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当我想起伊芙,第一个在脑里呈现的,是她十二岁时的一个影像,那是一个满月的仲夏晚上,没有亮灯的房间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满室通明,当时她全身赤祼的瑟缩于某一角落,目无表情的看着窗外远处的某一点,一动也不动。



虽然这已是多年前的往事,而且在这期间,我看过她的祼体过百次,然而不知为何,我总是会想起她十二岁时那一晚的样子。那空洞无物如同死了一般的眼神、那如像一碰即碎的冰冷苍白身躯、还有那不断有黏液潺潺流出的幼小阴屄,就像梦魇般蚀入我骨髓之内,永远无法驱散。



只是无论怎样,我总是会在不经不觉间想起伊芙,想起那晚她的表情,想起关于她的种种,与及她对我的爱。



这是一个关于我和伊芙的故事,但是当中实在留有太多空白,太多我想不清楚的地方。在她对我说过的话当中,究竟哪才是真正意愿?在我看过的多个她之中,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这是一个关于我所见过的四个伊芙的故事。



第一个夏娃



每次在黎明或黄昏时,我就会想起伊芙,只要一闭上眼,积存在体内关于她的回忆,就会如影画重播般不断从脑里显现,就像现在。



这一刻我关掉所有的灯,躺在沙发上听着中森明菜八十年代的歌曲《眼泪不是装饰品》,只要一听着它,一股浓浓的怀旧之情就会洋溢整个空间,使我不禁闭起双目,静静去感受。



闭上眼的一刻,究竟是黎明还是黄昏,是光明还是黑暗,我已经分不清楚,亦不想去分辨,心中只有伊芙。



其实我很讨厌想起伊芙,每当想起她,就代表我要面对我的童年,面对那时的自己,面对我不想面对的往事。



我的童年和很多小孩比较,不能算是悲惨,只是和快乐二字却完全扯不上关系,能形容的就只有孤独。



那是一九八零年的我的孤独童年。



父母于我十岁时就离异了,经过一轮我所无法理解的争吵后,最终姐姐归母亲所有,而我则被安排和我不喜欢的父亲一起生活。



搬离旧居后,与其说是和爸爸一起生活,不如说我从十岁开始已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屋中渡过。我每天起来时,爸爸已离家上班,每晚不到十时过后,他也不会回来,那时通常我已入睡了。关于我的起居饮食每天两餐,他就安排了住在对面的邻居婶婶关照。



突然之间,我活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家里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姐姐,每天家里除了自己之外永远空无一人,而当时我只有十岁。



那时我认识了伊芙。



她是邻居婶婶的女儿,和我同年,一样读小学五年级。如果没有了她,我无法想像自己一个人从十岁至十二岁这两年家庭刚破裂后的转接期是如何渡过的。我还清楚记起和她初遇的那一刻她对我说的话,当时我独个儿在这间陌生鬼屋不知所措的抓着大门的铁闸往外望时,正正对面的单位有一双精灵秀丽的大眼睛默默凝望着我。



「你好…我叫伊芙。」



和我对望良久后,她目无表情的这样对我说。



伊芙–EVE:夏娃!眼前的陌生少女给与我如名字一般纯洁的感觉:身段瘦削高挑,五官清丽分明,苍白的脸孔、纤瘦的小手、修长的双腿、开始微微现出曲线的胸部,带给我一种被现实抽离的感觉。



还有更重要的,是从她那如宇宙般深蓝晶透的眼神所流露出的一份孤独,深深的触动了我,它告诉我,在世间上同样孤独的不只我一人,突然间我感到自己在世上并不孤单。



当时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我们初次见面的对话就只有这么一句,只是这一句,却给与我一种从无穷的深渊中被救赎出来的感觉。



搬来这里之后,每天两次,我都会到邻居婶婶的家中用膳。起初我每次到她家,都是低着头密密的吃,吃饱了说声“谢谢婶婶”后就会飞快离开。吃饭期间婶婶问我的种种问题我都是支支吾吾的带过,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家事,不想人了解我,除了必需的填饱肚子外,我只想留在自己的鬼屋,躲在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



「你……你喜欢听日本……流行曲吗?」



某个被寒雨染暗了天空的十一月中午,当我在婶婶家吃饱道谢后正要离去之时,伊芙患得患失的问我,这是自那次初见面她向我打招呼之后,第二次和我说话。



「……我这里有很多日本流行曲唱片,你有兴趣一起听吗?」见我呆呆的看着她,伊芙含羞的低着头拨弄自己的长长秀发。



我望着眼前的羞怯少女,竟有一种浑身乏力的感觉,一时间完全答不上腔,在大门前呆立许久后才吐出一个字:「好!」



与其一个人留在无声的寂静世界,倒不如留在这只有声音却不用语言的地方吧,这是我当时答应留在这里的原因。从此之后,我在伊芙家吃过午饭后都会留下,一边听着她播放的唱片,一边和她一起做家课,直至晚饭后才离开。



伊芙出奇的拥有大量当时相当昂贵的日本原装黑胶唱片,大碟细碟也有,初初我好奇的问她,为何会购买这么多日本唱片?



她一贯毫无表情的回答:「不为什么,就是喜欢。」



但那实在是近乎疯狂的沉迷,听婶婶说,伊芙相当节俭,从来不会乱花一毛钱,连衣服非必要也不会买,她将所有零用及储蓄全部用来买唱片。



渐渐我开始对那些奇异的声响发生兴趣,虽然完全不懂歌里的意思,但那是一个我身边同学朋友都不太认识的全新领域,因此我对它充满好奇,充满兴味。每天不停听着这些唱片,每周定期追听电台的日本歌曲流行榜,不用多久,松田圣子、中森明菜、柏原芳惠、近藤真彦、安全地带、格子乐队、少女队,通通成为了我的偶像。



有了共同话题,我和伊芙每天都谈论日本艺能界,继而谈功课、谈喜好、谈生活琐事,无所不谈,两个内向羞怯的人渐渐变成知心朋友,唯独是一谈及她爸爸,伊芙总是绝口不提。



无论如何,她带我脱离了之前孤独痛苦的人生。



有次我问她最喜欢哪个日本歌星,她说:「谁都喜欢,只要是日本人就行了……那你呢?」



「冲田浩之。」



「哦?他不太出名的喔!人不太特别帅,唱歌也不是特别好听……」她有点疑惑。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我学她的口舌起来,伊芙愉快的对我微笑。



我没有告诉她,之所以喜欢冲田浩之,就是因为他不出名。那时日本流行曲刚在香港兴起,但普遍只限于出名的红星,如安全地带、格子乐队等,我身边的朋友连冲田浩之的名字也未听过!而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我像认识了一些没有人知道的事物!总之,在父母离异后的两年,我进入了一个我身边朋友都不认识亦无法理解的世界,那是我和伊芙的世界。



升上小学六年班时,伊芙给我改了个英文名字——阿当(ADAM)。



「为什么要有英文名字?我读的学校又不像你读的要用洋名!还有,为何要叫阿当?」



「因为我叫伊芙,所以你要叫阿当!」她又对我微笑,那是一种如像身处无风的秋季里无云的晴空下的微笑,我喜欢那种微笑。



我拿她没法,最后亦接受了这名字。虽然我常投诉阿当这名字不好听,但心底里其实是非常愉快的,因为我喜欢伊芙称呼我阿当,因为我喜欢伊芙。



当然我亦知道她的心意,知道她对我有着同样的好感,但对于两个不善词令的寂寞内向孤独少年来说,能发展到非常要好的朋友的关系,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更何况当时只有十二岁的我根本不懂得处理。所以在那一刻,我对她没有太大的欲望,当然对于伊芙开始分明的胸脯,和裙子下面那无法想像的神秘地方,我仍然是充满好奇的,只是并不太心急罢了。





那时我想,终有一天伊芙会成为我的女朋友,最后成为我的妻子,我终日幻想着她长大后的样子,幻想着我们的将来。



可能有些东西实在幻想得太过美好,当发觉现实并非如自己所愿时,人往往会作了令自己将来后悔的决定,更何况当时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男生罢了。



将升上中学的那个暑假的某一天,由于爸爸因公事要到内地一趟,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交托了婶婶让我在她家那边过一晚。婶婶很喜欢我,毫无问题的答应了,只是想不到伊芙却大力反对,甚至生气起来。



我对她的反应完全摸不着头脑,只是婶婶对我说:「不用理她!女孩子是这样的了。」



那是一个无星的仲夏夜,我睡在婶婶家厅中的沙发上一直无法入眠,我不知那究竟是因为睡在陌生地方睡不好、是因为介怀伊芙生我的气、还是因为知道这一刻伊芙就睡在我的不远处!



整个晚上,我幻想着我和伊芙将来住在一起的情形,想像她睡觉的样子,想像她此刻在房内想些什么,想着想着,漫籁无声的室内突然响起了门锁被打开的铿锵之声。



从不着边际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我望望厅里的大钟,再看看大门,现在是凌晨一时许,是邻居叔叔回来了。



虽然搬来这里已有年多,但我也只是见过邻居叔叔两次而已,他和我爸爸一样,也是不到半夜也不回家的人,这个我不以为意,只是每次问到伊芙关于她爸爸的事时,她却三缄其口,回答的永远只是一个忧戚的眼神,这令我更加好奇,伊芙的爸爸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这一晚之所以兴奋得无法入眠,除了是和伊芙同处一室外,她爸爸也是我想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我一直想知道这个谜一样的男人。



然而我不知道,天下间有几多原本可以好好的事情是因为好奇心而弄垮,假如那一晚我不是在这里留宿,假如我一早已经入睡,假如我不留意叔叔回来后的举动,我和伊芙可能如我所想像般,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爱侣,然后过着童话式的人生,然后白头偕老。



但是没有假如了,那晚我的确看着叔叔直接进入伊芙的房间,的确听到伊芙强忍着的婉转与呜咽,那通通是铁一般的事实,没有可能改变,没有可能忘记。



无错,叔叔一回来,连灯也没亮就走到伊芙房间,拿锁匙出来打开了门锁,然后蹑手蹑足的进去!



我呆呆的看着他的举动不知所以,还来不及反应,我听到伊芙从房内传出来的微弱喊声:「爸爸……爸爸不好!今……晚不可以……」



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房内正发生着什么事,我非常清楚,可是我不知如何面对,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将被子盖过头装睡!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事情,脑里一片混乱,伊芙的爸爸究竟是什么人?他为何会干出这种事?为什么他会这样对自己的女儿?



伊芙现在怎么样?我应去救她吗?我能救她吗?她想我救她吗?还是……她根本不想我知道?



我心乱如麻,焦急如焚,但肉体却怕得要命的缩作一团,静静听着从房内传出来的细微呜咽。不一会,我感到有些东西掷到我睡的沙发上,惊惶中从被窝探头出来,这时房内发出的声音已非常轻微,只有木床的摇曳声,与及轻微但急促的呼吸声。



我拾起掷在床头的东西,一阵不曾嗅过的异味扑鼻而来,那是一条湿透了的女性内裤!



那是伊芙的内裤!



看着手上梦中情人的湿湿内裤,我不能自控的往房间望去,房门没有关闭,我强忍心里的慌张从沙发上爬下来,一步一步的走近不断有微弱呻吟声传出来的房间。



「爸爸……爸爸不好!好……好痛……」



「傻女!也不是第一次!又怎会痛?来!让爸爸好好爱惜你!」



「爸爸……不要!嗄嗄……外……外面……有……有……爸爸……不好……呀……」



我耐住呼吸慢慢走到伊芙房门旁,背靠着墙壁,一面听着自己异常巨大的“扑通”的心跳声,与及房内二人的说话。



「呵呵……伊芙乖,转个身来,让爸爸从后面来,来…啊!好爽!」



「爸爸……不……啊!好痛!」



我想转身冲入房去,但脚却偏偏动不了,只是一直颤抖,我仍然怕得要命,贴着的墙壁传回我自己巨大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呵呵……伊芙永远在作怪!每次口还说不好又说痛,你看自己的淫水!每次都不断的喷出来!床也给你弄湿一大遍!好一个小淫娃!呵呵……」



「爸爸……不要说……嗄嗄……不要……外面……呀……」



我双腿的颤抖已到顶点,一脱力,身体慢慢从墙壁滑下坐在地上。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不要再装蒜了,你这出水淫娃,若你不喜欢被男人操,水又怎会流得这样凶?肯定天生淫荡,将来也不知要给多少男人操才能喂饱!反正将来也要服侍外面男人的了,现在就先让爸爸享受享受,先来将你操个够吧!呵呵……」



「爸爸……请不……不要再说!嗄嗄……」



听着二人房内的对话,这时我才发觉手里还拿着那条湿透的内裤,那真的是可滴出水来的完全湿透!嗅着那从未嗅过的性的气息,心头一阵恶闷涌上来。



看着手上的内裤,我心里想:伊芙真的是被迫的吗?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不断听着二人的呻吟声,那是我认定将来是我妻子的少女和她父亲交合的呻吟声,听着听着,我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失感觉。



「呵呵……伊芙,爸爸要来了!来……来了……让爸爸射进里面,我知你喜欢的……呵呵……」



「呀……爸爸……不……好痛!啊!呀……」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呵呵……伊芙……伊芙……呀……来……呀呀……呵呵……来……来啦…呀————」



「爸爸……呀……爸爸……呀————」



两声拖长了的低呼后,一切也静了下来,没有了强压住的呻吟叫声,没有了木床“吱吱”的摇动声,只余下细密而低沉的喘息,与及我仍未能平复的心跳。



不一会,叔叔大摇大摆的从房里出来,他没有留意到坐在房门旁的我,直接走到浴室里去,这时我才从惊惶中定过神来,我缓缓转身,探头入房内四望。



房间一片昏暗,从窗外射进来模糊而暗淡的月光,勾划出一个少女的身影。



我看见伊芙呆呆的坐在床上倚着窗旁。



眼前的伊芙全身赤裸,目光涣散的望着窗外远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伊芙的祼体,她的身体异常的美丽,在月光映照下发出柔和的光晕,仿如伊甸园上的纯洁夏娃落泊凡尘。我一时间呆在那里着迷,细心欣赏那发育中少女独有的优美线条,那双幼小而尖挺的乳房、那仍在起伏着的迷人小腹、还有那被疏落耻毛所掩盖着的娇红肉缝……



接着,我看到那细小的肉缝里仍不断流出大量爱液,有些透明、有些呈乳白色,一股接着一股的不断从里面流落床单上,将半张床染成了深色。



“……若你不喜欢被男人操,水又怎会流得这样凶……”



看到此情此境,突然之间,刚才感到的恶闷又再一次涌上来,我觉得眼前的伊芙很肮脏!很污秽!



突然之间,我觉得眼前的伊芙并不是我心目中的伊芙!



一阵心悸涌上来,不想再看着这污秽的光景,我放下一直拿着的女性内裤,无声无色的缓缓爬回沙发上。



我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成眠,直至晨光映入眼帘,我才在极倦中入睡。



「喂!天光喇!阿当,起床喇!」



早上我被轻轻摇醒,睡眼惺忪的起来,伊芙就在沙发旁看着我,一脸天真的微笑。



她的表情就像告诉我:我现在的心情很好,昨晚没有大不了的事情发生。



眼前少女的俏脸和昨天一样美丽,但这一刻看在眼里却不再一样,眼前的伊芙很平凡、很庸俗,最令我反感的是,眼前的她已不是我心目中的纯洁伊芙!



相信很多男生孩提时代都认为将来的女友、将来的新娘理所当然要是处女,十二岁时的我也不例外。我一直认为伊芙将来会是我的新娘,她亦理所当然是完美无瑕的处女,我们将会在结婚洞房那晚为对方奉献自己的第一次。



只是在这一刻,眼前的少女绝不纯洁!我将来怎可以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从那天开始,我开始疏远伊芙,我留在她家中的时间愈来愈短,最后除了早晚两餐外,我不再在她家逗留。



起初伊芙觉得很突兀,她不断问是否有什么开罪了我,我没有正面答她,总是拿些借口带过。她感到很困惑,也很伤心,最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之后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每次我到她家吃饭的时候,她都会用非常羞耻及悲凉的眼神凝望着我。



不久我们都升上中学,中午我不用婶婶再为我做午饭了,我和伊芙见面的时间更少。伊芙因为被派往非常遥远的中学就读,三个月后她们搬家了,搬家那天我也没有送行。



搬迁一个月后,我收到伊芙寄给我的一封信,信里她说很想念我,希望我在下星期她生日那天能去探望她,最后留有她新居的地址及电话,我看完后将它投进垃圾箱了。



这是我对伊芙所做的第一件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