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兄妹两人在街上走着,吴风双手提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有表妹新买的衣服裤子还有在家附近的超市买的一大堆的肉菜水果, 炎热的太阳照射的辛劳的男人脸上流出了滴滴的汗水。 美星看着表哥超多负荷的双手, 伸出一双空闲的小手悠悠的说: “ 老公, 我帮你提点吧看你累的都出汗了。” 吴风呵呵的笑了两声, 开心的说道: “ 不用啊, 一点都不累的就是被太阳晒的有些热了才流了点汗, 能帮老婆提东西我不知道有多开心了。” 美星美滋滋的摊了摊双手, 满足的道: “ 那好吧, 老公就再拿会吧马上就要到家了。” 说完她‘ 哈哈" 娇笑了两声,摸了摸表哥流汗的脸, 说: “ 有个老公真是好啊买东西都有免费的劳工用了。” 吴风很振奋的举了举手上的袋子, 一本正经的说: “ 能为美丽的老婆效劳, 是本人最大的快乐。” 美星被他的样子逗的哈哈大笑,心里头跟抹了蜜般甜丝丝的。 两人回到租住的单元房,吴风放下手头的东西,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出来问道: “ 老婆你真的不要我帮忙洗菜切肉吗?”“ 不用啊老公, 厨房的事交给我好了你个大男人做这些像什么样啊。” 美星谆谆教导着,表哥就是在家里宅的太久了, 天天负责着做饭她现在就要把他这毛病给改正过来, 自己怎么能让老公做这种事了。 吴风美美的在表妹嫩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 哦, 好啊老婆那我去小玩一会游戏。” “ 恩,去吧。” 吴风开起电脑,就进入QQ平台广东1厅玩起了帝国, 几千年的古代战场各种战术的较量,兵种的对碰, 战马嘶鸣声中刀剑弓弩交击响起的撕杀呐喊使他仿佛置身于了那个波澜壮阔, 血与火残酷碰撞的冷兵器时代。 热血沸腾的撕杀了一局,吴风看了下时间, 不知不觉间已过了大半个小时他抽出一根烟点燃深深的吸着, 平复心情。 吸完了烟。 老婆的午饭做的怎么样了?吴风想着就起身走向客厅, 餐桌上已放着做好的肉汤和菜了表妹正在窗户前的灶台上翻炒着。 吴风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伸出双手轻轻的拥抱着, 吻了下嫩洁的耳朵表妹光泽的脸蛋突然间泛起了一片羞红, 微侧着小脑袋不依的道: “ 老公我正在炒菜了。” 吴风下面贴着表妹鼓翘的屁股,闻着她清新的体香, 在给表妹娇憨羞红的样子一逗性欲不禁起来了。 他深情的吻着表妹白晳的脖颈,壮着小胆右手从小腹插入腰带, 到了表妹的裤子里心里既害怕着表妹生气,又被色欲激的抱着应该没事的想法, 撒乖道: “ 好老婆你继续炒菜吧乖乖的老公自己玩下。” “ ……” 美星随着表哥贼手的进入, 身子不由的缩了下一下靠在了做恶的男人身上, 怕烧煳了菜一手锅一手铲的高高举着 有点空白了的脑袋问道: “ 这叫我怎么炒啊?”“ 不知道啊, 好老婆乖老婆世上最好的老婆,老公喜欢这样玩下啊。” 吴风无赖般,厚颜无耻的挤出一付可怜相乞求着。 伸到纯白内裤里的手指来回划动着表妹肥柔的阴唇, 振奋的大肉棒在后面不断的顶挤着肉鼓鼓的臀瓣 硬压出一片扁平。 美星勉强的控制住身体的颤粟,放下锅继续炒菜, 努力的凝神认真的操纵着手中轻巧的铁铲,刚刚轻松自如的感觉如烟雾消散了般, 再也找不回来。 表妹的举动深深的震撼了吴风的心灵,他怎么都想不到表妹竟然真的就按他的话做了, 这么的顺他多么的爱他啊,一心欲望的男人不由的眼圈一红, 一滴眼泪差点就滚了出来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吴风全身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仰起头,心中有股狂啸的冲动。 美星惊讶的发现表哥放在自己内裤里的色手和身后顶自己的肉棒突然间就不动了, 感觉贴在背上的整个身子呆呆了般 她诧意的侧转着小脑瓜问道: “老公, 你怎么啦?”吴风收紧了下心神 一付轻松的样子说道: “ 没什么啊, 只是老婆这么好我有些感动了。” 吴风的手继续动了动,还探出中指挤入口子里, 在阴蒂上搓压着身后的肉棒不安分的又顶了起来。 “ 呀。” 美星不由的叫了一声: “ 知道感动就好, 老公我的身子,心,一辈子都是你的,你要怎么玩我当然会听的。” 吴风感激喜悦的一蹋煳涂, 心中由然而生出一股豪情壮志: “ 老婆, 我此生若是叫你失望了不配为人。” 说完激动的伸头索吻着表妹的嘴,美星也尽量侧转着脖子, 递上自己樱红的小嘴。 一番痛快淋漓的重吻,两人万分不舍的分开缠绵的嘴, 才闻到室内飘着一股难闻的焦味美星赶忙关上火, 看着锅里烧的边角黑了的扁豆笑道: “ 老公 菜烧焦了啦现在你这个贪色鬼可没的吃了。” “ 老婆你就是我最想吃的菜。” 吴风深情的说道。 美星甜甜的笑了,没想到原先看着傻傻愣愣的表哥, 做了夫妻后居然跟换了个人般简直成了一位专门诱骗未成年少女的花心帅哥了, 对着她张嘴就是一个蜜罐让她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处在了柔情蜜意的包围之中, 幸福极了。 吴风抽出右手,双手解开表妹的腰带,连着三角裤一起褪到脚倮, 看着连住表妹双脚的裤子吴风觉的就像给表妹带上了脚链般, 男人嗜血的心理燃烧起来。 苗条的小腿,滋润丰腴的大腿,鼓鼓的屁股, 比例是那么的适中像经过精确计算了般,完美的勾勒出了一双修长玲珑有致的美腿。 吴风犹如盯着小白羊的豺狼般,双眼闪动着野兽贪婪的残光, 他激动的双手扳开紧紧合并着的臀瓣埋首股沟里痛快的吮吸着, 伸出舌头迷恋的舔着。 窗外射进明亮的阳光,炙热的打在美星洁白的脸上, 大白天的感觉像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耻部,美星双颊粉红, 难为情的低下头披肩的长发随着惯性垂在脸颊两侧, 一双嫩白的小手轻轻的按着桌边全身不时的泛起轻微的颤抖。 吴风吸舔吻完后面,一秒都不舍放下般, 捏着表妹大大的屁股转到了前面。 美星识趣的赶忙为自己的男人张大了双腿, 展示出诱人的密部羞红的脸蛋中带着丝丝的微笑望着身下, 表哥猴急狰狰的样子分外的讨人喜欢。 表妹巧笑倩兮的风情,好像降落凡尘的仙子, 对比下自己野兽的作风吴风深感脸惭,索性在仰着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彻彻底底的淫笑, 羞的仙子赶忙转开了脸吴风勐的俯下头,义无返顾的埋入了表妹的胯下, 笑话谁跟自己的老婆害羞谁有病。 吴风十指紧捉着表妹的屁屁,舌头伸进润滑的阴道里勐舔乱卷着, 嘴唇触在浓密的的阴毛上一根根一团团的磨擦着。 过了一会儿,吴风满足的退出一根沾满了淫液的舌头, 余味无穷的舔了舔周围的阴毛他觉的表妹的阴毛太好看了, 粗粗的密密的像一片茂密的黑森林配上肥柔的阴唇, 阴洞四周形成了一股神秘的诱惑感再加上清纯可人的俏脸, 则变成了一种绝对能催发人性欲的刺激感。 突然,吴风双唇之间一张一合就将一大片的阴毛含进了嘴里吮吸。 美星抬起一只小手,曲着手指用力的咬在嘴里, 她不想大声的叫出来身下的刺激太强烈了,特别是老公卷完了里面, 还在外面下流的吮吸着自己的阴毛真的太下流了, 受不了了。 吴风饱饱的美餐了一顿,从美星的身前钻了出来。 他左手搂着腰,望着表妹羞红的脸蛋,像遇到良家美妇的浪荡子般轻薄的挑起表妹的下巴, 说道: “ 仙子老婆你的下面真乃世间极品佳肴啊。” 美星被表哥挑着下巴,不由的后仰上身, 听了那话羞不自禁,不管不顾的抱住了表哥, 红着脸扑在表哥的肩上 娇羞的嚷道: “ 不玩了, 老公太坏了调戏人家。” “ 呵呵。” 吴风也笑了起来,抱紧了表妹的身子, 哄道: “ 好吧, 不玩了啊老婆给老公调戏下是必须的,老公先帮你穿上裤子吧, 吃完了饭乖乖的给老公调戏好吗?”美星爽朗的道: “ 好的啊 吃完了饭再给老公调戏了老公,我就是一时太害羞了, 你别生气哦。” 吴风亲了亲表妹的俏脸, 温柔的道: “ 不会啊, 老公知道的我的老婆是最好的啊。” 美星呵呵的笑了下, 也在表哥英俊的脸上亲了亲: “ 老公也是啊。” 吴风蹲下身子,给表妹提上裤子穿好, 在遮上女人的密部之前还不忘在表妹湿淋淋的阴道口挑了一指, 惹的娇躯一阵轻颤。 情意浓浓的吃完了饭,一起收拾起了碗筷, 漱了下口两人目光相遇,吴风一把抱起表妹直奔卧室。 吴风将表妹丢到床上,顺势一个饿虎扑食压了上去, 两人互相拥抱着痛吻。 一番激情之后, 吴风摸着表妹的俏脸问: “ 老婆, 老公今天要狠狠的调戏你 行不行啊?”美星怜爱中略有羞意的答道: “ 可以的啊, 老公要怎么调戏我都行的我的身子是属于老公的。” 吴风在美星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开心兴奋的表扬道: “ 老婆你真太好了, 我好开心。 老婆接下来你先坐在床上脱裤子。” “ 小女子遵命,老公大人。” 美星抛开女孩的害羞,诙谐的答道。 吴风开心的笑了出来,又亲了一口才起身靠在床头, 看着表妹听话的坐在床上脱下了裤子吴风心里一阵得意, 接着命令道[ 仙子老婆接下来大腿立起用膝盖走到我的脚上。 ] 说着还调皮的晃了晃脚掌。 美星可爱的皱了皱鼻子,按照命令走到了表哥的脚上, 她知道老公又要下流了肯定是用脚玩自己的密处。 果然,就如预料的老公脚掌磨蹭,脚指插弄, 大玩起了自己的阴部。 美星很有感觉,吃饭时干了点的阴部,又汁水横流了起来, 但她觉的面对淫邪应该表现的有气节些犹如影视上的女侠般, 美星春意盎然的俏脸上表现出了一股很不屑的样子来。 不是要玩吗?我也会的啊。 吴风看着表妹凛然的女侠气势,鸡巴顿时暴涨了一圈, 一个张着阴户给淫贼脚亵的女侠真的是爽到了。 吴风伸手很有兴致的捉捏着表妹的下巴, 拍了拍女侠不屈的脸颊 恶煞煞的叫道: “ 好个女侠, 敢跟本淫作对速速脱去衣裳,不然本淫就要杀光天下人了。 ”美星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可能杀光天下人啊, 老公也吹的太没边了。 她收起笑容继续演着, 假装伤心的说: “ 淫贼大人, 求求你了不要把天下的人都杀光了啊,本女子为了天下苍生豁出去了, 听你的了。” 说完对着吴风媚笑了下,双手开始脱起衣服, 细腻崩紧的皮肤慢慢的裸露出来纤细的柳腰很有线条美的向上伸展, 胸前是一双一掌就能握起的小奶子。 吴风右手沿着表妹白晳很好看的颈项,摸到了奶子上, 握住紧紧的抓了下弹了弹已经立起的奶头, 不可一世的说: “ 好吧, 看来女侠是有了牺牲的觉悟了现在请女侠为本淫跪着口交下吧。” “ 好的啊,淫贼大人。” 胯下猥亵的脚停了下来,美星膝行两步, 靠近解开表哥的裤子。 吴风双腿张开,美星双腿并拢跪在中间, 俯下身子双手捉着表哥涨大的肉棒,张着晶莹剔透的小嘴含了进去, 时而伸出鲜红的舌头舔弄小巧挺拔的鼻尖不时的碰着表哥的肉棒。 一张秀丽可人的脸向上仰着,红艳着,樱桃小嘴围绕着肉棒舔弄吞吐, 光滑嫩白的背呈弓型弯曲尽头一个白白大大的屁股翘翘的向天空撅着。 吴风左手在表妹的头顶上抚摸着,右手伸到大白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白腻的臀肉轻颤了下表妹发出嘤的一声呻吟, 感觉就像在打一只乖顺的小母狗般分外的刺激。 吴风好玩的轻重不一的拍打着表妹的屁股, 屁股有时还会难耐的耸耸白腻的臀上渐渐的升起了一抹胭红。 吴风越打越觉的刺激,左手也没兴趣抚摸小母狗的脑袋了, 伸到后面一起掌拍起来。 美星啊啊啊的叫的越来越响亮急促,表哥每拍一掌都让她的身体软了一分, 像被电击般全身舒麻了一下纤细的柳腰向上急剧的挺起, 又随之快速的伏下白腻胭红的屁股好像受不了刺激般, 瘫软的向旁边慢慢倾斜不支的倒在床上。 吴风双手揉搓着侧在床上的肥臀, 取笑道: “ 女侠, 你的大白屁股好嫩啊本淫才打了几下就瘫了。” 美星讨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铁柱般向上立起的肉棒, 说道: “ 淫贼大人你太威武了啊,小女子撑不住了哦。” 表妹是不是想那个了啊,吴风想着,可是自己刚刚才开始, 正想着大刀阔斧的玩了好舍不得结束。 表妹只是以前没这么玩,太有感觉了,若说体力还早着了, 才打了几下的屁股。 吴风伸手挤进表妹相叠的大腿,中指在汁淋淋的阴道里划动扣挖, 憋屈的哀求道: “ 伟大的女侠小淫贼还想再玩玩啊。” 美星欲火燃烧,浑身像通了微电般麻麻的, 穴内更是水漫金山空虚骚痒难耐,但老公一脸哀求的衰相, 还自认是小淫贼了自己怎么能拂他的意,其实也只是有点想, 晚点说不定还来的更舒服。 美星给自己软趴趴羞答答的心理小提了下神, 伸出舌头在龟头中间的沟沟处由下向上舔去一舌出顶, 媚红的脸上尽是乖巧的神态 : “ 小女子落在了淫贼老公的手心里, 要怎样全凭老公作主哦老公尽管大胆尽兴的玩, 不用问我的呀。” 吴风彻底的放下心来,好感动,实在是太好了, 这样的老婆真真正正的就是个宝啊。 吴风兴奋的一把抱起老婆,亲了她一口, 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出了心里深切的恳求: “ 老婆, 我好爱好爱你我想叫你下,母狗,行不行啊?你别误会啊, 你是我的宝贝啊为了你我可以拼命的,也愿意付出好多好多, 有道理的任何的东西我的心是无比爱你的啊, 我……”“ 老公你不用说啦,我都知道的, 叫下没什么的啊你想叫就叫吧,本姑娘是老公的小母狗哦。” 美星亲昵的摸着老公的脸颊,打断了他的续续叨叨, 开心的说道还调皮的像小狗般吐了吐舌头。 从初听到母狗二字的羞红,到后面看着老公涨红了脸急着解释的可爱模样, 她觉的够了信了这一个月以来的生活让他非常非常的喜爱自己的老公, 是他把自己从心灵深渊的痛苦中解救了出来还让她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另一种生活的幸福与温馨。 她相信老公也是无比爱他的,自己的心里何尝不想放放心心的做一只被老公宠爱的小母狗了, 她信任了觉的值就敢做一只真正的母狗。 “ 可爱的小母狗学两声狗叫给老公听下好吗?” 吴风由衷的欣喜, 终于敢放肆了啊。 “ 嗯,汪汪汪。” 美星听话的叫了几口,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吴风好有征服感,畅快极了。 他抱紧表妹,亲了亲她的小嘴, 开心的道: “表妹现在趴哥腿上, 哥要给你打屁股了。” “ 好的啊,表哥,老公,主人。” 美星连叫了三种称唿,然后听话的趴在表哥的大腿上, 白嫩的小手伸到后面摸了摸自己的屁屁 心安了似的说: “ 打小母狗的屁屁吧。” 吴风心里兴奋极了,太对他的味口了, 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玉体妙人,那么柔弱无骨, 顺服的如同没有尊言的奴隶感觉卑微的是为了他而生般。 吴风伸出两只大手揉捏拍打着肥臀,分开臀瓣, 刺激的中指直直的插入小屁眼里。 表妹的娇躯随之不住的颤抖着,大口的喘气, 呻吟。 吴风一只手伸到表妹腹下向上托起,柔滑的身体成三角形立起, 峰顶醒目的竖着一颗鼓鼓的大红屁股吴风美滋滋的享受着操纵女人的快感, 贪婪的在上面嘟着嘴亲了一口唇间尽是嫩滑的感觉。 伸手狠狠的对着肉瓣来了一掌,啪的一声轻脆的响, 表妹兴奋害羞的大叫一声娇躯震动了一下。 吴风轻柔的抚摸,发颤的肉体像得到了抚慰般, 慢慢的也随之舒坦的平静了下来。 抽出腿抱起表妹翻了个身子,竖着摆在床的中间, 他俯下身子趴在表妹的柔嫩的身上,手捉左边的奶子揉搓挑拔, 嘴亲右边的奶子舔吻吸含。 一番玩弄之后,吴风有些激动的张开双腿跨到表妹的脖子上, 光黝的大龟头突然重重的敲向表妹小巧挺俏的鼻尖 美羞的脸上突然神色大变震惊的膛目结舌。 流出好多润液的龟头,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表妹不由的怕怕的皱了下眉头一副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的样子。 吴风再接再厉,有趣的敲打了起来,不时的硬挤着使力的碾压着, 随着龟头与鼻子持续的爱抚表妹的俏脸上红红羞羞的泛起无比的春情, 开始陶醉的小声呻吟起来。 老公还真是有些变态啊,清纯的美星怎么都想不到男人还有这么欺辱人的方法, 可是既然是自己的老公又有什么关系了自己爱他就是给他欺辱的, 他开心就好了。 一旦跨过了心理的障碍,身体的感觉马上就来了, 无比的刺激羞耻,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涌来, 情欲之火更加旺盛的燃烧起来唿唿的做响。 “ 女侠,本淫的大鸡巴打的你怎么样啊, 舒服吗?” 吴风溶入角色里尽量阴沉的问着。 “ 淫贼大人,好刺激啊,你的那个太棒了。” 美星陶醉在羞辱的快感里,崇拜的说着。 “ 你这淫贱的女母狗,张嘴,哥的大肉棒要到你的小嘴里耍耍。” 吴风克制着自身的激情说着。 “ 好的啊,我的淫贼主人。” 美星一副无比乖巧的回着。 表妹稚嫩的张开小嘴,吴风换了块战地, 往下面张开的洞里插入硬梆梆的肉棒才进了一小半就触到了尽头, 他掉了个方向斜插向腮边,吴风可不想对宝贝造成一滴点的伤害。 洁白的脸颊鼓鼓的印出来一个棒身,表妹精致玲珑的俏脸被这么的突着, 好有另类的美感吴风发现居高临下的与清纯的表妹做着这种事, 心里特有感觉有一股亵渎女神的邪恶快感。 龟头用力向里面顶了顶,四周的肉肉强烈的压迫着, 有了点在阴道里战斗的感觉。 肉棒随意的在里面四处游动飞甩着。 过了一会,吴风耍的尽性了,就抽出了些肉棒, 只在唇口留下个大大的龟头。 “ 可爱的女侠,请你给本淫舔下龟头吧。” 吴风伸出右手轻轻的摸了摸了表妹的下巴。 美星两只小手伸过来捉住了老公的手,舌头听命的在里面围绕着龟头, 上下左右前后的裹着舔弄舌尖还不时的有趣的挑逗着马眼, 或舌头整个趴在上面舌尖绕到后面舔起龟头与肉棒连接的崖壁, 无微不致的服务着。 吴风退出龟头,上面湿淋淋的垂下一丝粘液, 在美妹的唇上抹了抹 开心的问道: “ 老婆玩的爽吗?”“ 爽啊, 老公。” 美星终于松出了一口气。 “ 老婆,现在我插你的嫩B了啊,好不好啊?” 吴风可爱的询问着。 美星羞红了一下, 她知道表哥是故意这么问的: “ 好的啊, 老公你插吧,老早就想你的大肉棒了。” 说着还怜爱的伸手摸了摸表哥硬梆梆的巨龙。 “ 表妹,你两只手抓着腿大大的分开。” 吴风贪婪的色色的说道。 “ 好的啊,我的主人。” 美星羞耻的红着脸,听话的双手扳着大腿, 粉红的肉洞大张着。 吴风手背在肉洞上轻轻的拍打着, 还偶尔揪着黑黑的阴毛抓扯了几下: “ 我的表妹母狗, 你是不是我的母狗啊是一头任我淫辱的母狗, 母猪。” “ 表哥主人,我是任你玩弄奸淫,都无怨无悔的母狗啊, 只是属于你的你才能玩的。” 美星说着,羞红的脸上有一点泪花在闪动。 吴风俯下身子,亲吻着表妹的脸蛋, 说道: “ 傻瓜, 我们只是在玩啊怎么哭鼻子了啊,表哥也是只属于老婆大人的公狗啊。” 美星破涕为笑,扑吃的笑了一声, 打了一下表哥的头: “ 什么公狗啊, 说的那么难听了你是我的男人,爱人,我是你的老婆, 爱侣情人,宝贝,也可以是小母狗,我一切都听你的。” 说到小母狗时,美星难为情的羞涩了下。 吴风大男人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摸着表妹的脸颊, 说道: “ 好的啊我的小母狗,我是人,你是狗, 你是任表哥操弄的玩物。” “ 嗯,是啦,但这个操弄我的表哥必须是爱我到死, 为了我可以做任何事的否则我可不依了。” 美星坚定的说道。 “ 老婆,你叫我花,我都花不了的啊,我这人就是这脾性, 只喜欢爱一个人对一个人好,我的感情是真的啊, 如果我不爱你了我想那天自己都会先崩溃掉的。” 说到后面,吴风不禁有些伤感起来。 “ 表哥,我看你就知道是我想要找的那种人了, 我相信你啊主人,快插我吧,小母狗好想你了。” 美星淫荡的说着,洁白的身躯在表哥身下如蛇般扭动起来。 “ 表妹,我干你了哦。” 吴风大喊一声,一手握着大屌,一下捅进了阴道里, 撑开层层的肉壁阻塞撞在花心之上。 美星嗯的回了一声,就感到蜜水横流的肉洞被一根巨棒捅开, 飞速的向深处冲刺进去饥渴的阴穴终于得到了满足, 空虚瞬间被塞的满满的她不由激昂的啊了一声。 吴风更加兴奋的如狼似虎般勐干起来,双手剧烈的抓搓着表妹的奶子, 看着她清纯美丽羞涩的俏脸上高的落不下来的激荡样, 真是种至高的享受。 随着插弄宝穴的持续,肉壁上一阵抽蓄, 美星无可忍耐般达到了高潮一股热流喷涌而出。 吴风享受般感受着肉穴的痉挛和温暖,稍停了一会, 继续舒爽的插了起来俏脸上回复了一会的清醒又越来越痴迷起来, 越来越难以自禁的无知觉般发着呻吟 吴风意气风发的在表妹的鼻子上勾了一下: “ 小狗狗, 我们换个姿势。” “ 好的啊,主人。” “ 转个身子,撅起屁股背朝上,脸趴在床上。” 吴风干脆利落的发着指令。 美星佣懒的转好身子,吴风捉着表妹的左手, 拉的她的身子向左侧起右脸颊承受着身子的重量狠狠的贴在床上。 表妹屈辱的像是一只受尽了折磨的小母狗,难受的憋屈着小脸, 雪白的娇躯跟随着自己的操弄发着颤。 吴风如马上的大将军,居高临下捅入表妹淫水泛烂的肉穴里, 不断的重重的撞击着表妹柔嫩的大白屁股享受着征服的快感。 一番云雨,两条肉虫在床上四肢交缠的拥抱着。 “ 老公你有多爱我啊?” 美星痴痴的问道。 “ 老婆,我的命是你的啊,为了你可以拼的一死, 也可以活努力的改变,跟你相比,世间的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 老公我好爱你,永远都离不开你了。” “ 老婆,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啊,我也好爱好爱你, 只要你的心没有改变你就永远都是我唯一的宝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