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城市两年,我除了偶尔与几个女人保持纯炮友关系外, 与她却一直维系着紧密的情人关系。 她,美丽,精致,优雅,多情。 很多人都说她长得像小版的高圆圆,小巧玲珑的模样, 让我每次见到都浴火燃烧。 她40岁了,但怎么看,也不过三十出头, 皮肤白皙身材傲人。 说她是熟女,只是从年龄上划分,在我眼里, 有时候调皮起来就像一个小姑娘。 说到调皮,她不仅是日常和我相处时古灵精怪, 也表现在性爱中。 比如,我有时候,很认真地告诉她,打算送她一件礼物, 她的回答是: 「不会是人肉火腿肠吧?」再如 有一次我带她和她儿子出去旅游她与儿子睡一屋, 我单独睡一屋微通道了晚安过后, 不一会她就调皮微信我: 「我在想, 是当空降兵来解放你还是当聊斋志异中狐狸精来勾引你。 」又如,与她自驾出游的一次,恰逢她大姨妈光临, 她连续几天只要在床上,就不停地摆弄我的肉棒。 还煞有介事地与它对话,什么委屈你了,什么让你空有一身武功无用武之地, 什么谁让你每次在我身体里都不怜香惜玉活该报应……往往这么一通胡乱摆弄, 自言自语中我的肉棒就在时硬时软中挣扎,煎熬。 但最终,她还是会体贴地让她进入温暖的口腔, 细心地吸吮。 我为了不让她太过辛苦,就很快射进她口中, 此时她会吐掉口中的精液,首先是轻扇我的肉棒, 故作气恼: 「又欺负我的小嘴下次咬掉你。 」然后, 会很得意地面向我: 「老夫子, 我小嘴是不是很厉害啊你看,一下子就把你整下课了。 」每次做爱,她都会坐在我身上玩一会, 美其名曰: 翻身做主人。 一边慢慢地用她的小穴套弄我, 一边娇喘呻吟地问我: 「老夫子, 我是不是很紧吸精大法是不是让你难以招架?」她知道我对黑丝缺乏免疫力, 每次见我只要气候合适,都会穿上黑丝袜。 她也知道我喜欢玉足,所以,她在合适的环境中, 会突然用她的小脚摩挲我的腿进而隔着衣裤, 在我肉棒上来回抚弄。 但做爱中,她又不许我足交, 理由是: 「那个坏家伙, 有了我上下两个嘴了不许它有小三。 」她的咪咪不大也不小,她特别喜欢做爱后, 让我按摩她的咪咪 并交代任务: 「和你一起, 你必须把我咪咪摸大此任务虽然艰巨,但很荣幸, 我那么多粉丝想一触都不可得,你却可以肆意揉搓。 」她在认识我以前,一直没有跨出除开老公, 与别的男人上床这一步。 遇见我以后,起初也是各种规矩,不许开灯, 不许看她。 而且,很讲究卫生,每次做爱前都必须洗澡, 洗澡也坚决不许共浴让我非常郁闷。 我必须要改变这个现状。 于是,我安排了一次汤屋之行。 所谓汤屋,就是在一个两人私密空间里泡温泉。 她悠悠荡荡跟着我,一进汤屋的房间,一双大眼睛就恍然大悟地看着我, 小嘴撅着: 「我们不在这里好吗?我不习惯。 」我根本不理她,将房间门一关,自顾自看设施, 放水。 她犹犹豫豫地站在那里, 嘴里嘟囔着: 「这下, 又被你个流氓下了套。 」那一次,鸳鸯共浴,灯下做爱,她起初都是扭扭捏捏, 一直说着: 「我是被逼的。 」其实,我和她之间,有时候也会有不愉快。 记得有一次,她到我住处,心情不好,一点没有做爱的情绪。 我算是一个情欲旺盛的人,就在边上不停地摸摸掐掐。 结果她有些烦,语言制止不了,竟用手打我的脸。 这一下,把我的荷尔蒙一下激发出来。 不由分说,抱起她就扔在床上,再也不管什么洗澡后才做爱的程式。 一下子就把她的连裤袜和小内内扒了下来,往地上一扔, 然后扑到她身上。 用嘴去堵她不停「啊,啊」叫着的嘴,她脸不时躲闪着, 身体也不停扭动(当然不是剧烈的)。 我凶巴巴地说: 「不许乱喊,今天老子要强奸你, 日死你。 」她扭了几下, 在我身下用半低的声音喊: 「救命啊, 有坏蛋要强奸我。 」被她这么一闹,我欲望陡增,骑在她身上, 几下就卸去自己的裤子一只手压住她的手,一只手就盖上她光熘熘的下身, 一边用力揉搓 一边假装恶狠狠地说: 「老子今天就霸王硬上弓了, 非把你这个小荡妇就地正法不可。 」那天我的肉棒出奇地硬,顶在她的小穴门口。 两个人半真半假地扭动当中,我可以觉察到她的渐渐湿润, 腰一用力龟头就挤了进去。 这小娘们一下子两眼睁得老大, 轻叫着: 「啊, 它怎么进去了我真的要被强奸了!」看着她的脸, 我心中一荡激情更甚,腰上一挺,立时整根没入。 此时的她,长唿一口气,身子一松,双眼半眯, 竟然嘟了一句: 「失守了!」我立刻跟上一句: 「老实点 看老子怎么蹂躏你。 」我将她身体挤在床头,把她修长的美腿高高架起, 用尽全力整根进出。 厚厚的枕头抵着她的脑袋,她弓着脖子,老老实实地看着直直的肉棒在她的胯间进进出出, 我边日边说: 「好好看你的男人怎么整治你。 」她的唿吸渐渐加重,渐渐急促,身体却开始慢慢放松, 一双大眼睛开始望向我透出水灵灵的淫息, 娇弱地回应: 「你欺负我, 轻一点别把我用坏了。 」于是,她开始任我摆布,我让她摆出各种姿势, 由我抽插也让她坐在我身上,命令她摇动。 看她摇动时沉醉的样子, 我在下面笑问: 「强奸, 也把你奸出感觉了啊?」她娇羞地回答: 「没办法 我又反抗不了就只能享受了。 」事后,她躺在我怀里, 非常扭捏地说出: 「其实我很喜欢你骂我淫荡时的感觉。 」很多的性爱乐趣,其实是建立在良好的情感基础上的。 没有一个天生淫荡的女人,也没有一个天生冷淡的女人。 对我而言,和她一起,体会性的循序渐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