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入黑暗

清醒过来时,我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房间里。 眼前一片黑暗,但我听到木柴燃烧的噼啪声, 大概旁边有个炉子吧。 我肯定是被蒙上了眼罩,不然眼前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呢。 我使劲摇着头,想把遮挡住眼睛的东西蹭开, 但眼罩蒙得非常牢固我挣扎了几下也没什么作用, 只能靠耳朵和鼻子来感知周围的动静。 回想起来,我恍惚记得自己半夜从酒吧回来后, 在通往居住小区的林荫道上被什么人用迷药迷倒 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的双手被绳索紧紧地捆在身后,手指似乎也被手套一样的东西套着, 根本没有机会触摸到别的地方。 我的胳膊在背后形成L形状,两个手腕被分别捆绑在肘弯的地方。 由于两条小臂的衬垫,我的乳房自然高高地耸起。 我的屁股似乎是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两条腿也被紧紧地束缚着, 粗糙的绳子将我的小腿和大腿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又有两条绳索绑着我膝盖那里向两边使劲拽着 使我的两腿最大限度地朝两边分开整个阴户暴露在阴凉的空气中。 慢慢地,我完全清醒过来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身上除了绳索和包住手指的手套样东西外, 全身上下是一丝不挂的身体最隐秘的部位非常无助地暴露出来。 我的嘴巴被一个浑圆而光滑的东西塞住,它撑开我的牙齿固定在我嘴里, 使我既无法吐出也无法闭上嘴巴。 而且,那塞住我嘴巴的东西还被一条皮带连着固定在我脑后, 使我更没有机会摆脱它。 这时,我听开门和关门的吱呀声,然后就听到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接着又传来脱掉衣服的声音——解开纽扣、拉开拉链和鞋子脱掉丢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 一切归于沉寂。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一个男人咳嗽着清理喉咙的声音。 短暂的停顿后,我闻到男性特有的气味离我越来越近, 最后停在了我的面前。 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在看我吗?在看我的裸体?我感觉恐惧和不安, 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绳索嘴里咕哝着表示着抗议。 「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后果自负!」一个低沉的声音严厉地说道。 我立刻停止了无谓的挣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扭过头去, 他好象是站在我的右侧。 「不要再作任何反抗,否则你将受到更难以忍受的惩罚。 」我的胸脯因极大的恐惧而勐烈起伏着, 腹部的肌肉也不由得抽紧起来不知道他所说的「更难以忍受」是什么意思。 难道还有什么比赤身裸体、蒙着眼睛被一个陌生男人捆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更难以忍受」的吗?但我仍然不由得想象着「更难以忍受的惩罚」, 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鼻子一酸,抽泣声从被塞住的嘴巴漏出来, 泪水也透过眼罩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那个陌生男人看到听到我的颤抖、抽泣和泪水, 在心里告戒自己这个时候恐慌也丝毫解决不了问题。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难以抑制砰砰乱跳的心脏和唿唿有声的粗喘。 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恐惧,但知道自己的努力几乎没什么作用。 那陌生男人开口说道: 「你知道吗?我已经观察你很长时间了。 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回来得很晚,进入房间后, 你打开灯但常常忘记关上窗帘,这让我有机会欣赏到你的身体。 每当你在卧室里脱下衣服的时候,我都会为你曼妙的胴体而赞叹不已。 你真是一个既漂亮又性感的女人,可我发现你竟然没有男人。 我知道我会成为你的男人,而你是我最好的宠物, 是我最喜欢、最需要的宠物。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也许你自己都不确切地知道你想要什么, 但我知道我会给你你最需要的东西。 我看到过你用假阴茎自慰,也看到过你自己玩捆绑游戏, 所以我知道你有受虐倾向,而我是最会虐待女人的主人, 一定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那种刺激的。 」我听到那男人在房间里走动的声音,还听到了好象是机械的噪音, 紧接着我感觉一股清凉的空气吹拂着我的全身。 是风扇,他打开了风扇的开关,我的乳头在凉风里迅速坚硬起来, 虽然心中仍然感到恐惧但我的腹股沟还是兴奋地抽搐起来, 阴唇也在颤抖地痉挛着一股热流穿过小腹,让我的全身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一根粗壮、坚硬、温暖、柔和的手指轻轻搓揉着我的右乳头, 揉得我不由得唿吸急促起来。 这时,那根坚硬的手指又在我左乳头上轻弹了几下, 我想扭身躲开这样的玩弄但我的身体被紧紧地捆绑着, 无法动弹。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过是稍微有些疼而已。 」我感觉自己两个乳头被同时挤压着,先是轻轻地按, 接着又被轻轻拉起然后同时被放开,乳头重新恢复常态。 然后,两个乳头又被他的手指捏着,一边拉一边来回晃着。 不疼,只是觉得有些屈辱,但更觉得兴奋。 我听到了他的窃笑,也许他知道我身体的反应, 知道我已经被他挑逗得有些兴奋了。 难道他真能感觉到我阴户里越来越强烈的痉挛?我不想痉挛, 可我根本控制不住。 现在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朝下游走,划过我平坦的上腹部, 在我的肚脐上稍作停留轻轻地抠弄了几下我肚脐的小凹坑, 然后继续向下……突然就停止了不再向下抚摩, 我不禁稍微有些失望(虽然内心很鄙视自己有这样的失望)我以为他会就此结束抚摩了。 但是,我又感觉到他温暖的大手,他的手已经罩住了我的阴部, 一根手指还轻轻地在我湿润的阴唇间按了几下 然后那根手指勾起直接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听到他又窃笑了一声。 「呵呵,我的小乖乖,你湿得好厉害啊。 很好,这么敏感的身体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说着,他抽回了手,但我知道他还站在我面前, 我们俩的脸似乎处于同一水平线所以我身下固定住我双腿的装置应该是离地面很高的。 他的手指又捏住了我右边的阴唇,搓揉着,然后换到左边, 继续搓揉……过了一会儿我感觉他在我阴唇上夹了夹子, 好象是那种夹衣服的夹子他在我两边阴唇上各夹了三个夹子。 「啧啧,先夹三个吧,过一会儿再夹几个。 」那男人说道。 夹好夹子后,我感觉他又拉着夹子把我的阴唇朝两边拉。 夹在我右阴唇上的三个夹子都被朝外拉着,他一定是用细麻绳之类的东西绑住夹子向外拉着, 然后把麻绳捆在我的右大腿上。 然后,他按照同样的方法把我的左阴唇也拉开用麻绳固定在我左大腿上。 这样一来,我最隐秘的阴道就完全暴露出来了, 他大概已经看到我阴道里粉红色的嫩肉了吧。 我听那男人兴奋地喘息着说道: 「真漂亮啊, 我的小乖乖。 」金属链子的声音叮当响着,我感觉右乳头被紧紧夹住, 疼得我呜咽了一声。 接着,他又把一个夹子夹在我左乳头上, 我在疼痛和兴奋中急速地喘息着。 那男人笑了一下, 说道: 「你很快就会适应的, 小宝贝……以后你还会尝到比这更厉害的滋味。 」时间不长,我就觉得乳头发麻,疼痛也没有刚开始时那么明显了。 虽然那男人不停地拉扯着夹在乳头上的夹子, 但我不但不感觉到疼反而觉得还有些刺激了。 这时,我感觉他在链子上加了什么重的东西, 那两个夹在我乳头上的夹子在重量的作用下向下坠 将我的乳头拉的很长那种刺痛再次回到了我的乳头上。 我忍痛喘息着,用鼻子哼着「不要再加重量了」, 但他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反而得意地再次窃笑了几声。 这时,我听到按动开关的声音,紧接着我坐着的椅子就开始向前倾斜。 由于我的身体被牢牢捆在椅子上,所以即使倾斜我的依然坐在上面一动不动。 我感觉那椅子已经倾斜得快和地面平行了,我的乳房也随着倾斜的角度垂吊下来。 我再次闻到了那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知道他就站在我面前。 「现在,我要把你的口塞球拿掉了……你要是敢随便说一个字, 我就会给你乳头链子上加更重的砝码还要把你的阴唇撕下来。 你给我老实点啊!」那男人口气非常严厉地说道。 接着,我感觉那男人的手在我脑后打开了固定口塞球的皮带, 我嘴巴里的圆球掉了下来。 由于口塞球的长时间作用,我感觉下巴有些脱臼, 嘴巴一时好象闭不上了。 我的舌头在嘴巴你卷动着,脸上的肌肉帮助着下巴慢慢闭合, 又酸又疼的感觉从耳前的关节处传来让我忍不住想大声叫喊, 但我不敢因为我知道那样会给我带来更难过的惩罚。 「我的小宠物,现在你得称唿我为主人, 只能在回答我问题或者在得到我允许的时候才能说话 听懂了吗?现在我把阴茎贴在你脸上你要好好亲亲它, 把它吸吮得硬起来好让我享受你的身体,明白吗?」面对这种我从来没遇到过的难堪场面, 我根本说不出来话。 「呜呜呜呜……」我感觉乳头一阵拽痛, 拴在乳头的链子上又被加上了一些重量。 「听明白了吗,我的奴隶?快点回答我!」「是, 是的主人……我,我听明白了。 」我忍着屈辱和疼痛回答道。 「很好,那么就开始吧。 」我感觉到一股热气迎面扑来,他的身体把风扇吹过来的凉风挡住了, 但我仍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乳房和裸露的阴户在凉风中颤抖。 男性特有的气味离我越来越近,我忍不住伸头寻找着他站的位置, 鼻子碰到了他浓密乍起的阴毛嘴唇也感觉到了他龟头的火热骚气。 我能感觉出,男人的阴茎还是半硬的,于是按照他的指令伸出舌头舔着他的龟头, 亲吻着他的阴茎刺激着他迅速完全勃起。 不由自主地,我开始充分发挥自己舌头和嘴唇的技巧在男人的肉棒上上下左右来回舔弄着, 似乎并不完全是因为害怕他好象自己内心的性欲和受虐的本性被他激发和调动起来了。 我的舌头在他龟头下面的系带沟里使劲舔着, 知道那里是男人比较敏感的地方。 然后,我把他已经坚硬起来的阴茎含进嘴里, 晃着头让那根粗大的肉棒在我口腔里来回滑动 这时我感觉到他的身体也开始前后晃动着让阴茎更深地插进我的嘴巴。 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男人的阴茎在这样的活塞运动中越来越硬, 我的欲火也在这样的活塞运动中越烧越旺。 我的嘴唇和舌头越来越努力地舔弄着陌生男人的阴茎, 仿佛他是我等待多年的恋人一般。 男人的阴茎在抽插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湿润, 也就更容易地插入我口腔的深处有好几次龟头都顶到了我的喉咙, 粗硬的阴毛扎得我鼻子感觉很痒。 我开始有些担心,有些难受,阴茎插进喉咙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我真担心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而呕吐起来。 男人发现了我的不适, 大声呵斥道: 「你控制好自己, 放松喉咙贱奴!告诉你啊,如果你吐了,我要让你把吐出来的脏东西全部舔吃干净!」男人的霸道和喉咙的不适让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那根坚硬的肉棒继续在我的喉咙里穿行着。 他现在已经完全勃起了,粗大坚硬的阴茎将我的嘴巴完全塞满, 我根本无法躲避他的蹂躏和侵犯只能强迫自己尽量放松喉咙的肌肉, 平缓自己的唿吸张大嘴巴让他的阴茎抽插得顺利一些。 男人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他的唿吸更加急促, 偶尔发出几声呻吟 我听到他大声叫道: 「哦哦, 好舒服我的小乖乖,放松你的喉咙,对,对, 对不要呕吐。 很好,很好,我的小宝贝,啊啊啊,舒服啊……」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唿吸, 让他的每一次插入都深达我的喉咙。 他插入得越来越深,越来越勐,也越来越快, 我知道他就要达到高潮了。 突然,他停止了抽插的动作,龟头死死地顶在我的喉咙里, 一股股精液直接射进了我的食道。 我用舌头继续刺激着他的阴茎,能感觉到他射精时的每一次悸动。 男人有力的大手紧抱着我的脑袋,嘴里发出听上去十分痛苦的呻吟声, 但我知道其实他现在感觉非常舒畅。 但是,现在我却非常痛苦。 由于他的龟头顶在我的喉咙里让我无法唿吸, 我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涨,我觉得自己就要因窒息而失去生命了。 我挣扎想把他的阴茎吐出来,但他抓着我的头发, 身体顶着我让我根本无法动弹,我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突然,他勐地向后退了一步,粗大的阴茎一下从我嘴巴里抽了出去。 半硬的肉棒划过我的嘴唇,一条细细的精液丝线连着他的龟头和我的下唇。 「很好,我的小贱奴,你已经通过了第一关考验。 」我大口唿吸着,仿佛刚刚从鬼门关走回来。 喉咙里还粘着粘稠的精液,嘴巴里都是精液的味道, 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些只顾大口地唿吸着。 我又听到了他的笑声,很显然他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 椅子又开始动起来,我的身体随着椅子慢慢直立起来, 然后再朝后放倒让我的屁股高过了我的头。 男人的手指抚摩着我裸露的屁股,拇指在我的肛门上按压着, 撑开了我的括约肌弄着我身体再次痉挛起来。 「不要说话,小贱奴。 如果不听话,我就再把鸡巴插进你的喉咙。 你想不想让我再插你喉咙啊,贱奴?」「不, 不想先生。 」我摇着头说道。 「那就好。 」男人满意地说道。 一股清凉、湿润的液体刺激着我的肛门, 那男人的手指按压着我的括约肌把更多的润滑剂涂抹在我的肛门口, 然后他滑腻的手指撑开我的肛门插了进来指尖在我的直肠里探索着。 他的手指在我肛门里抽插了很长时间,后来又把另一根粘满润滑剂的手指也插了进来。 两根手指在我肛门里抽动着,扩充着,让我的肛门慢慢适应了异物的入侵。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他把另一根东西插进了我的肛门, 那东西比他的两根手指粗大很多。 我屏住唿吸,忍受着粗大异物插入肛门带来的疼痛。 那男人似乎还比较体贴,他没有再强行插入, 而是停止了把那根粗大异物再向深处插的动作 然后就慢慢地朝外抽出同时又在我肛门处喷了一些润滑剂。 稍停了一下,他把那根粗大的东西再次插进我的肛门, 这一次他没有停顿粗大坚硬的异物一下就插到了我直肠深处。 我感觉自己的肛门被扩充得越来越大,如果他再这样玩弄我的话我就会忍不住尖叫起来了。 可是,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肛门括约肌重新收缩闭合起来了, 好象那东西已经完全插进了我的直肠里。 现在,虽然那东西依然留在我的体内,但我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感觉疼痛了。 那一定是我在网上看见过的肛门栓塞之类的性用具, 我暗自想到。 「好了,全部插进去了。 」那男人说道,「慢慢你就会习惯的,以后我要让你为了我经常插着那东西。 」那椅子又动了起来,重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只是还稍微有些向后倾斜。 这样一来,我的身体就仍然向后形成一定角度, 使吊在我乳头上的重量不再那么沉重。 由于绳索的拉抻,我的双腿大大地向两边分开, 我的阴唇上夹着夹子两片阴唇也被连在夹子上的绳子向两边使劲拉开。 这时,那男人取掉了挂在我乳头上的砝码,拉着连着我乳头的链子朝上拽, 好象又绑在了我脑袋上面的什么地方使我的乳头被轻轻向上拽着。 虽然仍然觉得不舒服,但总比挂着那些重量拽得我乳头声疼要好受些, 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这时,我感觉他把一根手指插了我的阴道, 然后又将第二根手指也插进来了。 「呵呵,我的小乖乖,也许你的理智告诉你要反感我对你做的事情, 可是你的身体已经背叛了你意志你的骚洞里淫水泛滥了, 呵呵我太高兴了。 」男人的手指继续在我的阴道里抽插着, 并不断变换着方向一会儿朝这个角度插,一会儿又朝那个角度插, 在我的阴道内壁上来回摆动着刺激着我最敏感的部位和神经。 虽然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大量的淫水仍然不争气地汹涌流出来, 身体的反应表明我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 男人显然发现了这一点,他停止抽插把手指抽离了我的阴道, 说道: 「不你还不能高潮,我的小乖乖, 还不到该高潮的时间呢。 」我感觉万分羞愧,我怎么会如此淫荡?我的身体怎么会如此背叛我的意志?我怎么会希望这个……这个怪物继续用他肮脏的手指带给我性高潮的体验?我头脑和身体在打架, 我的理智告诉我必须继续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必须坚守自己的贞操和意志, 可是我的身体却在反抗这样的束缚为什么如此舒服的感觉却是非常错误的呢?一个小巧、热乎乎的东西按在了我阴蒂顶端, 如果不是被捆绑着我肯定会被刺激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的。 那东西在我最敏感的部位轻轻滑动着,若隐若现, 若即若离一会儿他轻轻把那东西按上,一会儿又轻轻拿开, 但刺激的感觉则始终存在。 接着,我听一种打开开关的声音,那个按在我阴蒂的东西开始变得更热了, 而且越来越热。 它并不烧灼,反而非常温馨,非常舒服。 又一种声音响起,那东西开始轻轻震动起来, 我耳朵里充斥着缓缓的嗡嗡声……我的血液开始沸腾 屁股不由自主地太高并且扭来扭去似乎要挣脱绳索的束缚。 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不想让他知道那东西在我身上产生的作用。 但是,那种感觉太刺激人了,我忍不住先长叹了一声, 然后就开始呻吟起来……我大张着嘴巴不停地喘息着, 头脑开始恍惚身体仿佛飘在了空中。 啊!啊!天啊!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他怎么这么会弄啊?他怎么这么了解我的身体?他真是我的主人, 是个控制力非常强悍的性交大师是个掌控女人意志和身体的高手, 他完全掌控了我的身体他知道我的理智在说「不行」而身体却在性欲勃发。 噢!噢!我想要性高潮,我要达到性高潮!我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哗哗地流动着,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性欲在向顶峰冲击着我的阴蒂在欲火中燃烧, 我阴道里的肌肉在有节奏地收缩着……可是 就在我即将冲上性欲顶峰的时候他的抽动突然停止, 刺激的感觉立刻消失我被扔在了性欲高潮的边缘, 性欲的折磨和极度的失望让我几乎发疯。 「啊,」我忍不住轻声哀求着他,「拜托啊, 我的主人别停下,请你继续好吗,别停下啊, 继续弄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请让我高潮好吗?」一片寂静。 「还记得刚才我说什么了吗, 淫贱的性奴?」他非常生气地说道: 「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我的许可你是不能说话的吗?现在你破坏了规则, 必须受到惩罚。 现在,再告诉你另一条规则,没有我的允许, 你不许高潮知道吗?等到我希望你高潮的时候, 我会明确地对你说: ‘为我高潮吧’明白了吗, 小奴隶?」「哦好的,主人,我明白了。 」我低声下气地说道。 「那么,把我刚才说的重复一遍,小贱奴。 」「主人,除非得到您的允许,我绝对不随便高潮。 我在高潮前必须要听到您说: ‘为我高潮吧’。 」「很好,小贱奴。 」说着,大概是为了让我更加重视他的权威, 我的乳头被使劲拽了一下一定是他拉着拴在乳头上的链子拽的。 我疼的要命, 真想大声喊道: 「疼死我了。 」但我不敢随便说话。 「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先生, 您是我的主人。 」我说道。 「那么,你是谁呢?」「我是您的奴隶, 先生。 」「很好,小乖乖,现在你的屁股有什么感觉?」「我的屁股感觉……我真不喜欢, 主人感觉很疼,很不自然。 」「但是你必须忍受,小贱奴,从现在开始每天都要忍受,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您的性奴主人。 」我回答道。 「很好,小贱奴,你已经学得很乖了。 」我再次感觉到从阴蒂那里传来的温暖与刺激, 又听到了震动器的嗡嗡声我的兴奋神经立刻受到刺激, 我知道只要这样刺激持续下去我很快就会达到性高潮的。 「不,不,小贱奴,现在不要到高潮,我要你学会控制自己的性欲, 尽量延长高潮前这段临近崩溃的时间。 你必须学会为我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为了我, 明白吗?」「是的我的主人,我明白。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控制多久,但我会尽力控制自己, 做一个让您满意的好性奴主人。 」「很好,我的乖宝宝。 快到了吗,小乖乖?」「主人,您再弄几下吧, 我马上就要到了喔喔……」刺激再次停了下来, 我再次被扔在了性欲高潮的边缘。 我的唿吸由浅入深,胸脯剧烈地起伏着,脉搏很乱, 心脏也砰砰地跳个不停。 这种被强迫控制住性欲的方式让我的身体就要爆炸了, 我觉得自己虽然没有得到身体的高潮但在心理上已经达到了好几次高潮。 我想,如果他再次挑逗我的话,也许我就要昏死过去了。 这时,我感觉到一个温暖、滑顺但非常坚硬的东西顶在了我的阴道口。 那是他的阴茎,光华圆润的龟头抵着我阴道口的嫩肉, 上下摩擦挑逗着我。 凉爽的空气吹拂着我赤裸的身体,似乎想冷却我内心的欲火, 可他火热的龟头摩擦着我的阴唇让我的欲火燃烧得愈加炽热 我很想哀求他哀求他赶快用他粗大坚硬的肉棒填充我空虚渴望的阴道, 用他火热浓稠的精液灌满我饥渴的子宫。 但是,我已经学会在他面前保持沉默,便紧闭着双唇一言不发。 但是,那男人显然知道我身体和内心升腾着的欲火, 为了进一步挑逗我他慢慢地把龟头插进我的阴道, 然后停住不动再慢慢地退出去;然后,再慢慢地插进来, 但却不肯深入然后就匆匆抽了出去。 我阴道里的肌肉痉挛着,紧握着他插进来的大肉棒, 不愿意让他退出去。 所以,他每一次退出,都将我阴道里的嫩肉拉扯出来一些, 翻在被夹子和绳子拽开的阴唇内侧。 我非常希望他插得再深一些,再狠一些,为了让他把大肉棒更多更狠地插进来, 我愿意为他做任何屈辱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淫荡,我只知道我的生活从此彻底改变了。 那男人显然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更知道该怎么折磨我, 他慢慢地把阴茎朝我身体里面插每次只多插进来一公分, 然后就迅速抽出。 他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地挑逗我、刺激我,让我一直保持在性欲高潮爆发的边缘。 他的阴茎非常粗大,比我前男友的要粗大很多, 所以尽管我的阴道又湿又滑很容易让男人一下就全部滑进来, 但他还是能很好地控制着进入的深度和抽动的频率。 终于,我感觉他插入得更多了,因为他的阴毛已经刺到了我的阴蒂上, 他基本上已经把阴茎完全插进来了。 他做爱的技巧太棒了,性交能力和掌控力也令人惊讶, 他更知道该怎么驾驭女人把握女人的性欲和心理。 哦,他又深入了一公分,我们俩的耻骨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了。 进来,退出,再进来,再退出……他已经尽根插入了, 粗大的龟头仿佛插进了我的心脏插得我全身颤抖不已。 啊,我被他塞得满满的,这种感觉实在太舒服了。 他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每一次冲击都将龟头顶在我的宫颈上, 那种又刺又痒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想呻吟想大喊。 「别出声,我的小乖乖。 」我非常艰难地压低自己的呻吟声,极力平复着几乎失控的唿吸, 想尽一切办法来服从他取悦他。 是的,这就是我现在最想做的,服从他,取悦他, 这样他才能给我性欲的享受。 他是我的主人,他掌控着我的意志和身体。 现在,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任他为所欲为。 现在,他的冲击力越来越大,似乎要把他整个身体都夯进我的阴道里。 这时我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一些自我控制的能力, 可以按照他的要求不让自己的身体过早进入激情阶段 可是这时候他却加强了对我的刺激一边使劲抽插一边用震动器摩擦着我的阴蒂。 哦,我的老天,如果他再这样刺激下去,我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性欲的。 看来我还是在他的掌控之下,自己没有一点主观能动性啊。 我真想对着他大喊: 「主人啊,拜托您了, 别再这样折磨我了要不我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但是,我知道,没有他的许可,我是不能随便讲话的。 无可奈何,我只能轻声地呜咽着,在他的强烈冲击中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 我的阴蒂仿佛在火中燃烧,我的阴道从来没有这般充实, 我的屁股被他撞击得生疼我的乳头也在他的抽插中左右摇摆, 带着乳夹上的链子晃来晃去。 突然,他摘掉了蒙在我眼睛上的眼罩,但我仍然不敢睁开眼睛。 我以往平静的生活已经被彻底改变,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 这时, 我听他说道: 「我的小贱奴, 睁开你的眼睛。 」我睁开眼睛,正好和他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这是一双炯炯有神、非常霸道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雄性的力量和欲望。 这个男人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但他现在却完全控制了我的心理和身体。 看着他的眼睛,我不想知道他是谁,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让我得到高潮。 「来吧,我的贱奴,现在为我高潮吧!」男人一边勐烈地抽插, 一边大声对我说道。 性欲高潮如决堤的洪水汹涌奔流,一下冲垮了我所有的尊严、矜持和理性, 我大声尖叫着释放着身体里聚集已久的欲望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像电流一样穿过我的身体和灵魂。 这时,男人开始拉扯夹在我阴唇上的夹子,他每拉掉一个就让我高潮一次, 当他把六个夹子都拉掉的时候我兴奋得昏了过去。 等我从性欲的迷乱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洁白的床单在我赤裸的身体上整个床铺散发着薰衣草的香味。 房间的窗户都打开着,明媚阳光照进屋里,洁白的窗帘随着和煦的微风飘动着, 房间里除了我并没有任何人。 难道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吗?我摇了摇头, 挪动了一下身体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乳头上摩擦着床单。 我掀开床单一看,只见两个金色的乳环穿在我的两个乳头上, 接头已被焊死永远都无法轻易取下。 我精疲力尽地重新堕入梦中,身体和心理都随之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上一篇:下药玩弄朋友妻 下一篇:性爱强姦~秘书工作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