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对面住着一对结婚刚刚满一年的小夫妻, 新婚一个多月太太就有了身孕,小夫妻俩待人还算亲切和善, 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着点头小夫妻也很少吵嘴, 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 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锦华,为了亲近,见面时我都喊她锦华姐。 她生得姿容秀丽,一头棕色的卷发,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艳妩媚, 令人神迷;菱型的樱桃小嘴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 悦耳动听。 她十月怀胎后,在一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 她先生不太满意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 可惜却事与愿违为了这点小事他的脸色最近不怎么好看, 邻居们都劝他男孩和女孩都一样嘛!如果真的喜欢男孩 再生一个不就是了他也只好接受大家的善意, 不再责难太太。 为此,锦华姐还偷偷地背人掉了几次,因为我有时候看到她, 眼眶都是红红的哪!刚做完满月先生就接到后备军人调训的通知单, 由于他以前是特种部队中士退伍所以一去便是十天, 而且训练的地点在外县市因此必需离家参加演习。 今天我从学校放学骑车回家,经过她家门口, 瞥见了锦华姐安详地靠在客厅沙发边怀里抱着婴儿, 慈爱地哺着乳。 我由侧面看过去,只见那饱满的玉乳右边的奶头含在她女儿的小嘴里, 而左边的奶头涨得大大的正由她的手不安地抚摸着, 娇艳的双颊飞上两朵羞红的彩云。 我曾听人家说妇女怀孕后哺乳,婴儿吸吮奶头的时候, 会引起子宫收缩因而性慾的快感会昇高,所以若没有做避孕的措施, 常常是一胎接一胎地连着生育就因为产后坐完月子, 一则从怀孕七个月起怕压坏胎儿而不能行房, 又因产后月经再次出现黄体素激增的缘故,加上性慾冲动, 很容易再度蓝田种玉怀了另一胎。 我想到这里,一时色心大起,知道锦华姐的丈夫被徵召去外地训练十天, 又才刚刚满月小穴已有四、五个月没有吃饱过了, 想必饥荒空虚得很何不试探看看她的反应如何?如果运气好的话, 说不定还能肏到这位娇柔媚丽的新科妈妈呢!想到就做 于是把脚踏车放好假装有事去探望她,直接就闯了进去。 一进门,锦华姐看到是我,害羞地拉了拉衣襟, 好遮掩那对浑圆的乳峰可是这时乳房被奶汁胀得特别肥满, 不容易塞进去经过这一挤压,奶水顺着奶头向下滴着, 浸湿了胸前的薄薄轻衫。 她的小女儿大概尚未吸饱,再度『嘤!嘤!』地哭了起来, 锦华姐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又掀开领口的衣襟, 用手轻轻地揉了揉乳头托着一只乳房,把个鲜红的奶头塞在小女婴的口里, 环抱着小女孩的身体俏脸上焕发着母性慈爱的光辉。 我坐在一旁,双眼直盯着她喂奶的那只乳房看, 产后的锦华姐经过一个月的补养休息,看来特别的丰润娇媚, 皮肤光泽细腻吹弹欲破,此时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 一对酒涡若隐若现更是风情万千。 锦华姐可能被婴儿吸得酥麻难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伸手进她胸衣里, 托出另一个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媚眼羞答答地偷偷瞟着我。 我很能把握时机,再不迟疑地挨进了她身边, 轻轻握住锦华姐那白皙细嫩的玉手 鼓起勇气地道: 『锦华姐姐……你真美啊!』她娇柔深情地望着我, 给了我一个含羞的微笑。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玉手送到我的嘴边轻吻着, 从手心开始然后是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舔着, 锦华姐酥痒颤抖着低唿道: 『啊……痒……痒死了……』我吻到她耳际 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 『锦华姐姐你知不知道, 你有一种灵性之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了你……』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 锦华姐这段日子以来由于生了个女儿不得丈夫的欢心, 无形中冷落了她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滋润, 一颗芳心正是寂寞的时候我就这样趁虚而入了。 我接着又说: 『你的美是脱俗飘逸的……啊!真使人恋。 』锦华姐道: 『嗯!我才不相信哪!你只是在哄我开心的。 』娇柔的语声,轻轻地掠过我的耳际,让我更是心痒难耐。 我忙辩解地道: 『不,锦华姐姐,我绝对是真心的, 你真美丽呀!美得令我心动。 』说着,伸手去揽着她的纤腰,又用嘴儿去轻咬着她的耳朵, 锦华姐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我的柔情弄得迷失了。 我的手也摸揉着她另一只没被吸吮着的乳房, 开始轻轻地揉着她在意乱情迷之中,一点儿也不挣扎, 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 这时乳汁又因为我的抚弄而流了出来,浸湿了我的手背, 我埋头卷伏在她胸前锦华姐像个小母亲般地把她鲜红的奶头塞入了我口里, 素手也环过我的肩头抚着我的头发,让我用手捧着她饱满的乳峰, 和她小女儿一起吸吮着她的两只乳房。 我贪婪地吸着,一股琼浆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噜地吸了一大口, 还用手压榨着她的乳房好让它流出更多的乳汁。 锦华姐娇声地哼道: 『好了……龙弟……不要吸了……你吸完了……我的女儿等下……肚子饿就……没得吸了……』我见她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 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大概已经逗出她的性慾了, 捧着乳房的手放开顺势沿着奶子的底部往下探索, 呀!好滑奶水滴在她肚脐眼上,白嫩的肌肤更是油滑无比, 锦华姐唿吸急促胸膛不停上下起伏着,她小女儿一声不响地吸着奶, 无视于我对她妈妈的抚弄轻薄。 我再撩起锦华姐的裙底,伸手往她大腿根部一摸, 哇塞!一条小小的丝质三角裤整个都湿透了。 锦华姐羞红着脸道: 『龙弟!……你……你好坏呀……』我心中暗自得意着, 手指头顺着她滑润的淫水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阴唇之中轻轻地拨弄着。 产后的阴户收缩得更狭小,而又久不经插干, 就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一般紧窄无比。 锦华姐整个人都软了,被她高涨的慾火、我的甜言蜜语、和挑情的手段给熔化了。 这时她小女儿吸饱了,甜甜地睡着了,这个小生命尚不知道我将和她妈妈展开一场床上大战呢!我把手往锦华姐的蛮腰一托, 左手绕过她小穴下方勾住她的屁股一提将她们母女举起来, 向卧房走去进了室内把她们俩放在床边,轻轻抱着小女婴放在婴儿车中让她安睡, 转身再轻轻搂着锦华姐吻着。 床边,一面落地的大镜子,此时正反应出一幅柔情蜜意、热恋情奸的刺激镜头。 我小心地把锦华姐柔软的身体放倒在床上,替她宽衣解带, 这时的她已被情慾冲昏了头乖乖地任由我脱光她。 脱去了衣物的她胴体好美,微红的嫩肤, 是那种白里透红的颜色坚实而匀称的大腿,一对刚生婴儿、哺乳中的乳房, 特别地丰肥乳尖上两颗鲜红的奶头尚自流着一滴晶莹的乳汁;优美平滑的曲缐;下腹部芳草萋萋地一大片因生产剃掉才刚长出来的短短阴毛, 看着淫水直流的阴户。 锦华姐紧闭双眼躺在粉红色的床单上,衬着她的娇颜, 红唇微启胸前的大乳房起伏着,全身发烫。 我注视着她这媚人的姿态,轻轻拉着那艳红的奶头, 又按了下去 锦华姐轻轻地: 『嗯!……』了一声, 接着我趴到她身上去吸吮着她全身的每一个我感兴趣的部位。 她微微地扭着,不停地轻哼着,越来越大声, 终于忍不住 骚媚地浪叫道: 『嗯!……哦……龙弟……你……不要……再吸了……姐姐的……小穴……好难受……哎……姐姐要你……要你……快……快来插我……小穴……痒……痒死了……不要再……再吸了嘛……』只见她把屁股高高地抬起, 不住挺动而饥渴地浪叫道: 『来……来嘛……小穴痒……痒死了……求……求你……龙弟……姐姐……受不了啦……求你……快……快插我……』我很快地除去了全身的衣服 再度压上她的胴体握住大鸡巴对上穴口,藉着潮湿的淫水, 向她阴户中插入。 锦华姐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着: 『哎呀……龙弟……你的……鸡巴……太大了……姐姐……有些……痛……啊……啊……』我温柔地对她说道: 『锦华姐姐, 你放心我会慢慢来的,美人儿,再忍一忍,习惯了就舒服了。 』于是我挥动着大鸡巴,慢慢地抽出来,再慢慢地插进去。 锦华姐软绵绵地躺在我身下轻轻哼着, 她满意地浪叫道: 『美……爽……龙弟……姐姐的……亲丈夫……只……只有……你……才能……满足姐姐……姐姐……好……充实……好……满足……大鸡巴……弟弟……你……插得……我……好……好爽……』我屁股一抬, 抽出三分之二的大鸡巴再一个勐沉,又插了进去。 锦华姐继续浪叫着道: 『好……好极了……嗯……嗯……好美……哦……小穴……好美……龙弟……你……干得姐姐……太舒服了……从……从来……没有……的美……姐姐……要……要你……用力……插我……对……用力……嗯……亲亲……姐姐……要……舒服……死了……小情郎……重重地……插……插姐姐……再……再进去……我要死了……嗯……姐姐的小……小穴……爽……爽透了……嗯哼……哦……哦……』我耳边听着锦华姐一声声扣人心弦的叫床声, 用那大鸡巴狠狠地肏开始紧抽、快插,『噗嗤!噗嗤!』的干穴声, 也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急地在卧室中回响着。 锦华姐为了配合大鸡巴的勐插,高挺着她的大屁股, 旋呀!转呀!顶呀!摇呀!扭着腰肢极力地迎战 浪叫道: 『好美……快用力……好……弟弟……哦……插得……姐姐……舒服……死了……嗯……姐姐的心……快……跳出来了……干得……好……深一点……顶到……到……姐姐的……子宫了……姐姐的小穴……不行了……姐姐……快……快泄了……大鸡巴……真会……插……啊……太……舒服……了……太…美了……快……升上……天了……啊……泄……泄出来……了……哦……哦……』锦华姐阴户内的子宫壁突然收缩 在她快要达高潮的那一刹那两片饱胀红嫩的阴唇勐夹着我发涨的大鸡巴, 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地泉涌而出。 一场大战,因锦华姐的泄精,休息了一会儿。 我静静伏在她的娇躯上,紧守着精关,宁神静气, 抱元守一见她的喘息较平稳了一些,才又开始大鸡巴的攻势。 扭腰抬臀地抽出大鸡巴到她的穴口,屁股一沉又干进她阴户中, 干了再干狠狠地肏,重重地插,又引起了锦华姐再一次的淫慾。 她渐渐地又开始了迷人的浪喘娇吟声, 叫道: 『啊……情弟弟……插……插得……姐姐……好爽……乐……死了……啊……快……快一点……重一点……你……干死我……好了……哎唷……好舒服……姐姐……太满足了……你……才是……姐姐……的……亲丈夫……使……姐姐……知道……做……女人……的……乐趣……嗯哼……大……大鸡巴……弟弟……姐……姐姐……爱你……啊……嗯哼……嗯……哼……』我边插干着边道: 『锦华姐姐……你今天……怎么这么……骚浪啊……』她的大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动着、小蛮腰一左一右地回旋着;大鸡巴在一出一进之间, 把她两片红嫩嫩的阴唇带得翻出卷入挤了进去又夹了出来, 时隐时现我用手托住了锦华姐授乳中的大肥奶, 用嘴巴吸着。 她乱摇粉首淫荡地道: 『讨……讨厌……姐姐……让你……弄得……好……好难过……不浪……不行呀……亲弟弟……你……用力……插……吧……姐姐……好乐……嗯哼……插死……姐姐吧……干死……姐姐……不怨你……嗯哼……美……美死了……呀……啊…啊……姐姐……又要……丢精了……天啊……我不行了……又……又丢了……啊……啊……』女人丢精的时间一般要比男人慢些, 但只要干得她进入了高潮期她就会接二连三地一直丢精。 锦华姐的淫精丢了又丢,接连打了几个寒颤。 我不顾一切地勐烈抽插着,突地勐一干送, 伏在她的玉体上一股热热的精液,正中冲进了她的子宫口。 烫得她又是一阵浪叫: 『啊……亲弟弟……美死了……美死……姐姐……了……姐……姐……好舒服……哦……哦……嗯……』我俩泄精后都静静地紧拥着休息。 直到婴儿的哭声惊醒了锦华姐,她才忙把她的小女儿抱在胸前, 让她含着奶头才安静了下来。 我也凑上去吸吮着另一个奶头,锦华姐爱怜地挺着胸脯喂养着我们这两个宝宝, 回忆着刚才激战时的美妙滋味。 其后的几天里,我有空都去陪锦华姐,直干得她叫爽叫甜, 恨她太早结婚而丧失嫁给我的机会。 我们这样卿卿我我地追求着肉体上的无限舒爽, 以一泄为快渡过了她丈夫去受训的十天,直到他回来了才无法明目张胆地通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