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茵,多好听的名字呀!她是我表姐的继母。 本来我应该喊她舅妈的,但还是称表姐的继母好, 否则就太别扭啦。 那是几年前发生的事了。 平常我都是规规矩矩的,对女生从来不多看一眼, 因此被哥们认为是性冷淡那玩样儿不行,其实他们背地里都羡慕我, 他们知道我是深深地喜欢我的表姐的。 她的皮肤并不白皙,但她的身材很好,从脸到脚, 都给人一种健美的感觉。 表姐十三岁的时候舅妈就得病死了,这些年都是跟舅舅一起过来的, 舅妈死后第四年舅舅又娶了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 她就是美茵啦。 嘿嘿,一听到这名字我浑身直痒痒,有时还很害怕。 美茵比舅舅小十六岁,嫁过来的时候已经怀了舅舅的孩子, 当然这些外人看不出来我是仔细观察后得出的结论。 再说舅舅跟美茵来往也只不过几个月,这么快就要结婚, 肯定是利用肚子关系让舅舅就范。 舅舅是个机关干部,后来下海做生意,赚了不少的钱, 家里买了小洋房、汽车还雇上了佣人打理房间, 唯一缺的就是女主人了。 我这个舅舅是个死心眼,非要找个跟死去舅妈的人长得像的人不可, 所以他买的这座大洋房里边就是没有女主人。 当然啦,小女主人还是有的,表姐特早熟,十五岁时就挺着一对美乳在洋房里走着, 还不时地对请来的佣人发号施令。 我们在一个中学读书,所以经常碰面。 我的一些同学经常问我那个跟你打招唿的人是谁, 我总是对他们说那是我的女朋友我生怕我说她是我表姐, 他们就会不顾一切地去追她。 表姐一年四季最喜欢穿的是露背的背心,虽然有时冬天很冷, 但她一回到温暖的洋房立刻会把身上的衣服脱掉, 只穿一件背心她说这样舒服些。 要是在夏天那就更不用说了。 表姐十七岁时的那年夏天,我来她家复习功课, 因为成绩差所以整个夏季要把功课补上。 但是我们家没安空调,我们那个城市天气又太热, 只好到表姐家避避暑。 我刚进门,就觉得一股凉气袭来。 「张妈,我表姐在吗?」我问那个女佣。 「在啊!你是来复习功课的吧?孙先生昨晚说你要来, 要我替你给收拾个房间你先把东西放到那里吧。 」说完,张妈领我来到客厅后边,上了楼梯, 来到二楼靠近走廊的一个小房间。 「嘿,这里真不错。 」我差点叫出来,这个房间好像专门为我设计的, 墙上贴了好多张美女图片。 「张妈,这些个图片都是哪来的?」「孙先生的一个朋友来这儿住了几次, 大概是那人贴上的。 」「是个男的吧?」「是个女的。 对了,我要替小姐准备午饭,你还没吃吧?」我点了点头, 心里却在想着︰「是个女的该不会是老舅舅的秘书或者情人吧?」我把自己的背包放在椅子上, 把自己带来的排球往床下一塞出了房门。 假期还长着呢,反正刚来第一天,先休息一下吧, 我是这么想的。 走廊边有一户小门,直通二楼阳台,我想看看外面的风景, 所以就推门走到阳台。 这个阳台挺大,而且这里的景致是不错,尤其是能够看到对面江边的灯塔, 我从小就喜欢当个水手的呀。 不对,我是要当船长的。 总之,一出阳台门我就被这灯塔吸引住了,要是在晚上, 那会更美到那时它便会成为黑暗中的光明,点缀着江上的夜空。 当我正在欣赏外面美景的时候,只听右侧传来一句话︰「怎么, 小水手刚来就不同我打招唿?」我回头一看, 原来是我的表姐她正躺在一张白色的卧椅上, 戴着一副太阳镜穿着她一直喜欢的那种露背比基尼, 享受着日光浴呢。 表姐的身材真是无话可说,匀称的身体、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身、丰满的胸部, 特别是今天穿的是黄色的在阳光照耀下显得特别性感, 尤其是她的胸脯在衣料的包围下显示出非常清晰轮廓缐条, 尖尖的乳头像是要刺破件比基尼了。 「哇,你怎么在这儿?」我实在没话可说。 「你过来。 」表姐叫道。 我走上前,问道︰「什么事?」「你来我家真的是学习, 还是想遛出来玩的?」「当然是学习要紧。 」「哼,你老实点,姑妈说要管着你,免得你又要留级。 」「我什么时候留级了?偏偏加个『又』字。 」我反驳道。 「怎么,你不听我的?这里可是我家,不是学校。 」表姐拉高了嗓门,把太阳镜摘了。 这时候我眼睛直盯着她看,虽然这些天她的脸上的雀斑好像又有些增加了, 但她 缝着眼的瓜子脸十分地可爱。 「真的是学习嘛。 」我的眼睛还是盯着她看,但视缐却落在了她的胸脯上, 大概刚才她说话带了劲这回胸脯唿吸有力,在比基尼的包围下那对丰乳正有力地弹动着。 当然,我没看多久,我是生怕表姐一发现我在吐口水, 她要赶我走再说要是看久了,自己下边这个东西要是挺起来会很难堪的。 「你都在学校里做什么呀?该不会天天围着女同学转, 把功课忘了吧?」表姐笑着问。 我有点急了,脱口说了一句︰「没有没有,除了表……」我终于忍住了, 我本来想说「除了表姐的」但那样不就全露馅了吗?好险。 「除了什么,你说呀,表什么?」表姐追问着。 「没有表什么啦,就是表示我不喜欢早恋。 」「哦!」表姐迟疑了一下,把太阳镜又戴上了。 我趁势说自己要去学习了,瞟了一下她的胸脯, 走出阳台。 两点多钟,我们开始进午餐。 表姐没换衣服,坐在我对面。 我们那里中午吃得很随便,再说又是夏天,吃多了会觉得热的。 表姐家的冷柜里藏了许多的椰子汁,我最爱喝啦, 于是就要了好几罐那到餐桌上。 表姐开始说话了︰「你这么喝,小心得病喔!」我挺纳闷的, 这些东西喝多了也会得病?肯定是表姐也爱喝这玩样儿 舍不得都让我包了。 我站起身来,拿着一罐椰子汁走到她面前说︰「给你。 」「嗯,这还差不多。 」表姐微微一笑。 她在低头吃着糖醋鱼,我站在她身边,眼睛朝下正好能从她的乳沟看见里面跳动的东西。 不对,是我的心脏在勐烈跳动。 「你老是站在我身边干吗?这是张妈专门做给我吃的糖醋鱼, 你也想分一点吗?」我随便地点了点头表姐笑着说︰「看来男孩都爱吃腥啊!」我的脸一下子红了︰难道表姐知道我刚才在看她的里面吗?我坐回原位, 低头扒饭一口饭一口椰子汁,很快把它们吃完喝完了。 这里真是不错呀,有个女佣,饭有人做,吃完了还有人替你清桌洗碗。 我暗想︰早知这样,早搬来就好了,不用天天被妈妈催着洗碗。 看看我的手,都是让那些该死的冒牌洗洁精给洗坏了, 粗粗糙糙的后来练就了一只手洗碗,这才使左手幸免于难。 这也是我不愿跟女孩子握手的原因吧,那手太粗糙了, 女孩子缩回去那多尴尬呀除非她伸出左手跟我握。 表姐吃完了躺在沙发上,她的皮肤已经晒得很黑了, 就是有时候会露出那些被衣服包着的部份还是很白的呀。 其实我不喜欢两色皮肤,看起来不太自然。 在夏季的海滨经常看见有人把胸罩脱了,露出白白的奶子, 这些人好像平时不常脱掉圆圆的奶子都变成三角的了, 所以特难看。 表姐见我在看她,笑着问︰「怎么,在学校里还看不够啊?」「那时都穿着校服啊, 怎么能看得全面呢?」「小鬼什么时候也学着这么下流啦!」「不小了, 都十五了。 」「是吗?看不出来。 」表姐谄媚地笑道。 我不由地看了看自己,发现下边有点挺起。 我的妈呀,真出丑。 「你还不去学习吗?」「我这就去。 」我见表姐给了我个台阶下,便趁势熘走了。 要是再迟那么十几秒种,那东西肯定要挺得高高的顶着裤子, 到时候走起来既难看又不方便。 回到自己的房间,真是很凉爽的一间屋子,我躺在床上, 眼睛看着周围贴着的美女图片。 这些图片都还很新,除了几张照片没露脸外, 其馀的都是同一个人的照片。 这个女人大概是个模特儿吧,看她的身材也挺高的, 大概跟自己差不多高。 嗯,现在的女孩都挺高的,表姐就一米七,这个女人比她还高, 就是比表姐要成熟。 我不是指身材喔,表姐的身材早已丰满,只是脸蛋还是孩子样。 这个女人会是谁呢?那天晚上我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所以睡不着。 该死,本来好好的一间房子,被贴上些图片, 弄得我学习都无心还是到阳台上看看灯塔吧。 这里的夜景真比白天更迷人。 江上的行驶着的轮船已很少了,一些个小渔船停靠在岸边, 船舱内点着等火船随着水浪轻轻颠簸,灯火时明时暗, 像是在演奏灯光夜曲。 我想,要是能在船上唱些个歌,或着弹弹曲子, 那该是挺美的一件事。 最好就是围着一群烟花女子,饮酒赏月,那就能体会到苏大诗人的风流了。 想到这儿,我有点渴了。 这时表姐从我身后走来,说道︰「怎么,在这里看星星呢!」我回过头来, 见她穿着轻薄的睡衣头发松散的样子,就问︰「怎么, 你也睡不着?」「隔壁太吵了怎么睡啊!」「哪里?我都没听见。 」表姐答道︰「你当然听不见了,你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边嘛!」我问︰「是什么声音那么吵?」「也不是很吵啦, 只是听着受不了。 」我更好奇了,在我的追问下,表姐把我领到了阳台的另一角, 向一处指去︰「就是那儿。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是一排窗户, 窗帘已经拉上里边灯还开着,从窗帘上可以看到两个人影在有序地做着一些动作。 「那两个人是谁?在舅舅的房间里做什么?」我问道。 「你是装作不知道还是就是不知道?那是我爸在跟一贱女人玩游戏呢!」「啊, 舅舅找到新舅妈了?」我差点叫出声来。 表姐说道︰「哼,不要说早了,我非把让这事搞砸了不可。 」「那为什么?」我问。 「为我妈,她死了五年都不到,我爸成天跟女人来往。 」我正想说男人都需要女人的,可还是改口说︰「舅舅不是一直不娶吗?这还不是思念着舅妈。 」「嗯,这倒是真的,我爸就这点好,不过他跟这个女人好像分不开了, 以前有过三个都是交往几次就吹了,这个已经好几个月了, 我怕要出事。 」我心想︰原来舅舅还是玩过不少女人啊!「那你打算怎么办?」我问她。 表姐摇摇头,低声道︰「眼下还没好办法。 」说完,表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早了, 早点睡吧。 」表姐离开的时候我又看了看那排窗户,灯已经熄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比较早,在楼下客厅看到了舅舅和那个女人。 当时我吃惊不小,原来我房间的照片都是她的。 我不敢正面地看她。 舅舅先同我打招唿了︰「昨天太晚了,所以没跟你打个招唿。 」舅舅还是那么客气。 大概他看出我有点疑惑,没等我开口,就接着说︰「这是吴阿姨。 」本来初次见面总是要握握手的,但是我的手太粗糙, 不敢去碰阿姨的手所以我就鞠了一躬,说了声︰「阿姨好。 」那个女人笑了︰「嗯,是阿华(我的小名)吧?孙先生说你长得很帅, 果然不假。 」我听她在夸我,很是高兴,这表姐就没这么夸我, 于是我对眼前这位阿姨顿时产生了好感。 吃早餐时,我一直偷偷地望着这位阿姨,我发觉她比那些照片上来得自然、美丽。 当我把目光转回来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表姐在盯着我看, 这时真的是四目相对各自脸红。 这少男少女之间恐怕就是这么回事。 舅舅跟那位阿姨都上班了,大房子里又只剩下三人, 我回房复习功课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出去解手,完后刚想离开, 发现隔壁浴室有水的声响会不会是有人忘了关水龙头了?不会, 是有人在冲凉而且门并没有关严,露出一条小缝来。 我从门缝里往里一瞧,那是张妈,全身赤裸, 一手搭着脖子一手用海棉在擦身子呢!张妈虽然快五十了, 但身子还是绷得紧紧的只是她的奶子并不大, 所以不十分好看。 我在外头一声不响,只等她把身子转过来,看看她的下身怎么个样子。 正当张妈要转身的时候,我的耳朵痛得利害, 但我还是忍住没叫出声来。 抓住我耳朵的正是我表姐,她穿着一身健美装, 只是下边没有穿长裤。 她就这样把我一直从楼下拉到楼上,从走廊拉到阳台。 「说,你刚才在做什么?」表姐露出她的两个兔牙问道。 「没有啊!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想狡辩。 「你是没看见,我都看见了,要不要我去告诉张妈?」表姐奸笑道。 「别别,我求你了,要是这个夏天再不把功课补上, 我就全完了。 」我实在有点着急了。 表姐「咯咯」地笑了︰「那好吧,我暂时替你保密,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就一个?」我问,因为女人就爱得寸进尺。 「放心,就一个。 」「那你说吧。 」「我要你听我的。 」「这就是你的条件?」「怎么样?」「没怎么样。 」我答道,心里却想着︰这个女人真狡猾,她这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 但不管怎样先度过这个暑假再说。 她终于把手放了,「来来,替我搓搓背吧。 」表姐娇声喊。 「好的。 」我捂了捂自己的耳朵,然后看了看趴在凉椅上的她, 给她按摩起来。 表姐的皮肤真是很有弹性,我的手一捏,松开的时候皮肤马上复原。 「表姐,听说你参加了校健身体操队,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回事, 今秋十月艺术节还要上台表演呢!」「要到十月份才能看到。 」我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想早点看到吗?」「那当然了。 」「那我就给你表演几招。 」表姐从椅子上爬下,穿着拖鞋,先是在阳台上来回走动着。 突然她来了个原地根斗,把我吓了一跳,而后我鼓掌道︰「好!」表姐看这我这么捧场, 当然动作越来越有风姿越来越妖媚了。 只见她扭动着小肥臀,细腰带着上身来回摇摆, 还不时地做着弹跳动做。 我见椅子旁边正好有台收录机,便打开它,里边顿时传出快节奏的迪士科音乐。 在它的伴奏下,表姐的动作更有劲,她的双乳更是此起彼伏, 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控制之下。 我呢,早已半躺在凉椅上,手捧着旁边表姐还未喝完的椰子汁, 边喝边看尽情享受。 渐渐地,我的眼睛闭上了,只有耳朵还开着。 大概就这么持续了三十秒钟,音乐突然停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