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离

  秦岭,古木参天绵延千里,湖泊如镜,飞瀑如云,奇峰怪石数不胜数,自古以来便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地方,尤其她的最高峰太白山,更是直逼高阁诸天,如仙境一般让人流连忘返,处处透着一股神秘。

  云雾掩映之间,七座山峰时隐时现,偶尔露出冰山一角,也似漂浮在云海之上,知名不知名的千年古树布满山间,巨大的树冠连在一起,甚至难以看到底下淙淙的河流,时不时会出现一声猿啼鹤鸣,一派仙家福地之气。

  突然七彩光芒闪现,云雾慢慢散开,露出了山峰全貌,青松、绿竹掩映之中,一道弯弯曲曲的小径直通山顶,山顶之上,隐隐可见几块田地,种植着不知名的东西,田地旁边是十几栋青绿色的竹屋。

  一名老者坐在竹屋之前,悠然的饮着香茶,看着前方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翩然舞剑,不时点头,露出欣慰的笑容,少年穿着玄衣长衫,长发扎成一束散于脑后,剑眉星目,鼻若悬胆,眉宇间一片肃然,配上那白皙的皮肤,一股逼人的英气四散开来。

  良久,年轻人轻喝一声,周身一阵气浪鼓动,身体发出一阵劈啪的响声,纵身一跃,平地拔起两丈,点点寒星倏然收起,长剑凝于胸前,中指食指贴于剑身,猛然向前推去,铮然一声脆响,一股无形气浪从剑尖喷涌而出,十米外的竹林一阵哗啦声过后,十几棵竹木应声倒地………

  「师傅,这趟剑练的如何?」年轻人恭敬的站在老者身前,满是喜悦的问道。

  「不错,比当年师傅要强的多了。」老者放下茶杯点头说道,眉宇间露出一丝不舍,「风儿,你随师傅在山中已有一十五年,唉!长大了,该是你下山的时候了。」

  「怎么,师傅,你,你要赶我走?是风儿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年轻人慌忙说道,星眸中出现一丝惶恐。

  「唉,师傅是说,你现在真的长大了,该下山去看看山下的花花世界了,为师怎么舍得让你一辈子都呆在这山上,俗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该出去看看。」

  「不,师傅,我就想呆在这山上,就想呆在您老人家旁边,好好的伺候你一辈子!」

  「傻孩子,都十八岁了,还这么小孩子脾气,难道你就一辈子呆在我身边,将来不娶妻生子了吗?真是小孩子心性!」

  「娶老婆做什么啊?有练武有趣吗?」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将来慢慢就会知道的。为师在你十八岁的时候为你卜了一卦,你的人生将在煞星和孤星间度过,不过却与红鸾星有着一丝的联系,忽明忽暗,让人难以捉摸,或许是命中注定你会遇到一个能帮你渡过难关的女子,可是却很灰暗,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冥冥自有注定,无须强求,为师希望你能秉持自心,千万不要误己误人。」

  「师傅,你说得好深奥,风儿不怎么明白,难道,必须要去红尘中历练吗?师傅,弟子很舍不得你!」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最终总会找到自己的归属,为师知道,你天生善良,这本身没什么错,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深入江湖会遇到这样那么的人,有好有坏,不过,记着为师的话,哪怕有人负了我们,也不要只记得别人的恶,知道吗?」

  「师傅,我知道了,虽然有些不明白,不过只要是师傅说的,我都会记在心里的,师傅放心。还有,弟子有句话,一直憋在心里,想请教师傅。」

  「你说吧,我知无不言。」

  「师傅,我真的孤儿吗?我到底有没有父母,我父母究竟是什么人?是被人杀了吗?还是是他们抛弃了我?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画面,染满了鲜血,到处是杀戮声,哭喊声,还有婴儿的哭泣声,我梦中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我拼命的想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见,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里我心里就莫名的有一股哀伤的感觉,总觉得眼泪要脱眶而出,师傅,我到底怎么了,每次我问这个问题您都要回避我,弟子想在下山前弄明白,求你了师傅。」

  「不是为师不告诉你,是你还没到知道的时候,等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不可强求,别让这个疑问成为障碍,影响了你来之不易的修为,为师生平所学已尽数传授给你,他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盼望你要守住本心,不要坠于红尘无法自拔。还有,至于你的身世,如果……」老者说到这里,眼神黯然起来,「为师宁愿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些记忆对你来说是残忍的,那你便选择遗忘吧……」

  「师傅……师傅……」

  …………

  「师傅,保重!」李风跪在山下,对着云雾中的仙山福地磕了三个响头,依依不舍的向着小道远方走去。

  「历练?什么是历练?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听师傅的话去长安吗?」李风一边马不停蹄的用轻功向前赶,一边思索着,他需要在天黑前到达前面的小镇。虽然山上也有几匹宝马良驹,但用轻功赶路也是练武的一个途径,可以将体内停留的真气以轻功的方式消耗掉,同时吸取周围的空气转化成新的真气充盈体内,就将这当成下山后的第一次修行吧。

  正当他在思索着,忽听耳边传来的阵阵的杀戮声,他心中一提,便随着那杀戮声飞身而去,穿过那些熙熙攘攘的树林,忽见前方刀光闪耀,九个黑衣蒙面的杀手在追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那白衣女子面容惨白,握着软剑的手渗出了丝丝的血迹,正在苦苦的支撑………

  李风顿时看的傻了,他虽然居于深山之中,但他并不是呆子,平日偶尔也有背着师傅下山的时候,对女子并不算陌生,但是,现在他有些疑惑了,这是红尘中的女子吗?为什么却像仙子下凡一般。

  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李风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首诗,如果把那白衣女子手中的剑换做九折小扇,那真的就太贴切了,他现在总算懂得,为什么古人总喜欢用眉目如画形容美女,确实,除了画中,哪里去找这样的女子,就似一朵惹人怜爱的水莲花,微蹙的娥眉之间那淡淡的哀伤落寞,让人一见便要不由自主的去怜惜,疼爱。

  「陆雪琪,识相的快把剑法交出来,饶你个全尸,否则休怪弟兄们心狠手辣!」那黑衣人头领厉声喝道。

  「哦,原来叫陆雪琪,好美的名字。」刚要想出手搭救,突然想起了师傅所说的话,「江湖险恶,尤其是女子,越是生的美丽,那便越是防范,蛇蝎美女说的便是如此。」

  「好吧,那我便等上一等。」李风点了点头,默默想着,「反正现在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看看他们的武功路数也好。」

  那白衣女子听到这声喝叫,面色不改,虽然她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且以寡敌众,看来还受了不轻的伤,但依旧坚定,「陆家剑是我们陆家庄的祖传之剑,我们陆家庄的后人将它视作自己的生命一样去珍惜,我今天就算死也不会交给你们,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陆雪琪的声音有些虚弱,即便是如此,那略带坚毅的嘤咛之声也有如九天仙音一般,真不知这九个人对着这样一个女子如何会提起杀心。

  陆雪琪将软剑往上一提,向下一挥,一道无形的剑气激射出去,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长线,黑衣人一见,不敢轻易去接,「破」,九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各打出了一道劲力,九道劲力打在那剑气上,两方相互纠缠着,消耗着,无形的剑气和那九道劲力迸裂出了巨大的火花,随着一声巨响,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深坑。。

  「真不愧是天剑老人的后代,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出这样威力的剑气,还真是不能小看你了。」那黑衣人冷笑。

  「废话少说,看招。」陆雪琪大喝,提着软剑快步向前,锁定了那功力较弱的黑衣人,从这些天的交手,她知道这九个人本身功力不是很高强,但若是结合起来的话,威力就会成倍增长,让人难以置信。

  此时李风站在一棵树叶较茂密的树上,真气内敛,因为其本身功力远超这些人,所以也不担心会被发现,本来他是想马上上前去救这紫衣女子的,可是他看到这惊讶得让人说不话来的剑法时就改变了主意,没想到在来长安的路上能遇到这样的对决。

  这样神奇的剑法,让他那颗痴武的心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来,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这陆家剑是注重剑意的剑法,剑意越强,剑法的威力就越大,而且越是落入下风,意志越坚定的,就越能发挥出剑法的精髓,这真是一种遇强则强的剑法,真是不知道创造出这剑法的前辈是一个多么惊采绝艳的先贤,如能一睹其风采,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