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对我要求很严,经常让我幹一些家务活,如洗衣服、擦拭高跟鞋之类的活。第一次干小姨穿过的丝袜是在我上初一的时候……。

一天晚上,小姨照例将脚上的丝袜从大腿脱下后扔进了厕所里的洗衣盆中,那明摆着是让我第二天去洗的。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和莲姐一起度过的日子,不由的小鸡鸡坚挺了起来,「算了,不想也罢,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吧。」我起身去上厕所,在我小解的时候,看见了洗衣盆里的两截式丝袜。「小姨的丝袜会是一种什么味道呢?」我不由自主的拿起小姨的一隻丝袜放到鼻子跟前,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顿时一股夹杂着酸甜味,丝袜特有香气扑进了我的鼻子,我陶醉了并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拎起另一隻丝袜,急急忙忙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我躺在床上,将一隻丝袜的袜底蒙在鼻子上,使劲地嗅着,不争气的小鸡鸡已经把内裤顶的老高了。一阵猛吸之后,我将另一隻丝袜放进嘴里,使劲地舔着。丝袜有一股淡淡的咸味,味道简直好极了。我再也禁不住丝袜的美妙刺激,用手使劲地把弄着小鸡鸡。一阵猛掳之后,我将已粘满唾液的丝袜套在小鸡鸡上,闭上眼睛,幻想自己在亲吻着小姨的香唇。又是一阵猛戳之后,一股白色的浓稠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在小姨的丝袜里,可是我觉得还是不过癮,于是又将另一隻丝袜套在了小鸡鸡上,这次的战鬥时间比第一次要长了许多。两次衝锋过后,我很快就睡着了,甚至都没来得及将套在小鸡鸡上的丝袜取下。

从此以后,小姨的两隻丝袜便成了我最好的自慰用具。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皮革与脚香混合的气味也非常的诱人,于是每次自慰时,工具又多了一样--小姨的繫踝高跟鞋。我总是先将丝袜套在小鸡鸡上,然后再将小鸡鸡套进高跟鞋里,趴在床上用力地抽插,另一隻丝袜则紧贴着我的脸,就好像小姨的脚贴在我的脸上一样。但是每次自慰过后,我都会感到遗憾,要是能真的亲亲小姨穿着丝袜的美腿该有多好啊!

※ ※ ※

一个夏日的星期天,我和穿着肉色丝袜的小姨一起去逛商场,午饭也是在外边吃的,直到下午三点才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小姨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就叫喊着累死了,连买回来的东西都没有归置就躺在了床上。

「我可要休息一会儿了,你不睡会儿?」小姨面冲墙,头都没回的问我。

「我……」我没有回答。

「随你吧。」

我站在小姨的床边,看着小姨那双穿着丝袜的美腿,小鸡鸡一下就坚挺了起来。「也许今天是个好机会!」我心里想着,便轻轻地躺在小姨的外边,与小姨头脚相向而卧。虽然我的动作很轻,但是小姨还是感觉到我上了床,小姨用脚向后轻轻踢了我一下,随后说道:「不去你屋里睡,跟我这起腻。」

我没有答话,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我已说不出话来,因为小姨的那一脚正好踢在我的脸上,我已经兴奋得涨红了脸,心跳得特别快,嘴里都觉得有些嗓子眼发干了。小姨也没有再说话。我耐着性子等着小姨睡着了,一听到小姨微微的鼾声,我就迫不及待地将脸凑近小姨的脚底板。我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姨的小脚香气立刻飘进了我的鼻腔,简直是爽呆了。为了不让小姨觉察出来,我偏过头才出了一口气,就这样我偏过去吸一口气,偏过来出一口气的享受着小姨的香气。慢慢地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不再偏头了,甚至还伸出舌头,轻轻地将舌尖抵在小姨的脚心上。我用手将早已挺得高高的小鸡鸡从短裤里掏出来,来回的掳着。小姨的鼾声一直没有间断,我的胆子也就更大了,我的舌尖开始在小姨的小脚底下游动,我轻轻地将小姨的短裙撩起来,套在小鸡鸡上来回的摩擦。忽然,小姨的脚动了一下,她的鼾声也停了下来,我紧张极了,一下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舌尖停在小姨的小脚心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还好,小姨没有再动,一会又传来了她的鼾声。我又开始了我的「运动」,有几次不小心甚至将小鸡鸡头顶在了小姨的腿上,每次接触我都会感到快要控制不住的衝动!但是小姨的鼾声却一直没有间断。就在我快要喷发的时候,小姨突然翻了一下身,我一时没来得及撤身,我的小鸡鸡竟然压在了小姨的美腿下,我相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避免小鸡鸡再乱动,然而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小鸡鸡不听话地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在小姨的美腿和床单之间磨擦着,我终于忍不住的狂泻而出。小姨的美腿上和床单上沾满了我的精液!我忽然吃惊地发现,不知是刚才太紧张还是太投入,此时我竟然将小姨的小脚趾含在嘴里!我一动不敢动的,含着小姨的脚趾呆躺着。小姨也没有动,过了一会,小姨一翻身又面冲墙了,我的小鸡鸡才从小姨的腿下解放出来,小姨的脚趾也随着翻身,很自然地从我的嘴里滑出。我仍然没有动,又过了一会儿,我又听到了她的鼾声,我这才轻轻地爬起来,溜进厕所用卫生纸将自己的下身擦干净。为了消灭罪证,我又溜回小姨的卧室,用卫生纸将将床单和小姨的美腿擦干净,小姨一直都睡的很香……。这天晚上我没有再用小姨的丝袜和高跟鞋自慰,而是躺在床上尽情地回想中午的美妙感觉……

※ ※ ※

第二天白天,我发现小姨一切正常,我才彻底放了心。晚上,我终于又忍不住,取了小姨的丝袜和高跟鞋自慰了一番。然而第三天晚上,我却忽然发现小姨竟然自己洗了丝袜,而且她所有的高跟鞋都收到了她的房间里!我心里有些害怕,是不是小姨发现了什么?

这周的后三天我的心始终没有放下来,连上课都受影响,总是走神。好不容易捱到了星期天。

中午吃过午饭,小姨又躺到床上,「我睡午觉了,你也睡会儿吧。来吧。」说完话,小姨没等我回答,就翻身冲墙睡去了。我愣了一会,终于抵挡不住丝袜美腿香足的诱惑,躺在了小姨的身边,这样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和上次一样,我还是选择了头对脚的姿势。今天小姨居然是脱了丝袜睡觉,丝袜就放在她的脚边。因为小姨还没有睡着,我只能轻轻地将丝袜拿过来盖在脸上享受一会了。一会小姨的鼾声起来了,我就像运动员听到了发令枪响一样,开始了我深爱着的工作。脱掉了丝袜,小姨的脚亲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而当我的脸贴在小姨的脚上时,我能感受到更多的性衝动……

在我尽情工作期间,有几次可能是太痒的缘故,小姨的脚缩动了好几次,但是她的鼾声却一直没有停过,因此我的胆子大了许多。最后射精时居然和上次情况基本相同,我的小鸡鸡又被压在美腿下。而这次不同的是,小姨翻身的时候,居然鼾声也没有断,我自然也就大胆地来回抽插了几次美腿才射的精。「原来小姨睡觉这么死!」我心里想着,翻身下床。接下来自然是打扫战场了,当然我还趁机在小姨的美腿上亲了几下舔了几下,心里别提多美了。等我收拾完战场,大过了十多分锺小姨才醒来。

※ ※ ※

接下来的一周里,小姨仍然自己洗丝袜。在没有什么希望的情况下,我只好趁小姨下班回来之前,从她的衣柜里偷拿一双干净的丝袜,用来做晚上的自慰了。

一周很快的就过去了,又到了星期天的中午。一吃过午饭小姨又午休了,今天小姨没有再招呼我睡觉,我却很自觉地上了床,当然小姨也没有表示反对。自然我又是一番尽情享用了,这次最让我兴奋的是,在我最后衝刺的时候,小姨翻身整整调了180度,我们几乎成了面对面,而且这次我的小鸡鸡是夹在小姨两条美腿中间射的精!我刚把小鸡鸡拔出来,小姨就又翻身转了过去,而且还一蜷身把臀部厥了出来。小姨的臀部完全暴露在裙子外边!她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丁字内裤,将她那本就丰满的臀部趁的更加性感!我轻轻地跪在床上,俯下身用小鸡鸡在小姨的阴部隔着内裤擦了几下。由于害怕会弄醒小姨,我只是稍稍过了几下癮,便收了手。

就这样,每到星期天中午,我都会睡一次令人销魂的午觉。每次我都没有失手将小姨弄醒过,有时小姨也会不翻身,但往往这时她的双腿都比较近我,我可以从后边直接将小鸡鸡插进她的两条美腿中间。大约过了一个多月,事情发生了变化……。

※ ※ ※

随着雨季的到来,雨也明显的多了起来。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又下起了雨。雨很大,而且雷声伴着闪电,让人感到好害怕。已经十一点多了,我躺在床上却总是睡不着,我并不是害怕打雷,而是一想到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我就异常的兴奋!

「时间过的好慢啊!要是现在就能……嘿嘿!那该有多美!」我胡思乱想着。

「……」

「对啊!我可以说害怕打雷,这样不就可以去小姨那屋睡了吗?不就可以……!就这么办!」

我翻身下床,拎着毛巾被跑到了小姨屋里。小姨还没有睡,正在看小说。见到我进来,小姨一愣,没等小姨发问,我就说道:「我有点害怕,可以在这屋睡吗?」小姨听了,微微一笑:「行。」她的脸上不知为何却泛起了一丝红晕。

我忙不迭得爬上床,和小姨对脚躺下。「我也不看了。」小姨合上书,关了檯灯。

外边的雨声很大,我等了好久,也听不见小姨的鼾声,我有些着急。忽然小姨动了一下身子,她本是脸朝里的,她的小腿往后一踢,脚正好贴在我的脸上,但是中间却隔了一层毛巾被。她的脚贴在我的脸上以后就不再动了。我猜想她已经睡着了,我顺手撩起了她脚上的毛巾被。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试探一下小姨是否睡着了;二是就算她没有睡着,追问起来我也可以说是喘不过气来。结果小姨纹丝没动,这下我可心里有底了。我忙伸出舌头去舔小姨的脚心。小姨两腿并在一起侧躺着,我轻轻撩起她身上的毛巾被,将小鸡鸡探了进去。我像往常一样将小鸡鸡插在她的两腿中间,屁股轻轻地一前一后的动着。

「上了一个星期的班了,小姨一定很累了,肯定睡的死,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了。」于是我用双手抱住小姨的双脚,先用舌头将她的脚底满舔了一遍,然后我用舌头在她的脚趾缝里来回的抽插。小姨一直都没有动,我就更加投入了,我将她的脚趾挨个含在嘴里吸允。不知不觉中,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我猛然听见小姨「啊」了两声,我一下子吓呆了,身上所有的动作都在那一刻停止了,只觉得头都大了。

「你……,啊,别,别停下来。我,啊,我,想要你继续,啊,吻我的脚。」小姨的呼吸有些急促,而且我能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

我仍然呆愣着。

「快啊!快点!」她的声音更急促了。

我茫然的接着亲吻起她的脚来,她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我的小鸡鸡在她双腿的夹揉下感到无比的舒畅。

「啊……啊……」小姨的呻吟声非常的消魂,小姨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低吟着。

突然,小姨一翻身坐了起来。我本来抱着她的脚,在她身体的带动下,我由侧卧变成了平躺。小姨翘起右边的半拉屁股,右手将丁字内裤拉倒了大腿根,随后又用手抓住我的小鸡鸡上下掳了几下,将我的小鸡鸡头对準她的阴部后,整个屁股坐在了我的身上。

「嗯」

「啊」

小姨坐在我的身上前后摆动着屁股,我觉得身体开始一阵阵地发热,小鸡鸡使劲向上坚挺着。小姨又换了一种姿势,开始上下抬降着屁股。忽的小姨又停止了动作,她以最快的动作摘下粉红蕾丝胸罩,然后俯下身将她丰满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压在我的嘴上,屁股又开始了前后的摆动。我觉得一股激流从小鸡鸡中喷涌而出,同时小姨也在一声呻吟中摊在了我的身上。这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一翻身将小姨压在身下,将小鸡鸡上的液体涂在了她的阴毛和腹部上,我掰开她的两条美腿,再次将小鸡鸡送入她的体内,我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唇和胸部乳尖,我的小鸡鸡使劲地抽插着,小姨又开始了呻吟。我停下来将她的两条美腿抬起,嘴不停地亲吻她的美腿,下身使劲地前后运动着。

慢慢的小姨的呻吟声弱了下去,她不停的摆着头,她的脸上身上充满了汗水,连她的秀髮都湿透了。我也终于忍不住,第二次射了精。我将小鸡鸡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在她的美腿上擦拭。现在的小姨软的像一堆泥,已经任由我摆佈了。

我抓着她的美腿揉搓着我的小鸡鸡,最后用她的脚趾缝完成了第三次的射精任务。我倒在她的身边,沈沈地睡去了。这一夜我睡的很香很香。