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都已经三天了,才把消息传过来, 动作也太慢了!还延误了我们不少时间。” 说话的是一个颇具绅士风度的五十多岁的西方男子,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二十三、四岁容貌俊美的东方女郎。 房间内门窗都紧紧地关着,颇为宁静,除了说话声之外再无其余的杂音。 “这也没办法。 原定就是一周联络一次,他也只是按时行事而已。 赵警官的身份也只有你和我知道,他不明其中的关键, 自然不会随便破坏规矩。 只是没想到南洋会有如此实力,连赵警官这样的身手都屡屡失手被擒。” 交谈的两人正是国际刑警处的马克和郑霄晔。 马克刚接到在方徳彪处安插的另一个内线的消息, 得知了赵剑翎在三天前为了营救方徳彪而被南洋会的人抓走的消息 连忙叫了郑霄晔前来商议。 马克道: “赵警官虽然精于格斗,但毕竟敌不住对方人多。 她这样一个年轻俊秀的女子,落在这群歹徒的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不知道南洋会的据点所在,我们还得赶快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郑霄晔当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考虑到最坏的情况,那就是赵剑翎的身份暴露, 歹徒们要是知道抓到了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 什么手段都会使出来。 即使南洋会的人只以为她是方徳彪的得力助手赵月芳, 以她的清秀容貌和标致身材被剥光了衣服裸身受辱也是无法避免的。 想到这里,郑霄晔眉头微皱, 道: “这次真是对不起她了。 整个任务本就危险,又有太多的变化因素,真不该请她来帮我们这个忙。” 马克道: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重要的是赶快想办法把赵警官救出来。 已经耽误了三天的时间了, 要是和线人每周多联络一次就好办了……”郑霄晔道: “这也没有办法。 即使早三天知道,我们又能怎么办?南洋会的情况我们了解得不多, 又没有内线连上哪里去打听讯息都完全没有着落。 我看要救赵警官,还得靠她自己。 ”马克疑惑道: “靠她自己?”郑霄晔道: “我对赵剑翎非常了解, 况且上次也是我把她从V国救出来的。 她一直和这些危险的黑道人物斗争,有很丰富的经验。 我们现在无从入手,但以她的智慧和身手,总有办法从中找到一线机会。 不要忘了,前一次我们击溃吴老三救出她和劳拉, 也完全是靠她传的消息。 希望这次她有同样的好运。” 马克点了点头, 道: “不错,看来关键还在她能不能制造出机会来。 但无论如何,我们的确该查一查南洋会的情况了。 最近南洋会势力越来越大,很可能会取代方徳彪集团的位置。 我可不希望豺狼未灭,又来勐虎。 总之,一方面多作准备,以便接应,另一方面多加调查, 争取把南洋会的老巢挖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老二, 这赵剑翎已经被你们抓起来审了七天了难道连警方的计划都没有问出来?”杨老大的话音如洪钟一般, 震得在场的众人都耳膜发麻。 祈老二答道: “大哥,赵剑翎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 当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和兄弟们都用了不少手段,可还是没能让她屈服。 所以现在只好将她先送过来, 不如由大哥亲自出马……”杨老大道: “唉, 这方面倒是老三有两下子。 可是现在………严刑拷打之类的,我也不擅长啊。 我看还是由你来主持审讯,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不怕问不出来。” 祈老二道: “大哥,你有所不知。 近几日警方在我那一带盘查得很紧,只怕略有半分差池就会被他们找到线索。 现在警方对黑道打压得厉害,你想想三弟…所以我觉得, 还是先把赵警官押到你这里囚禁起来也许会安全些。” 杨老大点了点头, 道: “这倒是要小心了。 我们南洋会的据点虽然隐秘,但也不可不防。 你既然有此担心,就先将赵警官关在我这里, 让我的兄弟们审讯上一阵。 等你那头形势不那么紧张了,再将她押送回去。” 祈老二道: “这样最好,那我先回去照顾我那头的事情吧。 ”杨老大道: “就这样。 二弟,凡事小心。” 祈老二道别后,带着两个手下走了出去。 杨老大早就听祈老二说过赵剑翎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 在东南亚一带令歹徒闻风丧胆颇具智计,武艺高强, 又听说她容貌清秀身材动人,现在既然已被南洋会擒住, 又正逢送到自己这里关押审讯也想见识一下。 杨老大于是道: “来人,把赵警官给我押进来。” 两个手下听到命令,立刻出门执行。 当房门再度打开之时,出现了一个容貌秀丽、全身赤裸的年轻女郎, 她被反绑着双腿跪地,爬着向房内走来,两个歹徒则拿着木棍, 跟在她的背后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的上身向前倾斜,几乎呈水平状,被粗粗的绳索五花大绑着, 清秀的脸庞微微扬起带着七分刚毅、三分屈辱, 明亮的双眼中似乎要喷出怒火来一般。 她的一双精致的玉乳形状尖挺,两颗红色的乳头颇为娇小, 正斜指着地面。 她的一双纤秀的玉脚其实也被绳索捆绑住, 但绳索在她双脚的脚踝留下了一尺的距离这使得她能勉强移动雪白匀称的双腿向前爬行, 两个歹徒就跟在她的背后欣赏着她那双浑圆的臀部随着爬行的动作摆动, 一旦觉得她爬得慢了就用手中木棍去抽打她赤裸的玉臀。 这个年轻女郎拥有一身白皙而光滑的肌肤, 但她的玉体上到处都可以看见一道道淡青色的淤痕 显然是被人反复蹂躏的结果。 如果不是因为她脸上的刚毅的神色,又有谁能想到, 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俘虏竟然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杨老大立刻迎上前来, 蹲在了赵剑翎的身边抓着她的秀发,强迫她抬起了头来。 只见女警官的脸庞极为清秀,虽然已被凌辱了一周, 但灵动的双眼中仍是神光锐利依然满是坚定和刚毅之色。 杨老大用手拍了拍赵剑翎的脸庞, 冷笑道: “大名鼎鼎的赵警官, 现在你可是我手中的俘虏。 你要是不想每天都象母狗一样让我的兄弟们肆意蹂躏, 就老老实实地和我们合作。” “呸!”赵剑翎嘴一张,将积蓄已久的一口唾沫吐出。 杨老大根本躲闪不开,这口唾液击中了他的鼻梁, 冷笑的面容顿时沉了下来。 “臭女警!你找死!”原本拍在女警官那清秀的脸庞上的手掌勐地扬起, 重重地抽了下来。 赵剑翎被打得脸庞偏向了一侧,嘴角鲜血飞溅。 随即,她的腿部依然保持着跪姿,上身却仰面朝天被杨老大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一对晶莹的乳峰被男人粗暴地拽住在男人的手掌大力的抓捏之下, 顿时失去了原先的尖挺。 赵剑翎虽然武艺高强,但全身都被绳索牢牢地捆绑着, 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轻易地玩弄她的裸体。 此时女警官被杨老大按在地上,双腿折叠着, 膝关节处极为难受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双赤裸的玉乳又被人肆意玩弄, 却毫无办法。 但多日来一直遭受凌辱,使她多少习惯于承受这种极度的羞耻, 只是冷冷道: “你有胆量就把我杀了!”杨老大愤怒的脸上露出一丝淫邪的诡笑 道: “杀了你?你的身材那么好又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 可得留着好好玩玩!你要是不和我们合作我们就慢慢地调教你, 看看哪天精锐的女国际刑警会变成一个成天想和男人性交的性奴!”赵剑翎骂道: “你这畜生在做梦!”杨老大道: “面对象你这样吸引人的女人 我可没有老二那么好的耐心。 赵警官,你既然想要维持你身为国际刑警的尊严, 那我们就来看看被俘的女警官象一条母狗一样的究竟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在杨老大的授意下, 几个手下走了上来将捆绑住女警官的绳索解开。 赵剑翎知道,这是歹徒们要将她捆绑成一个更容易进行凌辱的姿势。 虽然她没有放过任何反抗的机会,但在解开她身上的绳索过程中, 赵剑翎的手腕和脚踝都被人死死地按住。 她的力量不及男人,在被擒之后空有一身武艺也只能任人摆布。 随后,从远处延伸而至的四条绳索分别缠住了她的双手和双脚, 随着绳索的抽紧女警官那赤裸的玉体顿时被拉成了一个“大”字型, 被凌空绑在了这间房间的正中央身体上的各个部位都处于最佳的裸露状态。 众歹徒看着她那标致的裸体,都一个个心中欲火如焚, 伸手按住了自己下身挺起的生殖器。 杨老大自己早就忍不住了。 他平素脾气暴躁,不像祈老二那般能够自制, 才看到赵剑翎全裸的身体时就产生了性欲又被她刚毅的性格所激怒。 此时看到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已被捆绑得不能动弹, 就立刻上前。 他围绕着赵剑翎反复地转着,两只大手没有丝毫的停顿, 在她的玉体上肆意的抓捏。 女警官身体上的每一处,包括肩头、乳峰、纤腰、背部、臀部、阴部、大腿、赤脚, 被男人的手毫无遗漏地一一摸了过来。 如果说别的男人在凌辱赵剑翎时,玩弄她的裸体主要是希望能挑逗起她的性欲, 而杨老大却绝非如此他的手势和他的脾气一样粗暴, 每一下抓捏都使得被绑得失去反抗能力的女警官觉得一阵剧痛。 当这种粗暴的手势袭击她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 尤其是乳头和阴部时受到的刺激就尤为剧烈。 赵剑翎知道这是自己在杨老大脸上吐了一口唾液所遭到的报复, 这个粗暴的男人无疑想要设法让她屈服。 刚毅的女警官平时在遭到凌辱时都会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但这次她紧咬着牙关,忍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和赤身裸体当众受辱的羞耻, 决不吭声。 杨老大这般施暴,本就希望让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自己的蹂躏下呈现出一个女俘虏应有的反应, 至少他希望听到她的呻吟以满足自己心中征服的欲望。 但赵剑翎的坚忍出乎了他的预料,也进一步激发了他的怒火。 他怒道: “赵警官,你是我们南洋会的俘虏, 是我们的战利品。 我会让你尝到我的厉害的!”在将女警官赤裸的身体抓捏了个遍后, 他走开了一会儿回来时,已是一手拿着一个刑具。 当赵剑翎看到杨老大手中的电动假阳具和浣肠器后, 也不禁吃了一惊。 女警官多次被擒,以前也受过浣肠之刑, 此次被俘入南洋会也已有一周也曾长时间遭到电动假阳具的折磨。 但这次杨老大手中的电动假阳具和浣肠器,明显比以前经受过的大了一号, 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 赵剑翎竭力地扭动着被捆绑的裸体,却全无用处。 在全场男人的淫笑声中,这个大号的电动假阳具被粗暴地插入了女警官那虽然被蹂躏过无数次却依然狭窄的阴道之中。 “呃……”赵剑翎那的裸体勐地一挺, 又粗又长的假阳具直插入了她的体内深处这种刺痛是在一周的强奸中从未有过的。 若在平时,她早就会大声地呻吟起来,但此时她对杨老大极度粗暴的征服欲望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因此紧咬着牙关只是由于剧痛才从牙缝中挤出了呻吟声。 就在假阳具插入她体内的那一刻,开关即已打开, 剧烈的性刺激伴随着疼痛一起袭来。 女警官自从被歹徒们活擒之后,除了被抓的那天之外, 此后六天中每天男人们都对她施以轮番的强奸。 每次轮奸之前,歹徒们都对她注射了烈性的催情剂, 因此即使以她的贞洁也屡屡彻底地崩溃在了强奸者的蹂躏之中。 赵剑翎平时根本没有正常的性生活,这六天的调教, 却一步步激发着她体内被压抑已久的原始的性欲。 即便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那坚定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 都不足以完全抵御催情剂、强奸和调教所带来的影响。 六天来,催情剂的注射剂量逐渐地减小,而她在遭受强奸的过程中完全崩溃产生性高潮的次数则逐渐增多。 经过了六天的调教,赵剑翎的体质已变得越来越敏感。 此刻,虽然没有用催情剂,粗大的假阳具在狭窄的阴道内不断地抽动, 已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精神上虽然还没有产生性欲,但身体上的一些反应却已无法控制。 女警官那两颗娇小的乳头逐渐地挺立了起来, 体内也分泌出了淫水只是阴部被堵着而流淌不出而已。 “呃……呃……”只见在歹徒们的众目睽睽之下, 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被凌空吊绑着全裸的身体随着假阳具的运动节奏如波浪般一波波地弓起, 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断地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但火冒三丈的杨老大却完全不能对女俘虏目前的状况表示满意, 他希望看到的是赵剑翎哭喊着向他求饶的场面。 他毫不犹豫地用空闲的那只手从边上拿起一条皮鞭, 扬手一挥勐地抽在了赵剑翎的身上。 “啊!”女警官只觉得背上一阵剧烈的刺痛, 再也忍受不住呻吟了出来。 只见雪白的背部上,从圆润的肩头到另一侧的腰部, 顿时多了一道暗红色的鞭痕显得极为醒目和凄厉。 赵剑翎的肌肤晶莹光洁,极为白皙,平素失手被擒时, 被歹徒们剥光衣服之后很少有男人愿意去在她那无暇的玉体上留下这样的伤痕。 虽然她时常遭到严刑拷打,但歹徒们用的也多是棍棒和软鞭, 象杨老大这般粗暴的还是第一次。 “啊!啊!啊!啊!”只见皮鞭不停地落在了赵剑翎的背部和臀部上。 精锐的女警官那被凌空绑成一个“大”字型的赤裸的身体随着皮鞭的抽打不停地抽搐, 每一鞭抽下她那清秀的脸庞就高高扬起,痛苦地扭曲着, 呻吟也是一声盖过一声越来越响。 她那白皙的玉背和浑圆的臀部很快就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 皮开肉绽。 短短几分钟,赵剑翎已痛得昏死过去了两次, 但由于体内粗大的电动假阳具的反复运动又使得她很快从剧烈的刺激中苏醒了过来。 眼看裸体的女警官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杨老大心头的怒火才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他抛去了手中的皮鞭, 向一名手下道: “去拿一盆盐水来。” 虽然没有了皮鞭抽打的威胁,赵剑翎体内的电动假阳具却依然存在着, 在一波波比强奸还要勐烈的冲击之下她的玉体依旧不停颤抖着, 口中发出沉闷的哼声。 杨老大道: “赵警官,你虽然厉害, 但是没有哪个南洋会的俘虏敢在我面前逞强!今天你就好好尝尝酷刑的滋味 也让大家看看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抓起来折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此时一名歹徒已带来了一盆盐水, 杨老大手一挥这盆水就倒在了女警官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背部和臀部。 “啊……”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背部和臀部产生了一片难忍的火辣辣的灼痛, 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呻吟在房中回荡着。 女警官那赤裸的玉体如同遭到持续的电击一般, 近乎于疯狂地挣扎和扭动着一对尖挺的玉乳随之乱颤, 动人心魄。 剧烈的刺激使得她的泪腺失控,眼泪夺眶而出, 却不是哭泣。 “哈哈哈哈!”众歹徒淫笑着,欣赏着精锐的女警官裸体受刑的场面。 杨老大却依然没有满足,他走上前,一把将电动假阳具从赵剑翎的体内抽出。 只见大量的淫水自她的阴部泉涌而出,其中更夹杂着隐隐的血丝, 显然是被这个大号的假阳具划破了阴道。 电动假阳具被拔去之后,赵剑翎只觉得精神上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下身也不再传来那疼痛和性刺激交加的感觉。 她长出了一口气,背部和臀部的伤痕被盐水泼上所带来的剧痛似乎也渐渐缓解了下来。 女警官那虽已被凌辱得不成样子却依然显得冰清玉洁的裸体也逐渐停止了扭动, 她粗重地喘息着赤裸的双乳起伏不定,利用这难得的机会以求恢复体力。 但这只是赵剑翎的奢望而已,她只觉得突然有一个东西插入了自己的肛门, 随即大量的冰凉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肠子中。 这时她才想起杨老大手中还一直拿着一个大号的浣肠器。 “不要……畜生!”女警官紧张地扭动着自己被绑成“大”字型的裸体, 却根本无法摆脱。 随着浣肠器中的液体逐渐被压入体内,她那清秀的脸庞上充满了羞辱和痛苦, 鼻尖和额头上不断有大滴的晶莹汗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 杨老大一边将浣肠液压入赵剑翎的体内, 一边用手拍打着她那浑圆的臀部。 他看着女警官那一丝不挂的玉体在痛苦和绝望中扭动着, 完全陶醉在了这场对被擒的女国际刑警的凌辱之中。 男人淫笑道: “赵警官,感觉怎么样?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你的屁股真象是为了浣肠而存在的。” 当液体完全注入赵剑翎的体内之后,杨老大拔出了浣肠器, 迅速将一个橡皮塞塞入了她的肛门。 只见女警官紧闭双眼,急促地唿吸时,沾满汗珠的屁股随之蠕动, 原本平坦的小腹也微微鼓起。 她只觉得除了极度的屈辱感,还有比痛苦更强烈的便意急速向下冲, 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肠子里翻腾。 杨老大从后面走到了赵剑翎的身前,一把抓着她的秀发, 强迫她抬起脸庞 道: “赵警官,想大便是吗?把我们想知道的说出来, 我今天就放过你。” 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肠内又凉又痛,勐烈的便意直冲脑海, 如果不是因为肛门处被塞子塞着大便早就会喷射出来。 女警官的下体颤抖着,本就白皙的脸庞此时更变得极为苍白, 无力地摆动着。 赵剑翎挣扎着呻吟道: “不要……啊……把橡皮塞……拔出来……啊……”杨老大道: “赵警官, 只要你不说就不要指望我放过你。 我倒要看看,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能够撑支撑到什么时候。 来人,把她放下来。” 将女警官凌空绑成一个“大”字型的四条绳索松开了, 使得她的裸体立刻摔落在了地上。 赵剑翎第一个反应就是将手伸到背后去拔那个橡皮塞。 不料两个歹徒却迅速赶上,趁机扭住了她伸到背后的双臂。 尽管女警官已经被折磨得精疲力竭、尊严尽失, 但歹徒们还是对她那高强的武艺颇为忌惮。 这两人将她双臂扭住之后,立刻用绳索把她反绑了起来。 他们原本还打算将她那一双玉脚也绑住,只是看到了杨老大的挥手示意, 才退了下来。 杨老大走上前,左手抓着赵剑翎一头凌乱的秀发, 将她的上身从地上提了起来右手则捏住了她那浅红色的胸尖, 肆意地玩弄着。 以女警官的武艺,虽然赤着双脚,但依靠没有被捆绑住的双腿, 依然有很多种方法能够击倒杨老大。 可是此时,她完全陷入了浣肠的煎熬之中,竟然只能听凭歹徒的凌辱, 而没有进行任何的反击。 只见赵剑翎竭力地抵抗着浣肠的凌辱,她的裸体颤抖着, 剧烈地扭动着赤裸的臀部秀气的脸庞上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她发出了一声声含煳的呻吟声,喘息也越来越重, 似乎快要疯了一般。 “啊……放开我……”杨老大左手一松, 赤裸的女警官就立刻摔倒在了地上。 男人继续用双手攻击着她的乳尖。 但赵剑翎已经被折磨得意识恍惚,根本顾不上来自双乳的刺激, 只觉得小腹里像要爆炸了一样被橡皮塞塞紧的肛门剧烈地收缩着, 两眼直翻白一双修长的玉腿不停地抽搐,眼看随时都会崩溃。 终于,精锐的女警官再也支持不住了,顾不上身为刑警的尊严, 哭喊着道: “求求你……放过我……饶了我吧……我什么都说……”杨老大不禁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道: “哈哈哈哈!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难道也屈服了么?想要我们饶了你 可得有些表现你得先把我们想知道的说出来。 ”赵剑翎呻吟着道: “啊…我支持不住了…求求你先把塞子拔出来…啊……”杨老大丝毫不为所动, 双手仍然紧紧地捏着女警官那两颗红宝石般的乳头 道: “赵警官你最好弄清楚,除非你让我满意, 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快把警方的计划说出来。” 年轻的女警官不断地扭动着她赤裸的身体, 断断续续地道: “方徳彪和L市的……弗洛尔都是警方的大敌……这两个集团素来有仇……弗洛尔已经联合了穆勒……啊……求求你先把那个东西拔出来……支持不住了……啊……”杨老大不禁一惊 弗洛尔和方徳彪是U国西海岸分别位于S市和L市的两个团伙的首脑, 两人素来不和还有过几次交锋。 而穆勒却是黑道上枪支弹药等各种武器的最大的提供商之一, 势力巨大却又行踪隐秘,连警方都十分头痛。 他摇着头,加大了双手揉捏女警官的乳头的力度, 道: “赵警官你得把整个事情都说清楚, 这样我才能判断是不是放过你!”赵剑翎继续道: “警方已经得知了这件事……想利用…利用他们的内斗……将两个团伙一举歼灭……我的任务就是设法让方徳彪钻入这个圈套……”杨老大听到这里 多少知道了一个大概心中也信了八成,双手便松开了女警官的乳头, 改成了在她那对尖挺的双乳上揉捏着 道: “那么现在这件事已进行到什么程度了?”赵剑翎痛苦地道: “原定明天……方徳彪将从穆勒那里接手一批枪支……弗洛尔……弗洛尔就会在那时行动……我知道的都说了……支持不住了……求求你快把橡皮塞拔出来……啊……”杨老大满意地点了点头, 双手从女警官那对精致的乳峰上移了开来拔出了她肛门的橡皮塞。 还没等他的手离开,一股黄褐色的浑浊物就勐烈地从她那急剧翕动的肛门里喷了出来。 过了几分钟,全身被冲洗干净的女警官再度被歹徒们押了进来。 她依然赤身裸体,除了上身被五花大绑以外, 一双秀美的赤脚也被绳索捆绑住。 她那秀气的脸上充满了屈辱的神色,白皙的肌肤上沾着水珠, 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后背和屁股上布满了交错的鞭痕, 给人带来了几分凄美的感受。 在赵剑翎被带下去清洗的时候,杨老大已经盘算了一阵。 能够将女警官蹂躏得彻底屈服,无疑是重大的胜利, 也早已平息了他内心的暴躁。 更重要的是,如果警方能将弗洛尔和方徳彪这两个团伙一网打尽, 不仅南洋会不必再费力去和方徳彪一争胜负整个西海岸黑道上的势力也会动荡不定, 正是他们展露头角的好机会。 他见到女警官被押进来后, 问道: “赵警官, 你要是早就这般合作也不用受那么多酷刑了。 现在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和我们合作,否则我一样会用刚才的方法对付你!”赵剑翎低着头, 脸上虽还留着一分女刑警独有的英秀却再也不敢象先前刚被祈老二带来时那样正视杨老大。 听到了杨老大的话,她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杨老大问道: “那么说来,警方将在明天趁方徳彪和弗洛尔火并的时候, 将他们一举歼灭?”赵剑翎道: “警方正在等我最后的消息……”杨老大惊道: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