛道的种子, 但我并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 反正,就这样,我就赤裸着,在男人的目光和肉棒中度过了我的幼女生涯。 开始了头也不会的奇妙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