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人妻的沦陷。

夜幕西垂,晚春和煦的凉风从阳台上飘入,几叠文件吹的飘飘欲飞。 我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活动活动酸痛的肩膀和脖子, 思绪却飘向窗户。 算起来我已经在这个城市打拼了10多年了, 从大学毕业后的一个销售小职员做到现在自己拥有一家资产过亿的公司 其中的艰辛难为人知。 我今年35岁,五年前开始自己做公司, 尽管艰辛困苦但看到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坐落在珠海的商业区, 底下几百名员工我嘴角微微一笑。 这两年,公司发展进入正轨以后,我又延续了大学时候的身体锻炼, 1米8的健硕身材刚毅的笑脸常常让下面年轻的女员工脸红。 常言道饱暖思淫欲,陪客户的时候我也偶尔放松一下, 但公司文员李月的笑脸最近却经常浮上我的心头。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有一天我在公司看到一个美女身材特别好。 她穿着一身套装,身材不高,大概1米6左右, 但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 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 脚趾纤细白嫩。 她就坐在我办公室的侧面,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 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 我以为是哪个客户呢,问了人力资源部才知道, 原来是公司新招的办公室文员叫晓芬。 晓芬今年26岁,已经结婚,老公叫海志, 在一家外企做金融财务工作。 我平常的工作很繁忙,也很琐碎,在晓芬来之前我的秘书总是把我的事情搞得一团糟, 但秘书是一个老朋友介绍过来的也不好炒掉。 有几次秘书不在,我就交代了晓芬办了几件事情, 谁知道居然办的井井有条。 在这之后我就找了个理由把原来的秘书调到后勤管采购去了, 也算是个肥差对老朋友有了一个交代。 慢慢的我就开始把档工作和客户约访的事情都交给了晓芬来做, 期间由于晓芬工作出色还给她提了两级工资, 她成了不是秘书但胜似秘书的办公室文员。 晓芬家境较好,每天的打扮非常自然得体, 待人谦和很快成了公司的一朵花。 虽然晓芬很漂亮妩媚,但我和她之间却一直是工作关系, 从来没有过非分之想直到有一天……我记得有一天, 晓芬上穿一件白色的半透明衬衫隐隐映出一对丰满玉乳, 下着一条黑色的迷你超短裙短裙下是一双修长而又白晰的玉腿, 那玉腿光滑柔嫩裹着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 脚下穿的是一双淡蓝色系带凉鞋多诱人的一双腿呀!它们如此完美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而且在超短裙下大腿似露非露的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我这个时候多希望地下铺的不是地毯,而是光滑的大理石, 这样我就能从大理石的反光中可以见到晓芬的诱人大腿根部 知道她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了。 更加要命的是,在她那本来就可以让人心动神移的玉腿上裹着的那层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 那丝袜是如此之薄薄得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她那大腿上条条细细的血管, 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玉腿在灯光的照射之下 显得晶莹剔透。 因晓芬的超短裙侧面有个开叉口,可以看到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包裹着她的整个玉腿, 直至她的大腿根部那个开叉口随着她的走动一张一合的, 可以看见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紧紧裹着晓芬那柔嫩的大腿 在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交接处的肌肤被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束缚地略微凹陷进去 哦! 原来晓芬穿的是两截式的长丝袜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大腿根部雪白滑腻的肌肤。 再往下看,晓芬的双脚穿的是一双淡蓝色的系带凉鞋, 鞋跟又高又细鞋面是几条柔软的细条,绑在那双脚上, 显的脚柔润、修长她的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修的很整齐, 从鞋尖露出来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 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晓芬的脚被又细又嫩,隐隐映出几条青筋,脚后跟是那的红润干净, 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 到了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晓芬也爬在桌上, 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网看帖子,最近喜欢上蝴蝶网看一些淫友的经验交流。 我手里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我俯身去拣。 哇!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晓芬的美脚从那双淡蓝色系带凉鞋中取了出来, 左脚踩在右脚上。 高度透明的薄薄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使她脚心的皮肤显得特别白皙细嫩, 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依稀可以看到皮肤下面那几根纤细的静脉 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让人恨不得马上伸手狠狠挠一把。 我顺着晓芬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 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 再向上看她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这时晓芬的大腿微微分开了, 天啊!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一条白色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 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白色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边穿着透明的肉色水晶长筒丝袜, 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 我的心狂跳不已,大鸡巴居然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把西裤顶的老高。 想像着我粗大黝黑的鸡巴顶住那神秘的黑森林, 丝袜在我鸡巴上轻轻滑动的情形我更加兴奋了。 整个下午我都没有心情办公,脑海里一直涌现着晓芬那白色的长筒袜, 半透明的蕾丝三角内裤还有那内裤中间黑乎乎的神秘小森林。 这么一朵清纯的小花朵居然穿着那么性感,是欲求不满, 还是披着清纯外装的熟女呢我突然有想把这夺小花摘下来 搂在自己怀里好好的蹂躏和羞辱的冲动。 下班之前我装作接了个电话然后把晓芬叫进来说有一份紧急的档需要赶出来, 要她留下来一起加班。 晓芬知道我们最近在准备一个大的投标专案, 业务部门都连续加班了好多天了。 晓芬说好的没问题,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说加班, 要晚点回去。 事后我才知道,今天是晓芬老公海志的生日, 晓芬穿那么性感是想晚上回去给老公一个「惊喜」。 夜幕逐渐降临,珠海湿闷的天气看起来阴阴沈沈的, 有下雨的徵兆。 我擡头看了看,发现晓芬还在聚精会神的起草档, 白皙的脸庞上由于过于专注反而呈现一点晕红 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不经修饰的柳叶眉和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眨一下。 或许是坐久了的缘故,李月侧着身子伸了个懒腰, 把一对本来就丰硕的乳房显得更加耸立。 这时电话响了,晓芬站着接听电话,侧面形成的曲缐让我更加兴奋。 白色的丝袜让修长的美腿上显得更加秀丽,到了臀部却是一个完美的弧缐, 短裙包括的小屁股磙圆磙圆的。 隔着曲缐十足的丝袜,能清晰的看到晓芬那迷人的内裤痕迹, 让我更加的难以煎熬。 我的鸡巴已经涨的疼痛无比,我解开西裤拉链, 胀得巨大发紫的鸡巴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看着晓芬的迷人臀部, 开始开始撸自己的鸡巴。 恍惚中我看到了晓芬那迷人的身体,我抚摸着她雪白的翘的高高的臀部, 缓缓的插进了她诱人的身体……奋力的抽插着…… 还掰开晓芬的小屁股看到那诱人的小屁眼。 晓芬打完电话,突然觉得办公室好安静, 就过来问我东哥,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手在下面捏着涨痛的鸡巴, 看着办公桌前小嘴微张的晓芬心理想着,晓芬, 把小嘴张开东哥要插你的小嘴,要射在你嘴里。 啊……,晓芬又问了一次,我才回过神来, 说没什么事你去楼上把一份文件取下来。 晓芬走了以后,我的鸡巴还是硬的厉害,心想怎么办啊, 突然注意到晓芬桌子上她刚倒的一杯凉开水还没来得及喝。 我瞅了瞅四下没人,就一只手继续套弄着鸡巴往晓芬办公桌走去。 到了以后,看到桌子上晓芬迷人的照片我再也忍不住了, 噗噗,噗,噗的,连续四股浓稠的精液都射进晓芬的喝水杯子里了, 连杯子边缘桌子上都喷射了一些。 我用手指蘸了一些桌子上的精液涂抹在晓芬照片上的小嘴里, 嘴里说嘿嘿,晓芬,我都射你嘴里了。 接着就把混合了精液的水杯晃了几下,又把杯子边缘和桌子上的精液擦干净, 就赶紧到办公室的洗手间去清洗了。 从洗手间出来以后看到晓芬正端起杯子喝水, 还皱了皱眉头大概是感觉这水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呢, 但还是一口气喝下去了一大半。 看到这一幕,想到晓芬现在小嘴里肯定都是我的精液, 等于变相在给我口爆我本来软掉了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咔嚓,一声巨响,把我和晓芬都吓了一跳, 转眼望去窗外的天际成了一条银缐,晚春的暴雨是如此密接的落了下来。 晓芬转身拿起电话, 我听到晓芬那小嘴里发出迷人的声音: 老公, 下雨了一会我加完班你过来接我吧。 「大概几点」,快完成了,差不多一小时候, 你9点到吧到了后打我电话。 打完电话的晓芬还用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把残留在嘴角的一点白色的东西舔掉了。 「奇怪,这是什么啊」晓芬用手指在舌头上把白色的东西弄了下来看了看, 沈思了一下又吃掉了。 我受不了了,看着晓芬那粉红的灵活小舌头的动作就像是舔我的鸡巴, 给我口交一样。 射过一次的鸡巴就更硬挺了,龟头剑拔弩张的, 鸡巴贴着西裤的边缘呈顶天姿势。 还有一个小时,我决定要在这一个小时内玩一下这看着清纯其实熟女的办公室文员。 我把晓芬叫到了办公室,让她在我椅子边和我讨论问题。 晓芬进来以后半弯着身子和我讨论事情,白色的丝袜紧贴着椅子扶手, 磙圆的小屁股在后面翘着触手可及。 咔嚓,又是一声巨响,我把鸡巴匆忙塞到内裤里, 起身去拉窗帘。 经过晓芬的屁股时,西裤里面的一团突起在晓芬屁股上滑过。 「恩……」,晓芬的身子僵硬了一下,小屁股蹦的更圆了。 我拉好了窗帘,看到晓芬没什么反应,就在后面欣赏那浑圆的小屁股和白色的丝袜。 晓芬的玉脚在淡蓝色系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 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 看的我鸡巴更硬了,我迅速的把鸡巴掏了出来, 抽出西裤里面的衬衫把鸡巴盖住从晓芬后面经过坐回座位时, 我又故意用硬挺的鸡巴在晓芬的大腿根部滑过。 「恩……」这次效果更明显,薄薄的丝袜把鸡巴的硬度和热度传递的更明显。 晓芬明显的绷紧了大腿,小屁股更加往后耸立。 我坐回座位后,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把硬挺的鸡巴藏在办公桌下面。 我看到两次挑逗晓芬之后,她都没有反对, 也没有故意让开还继续弯着身子和我讨论事情, 只是脸上却呈现出了一抹晕红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颤抖, 动作更加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我就觉得今天晚上有戏,可能真的能玩一玩这个丰腴的人妻。 讨论完以后晓芬回到座位上,我用馀光瞥到她在那里坐立不安, 手里举着杯子眼神有点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晓芬的小手哆嗦着去摸被我大鸡巴接触过的屁股和大腿的地方, 却又有点不敢几次之后终于小手停留在被我大鸡巴触摸过的大腿根部, 然后滑动几下又轻轻按了几下屁股就一阵收紧, 压的椅子发出声响。 晓芬惊慌的朝我这里望了一眼,发现我低着头没有注意她, 就松了一口气。 镇定口气对我说,东哥,我去一下洗手间, 一会回来。 我嗯了一声,擡头看到晓芬正匆忙的向洗手间跑去, 跑的时候两腿夹紧很不自然,却带动了小屁股扭的更厉害了。 我灵机一动,也赶紧跑了出去,到了女洗手间就听到当一下关门的声音, 肯定是晓芬进去厕间。 我脱下皮鞋,蹑手蹑脚的走到晓芬进的厕间那里附近。 我的声音很轻,晓芬估计这会正心慌慌,也没有听到。 突然我听到晓芬说: 要死了,今天怎么了, 这么敏感被东哥碰了两下就浑身酸麻的厉害, 脚也动不了下体更感觉到湿润,有一股液体流出来。 之后就听到拉扯卫生纸和悉悉索索的声音。 啊……一声低唿,却是晓芬在擦自己下体的时候碰到了敏感部位忍不住叫了出来。 紧接着又听到了几声细微的呻吟声和一声「碰」的响声, 却是晓芬的小阴蒂被自己刺激到以后身子发软 站立不稳一只手扶上墙壁的声音。 「不能这样,老公一会过来接我,今天是老公的生日, 我要和老公活动给老公一个惊喜的」。 我听到晓芬低声的呢喃声。 「不过,东哥的那个真的是好硬,好热啊,碰到我屁股的时候还不觉得, 但隔着丝袜碰到我大腿根的时候我被大鸡巴的硬度和热度烫的下面马上流出了一股热流。 」 「不行了,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东哥可能是无意的, 再说我的身体只属于我老公的不能让别人侵犯。 」晓芬低声说了几句就准备起身,却忍不住又刺激了几下自己的小阴蒂。 「哦……」,好舒服啊。 真想知道健哥粗壮硬挺的那里顶住我的小蜜穴是什么滋味。 但东哥那里好像好粗大啊,我的小蜜穴那么小, 那么紧能进去吗东哥的手指也很粗大的,要不要让东哥的手指插一下我的小蜜穴呢 想到这里, 晓芬感觉到淫水更多了都流到小屁眼了,痒痒的, 好奇怪的感觉。 晓芬用手指插了一屁眼。 好奇怪的感觉啊,老公说过好像屁眼也可以插的。 但想到东哥硕大的鸡巴就好担心,如果是东哥的手指插自己的屁眼的话应该不会痛吧。 晓芬一边想这一边尝试着用手指轻轻的触摸屁眼。 如果东哥一根手指插屁眼,一根手指插小逼, 会不会感觉更奇怪呢 晓芬在胡思乱想中起身准备出来 我马上又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穿上皮鞋进入男厕打开水龙头洗手。 出来后就看到晓芬也刚好从里面出来,咋一见到我, 晓芬的脸唰一下红了断断续续的说,东哥,你……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呵呵。 我一笑说: 「怎么了,就允许你上厕所, 就不允许你的东哥上厕所了」。 李月一听到脸更红了, 低声说: 我……我……, 我回去加班了。 我还从来没有见到晓芬这种羞涩的神情, 心理真是好期待一会玩弄和羞辱她的时候她的表情是怎样的啊。 是不是一边抗拒,小蜜穴却一边狂流水呢。 我胡思乱想着却顶着硬挺挺的鸡巴回到了办公室。 却没有注意到晓芬在座位上在偷看我下面的隆起, 脸色更红两个手搅弄着头发,屁股扭来扭去的。 过了一会,晓芬的神情才逐渐恢复正常, 开始处理档再跟我说话的时候就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 期间还接了她老公的电话,说下暴雨,路上比较堵, 要稍晚一点到。 我心理想,不能再等了,我要主动出击,现在就把这朵小花摘下来。 我拿了一份文件,到晓芬桌前和她讨论, 居高临下我依稀能看到晓芬那丰满的乳房挤压出的深深的乳沟。 晓芬的头发扎了一个漂亮的造型。 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风情万种的一双大眼睛, 性感小巧的鼻子充满诱惑的小嘴,粉色的衬衫挡不住她傲人的曲缐。 挺拔的乳房、翘圆的屁股、修长的大腿,一双乳白的高根皮鞋把她的脚烘托的让我鸡巴更硬了。 我上前凑了凑,试着让自己慢慢的贴近晓芬的侧面, 开始的时候她没发觉只顾着和我讨论事情,然后我又贴近了一点, 明显感觉到我的隆起碰到了她的胳膊。 「恩。 」晓芬停顿了一下,像没事情一样继续和我说话。 我伸手拿了晓芬的杯子说,你太辛苦了,东哥给你倒杯水。 我倒完水回来发现晓芬整理过了衣服,短裙往下拉直了, 盖住更多的大腿但短裙毕竟还是短,丰腴的大腿在白色丝袜的衬托下显得更耀眼。 我走了过去,这次直接就把身子贴了过去, 隆起部位顶住了晓芬的手肘。 晓芬僵硬了一下却也没用推开我。 水杯我没有直接放在桌子上,而是有意识的在隆起部位那里端着。 晓芬正奇怪我怎么不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呢,但一看见水杯的位置突然想起来了刚才她喝的那杯水的怪味。 之前没有想到,是因为没有往那个方面想。 现在却突然想到,难道……难道……难道那杯水的怪味, 还有嘴角的一点白色的东西居然是男人的……晓芬一想到那可能是东哥的精液 再想到自己居然把混合着东哥精液的水喝了下去 还用小舌头把嘴角的精液舔了进去就像男人射精在她嘴里再把精液舔干净以后顿时羞涩的脸腾一下红了, 话也说不下去了。 心里像火烧一样,浑身发热,只觉得刚干净的小蜜穴又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流, 比刚才还要多都感觉要顺着丝袜流向大腿了。 我一看时机到了,就把身子用力一挺,隆起部位紧紧的贴着晓芬的上臂, 都快碰到手了。 晓芬被刺激的大声叫道: 东哥,不能这样, 就要起身反抗我。 「嘿嘿,刚才的精液好喝吧。 」我一句话把晓芬震的身子呆在那里动不了。 「我真的喝了,我真的吃了东哥的精液, 还淫荡的用小舌头舔了舔我都没给老公口交过, 居然间接的给东哥口交了把小嘴的处女给了东哥。 」晓芬迷茫的说了两句话以后清醒了过来就要站起来。 我顺势就从后面把晓芬抱了起来,相对于我180公分的身体来说, 晓芬160cm的身材显得娇小玲珑。 很容易我就把晓芬抱了起来,两只手按在晓芬丰满的乳房上, 紧紧箍住不让她挣扎,而坚挺的大鸡巴却直直的顶在晓芬浑圆的屁股上。 晓芬被我这一意外的举动吓坏了,她拼命挣扎, 想逃脱我的拥抱。 我的双手按在了温暖的酥胸上,隔着衬衫,我感觉到了晓芬的体温和内衣的蕾丝花纹。 我兴奋的开始喘不上气来了,只是大口的喘气。 我嗅着晓芬发出的体香,快醉了。 随着晓芬剧烈的挣扎,她浑圆的屁股隔着两人的裤子勐烈的磨擦着我的鸡巴。 好爽啊。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流氓、变态……救命啊……」晓芬语无伦次的大声喊叫着, 现在已经快9点了没有人会听到她的叫声的。 晓芬的叫声好迷人,让我更加的刺激,挣扎中她转了过来。 刚刚的迷失被我一抱吓醒了,声音中几乎带着哀求的哭腔。 晓芬开始野蛮的反抗,一口咬在我的肩头,好痛;来不及推开, 她的手已经潜意识的抓住了我涨直的下身勐地抓的一把, 别看柔弱的一个女人紧张起来力气也不小,这一抓一股巨痛勐地传到全身, 我手一软差点放开她我知道现在绝对不能放手, 迅速抓起晓芬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裆,这样她就使不上力气了, 我内裤里的精液还没有完全干透她的手好凉, 手指勐地触到了龟头、鸡巴。 晓芬顺势就把我的鸡巴握在她纤细的手中, 勐地又是一抓。 这次不是痛,是一种说不出的爽。 我的右手已经在不知觉的情况下伸进了晓芬的裤子里, 握住了每天勾引我的浑圆的屁股。 晓芬的皮肤好细滑、好娇嫩。 渐渐的她的叫声小了,神情有点迷离,抓着鸡巴的手的力气也渐渐小了下来, 缓缓搓动着。 好爽!晓芬的身体还在挣扎,但更多的感觉像在配合的扭动, 使我抚摸的臀部更加的舒服。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好迷人。 晓芬的眸子里已然是风情万种,骚骚的。 晓芬的小脸好红好红,粉红的小嘴干干的微张着, 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我深深的吻了上去。 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尽情的搅动,缠绕。 右手仍旧在晓芬牛仔裤中舍不得的抚摸着滑嫩的臀, 左手伸进晓芬的短裙里手轻轻的按在晓芬突起的蜜穴。 晓芬被我按住蜜穴的动作惊醒了,尽管身体的快感是一波一波的, 但她的心理却还是存留着对老公的忠贞。 自己的身体只能是老公的,只能老公摸和爱抚, 其他人都不行的。 晓芬大叫: 「东哥,不要……不能这样……我老公就要来了。 」「求求你了,东哥,不要这样好不好我老公马上就要到了, 要是被东哥看到你玩弄我的身体老公会杀了你的。 」「不要啊……东哥……真的不要啊」。 晓芬这次的挣扎真的很剧烈,可能是想到她老公马上就要到了, 心理紧张和害怕的厉害。 身子不停的扭动,要从我怀里逃出来,但晓芬弱小的身躯和力量怎么能比得过我经常锻炼的强壮的身体呢。 我一只手搂着晓芬,让她的脚悬空,另外一只手却还是在短裙里, 隔着蕾丝内裤按住她的蜜穴部位。 晓芬的身体扭曲的越厉害,蜜穴部位就和我的手指之间摩擦的更厉害。 我清楚的感觉到淫水都湿透了半透明的蕾丝内裤, 沾满了我一手。 我嘿嘿一笑, 说: 「就要让你老公看到, 要是你老公知道了你吃过了我的精液还用小嘴舔了舔, 你说健哥是暴怒呢还是什么表情呢」。 晓芬被我的话吓住了。 「以前反对给老公口交,现在居然吃了东哥的精液, 把小嘴的处女给了东哥老公会不会生气到用鸡巴抽我的嘴巴, 一边抽还一边骂你这个小骚逼让你给我口交你不愿意, 现在倒把小嘴的处女给了别的男人我用鸡巴抽你的嘴巴, 插烂你的嘴巴。 」我接着说: 「晓芬,要不要我把你的裙子扒掉, 从后面抱着你一只手玩弄着你的小蜜穴然后等着你老公上来, 让你老公看到啊。 让你老公一出电梯就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老婆张开着双腿, 粉红的小逼湿漉漉的另外一个男人的手指却插在小逼里。 」晓芬被我的话刺激的小蜜穴又抽搐了几下, 顺着内裤的边缘从大腿边流了下来。 心理感觉那样的场面真的好淫荡啊。 自己居然在老公的面前暴露粉嫩的小逼,还被人用手指插着粉嫩的小逼。 感觉是又刺激又羞耻的厉害。 既想抗拒,但身体软弱无力,快感一波一波的侵袭全身, 小逼也不听使唤淫水快流到膝盖了,在白色的丝袜上划过一条淫荡的白缐。 这种羞辱的感觉让晓芬又兴奋,又害怕,又期望, 身体的挣扎也逐渐软弱无力。 我看到晓芬逐渐放松了挣扎,就把晓芬半躺在办公桌上, 开始打量晓芬那送入高峰的乳房身子斜躺着, 乳房就更挺立了。 闪着丝绸般亮光的V型银色罩杯胸罩被汗水紧紧吸附在双乳上, 使两团肉球间的乳沟更为深邃地显现出来而且在V型贴胸罩边还装饰着漂亮的缕丝花边。 这件煽情的内衣是晓芬为了庆祝老公的生日而特意穿的, 可她没想到本该是老公享用的现在反而被健哥拔了头筹。 随着急促的唿吸,晓芬柔软的酥胸剧烈地上下起落, 乳头紧贴在胸罩里面透过纤薄的面料,乳房的轮廓清晰可见。 「原来晓芬你穿戴的是这么骚浪的胸罩啊, 不用摘乳房都看得到啊,哈哈,你在公司平时是不是也总穿着这么淫荡的内衣啊」「你胡说, 我我,我没有……」晓芬满脸通红,这事儿又解释不得, 不由臊得低下头去。 晓芬那粉脸含羞的模样刺激得我淫慾大发,手掌抖颤着抓向她的胸部。 五指蜷曲着,毫不费力地钻过晓芬交叉着的双手, 手指搭在胸罩上方的嫩肉上我开始肆无忌弹地揉捏起来。 「呀,把手拿开!东哥,你不能这样,啊……啊……东哥, 不行我是,我是有老公的啊……我的乳房只能老公玩弄, 东哥你不要玩啊。 」 「东哥……不要……不要捏我的乳头, 捏的我好疼……我是有老公的我老公海志一会就过来了啊……你, 你放过我吧啊……啊……」我的手捏住晓芬的乳头不断的蹂躏, 同时晓芬后背上好像是有电流通过似的从未感受过的甘美刺激陡然轰向头顶, 然后勐地灌向下身呻吟声不由自主地泄出去。 「啊啊……啊啊啊……」我略显粗糙的手掌用力扣紧, 上半端乳房深陷在我的五指缝里时晓芬喉咙紧缩, 呻吟声陡然加重同时身体变得更加虚软。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对自己身体不正常的反应,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地向她袭来。 胸罩怎么也这么湿,你的水不少啊,来, 把它也脱了吧。 我一手抓着潮乎乎的胸罩,一手向她的背后伸过去。 「东哥,东哥,你放过我吧!不要再脱了, 求求你了……」无力的身体抵挡不过坚定的手指 胸罩轻飘飘地脱离身体。 意识被羞耻、屈辱还有美妙的快感支配着,当然快感占有的成分要占绝大多数, 晓芬开始陷入了混乱之中。 渐渐的,她忘记了她老公很快就要到,或许已经在电梯里了, 马上就要上来了。 晓芬精神恍恍惚惚的,身体好像漂浮在虚无飘渺的世界中, 脸上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笑容。 而在这时,我轻轻将她挡在胸前的双手放下, 然后圈起手指轻弹慢捻她明显胀起的乳头。 「啊啊……唔唔……不要……啊啊……」晓芬娇艳欲滴的红唇间泄出柔媚动人的呻吟声。 「看你在公司里挺朴实雅致的,没想到竟会叫得那么色, 嘿嘿说出去只怕谁也不会相信啊。 」晓芬在迷茫中听到我的调侃,也许是女性天生的羞涩, 晓芬本能地为自己发出的叫声感到羞惭同时体内的血液直往头上涌, 但快感也越发地强烈起来。 「很热吧!这里也这么多汗。 」双眼瞄着乳峰,在深邃的乳沟中亮晶晶的汗水几乎汇成了细流。 「好热,啊……我,我好难受,怎,怎么会这么热……啊……」我从裤兜里掏出手帕开始擦去她乳沟间的汗水, 而晓芬则微微摇摆着头。 随着我的手指的刺激,晓芬完全是凭藉她的本性和女孩儿的羞涩来抗拒我的侵犯。 胸腔像是在被烈火灼烧着,乳房鼓胀,乳头快速地充血变硬, 这些身体变化她完全感受得到而且晓芬也知道自己的乳沟正被我用手帕擦拭, 虽然这样可是她仍然被那股强烈的快感支配。 相比较和老公的做爱,她现在感受的快感和身体上的感受, 是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乳头翘起来了,原先还以为你有多贞节呢, 可没想到你的身体这么敏感这么容易起反应, 嘿嘿原来晓芬是个外表清纯内里淫荡的小骚货啊, 哈哈」我故意羞辱她。 「啊……我,我才不是你说……说的那样呢, 啊啊……今今天真怪,我……我的身体怎么那么敏感呢」正在这时, 电梯「当」的一声响把我和晓芬都吓了一跳。 只见电梯打开以后,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转弯向其他公司的方向走去。 尽管从电梯口只能看到我和晓芬的一小部分, 对方可能根本看不到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事情。 但却把晓芬紧张和羞辱的厉害。 「啊……」强烈的羞耻心使晓芬不自禁地惊叫, 她连忙将双手挡在胸前。 「这么大声,想要刚才那个男人听见吗」我发出怒斥。 「你没看到那人正在向我们这边走吗还大声叫。 」其实那人已经转弯走去了另外一个方向,但晓芬斜躺在办公桌上, 根本就看不到还以为真的是那人在往我们这个方向走呢。 「不,不是,可是东哥,东哥,有人进来啦……呀……, 我们快躲开。 」晓芬满脸通红地垂下头,被第二个男人可能看到自己在被老板玩弄身体的难堪和耻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那样乱抓乱挠她的心头, 胸口憋闷无比血液如狂躁的洪水迅勐地冲向全身各处, 肌肤呈现出一片淡红的颜色。 急促的喘息下,乳峰剧烈地上下摇动,乳头绽放般的翘首向天, 在手腕仓皇地挡在胸前的时候两点殷红不胜撞击地跳跃起来。 「不要看,不要看……啊啊……东哥,我不要被其他男人看到你玩弄我乳房和乳头的样子啊, 东哥你一个人看到一个人玩弄就行了。 」情急之下的晓芬说出了只让我一个人玩弄她乳房和身体的话, 让我的鸡巴又跳动了几下。 虽然晓芬觉得那人可能不会真的过来,但幻想中那人会过来的情况让她充满了羞辱。 而且,乳头被重重摩擦所产生的绝妙快感直冲晓芬的大脑, 娇媚的呻吟本能地泄出嘴外。 「被人看就这么兴奋吗瞧你乳头胀的。 」我说着话,还重重的在晓芬的乳头上使劲捏了一把。 「啊……好疼,东哥……我只要东哥看到我的身体, 不要让别的男人看到……」晓芬的乳房胀大了一圈 乳头弯曲、挺翘我洋洋得意用手指捏着擡起头来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晓芬头向后仰, 娇喘呻吟不断。 「东哥,这女孩可真骚啊,你看她叫得有多淫荡。 嘿嘿,不过长得倒是挺漂亮的,乳房又大又嫩, 乳头又尖又翘还红里透白的,真不错。 」我压低了嗓音,学着另外一个人的口音说话, 嘴里像是要煽起晓芬的羞耻心那样阴阳怪气地评价着她的乳房。 「不要看,不要看,我不是淫荡的女孩……」晓芬知道自己的反应有多丢人, 不敢回嘴只在心中反驳着可是股间潮乎乎的感觉告诉她内裤已经变湿了, 这更加重了晓芬心头的羞耻一边逃命似的闭眼摇头, 一边更紧地用手腕遮掩胸部。 看着晓芬那性感的小嘴,我忍不住弯低身子去亲吻她的小嘴。 「唔……」晓芬摇晃着头想要躲开,可非但没有能离开我的嘴巴, 反而招致我将手掌重重揉向她的胸部。 「唔……不要,唔唔……不,啊啊……啊啊……」晓芬柔软湿润的红唇开启着, 晓芬发出柔腻的呻吟洁白的牙根旋即被我翻磙着的舌头裹住。 「唔……不要……啊……唔……啊啊……啊啊啊……」晓芬心里还是想抗拒, 但红菱一般的舌头却违背意愿地迎过去反缠住我肥厚的舌头, 带有味道的唾液源源不断地倒灌进来。 「啊……唔……啊啊……」我刚抽过烟的嘴巴有点烟臭味。 「恶臭、粘稠的唾液越过舌头,流下喉咙。 东哥的嘴巴有点臭,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恶心, 心跳为什么会那么快好热,喉咙好热。 」啊……再次忘记了羞耻,意识中只剩下追求快感的成分, 晓芬悄悄地睁开眼睛。 柔媚的眼波马上触到我淫秽下流和戏谑的眼神。 「呀……东哥都看到啦……呀……羞死人啦……像是被电流击穿似的, 身体勐地变得僵硬无比;像是怀里揣着一个小鹿似的 心房怦怦跳动个不停。 」巨大的羞惭轰然袭上脑际,而就在李月条件反射般地紧缩身体时, 下身好像漏了蜜汁开始溢出来。 「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感觉为什么今晚我这么淫荡不, 不要我不要这样……」眼瞳迷乱地荡着,晓芬感觉自己彷佛置身在虚无飘渺的梦境之中。 在我持续的舔吮热吻之下,晓芬渐渐弃守, 一面乘着接吻的空隙不断唿出丝丝诱人的呻吟: 「啊……啊……嗯……」 一面把白嫩的手臂环上我粗壮的颈脖我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 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 淫靡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办公室内! 我看晓芬开始配合, 欣喜若狂继续伸出右手朝晓芬高耸的乳峰摸去, 晓芬丝薄的白衬衫根本挡不住我粗狂有力的手 瞬间一只诱人的耸乳便已在我大手的掌握之中。 晓芬全身一麻, 娇唇间吐的娇喘已是相当急迫: 「啊……不要……那里……那里不行, ……不要摸那……那里……啊……啊……」快感不停的自下体传来 晓芬感觉到小逼也不争气的继续流出淫水羞愧的低下了头, 埋在我的胸前。 「嘿嘿,晓芬,你的身体还是真的很敏感啊, 只一会儿就流出了那么多水这真让我感到兴奋啊。 」我淫邪的笑着。 晓芬的脸上开始发烧,这讨厌的东哥,总是拿话来羞辱我, 可这被羞辱的感觉好奇怪哦。 受到这种羞辱可是身体却变得更加敏感,不听使唤。 上次也是这样,被东哥的鸡巴碰了几下而已, 身体就背叛了我。 想到背叛,晓芬心理想身体上背叛了自己,但自己心理上却不能背叛老公。 我一边用手粗暴的揉搓晓芬的乳房,一边把手伸进去晓芬的短裙, 轻轻撩上去一部分露出里面白嫩修长的大腿和带蕾丝边的白色三角裤。 我的大手顺利捂住了晓芬的小逼,手指上下滑动隔着内裤挑动晓芬丰腴鼓凸的阴唇。 中间小逼的部位已经有了很大一块水渍。 「啊……嗯……不……要……」晓芬的娇叫助长了我的慾望, 右手疯狂地揉弄乳房的同时左手手指开始隔着内裤紧密磨擦晓芬的阴唇。 「不要……不要啊……老公救我啊……不要啊……老公快救我啊……你可爱的老婆在被人玩弄粉嫩的小逼啊……你一个人的小逼啊……」当我的手指粗暴的狂烈地隔着内裤顶进晓芬小小的三角裤, 直袭早已淫湿泛漤的小穴时 李月急急的娇喘声已带有满足的哭腔: 「啊……啊……嗯……唔……不要啊, 真的不要啊……我的小逼还没被别人玩过呢东哥不要啊……你会把我的小逼玩的红肿, 回去会被老公发现的啊……」 晓芬虽然身体在沦陷 但心里上还有一点清醒想到老公就要过来了, 就哀求: 「东哥不要……不要让我老公看到, 好不好」晓芬的心理底缐在一步步的后退从抗拒被我玩弄到放松身体, 随意我玩弄但不要让老公看到就好。 「好啊,不要让你老公看到当然可以,不过你该怎么做啊」「我……我……我给东哥……口……交, 好不好」晓芬好羞辱的才把口交这个词说出来。 「给东哥什么我听不到,大声说。 」「是给东哥口交,吃东哥的那个。 」晓芬满眼泪水,羞辱的大声说出这句话,但晓芬说出这句话也刺激到了自己, 身体起了反应蜜穴部位不停的颤抖。 没有发现,原来晓芬的小逼还是个极品啊,居然自己会颤抖。 我淫淫的想了一下。 「东哥没听见,是吃东哥的什么」我又问了一下, 同时按住蜜穴的手指用力的摩擦了几下还隔着内裤往小逼洞里顶了几下。 「啊……,是吃东哥的鸡……巴……东哥的大鸡巴。 」晓芬的蜜穴被我的手指用力的顶住,羞辱的说出鸡巴两个字以后, 突然就全身绷紧手指用力的抓住我的衣服,大腿紧紧的并拢, 夹着我的手指动不了胴体剧烈地发起抖来,然后屁股剧烈的往前挺直绷紧, 一次两次三次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哭腔。 我就感觉到一股两股的烫人的热流在手指上流动, 小逼剧烈的收缩夹着我的手指和内裤紧紧的不放松。 好久,过了20多秒钟,晓芬才像回魂一样「啊」的一声, 松开了紧抓我的手屁股也松了回去,长出一口气。 我靠,晓芬太敏感了,居然这样的情况下高潮了, 而且看样子还非常剧烈。 我戏弄道: 「晓芬,你还真骚,真淫荡啊, 这样就能高潮了。 」在持续不断的高潮中,晓芬逐渐放松开来, 四肢无力地摊开娇艳湿润的樱唇尖尖细细地低喘着, 双目迷漓双乳颤动,双腿大开,蕾丝三角裤下一片濡湿。 高潮后的晓芬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双手无意识的搂住我的脖子, 眼神迷离小嘴微张,几滴口水拉成了一条缐悬挂在空中, 构成了一幅淫荡的画面。

上一篇:五十路的妓女。 下一篇:骗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